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超级学霸第七百零四章 北岛来人,大宋超级学霸第704章 北岛来人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七百零四章 北岛来人

第七百零四章 北岛来人

    朱元丰的子孙大部分都去了北岛,但他自己却没有去,他年事已高,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日,他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葬在吴江朱氏墓地,和父亲以及生母葬在一起。
  
      他的女儿朱洁负责打理京城产业,同时也要照顾年迈的父亲。
  
      范宁和朱佩一起来到朱府,朱佩也好久没见到三祖父,趁着这个机会跟随丈夫一起前来探望。
  
      夜幕中,朱洁在大门处等候,马车缓缓停下,范宁先下了车,又将妻子搀扶下车,朱洁上前拉住朱佩的手笑道:“佩儿怎么也来了?”
  
      “我来看看三阿公,他身体还好吗?”
  
      “精神还算不错,就是年老体弱,走不动路了,需要人抬着。”
  
      朱佩对夫君小声道:“我想先去看看三阿公,夫君也去吗?”
  
      “一起去吧!”
  
      夫妻二人跟随朱洁进了府宅,只见院子里,朱元丰坐在轿椅上笑眯眯望着他们,后面站着四名抬轿的小厮。
  
      朱元丰去年秋天生了一场大病,虽然人熬过来了,但身体却彻底垮了,下身瘫痪,只能坐在轿椅上出行。
  
      范宁连忙上前握住朱元丰的手,入手冰凉,他有点埋怨道:“外面夜里凉,祖父出来做什么?”
  
      目前范宁的祖父一辈亲戚中,只剩下老祖母杨氏,朱佩的三祖父朱元丰和曹秀的祖父曹琮三人,就显得格外的宝贵。
  
      朱元丰咧嘴笑道:“楚王殿下驾临,我怎么能不出来迎接?”
  
      “别开玩笑了!”
  
      范宁对小厮道:“赶紧抬进屋去!”
  
      四名小厮将朱元丰的轿椅抬进暖和,众人七手八脚将他移上软榻,小厮这才退下去。
  
      两名使女扶着朱元丰坐好,这时,朱元丰孙子朱齐走进来,他也是范宁的妹婿,范宁一阵惊喜,“小七,怎么是你,阿多呢?”
  
      朱齐连忙向妻兄行礼道:“她又怀了身孕,不能乘船,所以只有我一人回来。”
  
      旁边朱洁摆摆手道:“大家都别站着,坐下说话!”
  
      众人在两边椅子上坐下,范宁又关心地问道:“阿多怀孕几个月了,你回来谁照顾他?”
  
      “大哥放心,我母亲在照顾她,她现在怀孕五个月左右,我回去完全赶得上。”
  
      范宁一颗心放下,又对朱元丰笑道:“三祖父真不想去北岛看看重孙吗?”
  
      朱元丰笑着摇摇头,“你小子别用这种话来压我,我重孙太多了,我可看不过来,现在只能管好自己,争取多活几年。”
  
      朱佩在旁边小声道:“夫君,三阿公不能坐船长途跋涉了!”
  
      “我知道,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
  
      范宁笑着又问朱元丰,“三祖父的几个老伙计肯去北岛吗?”
  
      朱元丰去年把陈留县的蒸汽机制造院搬去了北岛,所有工匠都给了丰厚的补偿,让他们去北岛居住十年,带出一批徒弟来。
  
      最后协商下来,一共七十五名工匠,有三十三人愿意带领全家移民北岛,有三十七人看在丰厚的补偿上,愿意携带妻儿去北岛生活十年,但还有五名老匠人因为年纪稍大,不愿再奔波,可偏偏这五人是技术最好的工匠,范宁当然希望能说服这五人。
  
      朱元丰点点头,“这五名老伙计有四人被说服了,愿意带领全家去北岛,还有一人实在是身体糟糕,比我还不行,那只能算了,这次他们会和小七一起返回北岛。”
  
      范宁转头望向朱齐笑道:“你这个县令亲自跑来京城,不会就是为了接几个家庭去北岛吧?”
  
      朱齐摇头,“当然不是,我这次来京城是为了两件事,一是和国子监协商,送一批优秀学子来工学院深造,另外便是为了朝廷购买精钢之事。”
  
      送学子来工学院深造,是早就定好的事情,范宁也知道,他不想多问,但朱齐提到精钢,正说到了范宁的心事上。
  
      “精钢怎么回事?”范宁问道。
  
      “是这样的,军器监年初向我们预定了五十万斤精钢,这是我们的全部产量,如果朝廷全部买走,我们自己就没有了.......”
  
      “所以你们想和朝廷协商,留一点给北岛,是这样吗?”
  
      “也不是这个意思!”
  
