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六百九十八章 御驾亲征,大宋超级学霸第698章 御驾亲征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御驾亲征

第六百九十八章 御驾亲征

    耶律那也率领数万残军和六万五千匹战马返回井陉关,在路上,不断有人发病倒下,辽军士兵毫不怜惜,一旦发病,立刻处死,尸体就地掩埋。
  
      第三天上午抵达井陉关时,发病的士兵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三千人,很多士兵都是混战中被感染,也有不少患病士兵成功混进队伍,感染了其他正常士兵。
  
      这一次辽军吸取了之前惨痛的教训,不再隔离,发病士兵处死后尸体立刻烧掉或者深埋。
  
      但耶律那也派去求降的士兵却没有回信,这是他之前用病人诈降留下的后遗症,送信士兵根本就靠近不了关隘,当场被宋军射杀,也没有宋军士兵会去搜查他们身上的信件,远远地便喷上火油烧掉尸体。
  
      又过了几天,疫情已经完全失控,发病的士兵不断增加,很多刚刚还在谈笑的士兵突然呕吐腹泻,强烈的不信任感在士兵之间迅速蔓延,每个人都在怀疑身边同伴在掩饰病情,过去四天时间,发病士兵便超过万人,处死以及不甘被处死的反抗使辽军陷入极度混乱之中。
  
      这天晚上,耶律那也悄然离开了军队,独自一人向山腰处的井陉关走去。
  
      距离井陉关还有几百步,他便大喊:“我是辽军主帅耶律那也,我没有患病,恳请上面弟兄让我投降!”
  
      “我是辽军主帅耶律那也,我没有患病,特来投降!”
  
      他一路大喊,一路向关隘走去,他认为自己的主帅,宋军会活捉他,但他还是失算了,在距离关隘还有七八十步时,上百支弩箭强劲射来,耶律那也躲闪不及,连中二十几箭,当即倒地气绝身亡。
  
      黑暗中冲下来十几名宋军士兵,在七八步外便用皮囊火油喷射器射出一股股黑色火油,将耶律那也的尸体涂满了火油,随即射出一支火箭,尸体轰地燃烧起来,不多时,尸体便烧成了焦炭,最后只剩下一些骨头,被士兵扫下山崖。
  
      宋军唯恐疫病传染上来,严格执行狄青的五条铁律,不接受任何辽军投降,尸体必须用火油彻底焚烧。
  
      ...........
  
      当天晚上,山谷里的辽军发生了严重内乱,主帅耶律那也的失踪成为辽军内讧再度爆发的导火线,彼此极度不信任致使辽军士兵开始自相残杀,关城上的宋军都被惊动了,狄青也闻讯赶来,站在城头上向山下凝视。
  
      山下一片漆黑,但隐隐可以听见兵器的撞击声和士兵临死前的惨叫声。
  
      统制杨度很惊讶,低声道:“狄帅,这黑夜中什么都看不清,怎么分辨敌我?”
  
      狄青摇了摇头,面色凝重,他缓缓道:“恐怕辽军的内讧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难道是没有目标的乱砍乱杀?”另一名大将道。
  
      狄青冷冷道:“他们都想活下去,都怀疑对方染病,那么只有杀掉对方,自己才有机会活下去。”
  
      众将都听得匪夷所思,但只有这样似乎才合理,狄青随即又令道:“严守关隘,不接受投降,不准任何人靠近关隘,靠近者一律射杀!”
  
      辽军的自相残杀至到次日凌晨才渐渐停止,幸存的数千士兵受不了这种血腥压抑,纷纷翻山越岭寻找出路去了,井陉道内变得死一般寂静。
  
      十天后,一场暴雨突然袭来,这场暴雨足足下了一天一夜,一支由一千人人组成的探查队下了关隘,到井陉内探查情况去了。
  
      探查成员穿着皮靴和橡胶手套,穿着三层油布长袍,还有帽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每个人带厚厚的绵布口罩,中间还有碳粉,每个还戴着玻璃眼罩,这算是最原始的生化防护服,
  
      山谷内的情况触目惊心,已经看不到一个活人,到处是辽军士兵的尸体,从井陉关走到娘子关,确定没有幸存士兵,宋军开始撤军,大量士兵撤出井陉关和娘子关。
  
      狄青随即又出动三千士兵穿上防疫服进入井陉清理尸体,士兵们开始堆积尸体进行焚烧,整整处理了半个月,才将十余万辽军的尸体全部焚烧深埋,宋军收集了大量的兵器盔甲,煮水消毒后带出关隘。
  
