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三百八十五章 泉州吕惠卿,大宋超级学霸第385章 泉州吕惠卿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泉州吕惠卿

第三百八十五章 泉州吕惠卿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宋超级学霸最新章节!
  
  “来!我们坐下。”
  
  曾布一如既往地热情招呼范宁坐下,又招手让酒保再上一壶酒,加几个菜。
  
  范宁笑了笑道:“我今天上午已经不是范知州了。”
  
  曾布瞪大了眼睛,“贤弟今天卸职了?”
  
  范宁点点头,“今天上午在吏部卸职,新职还不知道,算了,不说这个,去年科举很热闹啊!”范宁换了话题笑道。
  
  嘉佑二年的科举堪称科举史上最辉煌的一届,无数大宋名人在这一届科举脱颖而出,苏轼、苏辙、曾巩、曾布、王补之、章淳、章衡、吕惠卿、邓绾、王韶、林希、张载、程颢、王回、王向等等。
  
  无论文坛巨擎、改革悍将还是理论大家,都在这一届科举中考中进士,主考官欧阳修的名声也在去年达到顶点。
  
  吕惠卿苦笑一声道:“考中进士又能怎样,没有人脉关系,还得去坐冷板凳,”
  
  曾布也叹口气,“我得恩师推荐,出任宣州司户参军,虽然只是从九品,但好歹还有点实权,管一州户籍,吕兄比我苦命,出任真州推官,完全就是个虚职,整天无所事事,荒废青春。”
  
  范宁点点头,他自己就深有体会,考中进士,若没有关系门路,基本上都是坐冷板凳,他那一届数百名进士,已经快八年了,到现在还有人在坐冷板凳候补,转正遥遥无期。
  
  曾氏兄弟因为得到欧阳修的推荐,一个出任宣州司户参军,一个出任太平州司法参军,都算有点实权,而吕惠卿出身泉州小户,没有门路,所以得一个真州推官的从九品虚职。
  
  推官在唐朝是负责主管刑狱,但宋朝主管刑狱的是提点刑狱司,就算涉及地方审案之类,也是由州司法和县令来管理。
  
  而推官要么就是节度使推官,要么就是团练使推官,本身节度使、团练使都是虚职,它们的下属更是虚职,只能等待机会转正为京官,或者有人情关系获得实权官。
  
  这时,酒保把酒菜送上来,曾布抢着给范宁斟满一杯酒,厚着脸皮笑道:“你位高权重,得帮帮我们这些晚辈,我叫你兄长都可以!”
  
  范宁迅速瞥了一眼吕惠卿,见他神情平静,目光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范宁不由暗暗佩服他的城府。
  
  他端起酒杯淡淡笑道:“我自己都还没有着落,怎么帮你们,要不然推荐你们去鲸州?”
  
  曾布苦笑一声,“两年前朝廷就停止派官员去海外了,据说已经人满为患,我们没赶上时候,运气不佳啊!”
  
  范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着摇摇头道:“鲲州确实官员太多了,实际只需要十六名官员,结果跑来了五十余人,都是走各种关系塞进来,都是冲着四年后能转京官这一条而来,结果连县衙里的文吏都是进士充任,也算是大宋官场的一大奇观。”
  
  曾布也知道自己有点唐突,便不再提帮助之事,又闲扯这两年的一些京城趣闻。
  
  这时,范宁沉吟一下问道:“今天我在吏部好像听到欧阳前辈犯了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曾布顿时脸色一变,恶狠狠盯着桌子道:“贤弟不要和我提这件事,我给人说过的,谁提这这件事我就跟谁急!”
  
  范宁愕然,半晌道:“我昨天下午才返京,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有怪贤弟的意思。”
  
  曾布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铁青着脸怒骂道:“一群卑劣无耻的小人中伤我恩师,我只恨自己不能提三尺剑,将这些狗贼全杀了!”
  
  他又一连喝三杯酒,旁边吕惠卿连忙劝他,“贤弟,你酒喝得太多了,别再喝了。”
  
  “我没事,让我再喝几杯。”曾布心情郁闷,又喝了几杯酒,很快便倒在酒桌了。
  
  范宁心中不太舒服,便把酒保招来,问道:“这桌酒我来结帐!”
  
  吕惠卿连忙摆手,“这是我们请客,不用使君破费!”
  
  范宁笑道:“不用客气,还是我来吧!”
  
  酒保道:“酒菜一共两百七十文!”
  
  范宁摸出三颗银角子递给他,“剩下的赏给你了!”
  
  “多谢官爷赏赐!”
  
