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十九章、风雨已至!,同桌凶猛第19章、风雨已至!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十九章、风雨已至!

  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林奇刚刚召集大家开会的时候,会议室的气氛还是很轻松愉快的。特别是在陈述刻意说了句笑话之后,更是将大家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可是,自从这位企划部总监骆杰进来之后,整个会议室就处于一种极端压抑的氛围。他先怼了林奇不经过他这位一把手的允许就「偷偷摸摸」召集自己的下属在这里开会,又将炮火直接转移到了刚来的副总监陈述身上。
  他说的那些有关握手的礼仪,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
  「你这么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是比我职位高呢还是比我年纪长呢」,这是直接干脆的告诉陈述,我才是这企划部的老大,无论是资历还是职位,你就别想和我争了。
  至于那句「总不能说你是女士吧」,更是带有羞辱性质了。
  骆杰的这番话说完,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企划部职员的脸上有惊诧、有疑惑,有暗喜,也有事态并不明朗的警惕观察……
  所有人都屏声静气,就连呼吸都刻意的放缓,生怕自己打扰了这一刻的沉寂,替代这位倒霉的副总监成为骆总监的炮灰。
  陈述却是一脸懵逼!
  虽然刚才林奇在他的办公室里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但是,只是简单交代了这位骆总监的身份背景,对他的性格特征也没有任何的描述。
  唯一让陈述心生警惕的是那句「后来招了个副总监,没干多久就被咱们这位骆总监给气走了」。和这些人精打交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每一句话都要细心琢磨,说不定就在众多的废话当中隐藏着那么一两句他真正想要告诉你的秘莘。
  难道说,这就是这位骆总监的行事风格?
  他就是用这种嘻笑怒骂的方式把前总监给气走了?
  现在,他又想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也气走?实现自己独掌企划部的企图?
  说实话,当陈述听到那句「总不能说你是女士吧」的时候,也有种全身燥热,气血上头,转身就走……抱着外面的饮水机就朝着他脑袋上砸过去的冲动。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陈述转身看向林奇,这位人事部大佬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就像是鞋尖上面突然间开出了一朵迷人地小红花似的。根本就无视陈述的眼神求助,或者说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幕,提前就做好了眼神躲避。
  这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啊,刚才说假如陈述和骆总监发生冲突,他也不好站出来帮忙说些什么……说不帮忙就不帮忙,绝不违背自己的承诺。
  “嗯,那就自己来吧。”陈述在心里想道。
  他抬起头看向骆杰,出声说道:“骆总监……”
  “陈述是吧?”陈述刚想开口反击,骆杰就出声打断了他的节奏。他笑呵呵的看着陈述,一脸和蔼可亲的模样,说道:“你可能觉得我这个人有点儿小题大做,但是,你是咱们东正集团的企划部副总监,你出去和人商务洽谈那可就代表着咱们东正的形象素质……若是因为你的这些礼节性错误让人觉得咱们东正集团不过如此,是不是对公司影响巨大?”
