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五百零一章 东宫议事,大宋超级学霸第501章 东宫议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零一章 东宫议事

第五百零一章 东宫议事

    文彦博在两天后抵达了京城,他之前因为涉嫌行贿温成皇后一事被贬为河南府尹,时隔数年,文彦博再一次被启用。
  
      不过这一次不是为相国,而是实任太子少傅,组建东宫议事,利用他老道的处政经验、崇高的威望以及广博的人脉为皇嗣赵顼顺利继承大统保驾护航。
  
      文彦博果然名不虚传,上任第一天就和知政堂达成了共识,确立了东宫议事的地位。
  
      崇文馆贵客堂内,皇嗣赵顼,东宫詹事范宁、太子宾客韩绛以及太子少傅文彦博围桌而坐,听取文彦博和知政堂的谈判汇报。
  
      “微臣和知政堂达成的第一条妥协便是,东宫议事是临时机构,一旦皇嗣登位,东宫议事随即解散。”
  
      文彦博看了一眼三人,见三人都无异议,又接着道:“达成的第二条妥协是,知政堂不向东宫议事汇报,而是向皇嗣汇报,由皇嗣行使部分君权,东宫议事不是和知政堂平行的权力机构,而是皇嗣的辅佐参事堂,东宫议事不刻印章,但可以使用皇嗣的印章,转回奏折批复。”
  
      这时范宁接口道:“文少傅的意思是说,东宫议事并不是朝廷官署,只是一个临时组合?”
  
      “准确说,它只是一个临时参议机构,不能独立行权,必须以皇嗣的名义和知政堂参讨,不过一些细碎的事情不一定要皇嗣知道,对方也明白,这是东宫议事的意见,只是以皇嗣的名义参与和对方讨论,我们三人是皇嗣的影子。”
  
      赵顼笑道:“这个变通倒不错,我也认为把东宫议事作为权力机构有点不合法度,但把东宫议事作为我的影子倒也合情合理了,不过还是尽量让我知道政务,我不能辜负皇祖父的重托。“
  
      文彦博笑道:“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三点,东宫议事由我们三人组成,其他官员为辅佐,但我们三人应该轮流为执东宫笔,主导东宫议事,然后东宫议事做出的决议,要交给皇嗣,并由执东宫笔进行解释,皇嗣无异议,再转发给知政堂,如果有什么意见,也是由当期的执东宫笔负责和知政堂交涉,一个月轮一次,大家觉得如何?
  
      众人都接受这个方案,毕竟天子没有指定谁为首,那么大家轮流当值,就是最好的方案,文彦博虽然资历雄厚,但在这件事上,他却没有犯糊涂。
  
      韩绛是北方士族的代表,资历很深,而范宁是皇嗣心腹,还手握神武军,他这个太子少傅虽然是一品官,但在东宫的地位还真不一定比另外两人高。
  
      范宁又笑道:“我再建议由太子洗马范纯仁和侍讲苏辙两人出任东宫议事记录官,另外左右春坊令和赞善大夫可以旁听,可以发表意见,只是没有投票权。”
  
      范宁这个建议照顾到另外三名东宫高级官员的情绪,文彦博和韩绛随即表示赞同,赵顼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最后一条,东宫议事的地点,我建议就放在崇文馆,就是我们现在坐的地方,皇嗣可以参与、可以旁听,可以有自己保留意见,甚至可以上呈天子,但不能否决。”
  
      说到这里,文彦博很歉意地对赵顼道:“关键是殿下还未成年,按照大宋例制,天子或者皇太子未成年,不能主政,只能由我们来替皇嗣做出决策。”
  
      赵顼默默点头,皇祖父让他代行君权分忧,但又成立东宫议事,就是考虑到他尚未成年这一点,他也无话可说。
  
      这时,韩绛问道:“假如知政堂不接受皇嗣的批复怎么办?”
  
