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九十二章 日本之谋,大宋超级学霸第292章 日本之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日本之谋
    ♂
  
      范宁跟随宋老匠来到一座大帐内,大帐四周竖着几排铁架子,铁架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铁壳火雷,几乎所有的铁壳火雷都被切开,平放在铁架上。
  
      宋老匠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上次御史用匕首切开纸火雷给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把失败的铁火雷也切开,寻找失败的原因,一共切开三百多只铁壳火雷,这边只有四十七个,都是比较典型的问题,然后进行改正试验,然后再改正再试验,直到最后成功为止。”
  
      “不错!不错!”
  
      范宁连声称赞,这种研究的方法很好,他对宋老匠道:“要把你们这种方法记录下来,以后不管研究什么,都应该采用这种办法!”
  
      “感谢御史夸赞,我们都把每次的试验详细记录下来。”
  
      宋老匠来到中间一张大桌前,桌上也摆放着一只切开的铁壳火雷,范宁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成功的铁壳火雷了。
  
      “就是它吗?”
  
      “就是它!我们试验了将近四百次,才终于成功。”
  
      范宁这才细看这只铁火雷,火雷外壳是用生铁铸造,比两枚铜钱还略厚,外形呈葫芦状,不过中间却有两股小指头粗细的火绳绞成麻花状,从顶部贯穿到底部,火药捻子从顶端插进来,分成三股,其中两股插进火药中,而另一股火药捻子却插在这麻花辫火绳中。
  
      范宁有些不解,指着中间的麻花辫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用火纸包裹的松明粉,燃烧效果非常好,它能使底层的火药也能在最短时间内迅速点燃。”
  
      范宁顿时明白了,黑火药不能像炸药那样同时剧烈爆炸,它有一个层层燃烧的过程,这样就比较耗费时间,达不到气体剧烈膨胀的效果,最容易导致火药燃烧到一半就炸开。
  
      纸包、瓷瓶和陶罐都有这个问题,燃烧不充分,威力大打折扣,也容易导致火药全部燃烧了铁壳却依然没有爆炸,所以他们就想到了用助燃剂的办法。
  
      松明就是用琥珀木磨成的粉,北方的老红松中能看到,是红松树经过几百上千年腐烂后留下的精华,把枯死的老红松斩断后,横截面上就看到俨如腊肉一般的木质,那就是松明,又叫北沉香,是一种极为名贵的木头,木质继承了红松材质所有优点:不腐烂、不怕潮湿、不怕浸泡、材质坚硬,北沉香色泽呈黄红色,纹理美观绝伦。
  
      这种含松明的红松树木在鲲州和库页岛上都有大量分布,在大宋没有,辽国北部的山脉却有分布。
  
      松明是一种极佳的引火之物,也是最好的天然助燃剂,在鲲州可以就地取材。
  
      其实范宁想到了白磷,白磷也是极好的助燃剂,鲲州周围岛上就有大量鸟粪,可以通过反复蒸煮的方式从里面提炼出白磷结晶,不过白磷容易自燃,太危险,还是用松明粉更好一点。
  
      范宁顿时有了兴趣,笑道:“这松明粉能点燃一根看看吗?”
  
      “当然可以!”
  
      宋老匠从铁架上的一只木盒子里取出一根包裹着松明粉捻子,带着范宁来到最角落的一间石屋里,这里距离帐篷至少有三四十步,石屋内没有窗,关上门后就变得一片漆黑,宋老匠歉然道:“这里是试验屋子,只有这里才允许用火!”
  
      宋老燃用火石点燃了火绒,石屋顿时明亮起来,他将松明捻子挂在空中的铁钩上,用火点燃,只见‘轰’的一下燃烧起来,极为迅猛,甚至松明粉还来不及飘落下来,便燃烧成一团火,很快便燃烧殆尽。
  
      这个燃烧效果让范宁叹为观止,他想了想笑道:“你可以将松明粉和硝粉混在一起试验一下,然后用松明粉再取代火药中的碳粉,再进行试验,看看效果怎么样?”
  
      纯火硝粉的成分是硝酸钾,是一种很强的氧化剂,燃烧能释放出氧气,更有助于松明粉燃烧,而松明粉是一种极好的助燃剂,甚至超过碳粉,也同样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气体,或许会有更强的爆炸力。
  
      宋老匠十分兴奋,急着要去试验,这时,范宁又猛地想起一事,连忙叫住他,“我反复考虑,如果将火药粒做成薄片状,或许效果还会好一点。”
  
      宋老匠笑道:“还是大官人考虑得周全,大官人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试验。”
  
      “不用着急,慢慢试验,试验两三年都可以,一定要造出最好最有效的铁壳火雷!”
  
      .........
  
      制造铁壳火雷当然不是用来对付日本军队,对付日本军队用强弓硬弩就足够了,对付日本战船,用火箭、火油以及瓷火雷都足够了,铁壳火雷还是用来对付辽国和西夏,这个确实不能着急,得慢慢来,养出足够多的战马,再配以水军战船以及犀利的铁火雷,将来一定能大有作为。
  
      范宁现在颇为关心日本的战事,自从几个月前,他派余孝年出使陆奥国,便迅速和安倍家族达成了合作共识,他们已提供了两千副皮甲、两千面盾牌、两千支长矛以及两万石粮食支持安倍家族扩军,必要时,宋军还有提供一千弓弩军参与作战。
  