      朱齐连忙解释道:“事实上,朝廷给的价格很好,一斤精钢能换五斤普通生铁,我们想用精钢从朝廷换取普通生铁,对我们很有利。”
  
      “然后呢?”范宁感觉朱齐还有事情没有告诉自己。
  
      “是这样,我们在冶炼精钢的过程中发明了一种回炉冶炼法,能够大量去除普通生铁中的杂质,我们从朝廷回购普通生铁,然后回炉冶炼,再加入适当比例的碳粉,也能得到仅次于精钢的高品质生铁,我们叫做精铁,除了满足我们自己使用外,还能卖到宋朝民间,这里面获利很大。”
  
      朱元丰微微笑道:“看样子你跟明仁、明礼学会了做生意。”
  
      朱齐脸一红,“这就是明仁的方案,只是他脱不开身,所以就由我来和朝廷打交道。”
  
      旁边朱洁笑道:“你这样实话实话,就不怕你大哥让你们把回炉冶炼法上缴给朝廷?”
  
      范宁摇了摇头,“这倒不会,现在天子为了获得大量精钢,已决定大规模开发南大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怎么会破坏来之不易的开发计划?”
  
      朱佩见祖父面带倦色,便对范宁,“夫君带小齐去书房谈吧!阿公累了。”
  
      朱元丰笑道:“身体真的很糟糕了,坐一会儿就不行,你们去吧!我确实要休息了。”
  
      范宁点点头,带着朱齐去了书房,朱佩和姑姑扶着祖父去寝房休息了。
  
      书房内,范宁对朱齐道:“朝廷准备大规模开发南大陆,这可是北岛的机会,尽量配合朝廷招募百姓,人口才是第一重要的东西。”
  
      朱齐点点头,“我记住了,我回去后就让元老会协商,大家动员起来争取人口。”
  
      这时,使女送来茶,范宁接过茶盏坐下,他喝了口热茶问道:“北岛现在情况如何了?”
  
      朱齐笑道:“这大半年,北岛人口持续上涨,又增加了八千户百姓,这里面有朝廷安排的辽国汉人,也有我们自己招募的宋朝百姓,我们又增加了三座县城,齐城、鲁城和晋城,加上原来的吴、越、宋三城,现在已经增到六个县,近两万户百姓。”
  
      “那有没有考虑向北面发展?”
  
      “有!”
  
      朱齐道:“我们接下来还要修两座县城,准备放在最北面的半岛上。”
  
      “放在最北面的半岛是不是太远了一点?”
  
      “也不算太远吧!一方面要和努阿美岛的汉城联系,另外在那边修建码头和中转仓库,可以省下货船一天多一点的航程。”
  
      范宁一怔,“不对吧!从最北面的半岛到吴城县可以要走两天半的时间。”
  
      朱齐笑道:“那是以前,今年我们造船场研制成功一种螺旋桨,用它来替代明轮,使船只航速更快,从最北面到吴城县只要一天半就足够了。”
  
      范宁大喜,自己向朱孝霖提出的螺旋桨驱动已经研制很多年了,自己本来已经不抱希望,没想到居然研制成功了。
  
      “你这次过来,就是用螺旋桨驱动吗?”
  
      “正是,一共走了二十三天,比从前的二十六天减少了三天。”
  
      “怎么才减少三天?”范宁着实有点失望。
  
      朱齐解释道:“大哥有所不知,这种螺旋桨用在三千石的货船上速度确实很快,但用在万石货船上,效果就不显著了,只是比较节省焦炭,所以北岛和南岛以及和南大陆之间的联系,尽量用三千石的船只,非常便捷。”
  
      这时,朱齐目光黯然道:“还有一件事要给大哥说一下,我本堂四叔,五月份全家移民来北岛,但在努阿美岛的北面数百里外的海面上遇到了强风暴,十艘船翻沉了三艘,后来救起五十余人,还最后还是遇难一百四十三人,本堂四叔一家七口也不幸遇难了,这件事我还不敢告诉祖父,阿姑那边也不敢说。”
  
      朱齐所说的本堂四叔就是朱元甫的四儿子,朱佩的亲四叔朱孝男,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出嫁了,三个儿子都才十几岁,没到一家七口都遇难了。
  
      朱佩的三个叔父,二叔朱孝霖带着杨氏船场数千口人去了北岛,三叔朱孝华贪恋大宋繁华,不肯移民去北岛,四叔朱孝男被说服,全家人决定去北岛,没到半路上遇到了海难,这是北岛遭遇的第一次海难,三叔一家就遇到了。
  
      范宁沉默片刻道:“这件事你就别再提了,我找到时机再告诉他们,祖父年纪大了,这件事更不能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