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六十六章 微服独行,大宋超级学霸第666章 微服独行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微服独行

第六百六十六章 微服独行

    黄昏时分,范宁独自一人在吴城的大街上踱步,吴城、越城、宋城,这是北岛目前建城的三座城池,共容纳了一万户百姓,其中吴城最多,共有五千户。
  
      当然并不是全部生活在城内,吴城周围形成了三十几自然村落,分流了两千户百姓。
  
      时隔两年,范宁再一次走在吴城街头,大街上很干净,石板路十分光滑,连一根杂草都没有,两边房屋有木屋,也有砖房,吴城没有搞瓦子,中间这一条街都是商业街,两边店铺不少都空关着,开着的店铺几乎都是服务型的商铺,酒馆、茶馆、客栈、青楼、澡堂、钱铺、洗衣铺、清洁铺、裁缝铺、车马行、急脚递等等。
  
      当然,还有火警铺、治安所、驿站、学校、济老园、慈幼院等官办机构。
  
      实体店铺也有一些,诸如杂货铺、粮铺、酒铺、茶铺、绸缎铺、肉铺、书铺等等。
  
      官府提供最基本的粮食和生活物资,但要生活得好一点,就必须花钱买,而钱需要自己劳动去挣。
  
      吴城是一个县,县令是朱齐,也就是范宁的妹婿,宋城的县令是陆敏,范铁牛的儿子,两人都是进士出身,辞官来这里任职,越城的县令叫做张济,二十余岁,举人出身,他父亲便是范宁从前的幕僚张博。
  
      除了县令,上面还有一个最高管理机构,叫做长老会,一共九人组成,其中七人是由百姓推荐的德高望重的长者,吴城有三人,宋城和越城各两人,这七人任期三年,三年一换,长老会中还有两个名额比较特殊,范家出一人,朱家出一人,属于永久名额,而且范朱两家都有单票否决权。
  
      毕竟北岛的所有权就是属于范家和朱家,他们就用这种方式来行使他们的特殊权力。
  
      走到十字路口,旁边有一座六层的木塔,这是吴城的钟楼,也是观风楼,全城最高的楼,站在楼顶对全城一览无余,下面就是火警铺,发现火情,随时可以出击。
  
      这时,一阵喧笑声引起了范宁的注意,笑声从旁边一座酒楼里传来,酒楼上挂一块大牌子,上写‘赵记酒楼’四个大字。
  
      范宁信步走了进去,大堂内坐满了喝酒的汉子,正在高声议论什么,十几名日本酒姬站着一旁抿嘴笑着。
  
      宋城和当初的鲲州遇到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人工费特别贵,尤其服务行业,当地人都不肯干,鲲州各家店铺只能招募了不少日本少女做伙计,范宁的小妾阿雅就曾是一个酒楼的酒姬,北岛这边也是同样的问题,不过好在规矩都很严格,调笑几句可以,但动真格的,却没有人敢。
  
      一名酒姬见范宁进来,连忙迎上前,“欢迎官人光临小店。”
  
      范宁找一张桌子坐下笑道:“我今天刚到这里,不了解情况,你介绍一下。”
  
      酒姬的汉语很好,轻柔说道:“本店金银、铜钱都收,如果官人只是喝酒,本店有最便宜的果酒,十文钱一角,再免费提供一碟咸豆,如果官人想吃好喝好,这边有菜单。”
  
      酒姬将一张纸递给范宁,上面有二十几个菜,酒也有五六种,价格要比京城汴梁贵一倍,一壶清酒居然要三百文钱,菜价也不便宜,羊肉稍便宜一点,但猪肉居然和汴梁一个价。
  
      “别的酒楼都是这个价格?”
  
      酒姬点点头,“都是一样,主要是酒贵,我们酒都要从大宋运来,以后可能会好一点。”
  
      “为什么?”
  
      “听说越城那边在建一座酒坊,用本地的米酿酒,那就会便宜很多,客人都在眼巴巴盼着呢!”
  
      范宁摸出一把钱笑道:“拿一壶果酒,我带回去喝。”
  
      .........
  
      范宁拎着一小瓶酒回到住处,他们住在驿站中的贵宾馆,刚到门口,范真儿迎面奔出,差点撞到了父亲。
  
      范宁一把拉住她,“这么晚,到哪里去?”
  
      “去小姑家,她让我今晚住在她那里。”
  
      “让大姑陪你去。”
  
      “不用了,就在隔壁。”
  
      范真儿挣脱父亲的手,一溜烟跑了,范宁连忙跟了出去,见她进了隔壁的府宅,府宅门口,小妹范静向自己招了招手。
  
      原来小妹家就在隔壁,范宁也笑着走了进去。
  
      范静的府宅不大,也就五亩左右,没有后花园,后宅中间有一座庭院,种了不少花草。
  
      “爹爹,你怎么跟来了?”范真儿发现父亲跟在后面,不满地跺脚。
  
      范宁瞪了她一眼,“我来看看你小姑,不行吗?”
  
