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百七十六章 姜是老的辣,大宋超级学霸第376章 姜是老的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姜是老的辣

第三百七十六章 姜是老的辣

    【老高先祝大家2019年元旦快乐,祝大家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范宁额头直冒冷汗,干笑两声道:“韩相公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中饱私囊?”
  
      韩琦冷笑着看了他两眼,范宁心中一阵发毛,暗暗嘀咕:这老爷子似乎有话要说?
  
      “你小子别装,有些事情你以为官家不知道?以为朝廷不知道?”
  
      “能不能提醒一下晚辈,具体是什么事情?”
  
      “就说采金这件事,你让朱家获得资格也就罢了,毕竟当时你还没有迎娶朱家女儿,但你那两个堂兄是怎么回事?”
  
      范宁一怔,他蓦地转身,顿时满脸怒色,“有人向朝廷告我黑状?”
  
      韩琦拍拍他肩膀,“官场险恶你不是不知道,你以为自己山高皇帝远,天子和朝廷管不到你,那你就错了,告诉你,有无数双眼睛在后面盯着你,你在鲲州的一举一动官家和朝廷都看得到。”
  
      范宁忽然想到狄青手下那个张尧佐安插的人,他心中默然,半晌,他淡淡道:“我的两个堂兄在鲲州淘金不假,但他们手续齐备,合理合法,是他们第一个发现鲲州的金田,我给他们探矿权也并非公权私用,朝廷鼓励私人探矿。”
  
      “话虽这样说,但他们毕竟是你的堂兄,在你的治下淘金,如果他们在琉球府采金,估计就没人关注他们,亏你还挂着监察御史头衔,这个最起码的道理你都不懂?”
  
      范宁沉默了,他当然明白这里面的文章,如果明仁明礼没有淘到金,那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可他们淘到黄金了,有了利益,有人就会弹劾他以权谋私,找各种理由来打击他,让他百口难述,最后就算没有事,但名声也坏了。
  
      “那有人弹劾了吗?”
  
      韩琦点点头,“监察院曾提出这个动议,御史中丞张去面见官家后,这件事便没有了消息,应该是官家替你压制住了,但你还是要当心啊!就算官家现在信任你,那以后呢?万一将来有人翻出这件事,你得考虑好怎么把这件事抹平。”
  
      “那韩相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韩琦微微笑道:“我给你两个建议,第一,这件事你继续做下去,第二,你要公开备案,让他们合理合法,比如向朝廷申请给他们发一个探矿奖,表彰他们率先在鲲州发现金矿,给朝廷做出贡献,索性把这件事捅开了,以后也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了。”
  
      “韩相公不建议我收回他们的采金权?”范宁不解地问道。
  
      韩琦见左右无人,便低声道:“帝王之心不是你我能理解,但纵观历史,王翦和萧何的典故你就明白了。”
  
      范宁默默点头,他明白了,王翦率四十万大军出征楚国,临行前问秦始皇嬴政要了无数土地房宅美人,萧何被天子刘邦所忌,便强占田宅,自毁名誉,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天子不怕你贪财好色,就怕你有不臣之心。
  
      自己远在鲲州,手握军政大权,天子赵祯一点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虽然自己的父母家人在大宋,但如果自己也有那么一点以权谋私的行为,赵祯反而会更加放心,水至清则无鱼,赵祯就怕自己不贪财不好色啊!
  
      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对了一步棋,想通这一点,范宁心中放松下来,他暗赞姜还是老的辣,虽然明仁和明礼现在采金是在朱家申请的矿田内,别人也无话可说,但去年呢?韩琦的建议无疑恰当到好处,向朝廷申请表彰他们去年探矿有功,发现了金矿,这就为以后别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埋下了预防。
  
      “韩相公对晚辈的厚爱,范宁铭记于心!”这是范宁第二次感激韩琦的帮助了。
  
      韩琦淡淡一笑,“最好你这几天就安排好表彰申请,连同其他报告一起,我顺便一并给你带回朝廷。”
  
      ..........
  
      韩琦在汉县只呆了一天,在范宁和汉县官员的陪同下视察了县城、码头、仓库,他重点放在考察移民的安置上。
  
      韩琦来到了金莲村,这里是离汉县最远的一个村,相距县城十五里,约三十余户人家,一行人沿着长长的田埂走过一望无际的麦田,来到被大树环绕的小村口,立刻有几条细犬冲出来,远远地冲着他们吠叫。
  
      韩琦笑着对范宁道:“绿水田庄远,犬吠有人家,这不就是大宋的乡村吗?”
  
