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八十二章 进退维谷,大宋超级学霸第682章 进退维谷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八十二章 进退维谷

第六百八十二章 进退维谷

中午时分,耶律那也率领十一万大军抵达了一处开阔地带,四周有十余里宽,山脚下还隐隐看见一座小村落。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co
  
  耶律那也传令士兵原地消息,又派人去村子里打探消息。
  
  片刻,去打探消息的骑兵飞奔而来,向耶律那也禀报道:“启禀大王,村子里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意思,是一座废弃的村庄?”
  
  “不是废弃,应该不久前还有人居住,现在人都跑掉了。”
  
  耶律那也心中有点不安,让他想起了宋军的坚壁清野,他立刻对耶律胡吕道:“我们去看看!”
  
  村子不大,只有三四十户人家,周围没有小麦田,只有数十亩菜地,这些人家应该是狩猎或者采药为生。
  
  耶律那也进几户人家细看,房间里并不凌乱,各种物品都摆放得井井有条,但粮食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
  
  耶律那也越看越心惊,他刚才还期望是因为前锋辽军杀来,这里的百姓仓惶逃走,但现在看来,根本没有半点仓惶逃走的样子,分明是从容撤走。
  
  ‘坚壁清野!’
  
  耶律那也脑海里跳出了这个词,他十分忧虑地对耶律胡吕,“我们很有可能是中了宋军的埋伏。”
  
  耶律胡吕也看出了不妙,他眉头紧锁道:“耶律新丰怎么没有发现这一点。”
  
  “他很可能是夜里经过这里,没有发现这座小村子,你看村子周围,根本没有大军过来的迹象,也有可能他只是派人来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就离开,但这个并不重要,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耶律那也目光焦虑地望着耶律胡吕,耶律胡吕也十分为难,他们现在的位置正好是不上不下,他踌躇片刻道:“往回走太远,那就继续向前,应该很快就会有耶律新丰的消息了。”
  
  耶律那也心急如焚,立刻喝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集结,立刻出发!”
  
  就在大军出发后不久,耶律那也终于接到了前锋耶律新丰派人送来的消息,宋军在井陉关囤积了重兵,他的军队连攻三次,皆损失惨重,井陉关就像铜墙铁壁。
  
  耶律那也的心顿时沉进了深渊,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了,十二万大军落进了宋军的陷阱,竟然被困在井陉道中。
  
  耶律那也后背一阵阵发凉,如果他们的战略早就被范宁看破,那么东线的八万水军一样凶多吉少。
  
  “大王,现在该怎么办?”耶律胡吕问道。
  
  耶律那也紧咬嘴唇道:“我们兵分两路,胡吕将军率五万军向回走,尽力夺回关隘,我则率其他军队继续东进,无论如何要攻下井陉关,就当我们是在攻打太原。”
  
  “卑职明白!”
  
  耶律胡吕知道问题严重,他们如果无法突破围困,恐怕十几万大军就会困死在井陉内。
  
  十一万大军兵分两路,耶律胡吕率五万大军杀回娘子关,耶律那也则率其余六万大军继续向井陉关奔去。
  
  .........
  
  井陉关因地形如水井而得名,四周都是高山中间是一小块凹陷的平地,如果扩大,那就是盆地地形,井陉关位于正东面的豁口上,从下向上仰望,就像建造在半山腰上的一座大门,所以井陉关又叫土门关或者天门关,城池高大坚固,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号称天下九大雄关之一。
  
  井陉关也同样是一个防御体系,和娘子关、故关相反,它主要是应对西面来犯的敌军,两边陡峭的山脊上修建了城墙,中间是城堡,堡内修建了上百间各种建筑,可容纳守军三千人,但宋军却在这里部署了三万人,除了在井陉关内的四千守军外,其他大军都驻扎在关隘东边,由都统制姚胜统率。
  
  整个驻防河北的二十万大军都由新任河北招讨使狄青统率,他们不仅在井陉投入六万大军围堵辽军主力,同时还有十余万大军驻扎在十座大城内,坚壁清野,严守城池,另外还有三万水军以及上千艘大船船只,分别在白沟、黄河以及滹沱水中航行,使辽军难以在跨越河北北部的层层防御线。
  
  都统制姚胜手执一根长枪站在高高关城上,远方十几里外的辽军渺小如蝼蚁,姚胜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和冷漠,现在才开始四处伐树制造攻城武器,不觉得太晚了一点吗?
  
