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五百零九章 关键人物,大宋超级学霸第509章 关键人物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零九章 关键人物

第五百零九章 关键人物

这几天京城的局势在平静中透出紧张,范宁的家人也暂时搬到朱元丰府中,被严密保护起来。m
  
  而范宁则住在神武军军营中,暂时把朝务交给文彦博和韩绛二人,事实上,当天子病情恶化后,整个朝廷的朝务都基本上停止了。
  
  所有官员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最后一刻到来。
  
  皇嗣赵顼也停止了读书,被保护在神武军军营内。
  
  神武军军营位于东宫北面,是一座占地两百亩的小军营,基本上没有训练场地,营房是用砖瓦修建,一排营房可以居住千人左右,足有三十多排营房,除了士兵的营房外,还有仓库和军械库以及主帅营房。
  
  这里只是两万神武军临时驻地,神武军的正式营房是在东城外的金明池畔。
  
  范宁是在黄昏时分回到军营,朱龙给他带来了最新消息。
  
  “根据我们的监视情报,张、赵濂、张虎生、张金定以及蒋元五人昨天下午几乎同时抵达城外张尧佐的西城庄园,他们在庄园内呆了一夜,直到今天中午才离开。”
  
  “张尧佐呢?”
  
  “张尧佐还在庄园内,另外,从各地赶来的庄丁已经达到五千人左右,官人,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动手,拔掉这座庄园?”
  
  范宁摇摇头,“毕竟天子给了他丹书铁,现在天子尚在,如果现在动手,会严重损害天子的权威,皇嗣也允许,只能两种可能,要么他们先动手,要么等天子过世。”
  
  “卑职明白了,但卑职觉得,最好能够提前了解到他们的详细计划。”
  
  范宁看了看名单笑道:“这五人好像都不是轻易背叛张尧佐的人。”
  
  朱龙笑道:“是人就有弱点,卑职已经发现了一个人的弱点,并且有了部署。”
  
  “你是指那个把妓院当做家的人?”
  
  “就是他!通过他,我可以得到张尧佐昨晚的密议内容。”
  
  朱龙便向范宁汇报了他的详细计划,“可以一试!”范宁欣然同意了朱龙的方案
  
  夜幕刚降,西大街彩蝶楼前便灯火通明,几名妖艳的娼女在门口招揽顾客,彩蝶楼在京城的档次只能算中等,但就算是中等妓馆,一旦沉溺进去,就算家有万贯家财也经不起销金窟的挥霍。
  
  张大全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其实他还远远谈不上家财万贯,只是有个比较有钱的姐夫,但他已经完全沉溺进彩蝶楼这座温柔乡中了。
  
  范宁所说的把妓院当做家的年轻人就是他。
  
  张大全自从父母双亡,但有一个颇有姿色的姐姐,他姐姐便是蒋元的小妾,张尧佐的侄女十分强势,不准小妾进府,蒋元只得将她养在外面,三年前,她给蒋元生了一个儿子。
  
  张大全在彩蝶楼前转了几圈,实在心痒难耐,他摸了摸空瘪的口袋,转身便飞奔而去。
  
  清风茶馆内,张大全嬉皮笑脸对朱龙道:“就这一次,大哥再借我五十两银子,保证”
  
  “放屁!”
  
  朱龙骂道:“每次都是保证,你自己算算,已经欠我多少银子了?”
  
  张大全挠挠头,“我还真没算过。”
  
  “已经五百两了,你该还了。”
  
  张大全还从未想过还钱,他虽然好色,但并不愚蠢,他知道对方接近自己是为了姐夫,但没有关系,只要对方给他钱玩女人,他甚至都可以出卖。
  
  朱龙也很了解他这一点,所以有些事情也明着告诉他。
  
  “朱大哥,你不就是想打听消息吗?你给我银子,我给你消息,咱们是交易,怎么能让我还钱呢?”
  
  “哼!交易?只有我给你银子,但你的消息在哪里?”
  
  “你不是没有问吗?”
  
  朱龙点点头,从口袋里取出十锭黄金,放在桌上,“这是一百两黄金,价值一千两银子,我问你买一个消息,消息给我,黄金你拿走,以前的欠债一笔勾销。”
  
  张大全望着黄澄澄的金子,‘咕咚!’吞了口唾沫,眼睛都红了。
  
  “你要什么消息?”张大全沙哑着声音问道。
  
  “你过来!”
  
