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四百一十章 潼关税吏,大宋超级学霸第410章 潼关税吏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一十章 潼关税吏

第四百一十章 潼关税吏

    从京城去延安府路途遥远,范宁还是第一次前往京城以西,一行十三人骑马而行,除了左谏议大夫范宁外,还有两名经验丰富谏官一同西行,另外还有十名士兵为护卫,一路穿州过府,过了洛阳三天后,他们准备从潼关进入京兆府。狂沙文学网
  
      潼关是关中东大门,自古便是战略要塞,天下九大雄关之一,不过在宋朝,潼关远离战场,已渐渐沦落为税关,五百名士兵在这里镇守,另外还有一座税所,无论进出关中的货物,都要在这里征缴商税。
  
      范宁是中午时分抵达潼关,狭窄的城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一半以上都是商队,用骡马驮着厚重的货物。
  
      队伍有两列,一列是商队入关,比较复杂,要核对税票,征税者到另一边进行清点货物,进展非常缓慢,而另一列是非商队进关,则比较快捷,基本上维护着宋朝自由的风气,不需要出示什么份证件,直接可以过关,不过带有大件行李,则要进行搜查,防止商人将货物伪装成行李混过关去。
  
      这时,货物关口忽然传来一阵吵嚷声,一名商人气急败坏大吼,“我已经在函谷关缴过税了,为什么还要加税,我这些货物都是普通药材,哪有那么昂贵?”
  
      “你少废话,你这个牛角粉怎么可能才五百文一斤,京兆府至少三贯钱一斤,还有虎骨也报得太便宜,你一定是贿赂了税官,我们这里可不行!”
  
      “放!你家的牛角粉才卖三贯钱一斤,我在邓州收牛角粉就只要三百文一斤,虎骨也分生虎骨和熟虎骨,我这是熟虎骨,泡过酒的,怎么可能价值要那么高。”
  
      “我不跟你废话了,赶紧交税,你不交税就扣货物,要不就回去,不要进关中。”
  
      为首士兵刚要上前去打招呼,范宁却拉住了他,“不急,再稍等片刻!”
  
      旁边一名老者叹道:“听口音是洛阳那边人,这次惨了,不仅要补税,还要重罚!”
  
      范宁不解地问道:“老丈,为什么洛阳那边就要罚?”
  
      “小伙子,现在税关都是私人包下来的,每年给上面固定交多少税,然后剩下的就是他们的收入,本地人就稍好一点,一旦发现是外地口音,肯定要补税,态度不好还要重罚。”
  
      这时,一名税吏大喊,“竟敢偷税漏税,按货值的三倍重罚!”
  
      几名商人急着要论理,却冲上来几名士兵,不由分说将他们推攘进一间屋子。
  
      范宁有点恼火了,给一名谏官使个眼色,谏官会意,立刻上前道:“我们是朝廷过来的监察御史,发生什么事了?”
  
      谏官们都有御史头衔,御史头衔,尤其是监察御史头衔对地方官府极有威慑力,相反,谏官的份在地方上的待遇就稍微差一点。
  
      几名税吏吼得正凶狠,忽然听说监察御史到来,他们顿时懵了,这也难怪,范宁和两名谏官都穿着便服,十名士兵也没有穿军服,看起来就像有钱人家子弟过关一样,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是监察御史。
  
      “胡说吧!你们怎么可能是御史?”为首税吏不甘心地叫喊道。
  
      谏官大怒,取出监察御史银牌举起,恨恨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银牌上刻着‘监察御史’四个大字,几名税吏立刻不敢嚣张了,都低下头,这时,潼关税所的头子闻讯奔了过来,连声喊道:“误会!误会!”
  
      他上前行礼,“各位御史辛苦了,请进关休息!”
  
      杨谏官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两句,税官头子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站在远处的范宁,他连忙跑上前,长施礼,“下官稽税使毛求远参见范知院!”
  
