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五百零五章 社稷为大,大宋超级学霸第505章 社稷为大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零五章 社稷为大

第五百零五章 社稷为大

赵祯刚刚睡下,但还没有睡着,一名宦官小声在帐帘外禀报,“陛下,皇后娘娘有急事求见!”
  
  赵祯本不想见,但一转念,这似乎是曹皇后第一次在夜间求见自己,他便答应了,“请皇后稍等片刻,朕马上就来!”
  
  赵祯又重新起身,两名宫女帮他穿上一件宽松的禅衣,头发稍稍挽一下,带上纱帽,赵祯便在宫女的扶持下,向暖阁走去。
  
  暖阁灯火通明,曹皇后身着宫装端坐在软榻上,在她身后,高滔滔则显得有点紧张。
  
  曹皇后并不想晚上来找天子,她没有这个习惯,但禁不住侄女的苦苦哀求,她只得拉下脸,夜里来求见天子。
  
  在皇宫,君臣关系是第一位,夫妻关系才是第二位,所以当赵祯走进暖阁时,曹皇后连忙起身行礼,他们之间完全看不出是一对夫妻,当然,张贵妃就不一样了,她会撒娇,会抱住赵祯的脖子,让赵祯感觉自己是丈夫。
  
  曹皇后身上则看不到这些,两人敬重太多,礼数太多,反而失去了人情味。
  
  赵祯摆摆手,“皇后免礼,这么晚找朕有事?”
  
  曹皇后犹豫一下道:“是巨鹿王妃有急事向陛下禀报。”
  
  赵祯看见了高滔滔,高滔滔就是在皇宫里长大,当年,他初宠张贵妃时,曹皇后曾想把年方十四岁的高滔滔献给赵祯,以取代张贵妃,但被赵祯拒绝了。
  
  高滔滔长得十分美艳娇媚,足以打动任何一个男子,如果不是曹皇后献给他,说不定赵祯就宠幸她了,但那时赵祯的心已经被张贵妃填满,他不想再和曹皇后有什么交集。
  
  而现在,赵祯心中确实略略有些后悔,不过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有非份之念,他也只能迅速把这份悔意压在心中,他可不想被曹皇后看出来。
  
  “请坐吧!”
  
  赵祯温和地笑道:“滔滔也不用太客气,就和从前在宫里一样。”
  
  “多谢陛下!”
  
  高滔滔心中稍定,就在她来皇宫的路上,一个压抑已久的想法在她心中渐渐成熟,既然丈夫严重威胁儿子的皇位,那她为什么不能取代丈夫,来捍卫儿子的皇位?
  
  事实上,她这个想法也是今天下午被范宁激活,在她和范宁激情缠绵之时,范宁在她耳边说了这句话,‘你会成为大宋最美的皇太后’。
  
  她当时并没有理解范宁这句话的深意,但它像颗沉睡已久的种子,被适当的温度和湿度催活了。
  
  这个想法已经在她心中成熟,但她还需要得到天子的认可。
  
  高滔滔坐下来,沉吟一下道:“巨鹿郡王这些天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威胁到了皇嗣的地位,臣妾再三考虑,决定向陛下汇报这件事,请陛下阻止他!”
  
  赵祯显然对赵宗实的行为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并没有感到吃惊。
  
  不过他对高滔滔的决定倒有点惊讶,这个女人居然在揭发自己的丈夫。
  
  “他又做了什么?”赵祯端起茶盏淡淡问道。
  
  “臣妾发现他这段时间和三名左右骁卫的将军关系过密,今天居然给三人各转了一千两黄金。”
  
  赵祯手微微一抖,茶盏中的参汤差点洒出来,他目光瞬间变得严峻起来,不过很快就被一贯的淡然遮掩住了。
  
  “他哪里这么多黄金?”
  
  “他问朱家要的,也是朱家把这件事告诉我。”
  
  赵祯点点头,朱家和赵宗实的关系他早就知道,这也很正常,当年他能坐上天子位,不就是郭家和曹家在后面支持他吗?
  
  朱家显然也是想在赵宗实身上投资,也算是比较成功,至少赵宗实的儿子上位了。
  
  “朕已经把神武军划给东宫,赵宗实应该没有必要再联系其他军队了吧!”
  
  高滔滔已经感觉到姨母在用严厉的目光看着她了,但她不想失去机会,她咬一下嘴唇,低声道:“他联系军方,不是为针儿准备的。”
  
  曹皇后心中一叹,这个女人把丈夫出卖了,不知自己带她来见天子,是不是自己这辈子最愚蠢之事?
  
  赵祯的瞳孔顿时收缩成一线,他当然听懂了高滔滔的意思,赵宗实要夺儿子的皇位。
  
  半晌,赵祯缓缓道:“朕有点累了,你们退下吧!”
  
