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船到来,大宋超级学霸第297章 新船到来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船到来
经过二十余天的海上航行,宋朝新年的第一批船队在三月二十五号这天终于抵达了鲲南湾,当船队刚刚靠岸之时,整个船队都欢呼起来,连同小小的县城也跟着沸Wwん.la
  
  尤其有六百户二千五百余名宋朝移民抵达,使鲲州终于有了宋朝的子民,这就意味着鲲州正式成为大宋的一州。
  
  码头上,狄青和范宁带着官员和将领摆上香案,跪在香案前,听取随船而来的中官庞忠宣读天子的封赏诏书。
  
  “狄青授许国公、封太尉、海外经略使,节制耽、鲲、鲸、流求府等海外各州府军事,荫其二子为官。
  
  范宁授江都县公,朝散大夫,海外经略副使,封秘书少监、知鲲州事,暂领鲸州筹备军政事.......其余将领官员皆官升一级,俸禄加倍,三军将士赏钱五十万贯,绢二十万匹。”
  
  众人齐呼万岁,宣读完圣旨,中官又把一批约四十余名年轻官员召集起来,笑着给范宁介绍道:“这是自愿来鲲州和鲸州就任的四十三名官员,都是年轻有为的才俊之士,希望能在范知事的带领下,早日把鲲州和鲸州建成大宋的财富之地!”
  
  年轻官员们齐身向范宁行礼,范宁在人群中看见了李大寿和苏亮,也看见了曹诗,虽然从年纪上比较,范宁反而是所有人中最年轻的一个,但从经验和资历,他足以成为众人的上司。
  
  范宁点点头对众人道:“大家应该都有心理准备,来鲲州就是要吃苦,吃各种你们想象不到的苦,这里不像中原,本身有根基,这里一切都是新的,就像汉唐经略西域,但吃苦的本身就是一种锻炼,相信三年的仕途会让你们比同层次官员更有经验,更有能力,会为你们仕途打下坚实的基础。”
  
  范宁的一席话让众人心情激动,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范宁摆摆手,又继续道:“按照中原的规矩,我应该给你们置酒接风,但鲲州没有这个规矩,从我开始,所有酒桌上的规矩这里都没有,大家勤勤恳恳做官,踏踏实实做事,这就比什么都强,你们今明两天去宿舍好好休息,后天一早来官衙报到,去吧!”
  
  这时,一名官员喊道:“大家跟我走!”
  
  官员们拎着各自的随身行李向县城内而去,他们的大件行李自然会有士兵替他们送来。
  
  范宁又去安抚了百姓们,很快,数千百姓也被几名官员领到城里去了。
  
  忙了近半个时辰,范宁这才来到朱佩面前,朱佩俏脸通红,显得有些矜持,一双美眸不敢对视范宁。
  
  范宁笑道:“真的没想到阿佩会来?是不是也像明仁明礼一样,看看这里有没有发财的机会?”
  
  范宁的玩笑让朱佩心中羞涩之意渐去,又恢复平时的俏皮狡黠,她笑嘻嘻道:“那两个家伙给我吹嘘,说这里满地都是珠子,随手可以捡到龙涎香,让本姑娘动心,所以来瞧瞧能否发一笔大财。”
  
  范宁哈哈一笑,“结果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就是!失望万分,哪里又满地的珠子和龙涎香?分明是骗了本姑娘。”
  
  范宁微微一笑,“发大财现在很难了,不过发笔小财还是可以的,明天我带你去走走。”
  
  朱佩心中欢喜,小声道:“你是不是很忙,我会影响你的。”
  
  “没关系,我也是巡视,顺便带你走走。”
  
  朱佩小嘴一撅,“原来只是顺便带我走走,不是专门带我,一点诚意都没有!”
  
  装作不高兴的样子,实际上,朱佩心中笑开了花。
  
  “那我住哪里?”朱佩又问道。
  
  “当然住我的木房子,我在官衙内还有房间,没有影响。”
  
  范宁想替她拿行李,却发现她居然没有行李,愣了一下,“阿佩,你的行李呢?”
  
  朱佩拍拍臂弯上的一个布包笑道:“这次走得匆忙,没有带太多行李,就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范大官人,要麻烦你啰!”
  
  “啊!没有关系,东西都有,只是稍微粗陋一点,你别嫌弃就好。”
  
  范宁又对剑梅子笑道:“剑姐好!”
  
  剑梅子冷着脸道:“阿佩这次是偷跑出来的,你最好想想怎么向老太爷交代?”
  
  朱佩又羞又气,跺脚娇声道:“剑姐,谁让你说这个!”
  
  剑梅子脸上露出一丝少见的笑意,“我是在提醒他要为你的名声负责,阿佩,明白了吗?”
  
  剑梅子明着告诉朱佩,实际上却是在提醒范宁,可别真以为朱佩是来玩的。
  
  朱佩更是羞得满脸通红,她偷偷看了一眼范宁,却见他一脸得意地望着自己,显然他早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要来。
  
  她心中大恨,上前狠狠掐了范宁胳膊一把,咬牙道:“你这个死阿呆,不准再笑话我!”
  
  范宁嘿嘿一笑,“走吧!我们进城。”
  
  ........
  
