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四百零二章 府宅扩大,大宋超级学霸第402章 府宅扩大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零二章 府宅扩大

第四百零二章 府宅扩大

    范宁从竹林里走了出来,笑眯眯道:“我昨晚就说,最喜欢你这句话,有好消息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朱佩俏脸一红,却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她轻轻掐了范宁胳膊一下,又兴奋道:“刚才管家婆告诉我,隔壁的府宅打算出售了!”
  
      这个消息让范宁心中大喜,他这座宅子的布局好看是好看,但并不实用,主要是上楼下楼让人很不方便,而且后宅太小,就算父母来,住在这里都很不方便,更不用说亲戚朋友,只能住在芙蓉巷那边,时间长了也会让人诟病。
  
      他早就想把隔壁买下来,隔壁是吴驸马宅,但也不是主宅,基本上空关着,而且占地十亩,比自己的宅子还要大两亩,如果能买下来,那翠云楼就可以直接变为内宅了。
  
      这个消息确实让人心情一振,范宁连忙问道:“消息从哪里传来的?”
  
      “今天他们管家来了,管家特地来传个消息,如果我们有意买下来,可以优先卖给我们。”
  
      “那怎么联系,有没有说?”
  
      “他们大管家还在,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
  
      范宁点点头,欣然道:“看看去!”
  
      夫妻二人带着剑梅子,来到了隔壁大门前,门虚掩着,范宁推开门,和他们府中一样,迎面是一堵照壁,不过看起来比较普通,只刻了‘饮水思源’四个大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估计是有感激皇恩的成分,驸马的宅子嘛!
  
      “有人在吗?”范宁高声问道。
  
      只片刻,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从照壁后面绕了出来,看装束,应该是管家。
  
      “原来是范知院,快快请进!”
  
      吴家的消息够快,自己才上任几天,他们便喊得顺口了,范宁笑着点点头,“听说这边府宅有意出售,所以我们特来看看。”
  
      “不客气,我家主人说了,只要范知院看得上,价格好商量。”
  
      “那就麻烦大院了。”
  
      范宁走进大门,朱佩则挽着丈夫的胳膊,两人绕过照壁向中庭走去。
  
      吴驸马的府宅和范宁的府宅恰恰相反,是标准的三进加偏院结构,空地很少,房舍众多,基本上没有两层的楼房。
  
      中庭有一株老杏树,至少已有百年历史,树干粗壮,体态沧桑,杏树上缀满了金黄色的杏果,屋角种满一簇翠竹,另一边屋角则放着一块太湖石。
  
      范宁走上前拍了拍太湖石,心中顿时有些失望,一看便知道是人造太湖石,斧凿的痕迹还依稀可见。
  
      范宁心中暗暗摇头,如果这座宅子买下来,那座青珊瑚倒可以矗立在这里。
  
      “夫君,我们去内宅看看吧!”
  
      范宁笑了笑,带着朱佩向内宅走去。
  
      吴府的内宅也没有什么特色,只有三个院子,占地约三亩,每座院子里都有一处小小的景观庭院,整个房子约七成新,需要稍加修葺。
  
      “好像这里一直没有人住?”范宁回头问管家道。
  
      “十年前我们大衙内住在这里,后来他们自己买了宅子,便搬去内城了,这里就一直空关。”
  
      范宁点点头,“麻烦大院回去给你们老爷说一声,这座宅子我决定买下来,让他报个价格,没有异议我们就成交。”
  
      “好!我回去就告诉老爷。”
  
      范宁带着朱佩离开了吴府,朱佩问道:“夫君看中这房宅了?”
  
      范宁哑然失笑,“我哪里是看中这房宅,我是看中这块地了,回头找个造房大师,让他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把这两座府宅合在一起?”
  
      “现在别找,得把钱付了,房子属于咱们以后,再好好折腾。”
  
      朱佩又问道:“夫君觉得这座房宅值多少钱?”
  
      “我估计不会高于两万贯。”
  
      “不会吧!我听说这两年房宅涨价很快,尤其这种大宅子,至少都五万贯以上。”
  
      “那是内城的价格,咱们这里是外城,再说,人家都称呼我范知院了,你觉得吴家还会卖高价?”
  
      “你是说,吴家是给我们人情?”
  
      “多少有一点,当然,估计他们本身也需要用钱,卖给别人也是卖,卖给我们还得个人情,我们也不占吴家便宜,市价多少,我们就付多少。”
  
      两人刚走回到自己府门处,管家婆便迎上来道:“官人,有一个姓李的官员来找,说是你的下属。”
  
      范宁立刻想到了李唯臻,他点点头,又吩咐管家婆道:“你去看看,今天的《朝报》和《小报》各买一份回来。”
  
      “我这就去!”
  