      稽税使连官都不是,只是一个税吏,范宁一句话就能将他免职,他怎么能不害怕。
  
      范宁倒也没有为难他,淡淡道:“我们只是路过潼关,好像你们那边缴税有点分歧,你赶紧去处理好。”
  
      毛求远心知肚明,连忙跑进房间,不多时,几名商人被放了出来,税吏也没有补征他们的税,直接放行了。
  
      毛新远又跑来请罪,范宁摆摆手,“征税要有依据,别人已经征了税,你们还要再补征,这就不对了,我记得朝廷早就有规定,货物有地域差价,按照货源地价值征税,我不希望再有人投诉你们胡乱征税!”
  
      “卑职不敢!”
  
      范宁又对几人道:“我们走吧!”
  
      一行人翻上马,穿过潼关后继续西行,潼关一阵议论纷纷,都知道朝廷高官到了,几名税吏都擦一把冷汗,暗暗庆幸自己侥幸逃脱一劫。
  
      接下来的几个月潼关税务所倒不敢违规了,不过半年后,潼关税所又故态重犯,继续在利益上刻薄商人。
  
      离开潼关,谏官杨勤英恨恨道:“知院没有罢免这些狗官,真是便宜他们了!”
  
      范宁摇摇头,“这不是他们的责任,这是上面监察失职以及纵容的结果,责任在陕西路转运司,谁给他们权力把税所承包出去?我如果再遇到类似的况,就直接弹劾陕西路转运使蒋。”
  
      “知院,我们去京兆城吗?”另一名谏官问道。
  
      范宁摇摇头,“不去京兆城,直接去延安府!”
  
      众人不再西行,而走了北上的道路,沿洛水向同州方向而去,走洛川道北上延安府,他们至少还要走七八天才能到延安府。
  
      .........
  
      朱佩已经搬到了父母家里,她几乎每天都要自己府上看看施工进度,范宁的府上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工地,工匠们用木围子将翠云楼包起来,主要是保护它不被施工损坏,翠云楼当然房门关闭,外面的翠云峰也通过蔡河运去了朱元丰府上。
  
      两片树林都已消失,百余名工人正在担泥挖土,将一车车泥土堆积到北面的空地上,原先下人住的院子已经拆除,变成一片空地,这里将要修建一座山丘,地基则用青石堆砌,包括翠云楼周围一圈也重新用大青石巩固地基和水岸,防止地基坍塌。
  
      各种石料都已运到府中,原来的照壁已搬去隔壁,大门也已拆除,被围墙封死,进料主要走水运,连石拱桥也是外面买来的老桥,只要重新搭建就可以了,颇有古意。
  
      内宅也被围墙包围起来,等最后拆除围墙,挖掘河道,引水入湖后,主体便基本上结束了,按照计划,范宁府上改造三个月,然后隔壁府修缮再用三个月,最后才大功告成。
  
      谢九龄正在给朱佩指点图纸上的安排,“启禀夫人,两座府的后宅将连为一体,我打算把原来的院墙拆除,做开放式的后宅。
  
      隔壁宅子下人房安排在前院,中间是中庭和客堂,不安排外书房,然后西院保留为客院,比如官人的父母从平江府过来,就可以住在东院,那边的条件也会很好,这样后宅和东院就互不影响。”
  
      朱佩想了想道:“如果要请客吃饭,客人比较多怎么办?”
  
      谢九龄笑道,“隔壁宅子最大的特点是房间很多,可以放开东院,男客们可以在中庭和东院休息,女客们则来翠园这边休息,另外我会在湖两边的长廊上各造一扇门,到时长廊的门关闭,客人就进不了后宅,聚餐就能在中庭和翠园南面举行,摆三十桌够了。”
  
      朱佩想想笑道:“到时候两边长廊的门索一直关闭,然后在小石桥上立一块牌子,写上男客止步,这样,男客们也可以在翠云楼内休息。”
  
      “这样也不错!”
  
      正说着,阿雅快步过来道:“夫人,刘大管事来了,说是和你约好的。”
  
      刘大管事就是朱氏钱铺的大管事,他和朱佩约好今天来汇报账目。
  
      朱佩点点头,“请他到隔壁中堂稍候,我马上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