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四百二十九章 请君入瓮,大宋超级学霸第429章 请君入瓮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请君入瓮

第四百二十九章 请君入瓮

    “什么!你要让他们把这店铺烧掉?”
  
      范铁戈腾起站起身,不可思议地盯着范宁,“你疯了吗?”
  
      范宁摇摇头,“二叔,我很清醒,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这个店铺,我前前后后投下了两万贯钱,虽然大部分是你的,你不心疼,我也心疼啊!”
  
      “二叔,贵的是土地,房子不值几个钱,再造更好的就是了,况且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你就别计较了。”
  
      不管范宁怎么说,范铁戈就是不肯。
  
      范宁有点急了,“二叔,若真让张尧佐得了势,他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范家赶尽杀绝,你愿意承受这个后果吗?不愿意就放手让我做!”
  
      范铁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现在就去找一家分店!”
  
      .........
  
      范铁戈最终还听从了安排,他将开始转移货物,将所有精品奇石都转移到后面青石砌成的大仓库,只留下一些普通廉价的石头,给伙计的说法是怕宋家子弟过来砸店,另外,晚上也不留人守店了,下午便早早关门,伙计去外面居住。
  
      所有伙计都知道宋家衙内看上奇石馆了,大家也理解大掌柜的安排,都十分配合,没有人起疑心。
  
      转眼到了第三天,下午时分,宋庠的侄子宋之助带着五六名家丁上门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句,这三千贯交子,你收还是不收?”
  
      宋之助阴阴地望着范铁戈,他已经打听过了,这个范铁戈是平江府吴县人,唯一的后台就是他侄子范宁,但范宁丁忧回乡守孝几年了,早已人走茶凉,虽然和朱孝云也有点关系,但朱孝云会为几间店铺得罪自己的伯父吗?
  
      至于朱元丰,他们更不放在心上,前天张尧佐一把火烧了朱楼,朱元丰屁都不敢放一个。
  
      正是因为他们捏准了范铁戈的无权无势,才会把这块黄金地皮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不料范铁戈比他还硬气,“别做梦了,这家店就算我死了,也绝不会卖给你!”
  
      “好!硬气,那咱们就走着瞧,看是究竟你硬还是我硬!”
  
      宋之助一挥手,“我们走!”
  
      五名家丁跟着他快步走了。
  
      范铁戈的腿也开始哆嗦起来,待众人走了,他发疯似的关了店铺,转身向大院奔去。
  
      “娘子,快收拾东西,我们走!”
  
      .........
  
      夜渐渐深了,过了亥时,书苑巷基本上没有行人了,就在这时,几名黑影出现在奇石馆四周,他们很安静,蹲在黑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又一名黑衣人跑来,低声道:“衙内命令,可以动手了!”
  
      几名黑衣人迅速向奇石馆奔去,他们点燃手中的火把,一根根从二楼窗户扔进奇石馆内。
  
      只片刻便火光四起,浓烟滚滚,火势迅速蔓延,这起火比一般的放火要快得多,火势也更大,原因也很简单,范铁戈在大堂内放了至少数十根琥珀木的碎料,那就是松明,一点就着,火势能不大吗?
  
      几名放火人见火势蔓延太快,出乎他们意料,掉头便逃,但只跑出十几步,从旁边巷子冲出大群官府弓手,一拥而上,几名黑衣人措手不及,被按到在地。
  
      弓手大喊起来:“走水了!走水了!”
  
      整条街都惊动了,人们纷纷奔出家门,提着水桶木盆去救火,甚至连大相国寺南面的军巡铺屋也惊动了,数十名专业救火的铺兵拎着大小桶、洒子飞奔而来,书苑巷内乱成一团。
  
      .......
  
      衙内三人团中的宋之助也来了,这是他心底的一个嗜好,无论是对方被毒打,房屋被烧毁,还是哭天抹地地躺在地上哀嚎,宋之助都会十分兴奋,就仿佛猫盯着一只缺腿鼠般的心态。
  
      宋之助是在大相国寺内的报恩塔上看火,这里是方圆十里内的最高处,可以清晰看见范铁戈的奇石馆。
  
      当然,因为是在夜间,人是看不见,但可以看见烈火和浓烟。
  
      “啊!燃起来了。”
  
      宋之助顿时兴奋起来,瞪大眼睛盯着远处的熊熊烈火,灰黑色的浓烟直冲天际,和夜色泾渭分明。
  
      “衙内,我们走吧!”
  