      范宁也笑道:“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们自己都会忘记身在遥远的海外。”
  
      范宁的话引起众官员的共鸣,县令曹诗笑道:“知州说得对,如果不是看见大海,我们真会以为自己就在大宋。”
  
      韩琦点点头,“说明大家心系大宋,相信你们在海外的辛劳朝廷和大宋百姓都不会忘记。”
  
      众人走进村庄,韩琦见第一户人家院门开着,便笑道:“就去这户人家看看吧!”
  
      院子里,一名老者正在井边给马洗刷,忽然见走进了大群官员,他吓了一跳,“你们是......”
  
      他认出了曹诗,顿时又惊又喜,“原来是曹县令,小民失礼!”
  
      他上前要跪下磕头,曹诗连忙搀住他,笑着安慰道:“老丈不用多礼,我们只是来村里看看,没有别的事情。”
  
      他又给老人介绍了知州范宁和相公韩琦,老人眼睛一亮,对韩琦道:“我就看着眼熟,果然是韩相公!”
  
      韩琦笑问道:“老丈贵姓,怎么会认识我?”
  
      “我是延安府人,叫做张老吉,当年韩相公在陕西防御西夏,我还和儿子运粮去边塞,韩相公还夸过我们舍己为国,韩相公可能忘记了。”
  
      韩琦确实已经忘记了,不过当年他在陕西和范仲淹主持防御西夏,这个老者应该见过自己,他笑道:“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老丈,老丈怎么会来鲲州?”
  
      老者叹口气,“前几年延安府连续大旱,粮食减产三成,还要交税交租,实在熬不下去了,今年年初一家五口人便去京城乞食,正好遇到朝廷招募去鲲州的移民,听说每户给两顷土地,我们就了报名,开春后便坐船来到鲲州,现在看来,当时的选择真是明智啊!”
  
      韩琦很清楚陕西路发生大旱,他还去赈灾,那情形实在惨烈,不知多少人背井离乡。
  
      韩琦不想再提这件事,便拍拍矮种马笑问道:“这是老丈家的马匹?”
  
      范宁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日本马,我们出兵出羽国,缴获了几千匹这种矮马,对军队作用不大,便给每家每户都分了一匹,给百姓们代步,结果家家户户都当宝贝一样养着。”
  
      “我在唐县街头也看到了很多,开始我还以为是毛驴,后来才发现是马,范知州,这马你得送我一匹,我带回去给孙子骑着玩。”
  
      范宁连忙道:“没问题,官府还有几百匹,相公一起带回去。”
  
      这时,老者搬出几张小凳子,请众人在院子里坐下乘凉,院子里搭了一架棚子,上面挂满了葫芦,坐在葫芦下面,也颇为凉爽。
  
      这时,村里的百姓都闻讯过来,挤满了院门,韩琦拱手对众人笑道:“老夫韩琦,奉天子旨意前来慰问远赴鲲州的官员和百姓,各位都进来吧!”
  
      很快进来了二三十人,站满了院子,几名老者也坐了下来。
  
      韩琦坐下,这才打量一下房宅,虽然院墙是用泥土夯成,但房子却是砖瓦房,至少有五间,院子也有半亩大,显得很宽敞。
  
      韩琦笑道:“不错嘛!家家户户都是砖瓦房,比京城都还好,京城郊外大部分都是泥土茅草房,要是知道你们这里的条件,肯定家家都哭着喊着要来!”
  
      众人都笑了起来,张老吉道:“这里虽然远离大宋,但确实比家乡好上千万倍,只要勤快一点,基本家家都很富裕。”
  
      张老吉生怕韩琦不相信,跑进屋端了几个碗出来,“韩相公请看,这是我家中午吃剩的菜,有烧鹿肉、蒸海鱼、还有鱼酱,蔬菜都是自己种的,粮食更是吃不完,以前我租种土地的东家也没有这么好的条件。”
  
      韩琦点点头笑道:“看得出来,大家都过得不错,气色都很好,大家都说说,这里哪里比较家乡好?”
  
      张老吉道:“我先是,我感觉最好的是这里不用担心旱灾涝灾,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只要辛苦一点,年年都能粮食丰收!”
  
      “那其他人呢?”韩琦又问道。
  
      “在这里不用交税赋,没有负担!”
  
      “这里住砖瓦房,比家乡的黑屋子好多了。”
  
      “我在家乡娶不上娘子,在这里娶了个日本小娘子,明年就要养儿子了”一个憨厚的壮汉挠挠头道。
  
      “哟!还娶了个日本小娘子。”
  
      韩琦打趣他道:“那陪娘子回娘家就不方便了嘛!”
  
      院子里顿时爆发出一阵会心的大笑。
  
      --上拉加载下一章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