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六十章、化成灰我也认识他!,同桌凶猛第60章、化成灰我也认识他!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六十章、化成灰我也认识他!

  孔溪和谢雨洁说说笑笑的从洗手间方向走过来,她们的迅速熟络让陈述和汤大海俩人颇为惊诧。
  “女人的友谊就像是塑料花,看起来娇艳,却闻不着花香。”汤大海压低嗓门用只有陈述一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别看她们现在好的跟亲姐妹似的,分开之后就会彼此吐槽。这个说别人的鼻子是整的,那个说别人的LV包包是A货。就跟生死大敌似的。”
  “说得跟你多了解女人一样。”
  “这方面我还真不必自谦。”汤大海一脸倨傲说道。在陈述这个情场菜鸟面前,他确实有着巨大的优越感。
  等到孔溪和谢雨洁落座,汤大海笑哈哈地问道:“你们俩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呢?”
  谢雨洁翻了个白眼,懒得接腔。
  孔溪倒是没有失礼,出声说道:“聊你啊。”
  “聊我什么?”
  “聊汤先生有情有义,义薄云天,是男人的好兄弟,女人的好伴侣。”孔溪笑眯眯的说道,给汤大少送上一顶又一顶高帽。
  汤大海慌了,赶紧否认着说道:“没有没有,我没有表姐说得那么好。情义这俩个字,我只做到了一个「义」字,「情」字方面我还得好好努力努力……在这一点上,我就得好好向陈述好好学习学习了。我汤大海身边朋友不少,但是能够像陈述这般这么大岁数才只谈过一次恋爱的还真是罕见。简直比熊猫还要更适合当国宝。”
  孔溪对着谢雨洁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看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一直在演」。
  在洗手间听过孔溪的分析,谢雨洁也在默默的观察汤大海的表现。在孔溪有意称赞他「有情有义」之后,他立即就跳出来反驳自己不懂感情,好象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渣男一般。
  “果然是个演员。”谢雨洁在心里想道。
  “哪里演了?分明说得就是事实而已。”谢雨洁一脸鄙夷的看着汤大海,心想:“诚实的渣男就不是渣男了?”
  更让谢雨洁生气的是,这样一个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的渣男,竟然担心自己爱上他而拼命的在抹黑自己……你不抹黑我就会喜欢上你了?
  岂有此理,把姑奶奶当作什么人了?
  “白痴!”
  “什么?”汤大海一脸茫然的看向谢雨洁。
  “什么?”谢雨洁也懵了。难道自己刚才把真实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你说白痴?”
  谢雨洁稳定了一下情绪,一脸平静的说道:“可能是你听错了。”
  汤大海看向陈述,问道:“你听到了吗?”
  “没有。”陈述摇头:“谢小姐说过什么了吗?”
  “你仔细想想?”汤大海追问着说道。心想,只有陈述说「听到了」,他就拍案而起,以受害者的姿态愤然离场从此大家老死不相往来。
  “确实没有。”陈述说道。
  “……”汤大海觉得陈述不是自己的朋友,他竟然没办法和自己「心有灵犀」。
  汤大海没办法「拂袖而去」,用餐巾擦拭嘴角,看着孔溪问道:“表姐来花城多长时间了?”
  “十几年时间了呢。”孔溪看了陈述一眼,出声说道。
  “表姐是花城人?”
  “不是,是后来迁到花城来的。”孔溪笑着说道。
  “表姐现在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十八线小艺人。”
  “啊?原来表姐是混娱乐圈的啊?我告诉你,这个圈子我熟悉。花城三大传媒公司,光辉的老板虞夕,东正的老板栗琨我都非常熟悉,华美那边的王信一直联系我想要请我吃饭来着,我觉得这人人品不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汤大海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表姐想要在影视圈发展,这些大姥那里还是要拜一拜码头的。找机会我安排一个饭局,把几位老板都约着聚一聚,到时候表姐过来,我介绍给他们认识认识,对你以后发展有好处。”
  “谢谢大海。”孔溪主动向汤大海举杯表示感谢,不过随即又说道:“不过我可是听说东正的栗董和光辉的虞董关系不好,俩人可是从来不在同一个饭局出现哦。”
  “你听说的那些都是小道消息,当不得真。”汤大海一脸严肃的说道:“等我把他们都约出来,你就知道我汤大海在影视圈里面的人脉了。”
  谢雨洁实在受不了这个家伙的自吹自擂,忍不住出声嘲讽:“东正的栗琨和光辉的虞夕原本是夫妻,因为感情不和而导致离婚,栗琨得到了整个东正,虞夕拿了钱之后出去创立了光辉,凡是东正做的光辉也会做,凡是东正的艺人,光辉都会抢。两家公司打得不可开交,难道这也是小道消息?”
