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五十七章 饮茶夜话,大宋超级学霸第257章 饮茶夜话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饮茶夜话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范宁得到天子召见,并赐给免召金牌的消息很快便秘密传开了,这让很多权贵和朝官都感到震惊,大家都知道范宁是罕见的神童,并非书香门第,却能一举夺取童子科第一名。
  
  但神童千千万万,为何独有范宁受天子垂青,令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也有人猜到了一些端倪,恐怕和范宁在科举面试中的答对有关系,比如天子对范宁建议经营流求大岛很有兴趣,已经建立了澎湖县,下一步就要迁移贫苦流民前往流求大岛定居。
  
  再比如范宁在答对时提到了棉花,令天子深感兴趣,居然派官员赶赴高昌国了解棉花种植,一些有头脑的官员便猜到,必然是官家又对范宁的奇思妙想感兴趣了。
  
  入夜,范宁在旧曹门的住处奋笔疾书,给天子赵祯写下海外兴业九策,包括上篇、中篇和下篇。
  
  他现在写的是上篇,主要谈及在毛人岛和库页岛建立海外养马基地,以耽罗岛也就是后世的济州岛为中转地,使战马免除了海路长途跋涉的辛劳。
  
  毛人岛也就是后来的北海道,此时主要被森林和草原覆盖,居住着少量的阿伊努人,还不属于日本的领土,那里气候温和,冬天寒冷,牧草丰美,牧场广阔,非常适合蓄养战马。
  
  而且辽国的造船业极为低下,根本无法渡海作战,日本国内皇室同摄关家族矛盾重重,皇室内部争权夺利,延绵数百年,完全无暇顾及外界土地,一直到明朝中后期的战国时代,本州的大名家族才开始渡海北上。
  
  最后一直到明治维新,日本才开始大量移民北海道,正式经营北海道。
  
  现在的毛人岛基本上还是空白领土,宋朝占领那里作为养马基地,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第一步是探查情况,派船队以贸易为名前往新罗和日本,探查耽罗岛和毛人岛的状况,再熟悉海洋水文情况,制定出合适的航线,这个工作至少要两到三年时间。
  
  不过,范宁还是希望朝廷能在明年秋天之前拿下耽罗岛,先经营耽罗岛,为下一步进发毛人岛打下基础。
  
  在范宁的左首边有一张他绘制的草图,包括山东半岛、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济州岛、对马岛、日本列岛、北海道以及库页岛,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一些关键的地方他还是标注出来。
  
  范宁还绘制了一条航线,从太仓长江出发,前往耽罗岛,再到对马岛,再沿着日本北海岸航行,最后抵达北海道,中间有不少可供补给之地,比如隐岐岛、佐渡岛等等,都可以在这里建立避风港和补给地。
  
  其实范宁考虑更多的还是利用水路攻打辽国,比如宋军大举北上之时,一支水军奇兵攻占辽西走廊,切断辽东和幽州的联系。
  
  但范宁也知道,眼前的天子赵祯是没有勇气发动对辽国的战争,他对养马基地更感兴趣,只能等雄心壮志的宋神宗即位后,才有这个可能。
  
  “也罢!”
  
  范宁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先用二十年时间来建立海外基地吧!”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的敲门声,“谁啊!”小冬从房间里跑出来,迎了上去。
  
  门开了,只听小冬诚惶诚恐道“小婢参见老爷!”
  
  范宁奇怪,放下笔走到门口问道“小冬,是谁啊!”
  
  “是我!”
  
  不等小冬开口,门口便传来朱元丰洪亮的声音,“我来看看你这个妖孽小子!”
  
  范宁哑然失笑,走进院子笑道“我又没有三头六臂,何谈‘妖孽’二字?”
  
  朱元丰走进大门忿忿不平道“曹家老爷子过寿,特地让我给你送一份请柬,居然还是十七号请柬,我却是第九十八号请柬,为何厚此薄彼?”
  
  方范宁有点奇怪,曹老爷子过寿,为何要请自己?
  
  “我不太明白,我和曹家并无瓜葛,只是和曹诗有点还不算深厚的交情,为何如此看重我?”
  
