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六十三章、不能让他们走了!,同桌凶猛第63章、不能让他们走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六十三章、不能让他们走了!

  在秘书金佑的引领下,风尘三侠……不,FLOWER3迈进了徐永威的办公室。
  徐永威看到陪伴在李如意身边的陈述和汤大海,眼神微凛,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李如意,说道:“李如意,听到你说要拯救刘总,给刘总一次赎罪的机会,我还以为你要施展什么通天的手段呢。怎么着?多带了两个人,就觉得自己胜操胜券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本来还挺期待的,期待被如花似玉的如意拯救一次。”刘隆坐在沙发上面,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隙。“就这么点儿阵仗,怕是不够看吧?”
  “我们是来和乐海谈判的。”陈述向前一步,主动向徐永威伸出手来,笑着说道:“这位就是乐海的徐董吧?”
  徐永威无视陈述伸出去的手,眼睛阴厉,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不见,沉声问道:“你是谁?”
  “陈述。”陈述说道:“我是如意的朋友。”
  “陈述,这个名字倒是有点儿耳熟。”徐永威神情微愣,心想,难道是在哪里见过?一般敢出来给人撑场子的,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关系背景。这小子如此年轻,却气度沉稳,给人一种不好相与的危险感觉。难道说,他是花城哪一位大人物家里的公子哥?
  刘隆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陈述,突然间脑海里灵光闪现,出声喊道:“华美。”
  “什么华美?”
  “老板,你忘记了。前段事件的华美事件……陈述就是华美的那个陈述。”
  “原来是你。”徐永威的表情瞬间就变得玩味起来,笑呵呵的说道:“听说你女朋友被老板王信给抢了,你为了报复王信,就把张蜀给拎出来抽了几棍子?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闭上你的鸟嘴。”汤大海脸色大变,冲上前指着徐永威破口大骂:“你媳妇跟我红杏出墙的事情,我还替你守口如瓶,没有全世界的到处宣扬吧?”
  李如意双眼血红,冲上前就要去和徐永威动手。
  陈述一把拽住李如意,眼神却扫向了汤大海。
  李如意动弹不得,汤大海也瞬间偃旗息鼓。
  三人之中,陈述年纪最小,却最有威信。小事由大家讨论决定,大事由陈述一言而决。
  “是有这么回事儿。”陈述脸上的表情不变,仍然保持着那幅云淡风轻的坦然模样,出声说道:“不过,事实稍微有些出入,我不是报复王信抢走了我的女朋友,我是报复王信坏我名声,泼我脏水。”
  “哈哈哈……”
  徐永威和刘隆相视大笑。
  “老板,你这么当面戳人伤口,让人面子往哪儿搁啊?哪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啊?”刘隆指着陈述哈哈大笑,捂着肚子喘不过气来的模样,说道:“我要是他,我也不愿意承认是因为女朋友给我戴了绿帽子才去报复王信的啊。那不证明我还在乎那个女人吗?是不是?”
  “说的也是。”徐永威点了点头,说道:“可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操你妈!”汤大海怒吼一声,就想冲出去打人。
  “大海。”陈述出声喝道。
  “你他妈敢骂我兄弟,老子弄死你。”汤大海暴跳如雷,指着徐永威和刘隆吼道。
  “毛头小子,不自量力。”徐永威一脸鄙夷。
  “弄死我们?行,你刘爷爷就在这边坐着,我看你们是怎么样把我弄死的的……”刘隆肉山一样的身体坐在那里,语带嘲讽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死啊活啊的。你刘爷当年真刀真枪的和人砍杀的时候,你们这些小混蛋怕是毛都没长齐吧?”
  陈述拍拍汤大海和李如意的肩膀,示意他们稍安勿燥。
  安抚下另外两位「大侠」之后,陈述走到徐永威面前坐下,说道:“我们是来谈判的,两位老板不想听听我们的筹码?”
  “说来听听。”徐永威坐直身体,端起面前的茶碗一饮而尽。“筹码少了,可是没资格上牌桌。”
  “一定会让两位老板满意。”陈述笑着说道。
  他向李如意伸出手来,李如意从随身携带的一个黑色提包里面取出一个牛皮袋子。
  陈述接过牛皮袋子,顺手就递给坐在对面的刘隆,说道:“刘爷,您先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您告诉我,我好让人去补齐了。”
  刘隆狐疑地看了陈述一眼,伸手接过了那个牛皮袋子。
  解开丝线,从里面取出一叠资料。
  看了几眼,脸色大变。
  等到他把那叠资料照片全部看完之后,表情暴戾,双眼血红,抡起蒲扇大的巴掌就朝着陈述的脸上抽了过去,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在嘶吼:“我操你姥姥。”
  陈述身体后仰,避开了刘隆的致命一击。
  陈述眼神如刀,笑呵呵地看着刘隆,问道:“刘爷,您还满意吧?”