      范静连忙哄她去房间,又对范宁笑道:“大哥这次怎么不把娘一起带来?”
  
      “你三嫂要生了,她走不开。”
  
      范静瞪大眼睛,“三嫂要生了,你还跑来?”
  
      范宁懒得理她,向两边看了看问道:“你夫君呢?”
  
      “大哥,我在这里。”朱齐从大门走了进来。
  
      “这么晚才回家?”范宁笑问道。
  
      “刚才去学校看了一下,我现在同时兼任县学的学正和教谕,没办法,有几个老先生,但只能教一教蒙学,高一点的县学就不行了,我只能自己来。”
  
      “县学现在有多少学生?”
  
      “目前有一百二十八人。”
  
      “那不少了,都是你教?”
  
      “不完全是,还有两名助教,有时候明礼也会来给学生们上课。”
  
      范宁眉头一皱,让明礼上课?他想起了当年两兄弟在县学做生意的情形,若不是自己,他俩早就被学校开除了。
  
      范宁也不好说什么,至少明礼可以教一教商业。
  
      朱齐把范宁请到自己书房,范静又亲自给大哥煎一壶茶,她忽然发现了兄长有一壶酒。
  
      “大哥,你是找阿齐喝酒的?”
  
      “不是!这是我去酒楼了解情况,顺便买的一瓶酒,想看看什么样子。”
  
      朱齐接过酒瓶看了看,又闻了闻味道,笑道:“这是果酒,我们用这里盛产的野果发酵酿制,产量很大,酿成酒后,本钱也就是两三文钱一斤,酒楼卖十文钱半斤,积少成多,其实也赚了不少。”
  
      “听说你们要建一座酒坊,准备酿米酒?”
  
      “确实有这个打算,还有酱坊、醋坊、榨油坊、晒盐场,至少柴米油盐酱醋茶中,除了茶以外,北岛都要慢慢自给自足,以后人口越来越多,完全依靠大宋不现实。”
  
      “夫君,还有衣食住行呢!”范静在旁边提醒道。
  
      “对!还有一座纺织工坊,从吕宋岛买进木绵,我们自己纺织木绵布,还有一座瓷窑,正在修建,预计下个月正式点火,现在船只很多,马匹也在不断增加,粮食问题也解决了,以后对大宋的依赖会慢慢减少。”
  
      范宁沉吟一下问道:“有没有做一份长远的计划,比如说越城造什么,宋城造什么,吴城造什么,甚至南岛做些什么,大家可以分工合作,不能胡子眉毛都由一个县城来抓,那不现实。”
  
      “大哥说得对,这件事由长老会协调,确实是由三县分工来做。”
  
      范宁点点头又问道:“北岛有石炭和铁矿吗?”
  
      “有!而且铁矿品位很高,石炭也很丰富,不过远远比不上南大陆,他们发现的石炭埋藏很浅,挖一层土下面就是,足足有方圆数百里,品质也很好,根本就不用挖矿洞,他们有一万日本劳工,专门负责挖炭矿,我们下一步要发展冶炼业,买南大陆的石炭,用我们铁矿来冶炼生铁。”
  
      范宁负手走了几步,对朱齐道:“在学校教育上,你们走的路不对,在蒙学读一读《论语》和《孟子》就足够了,到县学时应该教学生实用的东西,比如农业、冶炼、采矿、造纸、造船、酿造、建筑、陶瓷等等实用技术,因为学生没有机会去考科举,我们不需要搞大宋县学那一套,学生要学的是实际技术,可以把老工匠请来教学生,我相信年轻人都愿意来学校读书,还要教学生们武艺,刀术、射箭,这样才能保家卫国。”
  
      朱齐满头大汗,连忙起身道:“大哥,是我搞错了方向!”
  
      “估计不光是你搞错了,其他两县也错了,甚至长老会也搞错了,等大家到齐后,我要好好说一下这件事。”
  
      说到这里,范宁又对朱齐道:“这次我带来一个人,叫做阿杜,他是渤泥国人,会说汉语和南洋语以及附近海岛的土著语,你在县学马上开一门课,就是要学生学习附近海岛的土著语,这一点非常重要。
  
      将来杀光这些土著不现实,那我们就要去改造他们,把他们驯良,成为我们的劳动力资源,所以语言沟通就是首先的问题,我和他讲好了,明天阿杜就开始给学生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