  “你想知道答案吗?先请我喝杯茶,然后我来告诉你。”
  
  范宁哈哈大笑,“老爷子快请进,小冬,赶紧煎茶!”
  
  “哎!马上就好了。”小冬答应一声。
  
  朱元丰跟随范宁进了书房,范宁请他坐下,稍稍收拾一下书桌。
  
  朱元丰望着院子里烧茶的小冬,心中暗暗好笑,朱佩告诉自己,她要这个丫鬟,没想到居然是安排在范宁这里,孙女的心思啊!简直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朱元丰又打量一下房间,笑道“听说你自己买了房宅?”
  
  “是!在外城飞云桥那边,是一座八亩宅,过几天就搬家!”范宁如实相告。
  
  朱元丰叹了口气,“早知道你要买宅,我就不多事了。”
  
  范宁不解,“老爷子这话什么意思?”
  
  “你现在住的这座院子其实是我买下来的,本打算以后送给你,没想到你自己居然买宅了,令我沮丧啊!”
  
  范宁顿时又惊又喜,“那就送我好了,我不嫌再多一处房子。”
  
  朱元丰摇摇头,“我决定送给朱佩了,你自己去和她商量,看她会不会给你。”
  
  这时,小冬端了两盏茶进来,朱元丰端起茶盏笑道“你昨天下午被天子召见了吧!”
  
  “老爷子怎么知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这件事已经在京城上层传开了,引起很大的轰动,这就是曹老爷子给你送请柬的原因!”
  
  范宁挠了挠后颈,着实不解道“天子召见臣下也不算什么大事吧!我觉得只是一件小事,为何会引起轰动?”
  
  “关键就是那面金牌,你真不懂它的重要性吗?”
  
  范宁取出那面金牌,放在桌上,“它有什么重要性?”
  
  朱元丰叹息一声道“这种免召金牌天子登基以来只发过四面,一面给了赵宗实,后来又收回去了,另一面给了你堂祖父,到在庆历六年也收回去了,第三面去年给了狄青,第四面就是你这块。
  
  实际上,现在就只有你和狄青拥有这种免召金牌,不需要宣召就能直接进宫,你说能不引起轰动?”
  
  范宁想到的却是另一个角度,天子既然肯把这么重要的金牌赐给自己,不正说明他对自己的养马基地方案,发自内心的赞同吗?
  
  想到这,他心中的火也点燃起来,他对朱元丰笑道“老爷子和西夏或者辽国有生意往来吗?”
  
  朱元丰不明白他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我和西夏那边商人有过交易,我把粮食运到延安府交给军队,便从一些西夏商人那里购买牛和羊皮,又运回中原,获利颇丰。”
  
  “这是走私吧!”
  
  “当然是走私,西夏严禁牛马出口大宋,但西夏又物资短缺,对大宋物资依赖很深,宋夏边界长达数千里,根本就防不胜防,甚至两国边军也参与走私,宋朝主要进口马匹、骆驼、牛、羊皮、药材、青盐等等,西夏则进口缯绮、香药、瓷器、漆器、茶叶等物品,两国走私的规模很大。”
  
  说到这,朱元丰奇怪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范宁淡淡道“你知道天子为什么会赐我这面金牌?”
  
  “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我很有兴趣。”
  
  “是老爷子想知道,还是别人想知道。”
  
  朱元丰沉默片刻道“是赵宗实想知道。”
  
  范宁想了想笑道“我给大宋找了一块牧场,可养百万匹战马。”
  
  朱元丰愕然,半晌摇摇头道“养马之地必须在北方,我想不通哪里还有大宋的养马之地?”
  
  范宁淡淡道“这块养马之地在海外。”
  
  朱元丰无言以对,他叹口气道“我还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商机,结果发现太遥远了。”
  
  “商机当然有,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如果朱家能接到一部分,那也是数十万贯的收益。”
  
  朱元丰精神一振,“快说给我听听,什么商机?”
  
  “一个是准备种马,如果能搞到漠北草原优质的突厥种马,然后及时地献给朝廷,朱家就能接到后一笔惠及几代子孙的大生意,海运。”
  
  范宁本来还想加一句,或许朱家还有在海外独立建国的机会,但他忍住了,这句石破天惊的话他现在绝对不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