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一十八章 增兵易县,大宋超级学霸第618章 增兵易县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增兵易县

第六百一十八章 增兵易县

尽管辽军已进退失据,困在包围圈内,但各城宋军却始终按兵不动,表现得十分平静,河间县也是一样,士兵严密的站岗放哨,城内居民生活秩序照旧,城外粮食已经没有种植了,但家家户户都在房前屋后种起南瓜,在一些空地种满了蔬菜.
  
  虽然仓库里粮食充足,但城内还是实行了粮食配给制度,每人每天可以得到半升米,每月一斤盐,餐饮业基本上都停顿了,只有几家茶馆照常营业,同时兼卖酒水,新酿酒已经没有了,都是以前留下的陈旧。
  
  其他诸如杂货铺、绸缎铺、布店、质库、牙行等等,都还继续营业,商业还维持着一个最低程度的内循环。
  
  这天上午,范宁和往常一样乘马车在街头巡视,二十几名士兵护卫着他,他原本是要骑马,但众人却坚决反对,主要是河间府的辽国探子还没有找到,大家都认为范宁骑马危险太大。
  
  刘奎的压力很大,他虽然在京城的反间做得很成功,但河间府却很不顺利,明明知道城中藏有辽国的探子,但就是找不到,这些探子停止行动后,就和普通百姓无异了。
  
  马车在宽阔的白塔大街上行走,这条大街是南北主干道,街道两边分布着大量的商铺,不过一般以上都关了门。
  
  大街上人来人往,秩序井然,马车在经过南北和东西两条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时,忽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直扑范宁的马车,一名骑兵率先发现,他大喊一声,挥枪向黑影刺去。
  
  ‘当!’黑影一刀劈开了长枪,微微落在马车上,周围士兵一阵大乱,纷纷挺枪刺向黑衣人。
  
  黑衣人一个翻身,躲过了众人的枪刺,身体挂在马车边缘,准备从车窗钻进马车,就在这时,一柄长剑从马车内闪电般刺出,速度太快,黑衣人措手不及,被一剑刺穿了左肩,黑衣人惨叫一声,奋力抬手用毒弩射向范宁。
  
  但已经来不及,此时范宁早已用盾牌挡住自己要害,车窗里伸出一只绣花大鞋,狠狠一脚将黑衣人踹飞出去,毒弩也失去了准头,射向天空。
  
  士兵们一拥而上,将刺客按倒在地上,只见从马车里跳出一名身材高大的女道士,手执一柄带血的长剑,正是剑梅子,她是范宁的贴身保镖,只要范宁出门,必然会贴身保护,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事,今天却被她立了大功。
  
  剑梅子却没有走开,她站在车顶,警惕望着四方,她担心第一个刺客只是诱饵,把士兵们调开,再来第二次刺杀。
  
  “官人,你不要下来,这里不安全!”
  
  剑梅子喊了一声,正要起身下车的范宁又不敢动了。
  
  他乘坐的马车是特制,车厢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铁片,用神臂弩也难以射穿,唯一的漏洞就是左右车窗,所以在后排座位上又隐藏了两面铁板盾牌,一旦发现危险,可以迅速将两面盾牌拉出来,挡住身体两边,这样射进车窗的毒箭也被盾牌挡住了。
  
  剑梅子查看了片刻,她感觉四周还有危机,便对士兵们喊了一声,“赶紧离开这里!”
  
  几名士兵很遗憾站起身,那名刺客已经喝剧毒自尽了,
  
  众人带着刺客的尸体迅速离开了大街,护卫着马车返回了军营。
  
  消息被严密封锁,有人通报了刘奎,刘奎迅速赶来,他一脸歉疚对范宁道:“卑职无能,没有能能及时抓获辽国探子,以至威胁到相公的安全。”
  
  范宁摆摆手,“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去,这件事责任不在你,不过你可以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卑职这就去查。”
  
  “不用去查了。”
  
  剑梅子走进大帐,“我已经发现了刺客的落脚处。”
  
  范宁大喜,“剑姐怎么发现的?”
  
  剑梅子淡淡道:“有两拨刺客,黑衣人只是个诱饵,一家酒馆内还有一人用弩箭瞄准了车门,只要官人下马车,他会立刻射出弩箭,这才是真正的刺客,我没有惊动此人,等他离开后,我便跟上去,发现了他的落脚处。”
  
  刘奎连忙问道:“请问剑道长,落脚处在哪里?”
  