      文彦博道:“很多时候,知政堂也不愿接受天子的批复,会朱封驳回,然后知政堂就要想办法说服天子,实在说服不了就只能执行。
  
      我们这边也一样,知政堂不接受,也必须是朱封驳回,如果双方意见相左,实在无法达成妥协,那么只能报天子仲裁。
  
      不过我觉得这里面知政堂就有了任意驳回权,皇嗣行权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我希望能限制一下,一个月,天子最多只能仲裁三次,当月超过了三次,就不用再仲裁,知政堂必须执行,毕竟皇嗣行使的是君权,不是东宫议事的权力。”
  
      “对方同意这个方案吗?”范宁问道。
  
      文彦博微微一笑,“知政堂要求一个月天子仲裁十次,但我只肯给三次,我估计最后双方妥协,一个月仲裁五次。”
  
      知政堂和东宫议事的谈判最终在天子的干涉下达成了共识,由韩琦代表知政堂,文彦博代表东宫议事,双方在协议文本上签字盖章,终于达成了政务流程。
  
      在最核心的不同意见主导上,双方首先是协商寻找妥协方案,如果双方无法协商达成,那知政堂必须服从皇嗣意见,但允许知政堂每月有六次向天子提交仲裁的机会。
  
      中午时分,富弼和韩琦走出了知政堂,富弼叹口气道:“名义上是皇嗣的决定,实际上是东宫议事的决议,这明显是分知政堂的权,我不明白官家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韩琦缓缓道:“官家这样决定是有他的深意,你没发现官家是在为将来做试验吗?”
  
      富弼略有触动,迟疑一下道:“官家是在避免赵宗实涉政?”
  
      韩琦点点头,“假如官家有什么意外,而皇嗣尚未成年,那朝政该怎么运转?一般是太后垂帘听政,但赵宗实尚在,让太后怎么听政?”
  
      说到这,韩琦长叹一口气,“很明显,官家是在寻找一个平衡,他在试行双知政堂制度,你没发现东宫议事其实就是一个小的知政堂吗?”
  
      富弼沉默片刻道:“这样会引发严重的党争,对朝廷很不利。”
  
      “这也算是一个不利方面吧!不过天子总要试一试,我们要理解他的一片良苦用心。”
  
      富弼点点头道:“太医那边有消息吗?”
  
      韩琦神情有些黯然,半晌道:“张文秋说,让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还有多久?”富弼顿时有点紧张起来。
  
      “少则半年,多则一年。”
  
      韩琦叹息一声,快步离去了。
  
      富弼呆住了,少则一年,多则半年,难怪官家这么急于立皇嗣。
  
      巨鹿王府,自从王妃高滔滔密会了范宁后,她便不再犹豫,开始在府中部署对丈夫的全方位监视,主要是她培养的一批心腹使女,一共十三人,这十三名使女分布在府中赵宗实有可能出现各个地方,通过她们的眼睛,高滔滔监视着赵宗实的一举一动。
  
      她实在害怕丈夫在冲动之下,做出毁掉儿子的愚蠢举动,范宁给她说得很清楚,张尧佐并没有死心,他还在等待机会做最后殊死一搏。
  
      高滔滔很清楚,如果被张尧佐抓住丈夫的把柄,还真有可能翻盘,这是她绝不愿意看到的后果。
  
      这天中午,中庭的起居房内,使女将一名家将带了进来,“王妃,他来了!”
  
      “让他进来!”
  
      家将叫做刘曲,三十余岁,跟随赵宗实多年,是赵宗实的心腹之一,赵宗实外出时一般都会带着他。
  
      刘曲进门跪下,“小人刘曲参见王妃!”
  
      “刘曲,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找你?”
  
      刘曲犹豫一下,点点头道:“小人知道!”
  
      高滔滔见他很知趣,便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相信你也不甘心一直就这么碌碌无为下去,只要你配合我,管束好王爷,我答应你明年进神武军出任指挥使,神武军是我儿的直属军队,左将军是我父亲,范宁也是我儿的心腹,相信安排一个指挥使,我还是能做主的。”
  
      刘曲磕头道:“多谢王妃厚爱,小人一定随时向王妃报告王爷的动向。”
  
      “咱们都是为了王爷好,不希望他出事,你不要心中有什么愧疚。”
  
      “小人心里明白,一切都是为了小王爷!”
  
      “你明白就好,去吧!我会安排人专门和你联系。”
  
      刘曲再行一礼,便匆匆走了,收买了刘曲,高滔滔这下子心定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