  朱龙附耳对他说了几句,笑道:“就这个消息,今天晚上给我消息,这一百黄金归你!”
  
  “那我姐姐会不会有危险?”
  
  “你姐姐不会有危险,相反,她会大赚一笔,你说对不对?”
  
  张大全一想也对,蒋元在姐姐存了至少上万贯钱,还有一座三亩的宅子,蒋元一死,钱和宅子不都归姐姐了?
  
  “好!我们一言为定。”
  
  张大全匆匆赶回大姐家里,张大全的阿姊叫做张凤,原本是矾楼的歌妓,被蒋元看中赎了身,成了蒋元的小妾。
  
  张大全一进家门,却见阿姊在收拾东西,他吓一跳,“阿姊这是要去哪里?”
  
  “你姊夫下午过来,让我先回老家避一避,说这两天京城会有兵灾发生。”
  
  张大全顿时急了,姐夫已经来过了,他急道:“那姐夫还会再来吗?”
  
  “他明天一早会来送我离去,大全,怎么了?”
  
  张大全稍稍松了口气,问道:“万一姐夫出了什么事,钱和房子怎么办?”
  
  “你是怎么说话的?”张凤狠狠瞪了兄弟一眼。
  
  “我只怕万一,你也知道那只母老虎不会放过你的。”
  
  张凤沉默一下道:“你姐夫已经把取钱的凭据给我了,房子和地契都是我的名字。”
  
  “阿姊,姐夫说有兵灾,具体什么时候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也要躲啊!难道你希望自己兄弟死在乱军中?”
  
  “你明白跟我一起走就是了。”
  
  “阿姊,我最近在做一笔生意,人家定金都给我了。”
  
  张大全掏出一锭十两黄金,“这就是定金,做一笔酒生意,成了我能赚一百两黄金,就是在明天交割,你得告诉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我得躲开兵灾啊!”
  
  张凤见兄弟居然改邪归正做生意了,心中倒也欢喜,便道:“你姐夫说在皇城那边,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具体时间好像是晚上,半夜吧!”
  
  “半夜什么时候?”
  
  “我哪里知道,你姐夫就说是半夜,说半夜要举大事,他多喝了几杯,否则他还不会说。”
  
  “阿姊,我知道了,我去安排一下,你赶紧收拾吧!阿姊,别告诉姐夫我来过了。”
  
  “我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说过你?一提到你,他就发脾气,你稍微争气一点,我也有点面子。”
  
  张大全不想再听阿姊鸹噪,转身便飞奔而去
  
  范宁听完朱龙的报告,点点头道:“明晚半夜,那就是三更时分,蒋元是关键人物,务必要在明晚把他拿下。”
  
  “官人,可以利用张大全把他诱出来。”
  
  范宁微微一笑,“明天晚上城门一关,张尧佐就和城内失去联系了,等关闭城门后动手!”
  
  “遵令!”
  
  朱龙匆匆去了,这时,坐在一旁的赵顼道:“詹事,张虎生的飞豹军怎么办?”
  
  范宁笑道:“殿下,张虎生的飞豹军的任务必然是来阻击神武军,但飞豹军驻扎在城外,必须等蒋元给他开城门,只要我们把蒋元拿下,张尧佐所有的计划都会受阻,所以微臣说蒋元是承上启下的关键,拿下蒋元,张尧佐的计划就断了。”
  
  赵顼叹口气,“詹事,还是让我去和皇祖父呆在一起吧!他或许想见我。”
  
  “这也是我想让皇嗣做的事情!”
  
  赵顼一怔,“我不太明白?”
  
  范宁上前一步低声道:“我们需要兵符,调城外禁军!”
  
  “可是兵符和玉玺都在皇祖父那里。”
  
  范宁摇摇头,“现在玉玺和兵符在你皇祖母手中,你最好能拿到兵符和调兵金牌。”
  
  赵顼也知道形势紧张,他便点点头,“我会告诉皇祖母,请他务必将金牌和兵符交给我,但詹事打算派谁去调兵?”
  
  范宁道:“想来想去,也只有韩相公,只能拜托他了。”
  
  赵顼点了点头,他没有再耽误,立刻起身走了。
  
  范宁又负手走了几步,他觉得有必要和韩琦好好谈一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