      范宁走进了府内,穿过树林,果然看见了李唯臻,他正站在翠云峰前欣赏这块京城第一名石。
  
      范宁走上前笑道:“李谏司今天怎么不在家休息?”
  
      李唯臻苦笑一声,“原本是在家休息,但刚刚得到一个消息,赶来通知知院。”
  
      李唯臻压低声音道:“薛宗孺死了!”
  
      范宁一怔,“是怎么回事?”
  
      “昨晚在监狱里自缢而亡,大理寺给出的结论是畏罪自尽。”
  
      范宁眉头皱成一团,又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李唯臻冷笑一声道:“薛宗孺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贪生怕死之徒,他才不会自杀,再说这又不是什么大罪,流放几年就回来了,如果欧阳修给他说说情,说不定流放都不用,我不相信他是自杀,而且听说他昨天审问时招出了贾昌朝和张尧佐。”
  
      范宁心里明白,薛宗孺应该是被灭口,估计天子也不会再追究,这个案子就这样结束了。
  
      “《小报》那边有消息吗?”范宁又问道。
  
      李唯臻点点头,“《小报》听说是认罚一万贯,但坚决不道歉,可以理解,钱家怎么可能给欧阳修道歉。”
  
      这个结果在范宁的意料之中,《小报》这些天拼命黑欧阳修,倒不是因为钱家支持琅琊王,而是钱家和欧阳修有仇,欧阳修在编撰五代史时,评价吴越钱氏实施严刑峻法,残暴虐民,引起钱家的极大不满,认为欧阳修是捏造事实,歪曲历史。
  
      《十国春秋》中甚至有这么一个记录,欧阳修曾十分喜爱一名妓女,但这名妓女却被钱惟演霸占,使欧阳修对钱氏深恨之。
  
      其实欧阳修得罪的人还不少,他推行文学改革,得罪了一大批保守文人,这些保守文人的弟子都是因为欧阳修主考几次科举而名落孙山,断人仕途,欧阳修怎么能不遭人恨。
  
      甚至连包拯和他的关系也很糟糕,欧阳修一直抨击包拯胸无才学,只靠沽名钓誉来升官,虽然包拯和他都支持赵忠实,但两人关系却很冷淡。
  
      这就是这次欧阳修被御史薛宗孺诬陷,御史中丞包拯却冷眼旁观的主要原因。
  
      所以以钱家的傲气,他们怎么可能向欧阳修道歉。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们已经问心无愧,这件案子就算结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整理一下别的案子。”
  
      “那卑职告辞!”
  
      李唯臻行一礼便匆匆走了。
  
      不多时,管家婆拿着两份报纸走进中庭,把报纸递给范宁,“这是今天刚出的报纸,请官人过目!”
  
      “多谢了!”
  
      范宁接过报纸便向内宅走去,他先打开的是《朝报》,朝报比较严肃正统,一般会报道昨天发生的重大朝廷政务。
  
      头版头条的新闻是吏部左侍郎柳云被贬,这确实是一件大事,但报纸上却没有详谈被贬黜的原因,这里面没有提到欧阳修,甚至没有提到薛宗孺。
  
      范宁找了半天,只在第二版最下面的一条新闻上找到了薛宗孺被下狱问罪的消息,里面只是提到薛宗孺渎职,弹劾欧阳修不实,被大理寺下狱问罪。
  
      终于提到了欧阳修,只是在很小的一个地方提到,但弹劾欧阳修具体什么内容却没有说。
  
      范宁心中有了一种不祥之感,连比较正统的《朝报》都用一种含糊其词的手法替欧阳修正名,那么《小报》还能指望吗?
  
      范宁又打开了《小报》,果然,今天的《小报》已经不再提及欧阳修了,而是在谈论东京十大名妓,但找遍了报纸的任何版面,都没有一丝关于欧阳修平反的消息。
  
      由此钱家对欧阳修平反一事是多么的不甘心,天子要求他们必须给欧阳修正名,但并没有说让他们在哪份报纸正名,所以他们选择了读者较少的《朝报》,用一种含糊且隐蔽的手法替欧阳修正名了。
  
      但道歉绝对没有,他们选择了认罚一万贯钱。
  
      “夫君在叹息什么?”朱佩在一旁问道。
  
      “我在叹息舆论操纵之厉害。”
  
      范宁摇摇头又妻子道:“我们下午去一趟三祖父府上吧!”
  
      “去找他做什么?”朱佩不解地问道。
  
      “我想找他聊聊,看看他能否办一份报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