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一十九章 关扑风波,大宋超级学霸第219章 关扑风波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关扑风波
    富贵桥关扑店的总店在潘楼街,是一座占地约五亩的大店,距离旧曹门并不远,大概只有两里左右。
  
      数百名义愤填膺的赌客很快便赶到了位于潘楼街的总店,总店前同样挤满了前来兑奖的赌客。
  
      当冯京和范宁分别考中省试进士科第二和童子科第一后,下注买他们的赌客大增,当然,他们纯数也大大降低。
  
      范宁纯数变成一纯,下注一贯钱,只能赢两贯钱。
  
      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不少人赢钱,至少赌注翻了一倍。
  
      当数百名旧曹门富贵桥关扑店的赌客赶到潘楼街总店时,大门前顿时乱成一团,吼声、骂声此起彼伏,还有人用石头砸向店铺招牌。
  
      富贵桥关扑店的大东主张尧承此时就在总店内。
  
      张家三兄弟,大哥是张尧佐,老二张尧封,老三便是张尧承。
  
      天子最宠爱的张贵妃其实是老二张尧封的次女,因为张尧封死得早,张贵妃便被张尧佐养大,视为己出,张贵妃也称张尧佐为父。
  
      张贵妃得到眷宠,张家自然也鸡犬升天,不仅她生父被追封为清河郡王,张尧佐更是封为郡公、太尉,手握三司大权。
  
      张尧承也被封为卫州刺史、邯郸县伯,他对财富尤其贪婪,便依靠家族的支持,在京城开了富贵桥关扑店,从此财源滚滚。
  
      张尧承原本只是一个农民,小家子气很重,在他看来,开关扑店只能赚钱,绝不能赔钱。
  
      所以当他听说旧曹门关扑店要赔一万两千多两银子后,恼羞成怒的张尧承便立刻做出两个决定。
  
      第一个决定是关闭旧曹门关扑店,其次便是开除经办这件事的掌柜,所有目的只有一个,绝不承认将导致他损失一万两千银子的三票关扑下注。
  
      这时,一名掌柜跑进来小声道:“东主,有不少旧曹门点的赌客来了,在外面闹呢!”
  
      张尧承也听见了外面的叫骂声,他眉头一皱问道:“有多少人?”
  
      “大概三百多人?”
  
      张尧承也要考虑到关扑店的名声,他背着手走了几步道:“给他们兑奖,单票只限于两百两银子内,超过这个金额,必须要我批准,另外,那三票下注视为假票,一概不准承认,知道吗?”
  
      “我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掌柜匆匆去了。
  
      张尧承稍稍松了口气,如果今天熬过去,那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在大掌柜的一再保证下,来自旧曹门关扑店的赌客们终于安静下来,并排起长队准备兑换。
  
      明仁将范宁拉到一边低声道:“关扑店答应兑换了,我们要不要拿去兑换?”
  
      范宁冷笑一声,“别傻了,如果他们现在肯兑换,那就没必要关闭旧曹门的店铺。”
  
      “那我们该怎么办?”明仁的心又悬了起来。
  
      “听我的,你先去把苏亮的小额中奖单兑换出来!”
  
      “你是说,先留下证据?”明仁脑子灵活,反应极快。
  
      范宁点了点头,明仁立刻笑嘻嘻道:“你是新科进士,不好出面,这件事我出面来办!”
  
      他转身便钻进了队伍中,不多时,他便拿着一袋银子出来,还有一张已兑付的存根联递给范宁。
  
      范宁接过底单,就是苏亮给他的底单,只是上面盖了一个已兑付的印章,这注关扑就算结束了。
  
      “怎么样?痛快吗?”范宁笑问道。
  
      “兑付很痛快,什么都没有问,据说低于两百两银子就好办,刚才有张三百五十两银子单子,说要特殊核对,迟迟不肯兑付。”
  
      这时,范宁头招了招手,明仁一怔,后面没有人啊!这是在叫谁?
  
      忽然,人影一闪,徐庆出现在范宁面前,他脸上有些尴尬地笑道:“小官人找我?”
  
      范宁笑眯眯道:“你护卫明仁,他要去兑付大单子,注意别让对方把单子抢走了。”
  
      “我知道了!”临时被抓了壮丁,徐庆也只得无奈地答应下来。
  
      身边有了保镖,明仁顿时底气十足,他挤进柜台,高声喊道:“我这边是五纯下注童子科第一名范宁,共下一百注,兑三千二百两银子。”
  
      店铺内霎时间鸦雀无声,开玩笑,三千两百两银子。
  
      大掌柜脸上一阵抽搐,东主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一张底单递到他面前,明仁却没有把单子给他的意思,明仁指了指旁边厚厚的记录本,“是在旧曹门店买的,掌柜可以看看记录。”
  
      掌柜见他捏紧单子,心中也明白对方的担心,他冷笑一声道:“不用看了,我很清楚,旧曹门店没有卖过这样的单子。”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张单子是假的?”
  
      “我们富贵桥关扑店一向重视信誉,是我们卖出的单子我们不会赖帐,可如果想趁旧曹门店铺关闭的机会来浑水摸鱼,告诉你,我们绝不会饶过这种人!”
  
      掌柜站起身大喊:“有骗子,抓他见官!”
  
      他迅速给身后三名伙计使个眼色,三名伙计扑了上来,东主事先有交代,最好的方案是抢下注单。
  
      掌柜已经做好一张假的下注单,一旦抢下注单后,立刻将对方的单子换掉,然后公诸于众,关扑店也能占据上风,保住信誉。
  
      但不等三名伙计抓住明仁,只见三名伙计就喝醉酒一样,脚下一个蹒跚,竟然撞在一起。
  
      明仁转身便走,不等掌柜反应过来,他已挤进人群,消失不见了。
  
      半个时辰后,范宁出现在开封府衙外。
  
      他等了片刻,一名讼师匆匆从官衙内出来,向范宁抱拳道:“已经打听清楚了,包少尹一般下午会来官衙。”
  
      “多谢了,中午我们研究一下案情,下午我们再来打这个官司。”
  
      讼师姓郭,在京城颇有名气,他一般都接大案子,打一次官司十两银子,范宁承诺他,如果打赢这场官司,另外再加五十两银子酬谢。
  
      重利诱惑之下,郭讼师欣然接下了这个案子。
  
      包拯目前兼任开封府少尹,他目前的正式官职是天章阁待制、知谏院,也就是谏院主官,但谏官不能和实际脱节,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庞籍才推荐包拯出任开封府少尹,使他能够更深更广泛地看到大宋底层的问题。
  
      当然,兼职一般也不会太久,短则一两个月,长则半年。
  
      正是因为包拯出任开封府少尹,范宁才决定打这场官司。
  
      下午,包拯和平时一样坐轿来到开封府官衙,刚到官衙门口,不远处便有人喊道:“包世伯!”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包拯一挑轿帘,只见范宁站在十几步向自己挥手。
  
      包拯顿时笑了起来,喝令道:“停轿!”
  
      轿子落地,包拯从轿中走出来,对迎面走来的范宁笑道:“先恭喜你考中进士,童子科第一,不错!确实令人鼓舞。”
  
      范宁躬身道:“感谢世伯感觉,侄子还远远不足,以后还望世伯提携!”
  
      包拯点点头,他知道范宁来官衙找自己,必然是有什么事情,便笑道:“到里面去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