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五十四章 盛况初现,大宋超级学霸第654章 盛况初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盛况初现

第六百五十四章 盛况初现

不多时,几名士兵将一名身材矮胖的男子带了进来,正是从汴梁回来的梁乙埋,他有宋朝朝廷颁发的通行证,一路畅通无阻,但在西平府就不行了,这一带正在进行激烈大战,守将不敢做主,便把他送到范宁这里来。
  
  范宁打量一下梁乙埋,见他三十余岁,目光很精明,只是形象长得很糟糕,他摆摆手,让士兵们退下,便笑道:“梁相国请坐!”
  
  梁乙埋已知道对面两人都是宋朝的副相,尤其身材很高的年轻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小范相公,他的名字天天出现在报纸上,没想到会这么年轻。
  
  梁乙埋也不客气,坐下道:“我奉太后之令去贵国京城,觐见大宋天子,现在是返回兴庆府。”
  
  韩绛微微一笑,“梁相国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你,会让你回去,只是想和你谈一谈。”
  
  梁乙埋一颗心放下,问道:“想和我谈什么?”
  
  范宁和韩绛对望一眼,范宁缓缓道:“五十万大军包围兴庆府,围而不打,其余西夏各地我们正在顺利清剿,吐蕃和宋军十五万联军以及数万羌人骑兵正在围剿河西的西夏军,辽国不会再出兵支援西夏,兴庆府还能坚持多久,两个月还是半年?”
  
  范宁见梁乙埋脸色微变,又继续道:“我现在并不是劝你们投降,我只是告诉你,西夏大势已去,一旦城破,西夏幼帝和太后都会被送去汴梁,梁相国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大利益,希望梁相国好好想一想,你是汉人,不是党项人,是当汉人的功臣留在西夏,还是当西夏亡国奴被送去汴梁软禁一生,你自己选择。”
  
  范宁说完,便起身吩咐左右,“送梁相国和他的随从进城!”
  
  梁乙埋心中乱成一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拱拱手,跟随士兵离去了。
  
  望着梁乙埋走远的背影,韩绛笑道:“他会醒悟吗?”
  
  范宁淡淡道:“此人看得出是个聪明人,我希望他能挽救一城的百姓。”
  
  西夏的战争一直在持续,但京城百姓渐渐的不再特别关注它了,只有重大胜利才会看一看,其他日常作战已提不起他们的兴趣。
  
  毕竟已是大暑,天气格外炎热,战争的火爆只能添加热度而很难降暑,百姓们更愿意谈一些风花雪月,谈一谈象棚刚出名的歌妓以及矾楼发生的风流韵事,或者聊一聊今年蹴鞠大赛的黑马,这些才是宋朝普通百姓的生活。
  
  这两年京城尤其流行穿木绵布,夏天穿木绵薄衫已成为时尚,随着纺织技术不断突破以及轧棉机的推行,以前很难纺织的木绵变得很容易纺纱成线,继而纺织成布匹。
  
  每年来自琉球府和吕宋府数百万担的木绵原料,使木绵原料充足,木棉布在大宋早已进入寻常人家,木绵布轻软、透气性好,夏天凉快,冬天的暖和,深得百姓喜爱,已经渐渐和丝和麻等传统织物并肩,成为大宋的三大纺织品之一,良好的前景也使得岭南和广南地区也开始大规模种植木绵树。
  
  而范宁曾经抱以厚望的棉花却始终没有能得到推广,这也是他之前没有料到的。
  
  其次是香料,大量的南洋香料涌入,使香料也从原来的奢侈品变成了日常品。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原本很多大户人家使用的香肥皂也因为制作方法以及配方外泄,迅速被大规模生产,原来一贯钱一块的香肥皂,很快降到五十文钱一块。
  
  但真正改变大宋的面貌的却是粮食,陕西路、河北路大规模种植玉米,大量的玉米转为养猪,使大宋生猪存栏数迅速增加,城内猪肉的供应量开始增大。
  
  但玉米和南瓜的功劳却不在于此,大量土地种植玉米,使得乡村里最穷困的人家也能一天吃上三顿饭。
  
  能够比较容易吃饱饭的直接效果就是宋朝的人口开始迅速滋生,熙宁三年初的人口统计,大宋人口已达一亿三千万,比五年前净增加了一千万。
  
  物资的空前丰富,朝廷收支平衡,海外财源滚滚,冗兵和冗费都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冗官问题也开始解冻,整个大宋进入立国以来最繁盛的时期。
  
  社会的繁盛也带来了思想的转变,去海外谋生早已深入人心,没有人再把它看做一种背井离乡,而仅仅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或者谋生的手段。
  
  甚至去海外务工几年也能带回一大笔钱,虽然很辛苦,但能挣到大钱,还是让很多人趋之若鹜。
  
  东京大相国寺的书苑街上,有一块很大的海外招募牌子,上面写着:‘仙山福地,黄金国度,北岛在召唤你!’
  
