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百六十章 另有蹊跷,大宋超级学霸第360章 另有蹊跷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六十章 另有蹊跷

第三百六十章 另有蹊跷

    次日天刚亮,范宁便来到了官衙,按理,他还可以再休息几天,但鲲族人和日本劳工的冲突却像一颗已经点燃了火绳的铁火雷,随时要爆炸,范宁没有心思休息。
  
      刚到官衙门口,余孝年便迎了出去。
  
      “我还正想去找知州,知州便来了,鲲族人那边有消息了。”
  
      “去官府谈,这里不是说话之地。”
  
      两人来到范宁的官房,官府已经打扫干净,和范宁离去之前几乎没有分别,范宁在自己的官椅上坐下,这才问道:“说吧!情况怎么样?”
  
      “回禀知州,情况似乎有点不妙!”余孝年沉声道。
  
      范宁一怔,“怎么回事,伍干不肯来见我?”
  
      余孝年点点头,“伍干说,你无非是想劝和,但他不会接受和解,只是把五天期限宽延到十天,必须把那些日本劳工交给他们,否则........”
  
      “否则还是迁回原址?”
  
      余孝年没有说话,默认了范宁的意思。
  
      范宁冷笑一声道:“这个伍干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连同我一起威胁起来!”
  
      “知州,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这话什么意思?”范宁眼睛一挑,目光凌厉地注视余孝年。
  
      “卑职让送信人亲自告诉知州!”
  
      余孝年走到门口,向院子里招招手,“你进来给知州禀报!”
  
      片刻,一名年轻官员快步走了进来,躬身施礼:“卑职参见知州!”
  
      此人面容黑瘦,目光却炯炯有神,范宁认识他,鲲州司士蔡著,也是去年中榜的进士,他的职责就是教化鲲族百姓。
  
      范宁知道他是连夜赶回来,一夜未睡,便点点头安抚他道:“辛苦蔡司士了!”
  
      蔡著面露一丝惭色,“这是卑职份内之事,也是卑职平时教导鲲族不够尽力导致。”
  
      “不说那些了,给我说说昨天的事情,里面有什么蹊跷?”1
  
      “卑职昨天在伍干那里碰了个钉子,正准备返回时,却被萨文拦住,把我带去他大帐。”
  
      萨文是前任鲲州大酋长萨普的兄弟,也是现任酋长伍干的叔父,在鲲族内部也威望极高。
  
      蔡著又继续道:“萨文告诉我,年初伍干娶了一房妻子,是日本国那边过来。”
  
      范宁微微一怔,便立刻反应过来,“日本那边的鲲族人?”
  
      “正是!是出羽国鲲族酋长的女儿。”
  
      范宁摆摆手,“然后呢?继续说下去。”
  
      “萨文告诉我,自从出羽国鲲族酋长女儿和鲲州的鲲族联姻后,两家关系来往密切,尤其女方的兄长今年以来一直呆在鲲州,这次伍干态度强硬,和他有明确关系。”
  
      范宁负手走了几步,眉头越来越紧,最后回头问余孝年,“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余孝年当然明白范宁的意思,躬身道:“鲲族人选拔族长以勇武为准,其他都不太考虑,这个伍干力能搏熊,勇武第一,所以他毫无疑义成为酋长,但他确实头脑比较简单,而且易怒,容易被挑拨。”
  
      蔡著也道:“萨文也说伍干容易被挑拨,做事不太考虑后果。”
  
      范宁冷笑一声问道:“既然萨文知道自己侄子头脑简单,脾气暴躁,那他有没有去劝说伍干?”
  
      余孝年和蔡著都愣住了,两人对望一眼,余孝年小心翼翼道:“知州的意思是说,这个萨文不劝说伍干,是有借刀杀人之意?”
  
      “或许是我多虑了!”
  
      范宁淡淡道:“或许萨文只是担心族人安全,怕被伍干的鲁莽连累,所以才向蔡司士及时表态。”
  
      蔡著点点头道:“应该是两者皆有,我当时就有这个感觉,萨文一再告诉我,如果是他当上酋长,他会允许鲲族儿童入学读书。”
  
      目前鲲州在鲲族人的同化上进展极慢,除了鲲族人在衣着和生活器具上接受了宋人一些习惯,甚至学会了喝茶,但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却异常抵制,至今未建起一座学校。
  
      范宁沉思片刻道:“这个以后再说,我现在更关心,日本国的鲲族人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挑拨鲲族和鲲州的矛盾?”
  
