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五百零二章 危险气息,大宋超级学霸第502章 危险气息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零二章 危险气息

第五百零二章 危险气息

    京城在进入九月后,天气便渐渐转凉,到了九月底,一阵阵秋雨袭来,阴冷的京城如坠初冬。
  
      御街朱骷髅茶馆内,温暖的茶香弥漫中大堂,气质高雅,清丽脱俗的茶妓们不时端着茶盘出入一间间精雅的小屋,在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小屋内,王妃高滔滔和朱洁相对而坐,高滔滔眉头略皱,“你说王爷找你父亲要走三万贯钱?”
  
      “准确说是三千两黄金。”
  
      朱洁忧心忡忡道:“我不是舍不得三千两黄金,但这件事确实有点蹊跷,王爷要求我父亲做成三个提取黄金的凭据,感觉他似乎要送人。”
  
      高滔滔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需要用一千两黄金来行贿,这可不是小事情,一种直觉告诉她,丈夫又要生事端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三天前,九月二十六日。”
  
      高滔滔又问:“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要求吗?”
  
      “别的......”
  
      朱洁想了想道:“他似乎对《信报》非常有兴趣,希望能够插手《信报》,还有,他希望我父亲能在财力上全力支援他,将来他会十倍奉还,还会封我父亲为郡王。”
  
      “那有没有让令尊保守秘密?”
  
      “当然有,但我父亲不会隐瞒我,立刻告诉了我,他很担心王爷又在做蠢事了。”
  
      高滔滔又问道:“这件事告诉范宁了吗?”
  
      “还没有,但我打算下午去一趟他的府上,我想这件事不能隐瞒他。”
  
      “好吧!我们分头去调查,有情况我们还在这里碰头。”
  
      两人很快便各自离去了。
  
      高滔滔坐在马车内,她的愤怒已经消失了,她现在只剩下冷静和理智,丈夫要了三千两黄金,分成三份,那应该是给三个人,那他们会是谁?丈夫又在打什么主意?
  
      高滔滔当然知道,丈夫绝对不是给女人,他的问题她很清楚,他必然是为夺权做准备,现在再夺权应该不现实了,儿子已成为皇嗣,他现在乱来,天子不容他,百官也不会容他,或许是等儿子上位后?
  
      高滔滔心中陡然一惊,丈夫这是想做什么?想夺儿子的皇位,还是想以太上皇的名义逼儿子让位。
  
      一种母亲的护犊本能使她对丈夫忽然深感痛恨,其实这种不满和痛恨早就有了,自从她发现丈夫对儿子上位之事极度不满后,一颗怨恨的种子便在高滔滔心中发芽了,但她一直默默忍耐着,而直到今天,这颗怨恨的种子终于长成了仇恨的大树。
  
      高滔滔心中的仇恨不可抑制地要爆发出来,她低沉地自言自语,“你不要逼我,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回到王府,高滔滔问道:“王爷呢?”
  
      “回禀王妃,王爷在书房里看书。”
  
      高滔滔点点头,对使女彩娥道:“让我刘曲来见我!”
  
      不多时,刘曲匆匆赶来,单膝跪下道:“参见王妃!”
  
      高滔滔冷冷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小人不敢,卑职所知已全部告诉了彩娥姑娘!”
  
      “那么就是还有你不知道的地方!”
  
      刘曲惭愧道:“这一个多月,王爷时常出去,确实有四次没有带小人。”
  
      “三天前,九月二十六日有吗?”
  
      刘曲点点头,“确实有,王爷那天下午是一个人出去了,不过出去的时间不长,一个时辰后就回来了,小人不知道他去哪里?”
  
      这就对上了,有些事情丈夫并不相信家将,看来这件事非常隐秘,事关重大。
  
      高滔滔心中暗暗思忖,这几天丈夫都没有出门,那三千两黄金应该还在他手上,他到底要把黄金给谁?
  
      ..........
  
      东宫议事已经推行一个多月了,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麻烦,基本上都是一些细碎的琐事,在官员之间没有个人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各种政务都顺利运转。
  
      唯一的一次矛盾是关于陕西路大旱的灾民安置,文彦博和韩琦的意见发生了冲突,文彦博主张允许灾民留在河北西路,减少陕西路旱灾地区的承受能力,而韩琦则主张灾民回乡,由官府赈灾并组织灾民自救。
  
      双方互不相让,最后报天子赵祯仲裁,赵祯以边防为重,同意了韩琦的方案。
  
      这是唯一的一次意见相左,但范宁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党争的气息,文彦博和韩琦似乎在争夺朝政的主导权,两人都长期担任右相,都有强烈的主导欲望,赈灾之争不过是两人的一次试探。
  
      范宁开始有些忧心忡忡,他开始感觉到东宫议事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一时赵顼完全被架空,其次朝廷要形成两个权力中心,这势必会在朝廷内部形成激烈的权力斗争,会削弱大宋的中央集权。
  
      范宁的马车在府门前停下,他进了府门,迎接他的是阿雅,“小姑来了,两位夫人在陪她说话,好像小姑有什么要紧事情找官人。”
  
      “我知道了!”
  