      在井陉中段的平蔓河边,宋军士兵意外发现了六万匹战马,战马没有受到疫病的影响,对它们唯一的威胁就是被辽兵宰杀吃肉,辽军士兵全部覆灭后,这些战马在井陉内找到了青草和水源,得以幸存下来。
  
      这几万匹战马是宋军最大的收获,宋军将它们清洗消毒,随即带出了井陉关,修建一座专门的马城进行喂养恢复。
  
      井陉道随即进行封道,一直到三年后,井陉才重新开放,恢复商人和旅客通行,井陉内的辽军痕迹已经被时间磨平,疫病也消失无踪。
  
      在清理井陉结束两个月后,宋军巡哨在平定县附近的一处山谷内抓获了数十名辽军士兵,他们居然从井陉外翻山越岭走出来了。
  
      从这些幸存士兵口中,宋军知道了辽军在最后一夜发生的恐怖事件,所有辽军士兵都变成了疯子,互相残杀身边的同伴,两万余人最后只剩下不到五千人,都奋力爬上山峦向北方逃去,绝大部分都丧身在莽莽群山之中。
  
      十二万大军只剩下三十几名士兵存活下来,这是辽国史上最血腥也是最残酷的一场困兽之战。
  
      但辽国却坚决不肯承认井陉内发生了自相残杀之事,也不愿接受这三十几名幸存者回国,直到多年后,三十几名幸存者才得以返回家园和家人团聚。
  
      .........
  
      八月中旬,大宋天子赵顼在十万大军护卫下抵达了幽州,范宁率领数十名文武官员在数里外迎接天子到来。
  
      范宁躬身行一礼,“微臣范宁率讨北军各文武官员恭迎陛下驾临幽州!”
  
      众将一起单膝跪下,“参见陛下!”
  
      赵顼坐在高高的龙驾上,摆摆手笑道:“范相公免礼平身,各位将军平身!”
  
      “谢陛下!”
  
      众将起身,范宁上前对赵顼道:“陛下,这里距离幽州城太近,不如先去璐县休息。”
  
      赵顼摇摇头笑道:“难道三十万大军还保护不了朕的安全?”
  
      “这......”范宁有点为难,幽州辽军随时会杀出来,和宋军进行鱼死网破决战,他觉得幽州还是有点不安全。
  
      赵顼淡淡道:“太宗皇帝和真宗皇帝都御驾亲征,这次该轮到朕了,这一天朕已经等了很久,相公就不要再劝了。”
  
      范宁无奈,只得点点头,“陛下请去大营!”
  
      跟随赵顼御驾亲征的还有知政堂的相国、枢密院的高官以及各部尚书、侍郎等等三百余人。
  
      范宁又和富弼等相国见了面,这才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前往幽州城。
  
      十万随御驾亲征的大军在幽州城西开始扎下大营。
  
      天子赵顼和一班大臣在范宁的陪同下来到幽州城下。
  
      经过宋军一个半月持续不断的爆炸和烈火焚烧,幽州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四面城墙有三十余处发生了坍塌,城门也炸得支离破碎,布满了裂缝挂在城上。
  
      城内建筑更是烧掉了六成,辽军伤亡两万余人,普通平民也有数万人死于战火。
  
      整个幽州城的军民士气丧尽,若不是耶律胡睹还牢牢控制着军队,很多士兵都会出城投降,民兵也大量逃亡,辽军先后征召民兵至五万人,但没有人再愿意卖命了,恐惧笼罩在城内数十万军民心中,光逃亡就达三万人,耶律胡睹也无可奈何。
  
      城外,赵顼凝视幽州城良久,问道:“范相公在报告中提到,在消灭城内军民士气后便可攻打幽州,朕想知道,什么时候才时机成熟?”
  
      “陛下,五天前臣就准备攻打幽州了,但听说陛下要御驾亲征,所以微臣再缓五天,事实上,时机已经成熟,随时可以攻打幽州城。”
  
      赵顼心中很满意,他没有告诉范宁,自己想亲自指挥军队攻下幽州城,看来范宁颇为了解自己的心思,把这个机会留给了自己。
  
      赵顼点点头笑道:“既然机缘凑巧,那朕就临时出任一次主帅,收复幽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