      现在进入冬季,战事已经停止,不过余孝年在上个月率领五十名经验丰富的老兵前往陆奥国,准备利用冬天时间帮助训练陆奥国的军队。
  
      从余孝年反应的情况来看,安倍赖时已经招募了五千军队,在得到宋军支持后,踌躇满志,准备开春后就对盘踞在陆奥国南部的两千朝廷军队发动进攻。
  
      但对日本国施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范宁已明确要求宋朝严禁向日本国出口生铁,日本国本身生铁产量很小,都是从山川河流中得到的一些铁砂,而且产地就是陆奥国。
  
      这也是日本朝廷想控制陆奥国的一个重要原因,控制铁砂产地。
  
      日本生铁的不足部分主要是通过和高丽、宋朝的贸易获得,但由于日本对高丽野心很大,高丽已停止对日本输出生铁,日本只能转而依靠大宋的生铁贸易。
  
      一旦宋朝停止向日本输送生铁,没有了生铁的供应,日本和陆奥国的战争会变得艰难起来。
  
      范宁倒并不希望陆奥国和日本国很快能分出战争结果,最好战争能延续十几年,严重削弱日本国的实力,那才是范宁所期待的结果。
  
      冬天是让万物蛰伏的日子,十一月下旬,又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到来,将鲲州南北都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严寒笼罩着鲲州,仿佛连时间也被冰雪冻住了。
  
      转眼到了次年二月,日本列岛南部率先冰雪融化,春天到来了。
  
      ........
  
      京都,也就是平安京,这里是日本国的都城,各种利益冲突,各种势力的利益诉求使日本国内矛盾重重,各地的大庄园主和知行国领主掌握着地方实权,而朝廷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藤原家族控制朝权已达百年,历代皇后都是藤原氏之女,使藤原家族事实上成为国丈世家。
  
      为了夺回皇权,日本天皇开始借助武士势力,在天皇的扶植下,以源氏家族为首的武士集团开始崛起。
  
      他们组建军队,替朝廷征讨有分裂倾向的地方势力,从而不断壮大自己,但也导致日本国内战乱四起。
  
      刚有承平、天庆之乱,很快又爆发了平忠常之乱,平忠常之类结束不到二十年,又爆发前九年之役,整个平安时代后期,日本国内都在各种战乱中度过,延续了百余年的历史,一直到幕府时代到来。
  
      这天清晨,一名三十余岁的大将在内侍的带领下,正快步向天皇的朝房走去。
  
      这名身材魁梧的将领正是河内源氏家族第三代主将源赖义,他目前出任陆奥国守护,负责镇压陆奥国豪族安倍世家的叛乱,他同时也继承了父亲源赖信的威望,成为关东武士集团的领袖。
  
      源赖义穿着一身用白银打造的华丽铠甲,头戴一顶金盔,步履矫健,内侍的步伐稍慢,使他显得有点不耐烦,但他又极力克制住自己。
  
      这时,内侍来到一间宽大的朝房前,站在门前恭敬道:“将军请吧!天皇已在屋内恭候将军!”
  
      源赖义大步跨进了房内,一股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房内布设精致,但又十分简洁,中间是一幅帘子,背后隐约坐着一人,两边各站着一名带刀侍卫,目光凌厉地注视着走进来的源赖义。
  
      源赖义连忙跪下,磕头道:“臣源赖义拜见天皇陛下!”
  
      帘后坐着的正是日本第七十代天皇,名叫亲仁,后来被尊为后冷泉天皇,他年约三十岁,脸型瘦长,脸色十分苍白,说话十分轻柔。
  
      “朕已听到了消息,安倍赖时军队攻克依川城和多贺城,两千守军投降,朕想知道,已经平息的陆奥国为什么又起战乱?”
  
      “回禀陛下,安倍赖时从未臣服过,他只是被臣所败,形势所迫,不得不献土称臣,臣从他女婿平永衡口中得知,安倍之所以再起兵叛乱,是因为他得到了宋朝的支持。”
  
      “宋朝支持?”
  
      亲仁天皇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你是说占据了虾夷地的宋军吗?”
  
      “正是!宋军支持安倍赖时大量兵甲和粮食,使他有了造反的本钱,若不斩断宋军对他的支持,安倍赖时恐怕不甘龟缩东北,会继续率军南下,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亲仁天皇沉吟一下问道:“那你的意见呢?”
  
      源赖义挺直了腰道:“微臣知道虾夷地孤悬于海外,从陆地无法支援陆奥国,只能走海路,如果能摧毁宋军的战船,那么两年之内,虾夷地的宋军无法支援安倍赖时,微臣有信心在两年内彻底斩尽安倍家族的男子。”
  
      亲仁天皇沉默良久道:“可是朕并不想和宋朝爆发战争。”
  
      “启禀天皇,并不需要朝廷出手,臣知道长崎领主平野吉手下有战船数百艘,武士三千余人,让他出兵袭击宋军的船只,最后将责任推到他的头上,将他人头送去宋朝谢罪,日本国和宋朝不会起纠纷。”
  
      亲仁天皇知道源氏家族垂涎富庶的长崎已久,实际上是想利用这次机会铲除平野吉,夺取长崎海港。
  
      不过亲仁天皇也乐见平野吉被灭,他沉思片刻道:“只是平野吉未必肯出兵!”
  
      “天皇陛下,臣听说平野吉的独子在耽罗国死在宋军手中,他仇恨宋军已久,如果陛下答应将肥后国的土地还给他,并任命他为肥国守护,有失子之痛的亲情,有土地之利的诱惑,有守护之位的召唤,微臣相信他一定会倾兵而出。“
  
      亲仁天皇点了点头,“如此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