      范宁来到后宅,却没有急着去找朱洁,而是陪女儿喂羊,又抱着女儿去找到了小松鼠,这才把她交给乳母,自己来到了内堂。
  
      内堂上,三个女人正在喝茶闲聊,朱佩见丈夫进来,笑道:“小姑等你很久了,倩姐,我们撤吧!”
  
      “这傻孩子在说什么?”
  
      朱洁望着两人离去,这才对范宁淡淡道:“你的麻烦事情要来了。”
  
      范宁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赵宗实?”
  
      朱洁点点头,“三天前,他问你三祖父要了三千两黄金,分为三份,并承诺将来封你三祖父为郡王。”
  
      郡王这种空口许诺范宁不关心,他更关心三千两黄金,也就是三万贯钱,这可是收买军队的价格啊!
  
      “王妃知道这件事了吗?”
  
      “她知道了,我下午见过她。”
  
      “那王妃是什么态度?”
  
      “她当然也很紧张,也很恼火,她会盯住赵宗实,也希望我们这边也一起盯住他。”
  
      范宁沉默片刻道:“三祖父为什么要把黄金给他?”
  
      朱洁感觉到了范宁语气中的不满,她无奈地解释道:“你三祖父只是一介平民,他得罪不起赵宗实,况且他这些年已经投在他身上大量钱财,他不想为这件事翻脸,以前的投资都付诸流水。”
  
      范宁沉吟一下道:“我会盯住赵宗实,但我怀疑张尧佐也在盯住他,现在赵宗实便是皇嗣最大的软柄,张尧佐不会放过他。”
  
      “那需要我们做点什么?”
  
      “很简单,让三祖父立刻回平江府,他再给赵宗实钱,赵宗实就会间接被他害死,将来赵顼登基会饶过他吗?”
  
      朱洁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她点点头,“我今晚就让他连夜回平江府!”
  
      .........
  
      其实范宁最忌讳的就是赵宗实,如果赵宗实又找回了历史轨迹,登基为宋英宗,那么他第一个要收拾的,不一定是张尧佐,但一定会是自己。
  
      不光自己,整个家族都会遭到赵宗实的残酷报复。
  
      正因为深知这一点,范宁才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赵宗实上位,不准他再走回历史轨迹,但他又要考虑赵顼的感受,毕竟是他亲生父亲,那怎么把握这个度?
  
      范宁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替他完成这个心愿。
  
      沉思良久,范宁想到了高滔滔,让高滔滔上位垂帘听政,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高滔滔还给了自己三个承诺,越是高位者,这个承诺的分量也就越重,不是吗?
  
      从腰囊里摸出三块玉,范宁玩味地笑了笑,他在某些方面很敏锐,能感觉到高滔滔对自己的态度有点特别,当然不是她看上自己之类,而是她对儿子的付出。
  
      她为了儿子,可以说不惜一切代价。
  
      .........
  
      范宁来到自己外书房,片刻,朱龙出现在房间里,抱拳道:“请官人吩咐!”
  
      范宁淡淡笑问道:“你觉得最了解一个大人物行踪的,会是什么人?”
  
      “应该是他的心腹家将!”
  
      范宁摇摇头,“我觉得是车夫!”
  
      朱龙愣了一下,不敢接话,范宁又道:“如果我是张尧佐,要监视赵宗实的一举一动,我一定会收买他的车夫,这就是你们没有发现张尧佐是怎么监视赵宗实的原因,张尧佐从内部收买,就不用再监视了。”
  
      “官人需要卑职做什么?”
  
      “你们要做两件事,第一,监视赵宗实的车夫,看他有没有被张尧佐收买,但不管他有没有被收买,你们都要控制住他,我要知道最近一个月,赵宗实和谁往来密切;第二,这几天赵宗实要对外支付三千两黄金,这笔黄金是存在朱氏钱铺总店内,一旦这笔黄金被人动用,你要立刻通知我。”
  
      “那钱铺那边?”
  
      “我会给刘大管事打招呼,另外,你要切记一点,不管赵宗实做什么?就算他是买凶杀我也好,你都不可擅自出手,必须要先禀报我。”
  
      “卑职记住了!”
  
      “带着三个兄弟去吧!最好隐藏身份,不要让人认出你们,那个车夫也一样,这件事,我必须置身事外,明白吗?”
  
      朱龙点点头,抱拳行一礼便匆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