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六十二章 曹府祝寿 下,大宋超级学霸第262章 曹府祝寿 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曹府祝寿 下
范宁见一双双期待的目光望着自己,便笑道:“我前几天蒙天子召见,也提到过和辽军以及西夏军的作战问题,我觉得我们的优势是战船和水军,为什么不发挥自己的优势,从海路进攻辽国?或者从黄河进攻西夏?”
  
  众人这两句话让众人面面相觑,这个建议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都无法想象水军作战会是什么情形。
  
  这时,杨文广迟疑着问道:“这种方案有成功的先例吗?”
  
  “当然有成功先例!”
  
  范宁对众人道:“当年隋军大举征讨高句丽,陆路三次大败,但唯独来护儿率领的水军取得了胜利,当然,我不是说全靠水军作战,主要还是以陆地战为主,但水军是一支奇兵,它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从而扭转战局。”
  
  狄青摇了摇头,“这里面涉及很多复杂因素,比如水陆双方怎么配合,双方靠什么传递消息等等,敌军骑兵一夜可奔数百里,战机稍纵即逝,水军就算能突破敌军封锁,也一样也很难抓住战机,真的很难。”
  
  狄青对范宁歉然笑了笑又道:“水军还是不太实用,我认为还是应该务实,从骑兵和弓弩上来提高,骑兵问题或许一时难扭转,但弓弩应该可以改变,枢密院和军器监早已经提出高额悬赏,如果谁能解决弓弩射程和穿透力的大问题,将重赏一万贯。”
  
  狄青一席话令范宁笑而不语,其实他的出发点并不是和敌军作战,而是摧毁敌军后方的城池和居民点,针对契丹和党项人口稀少的薄弱点,针对平民和城池进行杀戮摧毁,这是比较残酷的釜底抽薪之策,估计不会被朝廷采纳,所以范宁此时也不想过多解释。
  
  范宁又笑道:“请问狄枢密使,朝廷有没有悬赏解决战马问题?”
  
  “目前还没有,只有火器和弓弩有悬赏,难道范督学有办法?”
  
  “我倒是给天子提了一些建议,不知能不能采纳,不过天子似乎很感兴趣,此事不能多说,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细谈!”
  
  范宁起身向众人告辞,这时大家也要回房去了,范宁走了十几步,却听见后面有人叫他,他一回头,只见狄青匆匆追上来,范宁停住脚步笑道:“枢密使还有事情吗?”
  
  “你刚才言犹未尽,难道你真有办法解决战马问题?”
  
  狄青听出范宁的话中之意,似乎范宁有办法解决大宋战马不足问题,他相信天子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赐给范宁免召金牌,他心中充满了激动,觉得自己一时一刻都等不下去,急于知道答案。
  
  范宁微微一笑,“大宋已经和西夏签订了盟约,战争应该结束了,枢密使还这么关心战马?”
  
  狄青叹口气,忿忿道:“别再提那盟约,真的很耻辱,表面上是西夏臣服于我们,然后我们给他们岁币,但我知道,李元昊在西夏的说法却绝不是臣服,而是我们求和,愿意用岁币换取停战,朝廷同意谈判停战也是不得已,如果我们能有十万骑兵,相信西夏也好,辽国也好,我们就绝不会再给什么岁币,至少我狄青绝不会答应!”
  
  范宁同情地看了一眼狄青,历史上的狄青自从进了朝廷后便处处被文官们排挤,出任枢密使仅仅数年后便被弹劾免职,最后郁郁而终,死时还不到五十岁。
  
  说到底还是因为大宋和西夏签署了停战盟约,没有边境战争之忧,狄青也失去了他的价值,自然飞鸟尽,良弓藏,如果自己的养马基地建议能够实现,那会不会改变历史,也改变这个历史名将的命运呢?
  
  想到这里,范宁便坦然道:“我们大宋境内确实很难找到养马之地,但海外却有,在日本国北面,有两座沃野数千里的无人大岛,上面都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如果我们拿下,大宋就有了养马的基地,我对天子说,二十年后,大宋也将有百万匹战马!”
  
  狄青激动异常,一把抓住范宁的胳膊,“方案可行吗?”
  
  “应该可行,大宋海运发达,有大型运马之船,往来中途还有不少岛屿可以作为中转,使战马可以休养,免除长途跋涉的劳累。”
  
  狄青捏紧双拳道:“如果是这样,我愿向天子请缨,率军前往海外开辟大宋养马基地。”
  
  “这件事至少还要准备两年,要先派人去探查,我估计枢密使很快就会出征南方,等征战回来再向天子申请,或许天子会批准。”
  
  狄青愣了一下,“你是说源州蛮人侬智高反叛之事?”
  