  曹皇后和高滔滔起身告辞,赵祯起身便向自己寝宫走去。
  
  走出殿门,曹皇后冷冷道:“你自己回去,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曹皇后不再理睬她,转身上了凤辇,返回自己寝宫了。
  
  高滔滔也轻轻松了口气,她不会在乎姨母的态度,至少她今晚已经成功在天子心中打下一道防御,不管张尧佐再怎么折腾,都不会再波及到自己的儿子。
  
  高滔滔脚步变得十分轻快,这一刻她忽然很渴望再见到那个男人
  
  次日一早,赵祯刚刚梳洗完毕,正坐在桌案前用早膳,一名宦官在旁边道:“陛下,张太师说急事求见,事关社稷!”
  
  赵祯点点头,“让他来见朕!”
  
  因为温成皇后的缘故,赵祯对张尧佐十分宽容,尽管张尧佐一次次犯错误,但只要不触犯到赵祯底线,他都会放过张尧佐,甚至上次赵顼在应天府遇刺,赵祯也怀疑是张尧佐策划,但他因为没有证据,也就不了了之。
  
  不多时,张尧佐匆匆赶到,他跪下便道:“陛下,巨鹿王赵宗实企图谋反,微臣有确凿证据!”
  
  赵祯一怔,这才醒悟过来,为什么昨晚高滔滔要连夜见自己,就是要抢在张尧佐前面,这女人厉害啊!
  
  这一刻,赵祯对高滔滔的印象完全改变了,高滔滔的果断、狠绝,为了保护儿子不惜和丈夫划清界线,让赵祯惊叹不已。
  
  赵祯淡淡道:“有这么严重吗?”
  
  “陛下,赵宗实指使李唯臻替他出面,勾结了左骁卫将军秦有功、吴金翰以及右骁卫将军刘峙,昨天,赵宗实给了三人各一千两黄金,微臣有钱铺记录,证据确凿。”
  
  昨天晚上,张尧佐买通了朱氏钱铺中的一名管事,搞到了赵宗实和三名将军的户头记录,当然,没有范宁的暗中放水,张尧佐也拿不到这些记录。
  
  赵宗实接过账户记录看了看,确实是这么回事。
  
  “这件事朕知道了,朕会酌情处理,你先退下吧!”
  
  温成皇后去世后,赵祯睹物思人,便不愿住再在左宫,而搬到曹皇后的右宫居住,右宫这边都是曹皇后的人,当然不会有人去给张尧佐通风报信。
  
  张尧佐并不知道昨晚高滔滔已经抢先了,他把密信和账户记录放下,起身退下了。
  
  张尧佐心中得意异常,他很了解天子,天子越是冷静,越是什么都不问,说明他越看重这件事,一定会彻底调查。
  
  “赵宗实,赵仲针,这次我看你们父子往哪里跑?”
  
  赵祯今天没有去御书房,而是呆在麒麟宫御书房,等待调查结果。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声张,只能秘密进行,甚至连宰相都不能说,派出去的人是千牛备身将军赵师约,他是开国宰相赵普的重孙,跟随赵祯已经四十余年,是赵祯最信任的大将,没有之一。
  
  这时,脚步声传来,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陛下,微臣回来了!”
  
  “进来!”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须发皆白的大将,正是赵师约,他已经六十余岁,依然精神饱满,显得老当益壮。
  
  他单膝跪下道:“微臣已调查结束!”
  
  他上前一步,将三份供状放在御案上,又退了下去,“这是三人的供状!”
  
  赵祯翻了翻供状,又道:“先说说吧!”
  
  “微臣秘密抓捕了秦有功、吴金翰和刘峙三人,将他们带到密营审问,据他们交代,赵宗实确实有取代皇嗣的想法,先为太上皇监国,然后在他们三人的拥戴下登基为帝,给他们三人许下了重爵和荣华富贵,另外,他们昨天每人确实收下了赵宗实给的一千两黄金。”
  
  赵祯负手走到窗前,克制住心中的滔天愤怒,其实这个风险他早就意识到,一旦赵顼未成年登基,赵宗实很可能会成为太上皇监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赵祯才决定实施东宫议事,用顾命大臣的方式来解决过渡问题。
  
  但赵宗实的最终还是触及了赵祯的底线,他竟然想夺儿子的皇位,赵祯又想到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高滔滔,这是一个不错女人,果断、睿智,儿子的利益高于一切,或许她能帮助赵顼度过那段特殊时期。
  
  赵祯轻轻叹了口气,为了大宋社稷,自己不得不做出决定了。
  
  “秦有功三人秘密处斩,赵宗实病重,立刻送去南京鸿庆宫养病,你亲自送他去,到鸿庆宫后,赐他一杯鹤顶红!”
  
  “微臣遵旨!”
  
  赵师约匆匆走了。
  
  赵祯只觉身体异常疲惫,他眼前一黑,竟晕倒在内书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