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四百八十五章 阿多的婚事,大宋超级学霸第485章 阿多的婚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阿多的婚事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阿多的婚事

    回到宋城县,天色已晚,范宁直接回了自己府上,抢先迎接他的,还是女儿范真,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这话还真不错,有点什么好吃的,小家伙总是想着给爹爹留一口,这让范宁对她十分疼爱。
  
      范真已经两岁半,正是最调皮可爱之时,她抱住爹爹脖子,要爹爹带她找松鼠。
  
      “有的,我看见了,大尾巴,在树上跳来跳去,到处找吃的。”
  
      “天快黑了,小松鼠在外面害怕,它已经回家吃饭了,我们也去吃饭吧!”
  
      “好!阿真也饿了。”
  
      范宁抱着女儿来到饭堂,一家人已经在饭桌前等他多时。
  
      “终于来了!”
  
      母亲张三娘道:“大家开吃吧!饭菜都要凉了。”
  
      范宁坐下歉然道:“其实不用等我,大家可以先吃。”
  
      朱佩笑道:“夫君若是半夜才回来,我们就不等了,反正也只等了片刻,最好还是一起吃。”
  
      阿雅给范宁斟满酒,又对旁边小使女道:“酒有点凉了,再去热一热。”
  
      小使女连忙去热酒了,欧阳倩向女儿拍拍手,“到娘这里来,给爹爹吃饭。”
  
      “不!我要和爹爹一起吃。”
  
      真儿搂着爹爹的脖子不肯松手,欧阳倩脸一沉,“娘是怎么教你的?”
  
      真儿嘟起小嘴,万分不情愿地离开了父亲。
  
      范宁把女儿交给欧阳倩,又看了看儿子范景,范景刚满一岁,此时在乳娘怀中睡得正香甜,五官长得很像范宁,但又有几分母亲的俊秀。
  
      “给大家说个事情!”
  
      范宁喝了一口酒道:“我在应天府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可能会在年底调走。”
  
      “消息确切吗?”朱佩问道。
  
      范宁摇摇头,“只得听到一些传闻,不过变法已经结束,我也估计自己要进京。”
  
      “要不要我向父亲打听一下?”
  
      “不用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做好搬家的准备,以免到时候仓促。”
  
      欧阳倩笑道:“其实我们很多东西都没有搬过来,也是因为这宅子是租的,总觉得不会长久,如果要搬家倒是很方便。”
  
      “那就好,一些暂时不用的东西可以先打包送回京城。”
  
      张三娘眉头一皱,“你自己都不敢肯定,万一不调走呢?”
  
      “哥哥说要走,就肯定会走,你在这里啰嗦什么?”身边的阿多有点不高兴地顶了母亲一句。
  
      张三娘狠狠瞪她一眼,母女二人都不说话了,范宁觉得有点奇怪,感觉两人的情绪有点不对。
  
      他刚要开口,旁边朱佩轻轻踢了范宁一脚,范宁便忍住了。
  
      “对了,我在莱州遇到明仁,他正好率船队从日本回来,在莱州卸货。”
  
      范宁从怀中取出盒子,笑道:“明仁给阿真和景儿的礼物,两颗很不错的蓝宝石。”
  
      朱佩接过盒子看了看,她是识货之人,这两颗蓝宝石非常昂贵,也很罕见,她便将盒子递给欧阳倩笑道:“宝石给阿真,正好做一对手镯,景儿是小郎,宝石不适合他。”
  
      朱佩那里有一颗当年范宁从鲲州带回来的夜明珠,异常名贵,她留给儿子的,而欧阳倩却没有这种可以传代的名贵珠宝,正好有这两颗名贵的蓝宝石,便把朱佩这个心愿遂了。
  
      “不用了!”欧阳倩连忙推辞。
  
      朱佩把盒子塞给范真笑道:“阿真,这是大娘给你的。”
  
      范真把盒子抱在怀中就不肯松手了,欧阳倩无奈,只得对女儿道:“还不快谢谢大娘。”
  
      “谢谢大娘。”
  
      朱佩笑着点点头,“回京城后我去找个名匠把这两颗宝石好好雕琢一下,以后就是阿真的嫁妆了。”
  
      张三娘脸色微微一变,瞪着女儿道:“听见没有?”
  
      阿多一撇嘴,“人家只是开开玩笑,就你什么都当真!”
  
      “你这个死丫头,你非要气死我才甘心!”
  
      张三娘气得坐不下去了,她起身道:“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见母亲走了,阿多也赌气一推碗,起身抹着眼泪跑了。
  
      范宁有点惊讶,这俩娘母吵架了?
  