  所有经过大相国寺的百姓都看到这块招牌,事实上,京城很多地方都有招募海外劳工的招牌,大宋权贵和巨商在海外买了这么多海岛和土地,最需要的就是人口,所以每天报纸上,登满了海外招募移民的广告,承诺给土地、给房子、给牲畜。
  
  北岛当然也在招募,招募点就是奇石馆。
  
  奇石馆只剩下范铁戈和妻子在经营了,生意还不错,范铁戈也没有移民海外的想法,明仁、明礼兄弟无奈,只得把奇石馆当做招募劳工和移民的根基地。
  
  在奇石馆大门外摆放着一块一丈长、八尺宽的广告牌,上面也同样写着:‘仙山福地,黄金国度,北岛在召唤你!’
  
  背景画是如梦如幻的湖泊和广袤原野,木屋、以及明媚的少女,极富吸引力。
  
  而奇石馆的大门上也挂出了北岛招募点的招牌。
  
  这天上午,奇石馆走进来一个中年人,他穿着粗布短衣,有点畏畏缩缩,伙计一看便知道了,是来应募移民的。
  
  “俺想想问一问,这边去海外务工”
  
  范铁戈站起身,“我负责招募,我们去隔壁,走吧!”
  
  几名瓦匠正在用青砖砌一堵墙,把海外招募点和奇石馆分开,范铁戈发现不止一次了,很多人都不敢进来。
  
  范铁戈把中年男子带到隔壁,请他坐下,又给倒了一碗冰水凉茶,中年男子暑气不小,一口气喝干,舒服得长长松了口气。
  
  “老弟贵姓,是哪里人?”
  
  “俺姓王,蔡州确山县人,是个佃农,不想给别人种地了,听说海外能挣钱,俺也想去看看。”
  
  范铁戈又笑问道:“那怎么想到来我这里?在京城,招募去海外的点很多。”
  
  “俺听说北岛是小范相公家的,小范相公人很好,应该不会亏待俺。”
  
  范铁戈一怔,自己侄子已经闻名天下了,他连忙笑眯眯道:“当然不会亏待,而且北岛更适合中原人,吕宋岛那边太热,天天和夏天一样,北岛的气候就和这边差不多,去那里的生活很安逸,白天干活,晚上大家聚在在酒馆喝酒聊天,然后泡温泉睡觉,酒是用桨果酿的,听说非常便宜。”
  
  中年人显然对悠闲生活兴趣不大,他小心翼翼问道:“俺想问一问去那边是做什么,还有俺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去那边的事情有几样,你可以自己选择,一是垦荒种田,主要是种小麦,二是骑马放牧,主要是放羊,或者做工,比如伐木、采矿之类,吃住穿衣都不要钱,一天三顿,管饱,三天一顿肉,工钱是三百文一天,按月算,做十天可以休息一天,重大节假日也可以休息一天,如果节假日都不休息,工钱可以双倍给,年限有两种,一种三年,一种五年,你可以自己选一种。”范铁戈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中年人犹豫一下道:“能不能先预支一点工钱。”
  
  “当然可以,最多可以预支一年的工钱,不过钱不是给你,而是给你指定的家人,在你上船的时候给,这是规矩,每家都这样做的。”
  
  “俺明白,那俺就现在报名,和妻子一起去。”
  
  范铁戈取出一份报名表和海外务工契约,这两样都是官府统一印制,只是在最后会有一些补充,比如特殊要求,预支工钱之类。
  
  中年男子不识字,他缓缓道:“俺叫王银,俺妻子叫罗三姑,准备去三年,俺想预支一年的工钱,工钱给俺父亲。”
  
  范铁戈写完了契约,双方签字画押,范铁戈笑道:“如果你在京城有担保人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工钱给你。”
  
  “工钱不急,等出发时给俺父亲就是了,请问什么时候出发?”
  
  范铁戈算了算日期,“二十天后你能赶到京城吗?”
  
  “可以!”
  
  “那二十天后来找我,我安排你上船去扬州,在扬州上海船去北岛,记住了,最迟七月二十日要来京城,否则就要再等三个月了。”
  
  中年男子拿着一份契约匆匆去了。
  
  范铁戈回到桌前记录下来,自言自语笑道:“生意还真不错,才一个月就已经有两百三十一人了,迁徙户也有八十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