  “你这些资料都是从哪里拿到的?你从哪里拿到的?假的,这些都是假的……”刘隆把手里的资料甩飞出去,指着陈述的鼻子骂道。
  “刘爷说是假的,那就一定是假的。”陈述笑着说道:“十七年前的腊月二十七,刘爷为了抢夺一个沙石场,出了两千块钱,逼迫沙场原来的主人把场子卖给你,主人嫌价格太低不同意,结果你让人把沙场主人正在上初中的儿子双腿给打断……”
  “十五年前的春天,你在洗浴中心和一个客人发生冲突,那名客人从洗浴中心出来的时候,被你安排的人给撞飞了出去,那名客人全身瘫痪,至今还躺倒在床上……”
  “十三年前,你带领几十号人和人火拼,用散弹枪把人给打成筛子….。。人没死,也废了。”
  “十年前,哦,十年前你已经开始洗白做影视了,洗了多少黑钱,糟糕了多少姑娘,我不说,刘爷应该心里都有数吧?”
  “我知道刘爷贵人多忘事,不过没关系,我的好朋友说了,好记性不如一个备忘录,我都帮您打印出来了……刘爷没事的时候回味一下?”
  既然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你还敢毁我?”刘龙双眼血红,气喘如牛的盯着陈述。“你们想让我死,我就先弄死你们。”
  “弄死我们?行,你陈爷爷就在这边坐着,我看你们是怎么样把我们弄死的……现在的老年人,动不动就死啊活啊的。不自量力。”陈述不是一个喜欢记仇的男人,当场就把刚才徐永威和刘隆讥讽他们的话给原路奉还回去了。
  不同的是,陈述没说要弄死对方却是真的要弄死对方,刘隆说要弄死对方却只能放放嘴炮而已。
  “欺人太甚!”刘隆提起面前的开水壶就想丢过去。
  李如意抢先一步,迅速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陈述的前面。
  陈述是为了拯救他逃离火海才帮他做的这一切,倘若因此受伤的话,李如意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看到刘隆想要动粗,他便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坐下。”徐永威出声喝道。
  刘隆看了徐永威一眼,只得听话的坐了回去。
  徐永威看了一眼站在陈述面前的李如意和汤大海,说道:“这两位朋友也都坐下吧。”
  “不坐。”汤大海拒绝。“站着动手方便一些。”
  汤大海的目的很明确,他在智商上帮不了李如意什么,但是倘若动手的话,以他的块头一个打俩……
  徐永威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伸手想要从地上捡起刘隆刚才丢掉的那些纸张,却被陈述出声拒绝:“如意,再给徐董拿一份资料。”
  “好。”李如意应了一声,再次从身上背的黑色包包里面取了一份资料。和刚才刘隆甩飞出去的那份一模一样的资料。
  陈述看向刘隆,语带戏谑得说道:“我知道刘爷有随便丢东西的习惯,所以就多准备了几份……刘爷要是想要再回忆一遍,尽管开口,我这边资料多的是。”
  徐永威接过文件袋子翻看了几页,便把手里的资料合上了。
  他知道,这些资料都是真实的。刘隆之前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的多。刘隆后来成了自己的马仔,然后自己把艺人经纪这一块交给他负责,他又做过些什么脏事恶事,大多数他都心知肚明。
  他知道无所谓,他相信刘隆对自己的忠心,他有信心把这把「刀子」给用好。
  但是,面前这三个人也知道了。
  不仅仅知道了,而且还拿着这些东西跑来和自己谈判。
  那么这把刀子就不仅仅用来伤人,而且还有可能会伤到自己。这样的结果是徐永威不愿意接受的。
  徐永威看向刘隆,看着这个陪伴自己打拼多年的伙伴,出声问道:“你怎么看?”
  “老板,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他们是想栽脏陷害我,所以才整了这些资料……”刘隆感受到徐永威眼神里的疏远和冰冷,急忙解释。倘若在这个时候,就连徐永威也抛弃自己,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述笑了笑,说道:“既然刘爷说这是假的,那便是假的吧。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陈述说完,起身就走。
  “老板……”刘隆双眼哀求地看向徐永威:“不能让他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