      他的随从很警惕,这里离火场太近,万一被发现,那后果就严重了。
  
      “等等,让我再看一会儿。”
  
      随从无奈,只得耐心等待,过了片刻,宋之助忽然感到什么,一回头,只见一根大棒忽然出现在他眼前,不等他反应过来,‘砰!’一声闷响,他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没有来得及看见,他的随从已经先一步倒在地上。
  
      这时,塔内有人沉声道:“主人有令,把他们送给包大官人。”
  
      ........
  
      宋之助和五名纵火者被包拯秘密关押起来,但今晚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包拯带着二十几名弓手还在耐心等待,还另一只猎物需要他们出手。
  
      五更时分,夜色还很深,大街上没有一个行人,新郑门附近的江氏石刻店忽然灯亮了,这时,远处来了一辆牛车,缓缓停在石刻店门口。
  
      一人下了牛车,敲了敲门,门吱嘎一声开了,露出江店主紧张而略有恐惧的脸庞。
  
      “石碑好了吗?”
  
      “已经…好了,请朱衙内……随我来!”
  
      朱兴刚走进门,却见满屋子里站满了身穿公服的弓手,吓得他一哆嗦,却被一名大汉一把拉进了店铺。
  
      他身后的两名随从也被人揪进了店铺中。
  
      ........
  
      天还没有亮,《小报》的大掌柜郑涵匆匆赶到了钱府,钱府是吴越王钱镠后人府宅,钱镠有三十八个儿子,岁月沉淀,枝开叶散,百年后已经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在京城和江南产业众多。
  
      《朝报》和《小报》不过是钱家众多产业中的一个小产业而已,但因为其影响力极大,在钱家也颇受重视,由大学士钱明逸的儿子钱行远打理。
  
      钱行远接见了郑涵,又连忙带他去见自己的父亲钱明逸。
  
      后堂内,钱明逸眉头紧皱问道:“这件事证据可确凿?”
  
      郑涵点点头道:“五名纵火都承认自己是宋家家丁,在纵火现场也抓到了宋之助,他也承认是自己派人纵火,目的是为了霸占奇石馆。”
  
      “蠢货!”
  
      钱明逸恨恨骂了一句,他没见过这么蠢的人,派自己家丁去纵火,他不会找人吗?还自己去现场。
  
      钱行远又小心翼翼道:“父亲,这是对方挖好的坑吧?”
  
      “你说呢?”
  
      钱明逸狠狠瞪了他一眼,又问郑涵,“杨少尹那边怎么说?”
  
      郑涵连忙道:“杨少尹说,这个案子属于人赃俱获,差不多已是定案。”
  
      “那《信报》呢?”钱明逸又追问道。
  
      “《信报》当然也在,他们拿走了全部案情,明天应该会登出来了。”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郑涵行一礼,退了下去。
  
      钱明逸负手在大堂内来回踱步,这件事已经不是要不要得罪宋庠的问题,管不好子侄是宋庠的老毛病,这次他又要栽在这件事上。
  
      宋庠完了。
  
      钱明逸很愿意上前踹上两脚。
  
      但这一次不一样,这次关系到站队。
  
      钱明逸是贾昌朝提拔起来的人,是众所周知之事,而宋庠是张尧佐的人,虽然都是赵文恽的支持者,但宋庠和贾昌朝一直不对付,原因很简单,宋庠要保住自己的二号位子,不能让贾昌朝压过自己,另外,贾昌朝向张尧佐要价太高,令宋庠极为不满,凭什么你贾家要三个相国。
  
      钱明逸踩宋庠完全不用担心贾昌朝,他只是有点担心张尧佐。
  
      钱明逸不由想起前几天韩琦给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求他一起维护正统,但希望他能保持中立。
  
      如果他的报纸不刊登这件事,那就是他的站队,可如果刊登了这件事,也是一种站队吗?那倒未必,可以解释为私怨,就像他踩欧阳修一样,也可以解释为替贾昌朝出气。
  
      权衡良久,钱明逸对儿子钱远行道:“这件事可以刊登,但文笔要柔一点,只是铺陈事实,而且不要放在头条,可以点出宋之助的名字,但文章中不要出现宋庠两个字,明白了吗?”
  
      “孩儿明白了!”
  
      钱远行行一礼,转身出去了。
  
      钱明逸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他知道宋庠完了,这对张尧佐派系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一直认为赵文恽上位会有把握,现在他却有点动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