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四百九十一章 被坑了吗?,大宋超级学霸第491章 被坑了吗?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被坑了吗?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被坑了吗?

    范宁进府后没有直接去他住的东院,而是跟随朱元丰来到大堂,他有些事情要问朱元丰。
  
      “三祖父还和赵宗实有往来吗?”
  
      朱元丰是赵宗实的重要支持者,给赵宗实提供了大量财力支援,这些年花在赵宗实身上的钱至少有数万贯之多,有些效果显而易见,比如赵仲针学习骑射就花费了几千贯钱,否则以赵宗实皇族每月百贯的例钱,哪里供得起儿子这样大的高消费。
  
      而且朱元丰是平民,他和赵宗实交往反而不引人瞩目,正是这个原因,朱元丰成了赵宗实府中的常客。
  
      朱元丰不明白范宁为何问这件事,他想了想道:“上次见到他是两个月前,感觉他情绪低沉,所以这段时间就没有去拜访他了。”
  
      “为什么情绪低落?”
  
      “当然是为他儿子的事情呗!”
  
      朱元丰笑了笑道:“努力了这么多年,最后却给儿子做了嫁衣,他心中可能有点不甘吧!”
  
      “祖父同情他?”
  
      朱元丰的头立刻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无法理解他的心态,我们奋斗一辈子,不就是为了儿女吗?他却把自己看得很重,甚至嫉妒儿子的成就,这样的人,我一点都不同情,甚至还后悔支持他。”
  
      范宁沉默片刻道:“如果这两天三祖父有空,去看看他,同时再劝劝他。”
  
      “劝他什么?”
  
      “三祖父告诉他,太医张鸿济就是张尧佐的人,这一年多张尧佐比较低调,但并不代表他就放弃了,他像毒蛇一样躲在旁边,随时会发出致命一击,希望他不要再让张尧佐抓住机会了。”
  
      朱元丰叹口气,“让我去说,他就会猜到是你的建议,阿宁,他会记恨你的,那个人心胸很狭窄,我算是慢慢看透他了。”
  
      范宁淡淡道:“我知道他恨我,但还是要说,我不能让他的愚蠢坏了大事。”
  
      “好吧!我这两天找个机会去看看他。”
  
      这时,范宁把话题岔开了,笑问道:“听说朱齐去参加平江府解试,考得如何?”
  
      “解试是考过了,但成绩不是太理想,连前二十都没有进去,只排第三十四名,凭这个成绩,我估计进士够呛。”
  
      “是不是发挥不太理想?”范宁问道。
  
      “没有的事,他自己说发挥得不错,只能说才学还是不行,我对他考进士已经有点失望了。”
  
      范宁笑道:“等他回来后,让他来见我一趟,我帮他指点一下,或许会有效果。”
  
      朱元丰大喜过望,若范宁肯出手指点,自己孙子还真的走大运了。
  
      ........
  
      宋朝的东宫一直是以式微低调而存在,这也是受五代的影响,尽量避免储君对皇权的影响,所以宋朝大部分君主不立储,或者尽量晚立储,导致新帝们在登基前几乎都没有做过太子,即使当上太子,也是在天子病危之时,在东宫过度了几天后便直接登基了。
  
      另外,宋真宗成立了资善堂,这是专门给皇子们读书的地方,隶属于秘书省,无形中就架空了东宫。
  
      也正是这些缘故,东宫的各个职能官员虽然齐全,但大部分都是兼职,实在是宋朝无太子,东宫无事可做,仅有的十几名专职官员也是长年休假,甚至还传出有个别官员在上朝时偷偷跑去开店的丑闻。
  