      朱佩摇摇头苦笑道:“前几天柴夫人来家里做客,她一直很喜欢阿多,和母亲聊天时提到想娶阿多为媳,母亲很动心,但阿多不愿意,为这件事已经赌气两天了。”
  
      柴夫人就是柴靖长子柴丰的妻子,正好也是吴县人,经常来府中做客,只是她居然提到了联姻,范宁着实有点惊讶,“阿多还太小了一点吧!”
  
      旁边欧阳倩道:“女孩子可以晚嫁,但婚事要早定,姻缘一旦错过,后悔都来不及。”
  
      范宁有点头大,这件事让人措手不及,他从未想过妹妹会出嫁,但在不经意时,它就来了。
  
      朱佩明白丈夫的心思,便笑道:“阿多已经十足的十六岁了,明年就是十七岁,已经不是夫君心目中的小小娘子了。”
  
      妹妹明年就是足十七岁了,还真没有想到,是可以考虑婚姻之事了,他笑着问朱佩和欧阳倩道:“你们说说看,阿多为什么生气,她是不想考虑柴家吗?”
  
      朱佩笑了笑,没有说话,范宁目光又转向欧阳倩。
  
      欧阳倩摇了摇头,“我觉得应该是她还没有出嫁的心理准备,觉得母亲这么早就让自己出嫁,所以才生气,倒是和柴家无关。”
  
      范宁想了想,欧阳倩说得很有道理,应该是妹妹接触少年男子太少了一点,本身性格又内向,心理上还不成熟,这种情况下,过早谈论婚嫁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范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问道:“柴家那个子弟叫什么名字?人品如何?”
  
      “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知道今年二十岁,在京城太学读书,人长什么样子,人品如何,我们更没有见过。也从未听说。”
  
      范宁见使女和乳娘都在,便笑道:“这件事不急,有机会我去和母亲谈一谈,给阿多一点时间。”
  
      吃罢晚饭,范宁回到内书房,不多时,朱佩端了一盏茶进来。
  
      她坐下道:“刚才母亲找过我了。”
  
      范宁正要喝茶,停了一下,问道:“我娘说什么?”
  
      “她要我问问你的态度,父亲不在了,你是长兄,阿多的婚事最终还是你来做主。”
  
      范宁沉吟不语,良久道:“说实话,我觉得有点不妥。”
  
      “你是觉得门户问题?”
  
      范宁点点头,“和门户不配有点关系,但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我们和柴家没有什么交集。”
  
      范宁确实觉得门户不配,柴家是什么人,后周的皇族后裔,世代和赵氏联姻,而自己父亲出身贫寒,祖父也只是一个农民,自己虽然崛起,由自己迎娶柴家之女还差不多,但让自己的妹妹嫁入柴家,那真是一入侯门深如海了,平时就不怎么接触的家族,相当陌生,范宁怎么能让自己妹妹嫁入柴家。
  
      范宁叹口气又道:“或许倩姐说得对,阿多有可能还没有做好嫁人的心理准备,如果是这样,我不想勉强她。”
  
      “我倒觉得阿多生气的原因并不是她不想嫁,而只是因为她不想嫁给柴家。”
  
      范宁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佩微微笑道:“其实我猜,阿多有可能喜欢一个人。”
  
      “谁?”
  
      “我三祖父的孙子朱齐,你见过的。”
  
      范宁想起来了,他当然见过,朱元丰的七孙子,整天拿着一本书在院子里摇头晃脑读书,嗜书如命,绰号小夫子。
  
      “阿多见过他?”范宁惊讶地问道。
  
      “当然见过,阿多住在我三阿公府上时,常找他借书,我在阿多房间里看见一本《全唐诗》,就是小夫子送给她的,两人很熟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范宁忽然想起妹妹也是一个小书呆子,喜欢看书买书,两人还真可能有共同语言,好像两人年纪也差不多。
  
      范宁有点动心了,关键他和朱元丰非常熟悉,如果妹妹嫁给朱元丰的孙子,要比嫁入柴家更让他能接受,但最重要还是妹妹本人喜欢才行。
  
      范宁负手走了几步,问道:“朱齐近况如何?”
  
      “他回平江府参加解试去了,我三阿公对他期望很大,你知道的,三阿公一直很遗憾子孙中没有一个进士。”
  
      范宁点点头,朱元丰富可敌国,但还是一个商人,他的儿子大多精明能干,不管是打理庄园,还是经营商行,都做得很好,唯独在读书方面不行,他的四个儿子和十几个孙子,到现在为止连一个举人都没有,只有朱齐从小喜欢读书,朱元丰在他身上寄托了很大的期望。
  
      他沉思片刻道:“阿多真喜欢朱齐的话,我倒不反对,我的意思说,尽量给他们创造见面机会,如果彼此有好感,那么这门婚事就水到渠成了。”
  
      朱佩抿嘴笑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http:///txt/42553/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