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百六十二章 形随势动,大宋超级学霸第362章 形随势动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形随势动

第三百六十二章 形随势动

    大帐内除了都指挥使许延和四名指挥使外,还有就是司马杨琎、参军张智和勾判刘允,杨琎也是一名文职军官,主要负责军队后勤和军营日常管理,比如士兵申请婚事就是由他负责,而参军和勾判也是文职军官,参军相当于军队参谋,一旦作战目标确定后,负责各种详细的作战计划和方案。
  
      勾判主要掌管军务,应对兵部、三使司以及枢密院的各种报告,各种军器装备、士兵的训练、军功记录以及服役退役的管理等等。
  
      这时,勾判刘允走进来坐下,所有人都到齐了,范宁点点头道:“今天召集各位商议一件重大军情,是关于我们准备出兵日本国,准确说,不是针对日本朝廷,而是针对我们近邻出羽国。”
  
      范宁这句话说完,帐内立刻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范宁摆摆手,“大家请安静,听我把话说完!”
  
      众人再度安静下来,范宁又继续道:“出兵出羽国并非是我们主动入侵,而是给对方干涉鲲州内部的一次狠狠教训,大家会觉得奇怪,出羽国怎么干涉鲲州?
  
      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鲲族人和日本劳工的冲突,不错,军队参与了隔离,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是什么呢?”
  
      范宁说到这,又看了看众人,见众人都全神贯注,便又缓缓道:“这件事的前因是出羽国清源家族准备配合日本朝廷夹击安倍家族的军队,但清源家族害怕我们出兵支持安倍家族,所以利用联姻的手段控制控制了鲲州的鲲族大酋长伍干,他们挑拨鲲族人和军队对立,其目的是想使我们被内部问题所困,无法出兵支援安倍氏,而鲲族人和日本劳工的冲突,实际上就是伍干故意挑起,使他们找到向我们施压的借口。”
  
      “杀了这帮狗娘养的!”指挥使彭虎狠狠一拳砸在桌上,满脸怒火。
  
      其他几名指挥使也纷纷道:“请经略使下令,让我们狠狠教训这帮忘恩负义的鲲族人。”
  
      范宁摆了摆手,对众人淡淡道:“鲲族人只是小问题,我会好好教训一下他们,关键是出羽国,告诉各位,我打算借此机会灭了清源氏,占领秋田城,控制日本国和鲲州间的海峡,使我们的安全屏障再向南移。”
  
      这个决定顿时让众人激动起来,许延率先表态道:“卑职坚决支持指挥使的计划,请指挥使下达命令!”
  
      ..........
  
      伍干年约三十岁,是老酋长萨普的长子,六年前的一次人熊大战中,他凭一己之力搏杀了一头成年黑熊,一跃成为虾夷第一勇士,从而顺利接过了父亲的酋长之位。
  
      自从宋军全歼了鲲南半岛上的虾夷人后,鲲北部落因投靠宋军而成为鲲州唯一的土著部落,随后又迁移到鲲南半岛,鲲州官府实际上就是把鲲南半岛划给他们作为自留地。
  
      在去年秋天之前,伍干内心对范宁和宋军充满了感激和崇敬,但从去年秋天后,他的心态渐渐发生了变化。
  
      伍干在去年秋天进京一趟,被赵祯接见并封为大将军,赏绢三千匹,大宋王朝给他的荣誉使他渐渐有了骄横之心,尤其当他发现范宁在宋朝并不算什么高官后,甚至在品阶上还不如自己,他心中便对范宁有了几分轻视。
  
      但真正的转折来自于年初和出羽国清源氏的一次联姻,清源氏原本也是虾夷人,只是他们已经被日本国同化,叫做日本化的虾夷人,连姓氏也改为日本贵族的姓氏,这就像生番和熟番的区别,清源氏是熟番,而他伍干目前还是生番。
  