  范宁微微一笑,“听说侬智高造反声势浩大,攻陷了邕州,威胁到了广州,现在岭南很混乱,朝廷屡战不利,我觉得枢密使与其困坐朝廷为官,还不如率军南下平叛,枢密使的价值应该体现在战场上,而不是在朝堂上,狄大帅觉得呢?”
  
  狄青心中的热血被点燃了,他慨然道:“你说得对,战场才是我的归属,久坐朝廷,我整个人都快要腐烂了,明天我就向天子请缨,率军去岭南平叛。”
  
  这时,范宁又好奇地问道:“朝廷真为弓弩悬赏一万贯钱吗?”
  
  “正是!莫非范督学有兴趣?”
  
  范宁微微笑道:“财帛动人心啊!”
  
  狄青还要和一些官员见面,他向范宁告辞匆匆走了,范宁也向前堂走去,估计堂祖父范仲淹他们就在前堂休息,刚走到一座小桥边,便迎面见曹诗匆匆跑来。
  
  “师兄到哪里去了?我到处找你。”曹诗有些埋怨道。
  
  范宁一怔,试探着问道:“你可是找到原因了?”
  
  “我去查了一下,十七号请柬原来是给宋庠,但宋庠现在不在京城,所以便取消了,至于为什么给你,原因我还没有打听到,不过我祖父想见你,估计就和你想知道的原因有关系,你快跟我走!”
  
  范宁心中奇怪,自己和曹琮素不相识,曹琮是大族曹家的家主,皇后的叔父,而自己不过是童子科第一名而已,如果因为这个名次看重自己,那他为何不把请柬给状元冯京?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面免召金牌而看重自己,曹家也未免底气不足,范宁相信和免召金牌无关,那又会是什么?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范宁跟着曹诗来到内宅,走进一座安静的小院,从房间里走出一人,正是曹诗的父亲曹牷,他对范宁招招手笑道:“范少郎来了,快请进!”
  
  “打扰了!”
  
  范宁微微欠身,便跟随曹牷走进房间,这里应该是一间静室,除了几个坐墩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墙上刷得雪白,连一幅画都没有。
  
  房间里坐着三人,范宁只认识左边之人,在大门口见过,是曹皇后之弟曹傅,不过他换一身衣服,不再穿军服,而穿一件白色儒袍。
  
  中间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应该就是七十岁的寿星曹琮,看起来身体很硬朗,面色红润,脸上带着笑意。
  
  曹牷上前给老人介绍,“父亲,这位就是范宁范少郎!”
  
  “应该叫范督学或者范官人,可不能小看人家。”曹琮声音洪亮,语速很慢,但态度却很诚恳。
  
  范宁连忙躬身跪下行大礼,“晚辈给老寿星磕头,祝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曹琮笑眯眯摆手道:“好孩子,不必行大礼,快请坐下!”
  
  范宁这才在一只软墩上坐下,他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另外一人,眉眼长得和曹傅有几分相似,但皮肤却很黑,穿着一件道袍,年约三十五六岁,却很有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难道他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八仙之一曹国舅?”
  
  这时,对面穿着道袍的男子睁开眼,目光锐利地注视着范宁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虾夷地?”
  
  范宁暗吃一惊,这个男子去过毛人岛吗?
  
  曹琮连忙摆手,“老三,不得无礼!”
  
  曹琮又给范宁介绍道:“这是我另外一个侄子,叫做曹佾,虽然官任诸军节度使,但他却从小淡泊名利,崇尚道法,二十年来都在外面游历,寻找神山仙岛,甚至出海数年,前几天,宫里传出消息,说范督学劝建天子在海外养马,提到虾夷地,我这个侄儿非常感兴趣,一心想见见范督学!”
  
  这番话让范宁顿时明白了三件事,第一,曹家绝对没有放弃宫中的利益,自己和天子赵祯说的一番话只有两个宦官能听到,这两人中就有一人是曹家的耳目。
  
  第二,这个曹佾肯定去过日本,去过北海道,也就是虾夷地;
  
  第三,并非是曹佾对这个虾夷地感兴趣,而是曹家对此地感兴趣,这里面甚至涉及了曹家的重大利益,这才是曹家把十七号请柬给自己的真正原因。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