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以开口,大宋超级学霸第382章 难以开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以开口

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以开口

    这两年范家发生了很多事情,第一件大事便是范仲淹病逝,去年冬天感恙后一直病体沉重,赵祯派御医赶去平江府调治了几个月,还是没有支撑住,去年五月在家乡病逝,后事办得十分隆重,天子赵祯亲书‘褒贤之碑’,赠兵部尚书,谥号文正,追封楚国公。
  
      其次便是父亲的小妾彩香在前年秋天产下一子,由祖父取名为范明孝,范家这一脉有了明仁、明礼,加上四叔的儿子叫做范明义,现在礼仪仁孝都全了。
  
      明礼的儿子是范家第三代的第一个男丁,明礼给儿子起个乳名叫做鲲儿,因为他生在鲲州的缘故。
  
      走了数十步,范宁便来到了奇石馆,奇石馆和两年前的变化不大,奇石馆不是酒楼、客栈之类消费型店铺,不需要开同城分店,一般都是买矿,然后在矿产地开一家分店,范家的奇石馆除了京城总店外,另外在平江府吴县、宿州零璧县、福州闽县、邓州南阳县等地开了四座分店,分别对应太湖石、灵璧石、寿山石、田黄石以及南阳玉石,这四家店主要以收购为主,真正的销售集中在京城。
  
      经过范铁戈近八年的苦心经营,石珍奇石馆已经成为京城第一大牌子,京城的权贵富商、名人雅士但凡要买赏玩奇石,都会首先想到石珍奇石馆。
  
      范宁走进店铺,一眼便看见正在给客人介绍寿山石的二叔范铁戈,范铁戈基本上两年前没有什么变化,依旧胖得像大冬瓜一样。
  
      感觉有人进店,范铁戈本能地目光一扫,发现竟然是范宁,他顿时又惊又喜,连忙让伙计继续接待客人,他满脸堆笑迎上来,“阿宁,什么时候回来的?”
  
      “二叔,我刚下船。”
  
      “走!我们里面去坐。”
  
      范铁戈拉着范宁便向里面去了,范宁发现里面居然多了几座院子,面积大了很多,他不由愣了一下。
  
      范铁戈得意洋洋道:“后面两户人家的房子都被买下来了,一共五亩地,一共花了一万两千贯钱,两千四百贯一亩,便宜吧!”
  
      范宁很惊讶,自己在外城买的宅子便宜也就罢了,可这里是大相国寺啊!这么好的地段才两千四百贯一亩,简直太便宜了。
  
      “二叔,怎么回事?”
  
      范铁戈笑了笑,“这两户人家是普通百姓,房子都是不值钱的泥草房,又是在深巷里面,进出很不方便,所以价格上不去,但我们买下来就不一样了,拆除重建后变成了仓库和宿舍,我和你二婶都搬过来了,晚上看店也方便。”
  
      范铁戈几年前用两个儿子赚的钱,给他们二人在内城各买一座内城的小宅,去年奇石馆第一次分红,累计八万贯的利润,他拿到了一万五千贯钱的分红。
  
      他便通过朱元丰的关系在外城买了一座占地五亩的宅子。
  
      虽然在京城有三处宅子了,但距离奇石馆都比较远,来回跑比较辛苦,把奇石馆后面的民房买下来后,他便直接住在这里了。
  
      范宁有些意外,“二婶也在这里?”
  
      “在!这时候估计在做饭呢。”
  
      范铁戈又奇怪地向后看了一眼,“那两个臭小子没和你一起回来?”
  
      “明礼暂时还在鲲州,他舍不得丢下那边,还要再呆一段时间,倒是明礼和我一起回来了,他去了平江府。”
  
      “那他有没有带琥珀木回来?”范铁戈紧张地追问道。
  
      范宁见二叔似乎并不在意明礼留在鲲州,心中松了口气,便笑道:“他带来了两千根琥珀木,过两天随官船一起送来,朱家、曹家和高家也带了不少琥珀木,现在琥珀木很火爆吗?”
  
      范铁戈点点头,“现在权贵豪门很流行用琥珀木做家具,如果家里有老人的话,他们还要用琥珀木治寿材,一副寿材至少要七八根琥珀木,我们店上月就断货了,订购单子接了一百多份,就没有材料,我急得团团转。”
  
      “那再等三四天就有了,两千根若不够的话,我再从朱家那里匀两三千根过来,问题不大。”
  
      “当然是越多越好,你能拿多少,我就吃多少。”
  
      这时,二婶余氏端着茶走了进来,“阿宁,我家二个没跟你一起回来?”
  