  范宁起身对吕惠卿笑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范宁抱拳拱拱手,转身便走了,吕惠卿望着范宁远去,不由低低叹了口气。
  
  范宁当官已经快八年,从太学督学到鲲州知州、海外经略副使,执掌鲲州的军政大权,就算对日本朝廷也一样威压,四年的主政生涯,使他无形中养成了一种难以言述的上位者心态。
  
  而曾布就像一个大男孩,虽然考中进士,依旧不谙世事,口口声声叫他贤弟,要知道连李大寿和苏亮那么好的关系,在公开场合都不能叫他师兄,都得恭恭敬敬叫他知州。
  
  这个曾布却在酒楼里一口一个贤弟,最后还和他当场翻脸,让范宁心中怎么舒服得起来。
  
  范宁走出酒楼,虽然还没有吃饱,却也不想在外面多呆了,他站在街头看了看,只见一辆牛车缓缓驶来,范宁便招了招手,牛车在他面前停下。
  
  范宁见牛车里正好没人,便对车夫道:“去惠和坊,这车我包了,不要再上人。”
  
  “官人,全包的话要五十文钱。”
  
  “没问题。”
  
  范宁钻进牛车,挥挥手,“走吧!”
  
  “好咧!”
  
  车夫一挥长鞭,牛车缓缓启动,刚走了十几步,只听有人喊道:“范知州请留步!”
  
  范宁拉开后面的车帘,见是吕惠卿追来,范宁连忙喊道:“停车!”
  
  牛车停了下来,吕惠卿气喘吁吁跑上来,范宁一招手,“上来说话!”
  
  吕惠卿钻进牛车,在范宁对面坐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曾布呢?”范宁笑问道。
  
  “他的小厮扶他回去了。”
  
  吕惠卿抱拳道:“我代曾贤弟向使君道歉,他这两天心情不好,说话不知轻重,请使君见谅!”
  
  范宁淡淡一笑,“他一向就是这样,我不会在意,不过欧阳前辈出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吕惠卿苦笑一声道:“确实有点难以启口,他卷入了一件很不堪的风流事件,这件事,整个京城都传开了。”
  
  范宁眉头一皱,便道:“既然不堪,就不要说了。”
  
  “多谢使君理解。”
  
  停一下,吕惠卿便鼓足勇气问道:“刚才使君说,可以推荐去鲸州,是开玩笑吗?”
  
  范宁顿时哑然失笑,原来吕惠卿是在打这个主意,他歉然道:“鲸州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驻扎了一营士兵,就算我推荐,朝廷也不会受理,或许将来会成立官府,但最近几年肯定不行。”
  
  吕惠卿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这样啊!”
  
  范宁看了他一眼又道:“不过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去找韩相公,看看他能否给你一个机会。”
  
  吕惠卿大喜,连忙起身行礼,却忘记了这是在牛车上,‘砰!’一声巨响,头重重地撞到车棚上,范宁呵呵大笑,摆了摆手道:“不必客气,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但能不能打动韩相公还得靠你自己。”
  
  ........
  
  范宁回宅写了一封推荐信,递给吕惠卿,吕惠卿再三感谢,他又递给范宁一张报纸,“这是今天的《小报》,使君关心的事情,报纸上都有。”
  
  范宁接过报纸笑道:“多谢费心了!”
  
  “卑职告辞!”
  
  吕惠卿躬身再行一礼,转身走了。
  
  范宁走回府门,细细查看手中的《小报》。
  
  宋朝不禁民言,加上印刷业发达,报纸便孕育而生,东京最有影响的报纸有两份,一份是《朝报》,比较严肃,分析国家大事,解读朝廷方略,评点官员升迁。
  
  而另一份《小报》则是娱乐时尚报纸,专挖各种吸引眼球的消息,这两份报纸都是日报,民间出版发行,尤其《小报》发行量很大,遍及整个开封府,每天发行量都有二十几万份之多。
  
  范宁手上的报纸正是今天的《小报》,一般都是中午左右出来,因为半夜要雕版并印刷,所以刊登的都是昨天发生的新闻。
  
  报纸大小和后世一张报纸差不多,前后四面印刷,其中一面是各种各样的广告,比如‘曹婆婆隆重推出美味蟹肉饼’、‘张古老胭脂特价’、‘黄尖嘴茶馆开业酬宾’等等。
  
  范宁惊讶地发现《小报》的头版头条居然是关于自己的新闻,‘四年苦心经营,打造海外鲲州,知州范宁荣耀卸任归国,并携来天价财富。’
  
  当然,吸引人眼珠的噱头是最后的‘天价财富’,上面的内容居然还很真实,白银三十万斤,黄金五十万两,四十万斤硫磺,十七万根琥珀木,以及百万石小麦。
  
  范宁着实佩服,这是自己昨天给度支员外郎范祥的清单,《小报》就在第一时间掌握了准确消息,恐怕相公们都还不知道。
  
  但现在范宁没有心思细看自己的消息,他迅速翻到第二版,第二版下方有一行黑字:“柳外轻雷池上雨,再论文坛领袖扒灰”。
  
  范宁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欧阳修罪名居然是‘扒灰!’
  
  =====
  
  【欧阳修和儿媳有染的罪名应该是十年后才发生,老高因为剧情需要,把这件事提前了十年,当然,这件事是政治斗争的手段,主要是欧阳修有前科,所以这件事当时闹得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