  “不过嘛,我还是愿意给年轻人一些机会的。”骆杰这才伸出手来,准备和陈述来个正确规范的「亲密」握手。“哪有年轻人不犯错的?以后多多注意就是了。我是骆杰,是咱们企划部的总监。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代表东正集团企划部欢迎陈副总监的到来。让我们齐心协力,把东正企划部的事业做的蒸蒸日上圆圆满满。”
  哗啦啦……
  掌声如雷。
  虽然骆杰没有说过「大家掌声欢迎」之类的话,但是,当他说完那句欢迎词之后,企划部的这数十名职员立即做出了最恰当的举动,给予了最默契的配合。
  陈述眼神微缩,看来这企划部不好呆啊。
  若是这个骆杰只是像他之前表现的那般蛮横骄纵横冲直撞,自己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把他拿下,将他收拾的服服貼貼的。
  但是,他后面又表演了这么一出,给人一种有理有据有节的感觉。就是把官司打到集团高层那里,他们也没办法说他半个不是。
  按照商务礼仪上来讲,陈述确实有逾越的地方。
  可是,这是西方的商务礼仪啊,在东方,这种主动伸手走向上司的,大多数时候是下属为了表现出对上司的尊重和热情……
  这是文化差异的问题。
  骆杰先抨击了新来的副总监商务礼仪上的疏忽,给了陈述一记大大的耳光,让他威信扫地,以后在整个企划部众人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继而话锋一转,说愿意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并且热情的欢迎陈副总监的到来……
  从他出现到现在,总共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在陈述的身上打了一套完美的组合拳。
  打完收功之后,还拉着你的手说咱们以后是兄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他都不需要一个眼神的示意,企划部数十号职员的全身心配合。
  这样的对手,让人不得不心生寒意啊。
  陈述可以肯定,他和这个骆杰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在他进来的前一秒钟,应该还没有想到应对自己的办法。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将炮火率先轰向了林奇,轰向了这位趁自己不在却拉着企划部职员开小会的人事部经理。
  因为自己的一个举动,一个错误的行为,他就立即捉住了机会……
  “陈副总监……”骆杰出声唤道。
  陈述这才恍过神来,看到骆杰仍然对着自己伸出手来。而自己因为心思百转,想的事情太多,竟然忽略掉了这一点。
  “陈副总监,我代表东正企划部欢迎你的到来。”骆杰再次说道。
  先给你一个下马威,再伸手表示善意。若是你接受,以后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不接受,怕是以后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陈述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
  爷不接受!
  “啊?”陈述装作刚刚反应过来的模样,说道:“骆总监说什么?”
  骆杰的眼里浮现一抹怒意,仍然伸出手,耐着性子说道:“我说,我代表东正企划部欢迎陈副总监的到来。”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陈述摆手。“就是前面握手的那个……”
  “怎么?陈总监不懂握手礼仪?还需要我再讲一遍?”
  “懂了。现在懂了。”陈述说道:“听了骆总监一席话,我有种茅塞顿开的幸福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陈述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这是因为凌晨有鼻炎,出门时常忘记带纸巾,用餐厅提供的劣质纸张总是把鼻子擦地红通通的,让陈述看得又可气又怜惜,所以就随身携带着一块手帕。
  多年以来竟然变成了自己的一个小习惯。
  陈述用那块格子条纹的手帕将自己的左手擦拭的干干净净,又将右手也擦拭的干干净净。
  每一根手指头都仔细擦拭,就连手指缝隙都不会放过。
  于是,会议室里便出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
  一个西装革履俊俏干净的年轻男人用一块手帕擦手,而几十号人包括男人女人都围绕成一圈看着他擦手……
  就连一直低头看鞋尖的林奇都抬起了头,跟着其它人一样看着陈述擦手。而且看得相当仔细,相当投入。
  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他的手指是那么修长,他的皮肤……呸呸呸,谁要看他的皮肤了。
  骆杰对陈述的态度很满意。
  很好,终于来了一个识时务懂进退的家伙了。
  知道企划部里谁才是真正的掌控者,所以用自己最谦卑恭敬的一面来谄媚自己。
  自己随口讲的握手礼仪,便能够让他有种毛塞顿开的充实感。甚至不要脸的当众用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字眼。
  他用手帕把双手擦拭的干干净净,那样才有资格来握住自己的手,表达自己的臣服之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数十号人的围观下,陈述终于擦拭干净双手。
  他把手帕叠好,再次小心翼翼的揣进口袋。
  然后,他一脸笑意的看着骆杰。
  骆杰也一脸笑意的看着陈述,他还保持着伸出右手的姿势。
  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名英武的将军等待着检阅自己的士兵。
  只需要那个二等兵伸出手来。
  二等兵没有伸手。
  二等兵笑呵呵的看着骆杰,出声说道:“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资格和骆总监握手,先等我升一升吧。等我升一升再和骆总监握手。”
  “……”
  气氛再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风雨已至,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