      “二婶,明礼要过段时间,明仁倒是回来了,去平江府了。”
  
      “那明仁还回去吗?”
  
      二婶明显问得多,也问得详细,范宁摇摇头,“他不回鲲州了,准备去泉州开商行。”
  
      “又去泉州做什么?”
  
      二婶有点不满,“来京城不好吗?机会更多。”
  
      范铁戈笑道:“你就不懂了,泉州是大宋第一海港,商机极多,财源滚滚,我才不要他们回京城,一回来就要去投机盐茶引,那玩意儿会害死他们的。”
  
      “你这个老姜头知道什么?两个儿子都二十三岁了,他们要不要娶妻生子,给你传宗接代?”
  
      范宁心中叹口气,只得道:“二叔和二婶先别争了,有件大事我要告诉你们。”
  
      “什么事?”范铁戈和妻子异口同声问道。
  
      “是关于明礼......”
  
      还是女人敏感,二婶余氏立刻接口道:“该不会是明礼瞒着我们在鲲州娶妻了吧?”
  
      范宁苦笑一声,二婶反应怎么如此之快,他连忙道:“不是娶妻,是明礼在鲲州纳了一房妾。”
  
      余氏松了口气,纳妾问题不大,不是娶妻就行,那两个孩子二十三岁了,身旁估计也少不了女人,与其在外面胡来,不如找个稳定的女人更好一点。
  
      范铁戈却眉头一皱,“他们两个有资格纳妾吗?”
  
      “可以呢!他们都有飞骑尉的勋官,鲲州官府表彰他们率先发现金田,向朝廷申请的。”
  
      余氏急道:“你这个死老头子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做什么?阿宁,对方是什么出身。”
  
      “二婶,对方是清白人家,不过.....是日本女子,才十七岁。”
  
      范宁先不敢提孩子的事情,必须等他们接受了日本小妾后再慢慢说要点。
  
      “日本女子!”
  
      余氏眉头一皱,她心中有点不太愿意,异国女子能相处好吗?
  
      范宁连忙解释道:“对方汉语说得很好,根本就看不出是日本女子,而且长得很好,很贤惠,生活习惯也和我们一样,再说,如果明礼要娶鲲州移民女子的话,按照规定,他就不能回大宋了。”
  
      余氏笑道:“我不是有偏见,只是担心各方面不习惯,如果像阿雅那样的小娘子,我就喜欢。”
  
      范宁翻了个白眼,二婶不会是看上阿雅了吧!
  
      范宁笑了笑道:“二婶可能不知道,其实阿雅也是个日本小娘子。”
  
      余氏很吃惊,“不会吧!阿雅会是日本小娘子?我看她怎么也不像啊!”
  
      “我不是给二婶说了吗?外表是分不出来,明礼娶的日本小娘子语言相通,生活习惯也一样,而且还贤惠柔顺,还能生儿子,这不是很好的媳妇吗?”
  
      “等一等!”
  
      范铁戈极为精明,一下子听出了范宁话中暗示,他追问道:“什么叫还能生儿子,莫非........”
  
      余氏也反应过来,目光炯炯地盯着范宁,“阿宁,是什么意思?”
  
      范宁被老两口犀利的目光盯得心头发慌,干笑一声道:“我正要说的,恭喜二老,喜得贵孙!”
  
      “什么!”
  
      两人同时大叫一声,不过语气却大不相同,范铁戈是怒不可遏的语气,余氏却是惊喜交加。
  
      范宁无奈道:“二叔,母子二人我都带回来了,跟朱佩一起呢!你们要不要见一见。”
  
      “不见!”
  
      范铁戈一口回绝,余氏却跳起脚骂道:“你这个死老头子,我们有孙子了,你还摆什么架子,那不是你儿子生的?你不要我要。”
  
      范铁戈心里明白,一定是先生了儿子,才补纳的妾,让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这种事情再一次在儿子身上发生,让他怎么能不恼火。
  
      余氏却不管,她盼孙子盼了多少年,终于盼到了,只要是自己儿子下的种,至于对方是不是日本女子,她才不会在意。
  
      她心急如焚,拉着范宁便道:“阿宁,快带二婶去看看孙子。”
  
      范宁有点为难地望着二叔,余氏眉头一竖,瞪着丈夫骂道:“死老头子,你到底去不去看孙子?”
  
      范铁戈哼了一声,“去就去,先丑话说在前面,如果长得不像我们范家的人,我可不认这个孙子。”
  
      余氏不屑撇撇嘴,“要是孙子长一张像你那样的汤圆脸,我也宁可不要。”
  
      老两口一边拌嘴,一边跟着范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