  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单膝跪下道:“启禀都统制,真定县送来紧急鸽信!”
  
  姚胜接过鸽信,慢慢展开,竟然是范宁写来的亲笔鸽信,令姚胜精神一振,他连忙放下长枪细看。
  
  范宁在鸽信中的内容不多,只有寥寥数语,主要是明确一道命令,如果辽军全部投降,也可以接受,但要防止辽国借投降使诈,一旦有这种事情发生,那就不要再接受辽军投降,将他们彻底困死在井陉道中。
  
  姚胜点了点头,范相公的命令和狄副帅略有不同,狄副帅指出如果辽军诈降,那么除非辽军再次表现出诚意,否则不予接受,而范相公索性就不再接受投降,不过对方有没有诚意。
  
  姚胜还是比较赞成范宁的方案,辽国如果诈降,那就必须为他们行为付出惨重代价。
  
  这时,远处井陉道中传来了低沉的号角声,关城上的宋军士兵纷纷起身向井陉道里望去,只见远处出现一支庞大的队伍,密密麻麻的骑兵黑点望不见头。
  
  姚胜顿时明白,这一定是辽军的主力来了。
  
  他看了看天色,天色快要暗了,乌云密布天空,今晚不会有月色,必须要提防辽军夜间攻城,他随即下令,将弩炮抬上城头。
  
  不多时,宋军从城内抬出了数十架小型弩炮,这种弩炮长约八尺,体型较小,只能将四五十斤重的石头射出五十步外,因为是居高临下,所以射程倒要求不大。
  
  除了弩炮,宋军还抬上来一箱箱铁火雷,每箱铁火雷有三颗,这是对付辽军的大杀器。
  
  不仅如此,姚胜又从后营调来六千士兵,分布在两侧的城墙上,使井陉关的守军达到一万之众,严防辽军夜晚偷袭攻城。
  
  由于夜晚没有灯光,为了解敌情,姚胜又派一名士兵在山道一半处撒了一些警报器。
  
  耶律那也率领的六万大军终于抵达了井陉关,果然和前军的报告一样,井陉关上站满了宋军士兵,让耶律那也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也荡然无存。
  
  不过井陉关下的谷地比较开阔,足有七八里宽,新增了六万大军也能容下,士兵们都疲惫不堪,吃了点干粮,喂了战马一些干草和豆子,便用毯子一裹,倒地睡觉了。
  
  空地上有一定行军帐,这是辽军唯一携带的帐篷,现在成为辽军的中军大帐。
  
  耶律新丰身材如一头熊,长了一脸横肉,相貌十分凶悍,他脾气十分暴躁,头脑比较简单,他此时正跪在主帅面前请罪。
  
  耶律那也目光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前锋大将,恨不得一刀将这个混蛋剁了,他刚刚才知道,耶律新丰之前竟然去攻打鼠雀谷,攻打失利后才掉头进井陉道,结果他只比自己早到一天时间,浪费了整整一天半时间。
  
  否则自己在抵达故关之前就应该得到消息,都怪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耶律那也当然是在找借口推脱自己的责任,他心里清楚,就算前军发现不妥,再派人回来报告,其实也来不及了。
  
  不过在耶律新丰面前推脱责任没有意义,耶律那也咬牙切齿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耶律新丰满脸羞愧道:“除了不惜一切代价攻破关城,卑职想不到别的办法。”
  
  “你没有派士兵去周围山上寻找出路?”
  
  “卑职派人去寻找过,太行山都是石头山,十分险峻,不说战马,就算人也很难攀爬,而且几百里山体相连,无路可走。”
  
  耶律那也点点头,“今天天气阴沉,夜间必无星月,适合偷袭,今晚你率领军队偷袭井陉关,看看有没有机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