  朱佩满心好奇跟随范宁走进这座新建的县城,唐县经历一个冬天,早已经修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屋,整个县城变得充实起来,不再像从前那样空旷,已经有了县城的感觉。
  
  范宁一边走一边给她们介绍道:“县城只有南北和东西两条主干道,这条南北大街叫做晋阳街,东西大街叫做广陵街。”
  
  “为什么要起这两个名字?”朱佩不解地问道。
  
  “抽签抽到的!”
  
  范宁笑着解释道:“我们写一大堆郡名,抽了两个,就是它们,这样大家都没话可说,本来我还想起名叫平江街。”
  
  “原来如此!”朱佩这才明白其中缘故。
  
  范宁又继续道:“县城内最重要是防火,你们也发现了,基本都是木屋子,一旦烧起来就是一片,所以县城内定了很多防火规则,必须要严格执行,回头我给你们说说。”
  
  朱佩点点头,她忽然又看见几家酒楼,旁边还有几家花花绿绿的店铺,却不知是什么铺子?她一指问道:“阿宁,那些店铺是卖什么的?门窗贴得花花绿绿的。”
  
  范宁有些尴尬,“那几家是...是妓馆!”
  
  听说是青楼,朱佩脸一红,随即又狠狠瞪了范宁一眼,“你是不是这里的常客?”
  
  “没有!”
  
  范宁坚决摇头,“这些铺子我从未进去过,我和狄帅都没有,老天作证!”
  
  朱佩哼了一声,“鬼才知道!”
  
  这时,徐庆跑了过来,向朱佩行一礼,歉然道:“卑职刚刚才听说小主人来了,卑职有罪!”
  
  “我就说呢!怎么没见到你,不过就算我没来,你也应该跟着阿宁,万一有人袭击他呢?”
  
  徐庆为难地看了一眼范宁,范宁笑道:“是我不让他跟的,在唐县他用不着跟随我,只是去外地,才需要他跟随,而且徐庆现在是军队教头,他自己也有事情。”
  
  既然是范宁的意思,朱佩就不想再多说徐宁,这时,她忽然发现徐庆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娘子,一下子愣住了,“徐庆,她是谁?”
  
  徐庆把小娘子拉上前笑道:“她是我认的义女,是个日本小娘子,她没有名字,酒楼叫她小丫,我就给她起名徐雅。”
  
  这个小娘子就是差点被秦武强暴的那个酒姬,只有十五岁,长得非常清秀文雅,徐庆因为愧疚自己没有及时阻止秦武作恶,便常来看她,一来二去便很熟悉了,认她做了自己的义女。
  
  朱佩很惊讶,徐庆居然对女孩子感兴趣,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范宁和剑梅子都知道徐庆练的是童子功,不可能对女子感兴趣。
  
  小娘子上前给朱佩施一个万福礼,“阿雅参见姑娘!”
  
  朱佩听她说得还字正腔圆,便笑问道:“徐庆,你教她说的汉语?”
  
  徐庆摇摇头,“她自己学的,晚上她要上汉语课,有人专门教授她和其他一批日本女子说汉语,而且她现在酒楼做酒姬,平时也学了不少。”
  
  范宁在一旁忽然道:“阿佩,在鲲州期间,就让她跟着你吧!”
  
  朱佩这次匆忙离家,连使女也没有带,范宁知道她从小娇生惯养,要她自己照顾自己,肯定不太现实,鲲州条件又比较糟糕,有个小娘子跟着她会方便很多。
  
  范宁又对徐庆道:“我雇阿雅了,一个月五两银子,可以吧?”
  
  徐庆笑道:“只要她自己愿意,我没有意见。”
  
  朱佩想了想,她身边确实需要一个熟悉这边情况的使女,她便点点头答应了。
  
  至于阿雅,她一向柔顺,又见朱佩长得如花似玉,美貌异常,令她心中羡慕,莫说每月五两银子,就算五百文钱,她也愿意。
  
  她连忙上前给朱佩拎包袱,朱佩见她懂事乖巧,倒也喜欢,便给她介绍了剑梅子,剑梅子一向冷淡,只点点头便算认识了。
  
  徐庆要去酒楼给阿雅办理离职,便告辞走了,范宁则领着她们来到自己的大木宅前,这是县城最大的一座木宅,四周修建有高高的木墙,加上院子,占地足有两亩地。
  
  范宁笑道:“这是我的官宅,屋子很大,里面有五六间屋,需要的日常用品,我马上给你们送来。”
  
  范宁带着她们进了房间,朱佩见虽然摆设简陋,却有另一番风味,倒也不嫌弃,关键是能和爱郎在一起,再简陋她心中也高兴。
  
  她忽然发现另一间屋内还有一只大木桶,不由又惊又喜道:“这里还可以洗澡?”
  
  “当然可以!县城里有两处温泉,其中一处就在官衙背后,距离这里不到百步,水量很大,四季不断,大家都去那里拎水洗澡,我等会儿帮你去拎水。”
  
  剑梅子接口道:“我去拎热水,烦请小官人给姑娘找几套新衣服,男女都可以,顺便帮我也拿一匹布,我自己裁衣,多谢了!”
  
  范宁知道她们缺的东西还很多,但官衙内事先有准备,考虑到会很多新官员要来上任,官府便特地准备了数十份生活用品。
  
  包括洗漱用品、衣服布匹,马桶铜盆,被褥枕头等等,基本上各种需要都考虑到了,如果还不全,还可以去杂货铺买。
  
  既然有三个女性,自己就拿三份过来。
  
  想到这,范宁笑道:“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