  “啊?”汤大海颇为惊讶的看向谢雨洁,说道:“原来这件事情雨洁也知道呢?这是圈子里的秘密,只有最核心的从业人员才清楚……不过传言还是有一些夸张,他们的竞争是为了保持两家公司的业务迅速增涨,实际上栗琨和虞夕早就冰释前嫌,我们聚在一起吃了不少顿饭呢。栗琨是我大哥,我还能不了解?”
  “……”谢雨洁不想和智障说话了,就连坐在一起都是一种煎熬。
  孔溪看着谢雨洁生气的模样,暗自好笑,这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汤大海则向陈述挑了挑眉毛,一幅有没有被哥哥的演技征服的得意模样。他觉得再这么演下去,不需要陈述帮忙,他一个人就能够把这场婚事给搅黄了。
  “谢雨洁你不是不愿意开口吗?你不是想让我一个人背黑锅吗?我看你能够忍耐几时?”
  四人正各怀心事的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为首之人看到坐在那里的孔溪,脸上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快步走了过来,声音充满磁性的说道:“溪姐,好久不见了。”
  孔溪转身,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俊朗男人,也跟着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张蜀,好久不见了呢。最近在忙着拍戏?”
  “刚从横店回来,想着出来改善一下生活,没想到就碰着溪姐了。”张蜀五官精致,眼神深邃,留着淡淡的胡渣。这些胡渣不仅仅不会让人显得邋遢,反而让他充满了阳刚之美。男生女相,这是这几年娱乐圈比较流行的审美。但是,这些长相阳刚的男人也同样的受到观众的追捧。“溪姐也在这里陪朋友吃饭呢?今天这顿记我账上。”
  “不用了。”孔溪道谢。“已经有埋单的人了。”
  “哦?这几位……”张蜀的视线这才转移到其它三人的脸上,谢雨洁不认识,汤大海有点儿眼熟,应该是在什么场子见过,不过他们这些当红艺人识人无数,大多数都记不住名字。看到陈述的时候明显表情一僵,很快的就脸色大变,脸上的笑容也迅速敛去,寒声说道:“陈述……”
  陈述也跟着站了起来,笑呵呵的打量着张蜀,说道:“蜀哥你好,好久不见了。”
  “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张蜀强行控制情绪,但是那杀意还是从牙齿缝隙渗了出来。“一直想着找机会好好感谢一下陈组长,没想到今天就遇上了。”
  张蜀当年看过一本言情小说,名字叫做《第一次亲密接触》。这本书里面有几句台词,一直被他牢记在心。
  如果我有一千万
  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
  没有,所以我至今也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一对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一对翅膀吗?
  没有,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
  不能,所以,我并不爱你
  ------
  看到了陈述,张蜀就想到了这首曾经被他摘抄进笔记本里面的小诗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你早就死了千次百次
  我的眼神能够杀人吗?
  不能,所以,你这个贱人还可以活着
  要问张蜀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的说出陈述的名字。
  华美力捧的当红艺人,却被曾经服务过公司的工作人员给捅了一刀。不仅仅把自己醉驾肇事的事情推上微博热搜,导致他形象受损声誉大跌,甚至还向公司提出「封杀」其一年的无耻要求。
  这一年的时间,他得损失多少人气啊?他得损失多少钱啊?
  更可恨的是,这是一桩早就处理好的陈年旧事,他不说根本就没有人再提起,没有人再去关注。他为了打击报复王信,却把自己给丢出去当作「替罪羊」,这种事情哪个男人能够忍受?
  “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蜀哥不用记在心上。”陈述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一幅「无功不受禄」的洒脱模样。
  孔溪看看张蜀,又看看陈述,笑着问道:“你们俩位认识呢?”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张蜀转脸看向孔溪的时候,脸上竟然神奇般的再次浮现出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僵硬难看而已。“我和陈组长可是老交情了,化成灰我也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