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六十七章 县学训话,大宋超级学霸第667章 县学训话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县学训话

第六百六十七章 县学训话


  次日一早,曹佾带着三十艘船离开了吴城港口,前往南岛。
  
  南岛发展比北岛稍慢一点,人口有五千余户,是北岛的一半,县城也有两座,一座叫曹县,一座叫高县。
  
  他们也照搬了北岛的管理制度,实行县官长老制,曹、高两家在长老会各占一个永久名额,各自拥有一票否决权。
  
  南北两岛之间往来很密切,每天会有一班航船,往来于吴城和曹县之间,范宁本打算去南岛看一看,但现在他没有时间,他昨天刚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教育制度建立是范宁要做的第一件事。
  
  他不想培养一批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是要培养一批在各行各业都起到领军作用的能工巧匠,简单地说,他要建立一种职业技术教育制度。
  
  这里面的关键就是要给北岛的管理层洗脑。
  
  将曹佾送走,范宁来到了县学,县学位于吴城的东北角,今年才正式设立,目前有学生一百二十八人,几乎在十岁到十六岁之间。
  
  北岛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便把学堂一拆为二,一部分并入蒙学,一部分并入县学,也就是在蒙学读书到十岁,然后升为县学。
  
  吴城县有两万五千余人,但县学的学生才一百余人,还是太少了。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很多家庭还没有准备好让孩子入学,另一方面北岛远在海外,几乎和科举制度无缘,百姓们也没有热情送孩子去读书,学一堆四书五经出来,没有一点意义。
  
  百姓们心中都有一杆秤,他们会权衡利弊,会很现实,不会浪费时间,读完蒙学,能读书写字就足够了,孔孟之道学得再多也没有用。
  
  县学占地不小,足有二十亩,四栋很大的学舍,另有两座宿舍楼正在修建,可容纳千余人同时在这里读书。
  
  但现在只用了很少的一部分,范宁走到窗前,只见阿杜站在讲台上,正在给学生们教授太平洋岛的土著语言,土著语言没有文字,所以学生们都在用汉语给土著语注音,并在旁边写上汉语意思。
  
  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学生们都统一这样做,估计是阿杜教给大家的办法。
  
  阿杜要教两门语言,一个是太平洋土著语,还有一个便是南洋语言,其中南洋语言会让学生们感兴趣,明礼教他们商业,会说语言,赚钱就轻松了。
  
  看得出阿杜也很投入,这是范宁答应他的,在吴城县学教两年语言,准他全家入籍吕宋府。
  
  这时,范宁见后排有不少学生在打哈欠,昏昏欲睡,便轻轻咳嗽一声,走进教室笑道:“稍微打算一下,不要紧吧!”
  
  阿杜连忙让到一边,请范宁上台,朱齐不在,也没有人给学生们介绍,一百多名学生都茫然地望着范宁。
  
  范宁微微笑道:“在座有没有从京城来的学生?”
  
  有几个学生举起手,范宁笑道:“估计京城的学生知道我的名字,我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宁,目前任大宋参知政事、太师,爵封吴郡王........”
  
  “小范相公!”
  
  范宁还没有说完,大部分学生都惊呼起来,不光是京城学生知道他,天下人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小范相公,不知道谁先鼓掌,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范宁摆摆手笑道:“看样子大家都知道我,我是昨天抵达吴城县,在这里巡视一个月,然后返回大宋,我也不用讳言,北岛确实是由我买下的,但它并不是完全属于我,它也属于所有的北岛居民,你们和你们的父母都是这座岛的主人,这不是什么漂亮话,你们每户人家在北岛都有五顷土地,将来你们自立门户,你们自己也会获得五顷土地,将来北岛会成为大宋的一个属国,你们就会成为这个岛国的第一代国民。”
  
  教室里很安静,每个学生都听得很专注,范宁又继续道:“大家或许不理解,我们学习周围海岛的土著语言做什么?这里要告诉大家,我过来时,我的军队在北面努阿美岛参战,帮助一个部落消灭了另外三个部落,我要了一块平原,南北和东西各二十里,可以建一座城,紧靠着一处极为优良的天然海港,那里将来会成为南北岛和南大陆的重要中转补给点,过几年,你们中就会有人去那里参与管理,自然免不了和土著人打交道,不会他们的语言,怎么交流?”
  
  “有的学生会说,应该是他们学汉语才对,为什么要我们学他们的语言?这话很对,但你不会他们的语言,你怎么教他们汉语?”
  
  “我们现在或许暂时不会和这些土著人打交道,但迟早我们要面对,我曾经想过,索性把他们全部屠杀殆尽,但想想也不现实,他们会逃入原始森林,会逃进大海,会逃去中大陆,剿灭他们还办不到,而那时,他们就会成为北岛的敌人,不断袭击我们的孩子,袭击我们商船,令我们防不胜防,既然剿灭屠杀这条路行不通,那就走另一条路,去驯良他们,教化他们,教他们种地,改善他们生活,教他们的孩子读书,让他们信仰佛教,渐渐让他们汉化,我们也有了劳力来源,要实现这个目标,那语言交流是必须的,今天我让各位学习他们的语言,才能更方便地让他们学习我们的语言,这将是我们北岛将来几百年的长治久安之策。”
  
  范宁说完这番话,门口却传来一片鼓掌声,范宁这才发现门外站着一大群人。
  
  朱齐走进来对学生们道:“范相公说得很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北方海岛土著始终是我们的心腹之患,我们成立民兵也是为了防范他们,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的安全,我们必须要积极去面对,去解决这个问题,学习他们语言就是第一步,大家鼓掌,感谢范相公的教诲!”
  
  教室里顿时掌声如雷,范宁笑着向学生们挥挥手,转身出去了。
  
  教室外面的一群人正是长老会九人,还有连夜从宋城、越城赶回来的陆敏和张济两名县令。
  
  众人和范宁见了礼,便来到县学议事大堂坐下,范宁笑道:“我昨天刚来,很多事情都没有调查,也不好发表意见,但感觉很好,北岛生机勃勃,发展迅猛,现在北岛我们只开发了一个小角,还有更加的广袤的土地等着我们去开发,在未来的十几年里,我们至少还要建十座县城,建几百个小镇和村落,我们这一代恐怕是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北岛,下一代估计也看不到,至少一两百年后才会渐渐形成,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辛苦的还是我们的子孙,我们今天奋斗,就是为了让子孙过得更好一点。”
  
  九名长老都是年长之人,最年轻的是代表范家的范铁牛和代表朱家的朱孝韫,朱孝韫便是朱齐的父亲,朱元丰三儿子。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一点,北岛除了县官和长老会外,北岛另外还有一个隐形的权力机构,那就是商会。
  
  商会代表资本,目前被范朱两家控制,明仁、明礼、朱霖是商会的三大掌舵人,范朱两家在大宋的土地、工坊、钱铺、商铺、商行都会逐渐并入商会,商会实际上控制着北岛的经济命脉。
  
  基本上北岛的各种工坊都是由商会投资兴建。
  
  大堂里很安静,范铁牛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朱孝韫已经从儿子口中摸了底,今天范宁是有的放矢,这个时候他也不接口。
  
  至于朱齐和陆敏、张济三人都是官员,上司说话的时候,没有他们插嘴的余地。
  
  而其他七个长老都久历世事,他们都很清楚夸赞的背后必然会有批评。
  
  所以众人保持沉默,等待范宁继续说下去。
  
  范宁见众人沉默,便点点头继续道:“今天想和大家谈谈办学问题,坦率地说,我很不满意,学生人数太少是一方面,关键是办学的方向完全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