  “平度药房!”剑梅子淡淡说出了四个字
  
  平度药房是河间府的四大药房之一,不过其他药房都在开业之时,它却出人意料地关门停业了,门口贴出告示说是药材储量不足,大家也能理解,也就没有人去追究它真正停业的原因了。
  
  就在范宁遇刺短短一刻钟后,两千名士兵从四面八方将平度药房团团包围,三百名手执盾牌和短矛的飞虎队士兵翻墙进了药房。
  
  正好一名伙计走到院子,一眼便看见了翻墙进来的士兵,伙计顿时惊恐大喊起来,“宋军来了!宋军来了!”
  
  一句话便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三百名宋军士兵立刻将房内扑去,十几名伙计吓得趴在地上。
  
  “分头去抓!”
  
  营将大喊一声,三百名士兵分成十几个小组去抓捕辽国探子。
  
  ‘砰!’几名一脚踢开了掌柜门。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房间里焚烧文书,两名士兵冲上去一脚踢翻炉子,将中年男子扑倒在地。
  
  这时,从里屋射出一支弩箭,一名士兵躲闪不及,被一箭射中左肩,外面的三十余名士兵大怒,一起向房间放箭,只见一阵惨叫声,一名大汉身中十几箭,倒地而亡。
  
  很快,三十余名辽国探子被押出了院子,宋军士兵开始全面搜查药铺,很快便发现药铺地窖藏着五百副兵甲,盔甲、战刀、长矛、弓箭一应俱全。
  
  根据口供,城内还藏有两百名辽国士兵,分散各地。
  
  范宁随即下令全城戒严,抓捕辽军士兵,到次日天亮时,藏在客栈、民居和寺院中的两百名辽国潜伏士兵全部被抓获,他们显然是准备里应外合,夺取河间县,但宋军防守严密,夜里也是严防死守,使他们无法和外面的辽军取得联系。
  
  一旦宋军防守稍稍松懈,他们便会抓住机会,刺杀范宁也是他们想制造混乱,趁机和外界联系的一种手段,怎奈刺杀失败,又被剑梅子反破了局,全军覆灭
  
  就在河间县抓捕探子的同时,一支五千人的军队在雄州渡过了白沟,进入易州境内,迅速向易县方向行军。
  
  这支军队是来自任城县的五千驻军,奉范宁的命令紧急支援易县的杨文广,这是狄青给他的建议,当然,天子赵顼也希望范宁增兵易县,只是天子的手谕此时还没有送到。
  
  狄青的担心还是有道理,杨文广不可能在易州动员民夫参加守城,这里面有可能藏有居心叵测之人,不但不能动员民夫,还得分兵监视城内,这就会导致守城兵力不足,范宁接受了狄青的建议,令五千军队支援易县。
  
  杨文广占领易县已经五天了,他通过向百姓分发粮食以及契丹贵族的财物,渐渐笼络住了城内汉人的心,不过他想征集部分民夫协助守城时,易县县令孔然却劝他最好不要用城内的民夫,城内百姓虽然是汉人,但已归属辽国百年,一旦辽兵大举来攻,他们很难把握自己的立场。
  
  出工不出力还是轻的,就怕临阵倒戈,那时哭都来不及。
  
  杨文广深以为然,便放弃了招募汉人民夫的念头。
  
  这天上午,杨文广在城头上巡视,从时间上来说,辽帝应该已经知道易县失守的消息,那么最迟三天后,攻打易县的辽军就会到来,他一次又一次检查各项防御,同时也期待着辽军的到来。
  
  “老将军,快看那边!”
  
  有士兵指着远处大喊,“好像是军队!”
  
  杨文广向易水东南方向细看,果然看见一条长长的黑线正向易县方向而来。
  
  “敲响警钟,所有士兵上城。”
  
  ‘当!当!当!当!’
  
  警钟声大响,一队队士兵冲上城头,刀剑出鞘,严阵以待。
  
  一刻钟后,远处的军队慢慢走近了,有士兵忽然道:“是大宋的黄龙旗!”
  
  大家都看得清楚,这支军队竟然打着宋军的黄龙大旗。
  
  杨文广厉声喝道:“不可大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城门!”
  
  对方或许是前来支援的宋军,但也可能是辽军前来诈城,不过诈城一般都在晚上,现在是白天,他心中着实有点疑惑。
  
  片刻军队来到了城下,一名大将上前喊道:“杨老将军,末将奉小范相公的命令前来支援。”
  
  杨文广顿时认出来,是任城县统制马蔚,这不是辽军诈城。
  
  他立刻回头喝令道:“速开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