      实际上,范宁也是兼职太子詹事,他另外一个职务是殿前副都指挥使,掌管两万神武军,韩琦就暗示他,太子詹事是虚,殿前副都指挥使是实,不要把这两者搞颠倒了。
  
      次日一早,范宁来到了东宫,东宫占地不大,大约有三百余亩,前面是官署,后面是太子生活起居的地方,官署有詹事府,左右春坊,还有崇文馆以及其他官署。
  
      实际上,东宫官署就是缩小版的朝廷结构,詹事府对应尚书省,左右春坊对应中书、门下二省,崇文馆对应大学士馆阁,赞善大夫相当于谏议大夫等等。
  
      由于赵祯身体缘故,朝廷几年前就取消了朝会,朝廷便要求百官辰时一刻出现在各自官署内,辰时一刻就是上午七点半。
  
      范宁准时来到东宫,他向守门士兵出示了自己的上任书,便直接走进了东宫大门。
  
      东宫大门正对面的建筑便是詹事府,左右两座建筑是左右春坊,后面还有崇文馆和其他官署,向后便是太子处理朝务的勤政殿,再向后便是太子嫔妃们生活的沐春殿、甘露殿等等。
  
      整个东宫里冷冷清清,除了远处站岗的侍卫外,竟然看不见一个官员,现在辰时一刻已经过了,别的署衙早已忙碌起来,但这里却冷清得可怕,简直就像休日。
  
      一直等范宁走到詹事府大门前,才见一名官员急匆匆跑了出来。
  
      “请问,可是范詹事?”
  
      来人是一个很瘦的中年男子,穿的官服也比较旧了,脸上就腌过的黄瓜,一脸苦相,或许是范宁太年轻的缘故,他不敢确认。
  
      “我便是新任詹事范宁!”
  
      中年男子连忙上前行礼,“下官是詹事丞钟楠,参见詹事大人!”
  
      詹事丞就是詹事府的办公室主任,从七品官,这个职务的事务性比较强,所以不是兼职,而是全职。
  
      “府丞免礼!”
  
      范宁又看了看他身后,依旧一个人都没有,他便问道:“其他官员呢?”
  
      钟楠苦笑一声道:“其他官员都在别处任职,平时詹事府就只有我一人。”
  
      范宁差点转身就走,搞什么名堂,詹事府就只有一个官员,这不是开玩笑吗?
  
      “那整个东宫有多少和你一样的全职官员?”
  
      “一共有七人,左右春坊各有一人,还有四人在崇文馆负责整理典籍书籍,这几天左春坊丞张原妻子生产,他请了十天假,右春坊丞李应请了两个月病假。”
  
      本来范宁还要追问是谁在上朝时间去开店,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思了,东宫都快长草了,去开店不是很正常吗?
  
      “你们向谁请假?”范宁又问道。
  
      “礼部张侍郎,他兼任太子宾客,之前东宫杂事都是他负责,现在范詹事上任,这些事情他就不管了。”
  
      范宁无奈,只得向詹事府中走去,钟楠一路给他介绍东宫情况。
  
      “东宫官属除了太子少师、少傅、少保、太子宾客以外,还有詹事、同知詹事院事、副詹事、左右率府使、同知左右率府事、左右率府副使、谕德、赞善大夫,这些官职主要是由旧勋大臣兼任,另外詹事府还有詹事丞、文学、中舍、正字、侍正、洗马、庶子及赞读等官。
  
      再有就是左、右春坊官,有左右春坊令,庶子、谕德、中允、坊丞、司直郎,崇文馆又设大学士、博士、助教、校书、正字等等.......”
  
      范宁听得头昏脑胀,无力摆摆手道:“这些官员都在哪里?”
  
      钟楠呆了一下道:“他们的官房都有,上面还有牌子。”
  
      “我说的不是房子,是人,官员都在哪里?”
  
      钟楠嘴角猛抽两下,想了想措辞,小心翼翼道:“东宫的官员有三种,一种是全职官,像范大人以及卑职都是,一种是寄禄官,主要是五品以上官职,主要是赋闲在家的功勋大臣出任,每月领一份俸禄,他们和东宫其实毫无关系,其他五品以下官职叫做缺省官。”
  
      范宁立刻追问道:“什么叫做缺省官?”
  
      “就是只有官职,没有官员,连兼职都没有!”
  
      范宁心中大骂,自己被赵祯坑了,难怪自己升为从三品官没有人嫉妒,原来根子在这里,出任太子詹事,幸灾乐祸还来不及,谁还顾得上嫉妒。
  
      范宁无奈,又问道:“你这么多年无所事事,都在这里干什么?”
  
      “下官就看看报纸,喝喝茶,要么就练练书法,其实小人很喜欢这个职务,修心养性,还有大量时间练字。”
  
      范宁心中暗骂,自己才二十五岁,就开始修心养性了吗?
  
      “我的官房在哪里?”他无奈地问道。
  
      “就在前面,下官带大人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大喊:“东宫的官员呢?还有活的没有,赶紧出来一个,梁王殿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