      说到日本国,那就是余孝年的主场了,他一直在关注日本国的动向。
  
      余孝年略略沉思道:“难道和陆奥国之战有关系?”
  
      “现在安倍家族状况如何?”范宁问道。
  
      “目前安倍赖时亲自率领八千军队在陆奥国南部和源赖义的两万军队作战,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范宁来回走了几步,回头对二人道:“如果出羽国清源家族的军队从背后偷袭安倍家族老巢,你们说安倍家族会不会向我们求救?”
  
      “如果安倍家族腹背受敌,确实有这种可能!”
  
      余孝年忽然明白过来了,“知州的意思是说,清源家族想出兵攻打安倍家族,但又怕我们出兵干涉,所以才挑拨鲲族和官府的矛盾,使我们难以分心?”
  
      范宁淡淡一笑,“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是不是这个情况,我不知道。”
  
      “那我们该怎么应对目前的危局?”
  
      “危局?”
  
      范宁摇摇头笑道“现在还谈不上危局,我们什么都不用做,耐心等待就是了!”
  
      说到这,范宁又对蔡著道:“麻烦蔡司士把鲲族人盯紧一点,若有异动,立刻通知我!”
  
      “属下遵命!”
  
      ..........
  
      天色刚亮,几匹马从唐县疾奔而出,向二十里外的劳工大营奔去,马上之人正是昨天才抵达鲲州的范宁,他要去劳工大营了解冲突之事,这件事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造成大规模的冲突,这绝不是范宁希望看到的。
  
      不多时,范宁便抵达了劳工大营,目前鲲州的日本劳工约有两万人,分布在筑路、建城、开矿、伐木和烧砖上,目前从事采矿的日本劳工的最多,约一万人,其次是建城,汉县县城主体虽然修建完成,但还有码头、仓库、城内房屋等等,约有六千人在汉县忙碌,再其次便是烧砖瓦,约三千人在唐县附近大规模烧砖,烧出的砖瓦将逐渐取代木头,最后还有一千人便是筑路的收尾事项。
  
      当然,鲲州很快就要着手修建一条从汉县到未来晋县的道路,一旦汉县仓库和码头修完,就着手筑路了。
  
      在范宁的计划中,两万日本劳工就足够了,如果劳工太多,不仅管理麻烦,还有一点外来人口坐大之势,对鲲州未必是好事。
  
      片刻,他们来到了大营门口,这座大营内目前住着四千日本劳工,主要从事烧砖和筑路收尾,和鲲族人发生冲突的数十名日本劳工目前就住在这里。
  
      范宁刚翻身下马,一名身材魁梧的黑脸年轻官员迎了出来,正是李大寿,他是鲸州的官员,但目前鲸州还没有开发,他便做管理日本劳工的临时差事。
  
      “卑职参见知州!”李大寿躬身行一礼。
  
      范宁笑着拍拍他胳膊,“来这里多久了,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知州回京城不久,我便调来这里,才做了一个多月。”
  
      范宁点点头,“我们进去说话!”
  
      他快步走进大营,几名官员跟在他身后。
  
      “大寿,在这里管理日本劳工,语言通吗?”范宁笑问道。
  
      “有一个通译,我自己也学会了几句。”
  
      “不过你在这里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太长。”
  
      李大寿眼睛一亮,顿时惊喜道:“朝廷批准在鲸州建县了?”
  
      范宁笑了笑道:“朝廷还没有批下来,不过我有了一些想法。”
  
      朝廷当然还没有批准在鲸州建县,但范宁却找到了变通之法,他们可以先在鲸州建镇,这却是州衙的权力,只要有利可图,人就会越聚越多,县城自然水到渠成。
  
      众人簇拥着范宁走进官帐,范宁在中间大椅上坐下,下首有十几把椅子,范宁招呼众人坐下。
  
      这时,李大寿小心翼翼问道:“知州是为发生冲突的日本劳工而来吗?”
  
      范宁点点头,“我想了解最基本的情况,最好是直接参与者的口述。”
  
      冲突的详细报告他昨晚上就看过了,但他觉得报告中还缺少了一些关键细节,所以他今天想来问一问。
  
      “知州需要卑职现在就把人找来吗?”
  
      “可以!”
  
      李大寿连忙出去,不多时便领进来两名穿着蓝色粗布劳工服的日本劳工,个子都很矮,一米五都不到,不过长得颇为壮实。
  
      两人已经知道范宁的身份,进来便跪下磕头,李大寿在一旁介绍道:“这两人就是最先发现死熊的劳工,在冲突中受了轻伤,现在已经无碍了。”
  
      范宁点点头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