      伍干迎娶清源氏的女儿也就意味着清源氏的势力暗入鲲州,鲲族人从最初臣服于大宋,转而变成了骑墙之势,表面上臣服大宋,但暗中却和日本国的清源氏勾勾搭搭。
  
      在一间宽敞的高脚木屋内,一名年轻男子正巧舌如簧地劝说伍干,“你是大宋天子亲口封赐的鲲州大将军,是鲲州之王,他范宁算什么,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官员,他能决定鲲族人的命运?之前你太老实,居然听从他的安排迁到小小的半岛上,他有什么权力剥夺你们的猎场,剥夺你们的金田,这次就要好好试探一下他,在他心中到底是鲲族人重要,还是日本劳工重要?”
  
      年轻人叫做橘赖贞,是清原氏族长清原光赖的外甥,他家也是出羽国的三大豪族之一,他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清源光赖便秘密将他派往鲲州,当然,他的妹妹嫁给了伍干,他作为大舅子,有责任给伍干出谋划策。
  
      伍干显得有点犹豫,他对范宁的态度十分强硬,但并不代表他和想和宋军作战,他们远不是宋军的对手,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如果真打起来,恐怕我们部族要吃大亏!”
  
      “大酋长在说什么?”
  
      橘赖贞解释道:“我们不是要和宋军作战,我们是抗议,要争取鲲族人的利益,要得到更多的土地,尤其要维护鲲族人的尊严,要让范宁知道,鲲族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比日本劳工尊贵,官府必须要把日本劳工交给我们处置,如果这次酋长认输,鲲族人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伍干被打动了,他点了点头,“这件事我再和叔父商议一下,他毕竟是长老,如果他不反对,我就率领族人回原住地造屋定居!”
  
      伍干匆匆又来到叔父萨文的住处,萨文正坐在屋檐下乘凉,听完侄子的想法,萨文淡淡道:“我不同意和宋军开战,但也不同意忍气吞声,适当的利益还是应该争取,你是大宋皇帝封的鲲州大将军,拥有整个鲲州的利益,而不是小小半岛。”
  
      伍干大喜,“叔父也同意我对官府强硬吗?”
  
      “我原则上不反对,但我要知道你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带领一千名勇士去汉县城外伐木造屋,修建我们原来的部落定居点,如果范宁不让步,那我就会逐步把族人迁回原地,直到范宁最后屈服为止。”
  
      “这个办法不错,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我打算今晚就出发!”
  
      “今晚出发太急了,正好明天就是五天期限的截止日,你明晚出发,而且名正延顺,更有利于向范宁施压!”
  
      伍干点点头,“叔父的建议正合我心,我今明两天好好准备,明天出发,希望能得到叔父更多的帮助。”
  
      萨文摇摇头,“我已经老了,没有几年活头,我只想享受完最后几年,别的事情我都不想管了,你自己安排吧!”
  
      说完,萨文慢慢站起身,步履蹒跚地回屋去了。
  
      萨文回到屋中,他站在窗前望着伍干的背影远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立刻回头向儿子招招手,低声对他道:“你立刻去一趟唐县,找到蔡司士,告诉他.......”
  
      .........
  
      鲲族部落距离汉县约一百二十里,从部落前往汉县有两条路,一条路是穿过茂盛的森林,最终可以抵达汉县,另一路是走海路,划独木舟前往鲲北湾的汉县,由于是夜里出发,走森林比较危险,鲲族人一般都是走水路。
  
      部落驻地距离海边很近,伍干站在一块礁石上,手握一根长矛对一千名青壮族人喊道:“我的勇士们,今天我们要去讨一个说法,在宋人眼中,究竟是日本劳工重要,还是我们鲲族人的尊严重要,我们死了两个族人,他们的血绝不能白流!”
  
      一千鲲族男子热血沸腾,一起振臂高喊:“我们的血绝不能白流!”
  
      “出发!”
  
      伍干手一挥,千余名鲲族青壮男子拖着独木舟向大海中奔去。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