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八十七章、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同桌凶猛第87章、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八十七章、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
有很多女孩子难以理解为何自己生病了男朋友不停的劝她们多喝热水,甚至还把「多喝热水」这句话列为钢铁直男的三大特征之一……
  
  热水喝得多了,你不就得去洗手间吗?
  
  当你的身体虚弱无力的时候,不得让男朋友扶着或者抱着?
  
  其实这是男朋友「撩人」的手段,只是你没有想明白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深意而已。
  
  一句「老娘不喝」,就把一个浪漫故事给毁灭了。
  
  因为陈述不是钢铁直男,所以他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他之所以说让孔溪喝水,一是表达关心,二是为了没话找话……毕竟同一个屋檐下,若是不说点儿什么,陈述还是觉得有点儿尴尬。
  
  然后,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你说话啊?”看到陈述站在那里不动,孔溪没好气的说道。原本就觉得很丢脸,总不能让人再说一遍吧?
  
  刚才她把两个小助理都使唤出去的时候,只想着端茶倒水的工作。哪里想到了这一茬?现在想要忍着等静静回来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她要西城买蛋糕南城买奶茶比花木兰还忙……
  
  “啊?哦,我明白了。”陈述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要动,我先帮你把身体转移过来,然后抱着你去洗手间。”
  
  “我的左腿可以使力,你扶我一下就好了。”孔溪说道。「抱」太亲密了,她还接触不来。
  
  “好的。”陈述说道。
  
  他伸手想要搀扶孔溪,却又不知道从何下手。毕竟,伸出手去,感觉哪里都是肉啊。
  
  可是,不扶肉的话,难道扶床啊?
  
  孔溪伸出手来,陈述赶紧一只手搀扶住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搂住她的后背,这样方便她下床的时候借力。
  
  可能是因为陈述用力太轻,孔溪刚刚想要起身,立即就跌坐了回去。
  
  “哎哟……”右腿碰到床架,孔溪痛呼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陈述连连道歉,也顾不上避嫌了,赶紧用力的搂着孔溪的腰把她抱了下来,然后让她的左脚先落地,右腿高高的提起来悬空。
  
  “这样不方便走路。”陈述说道。“你把右脚放在我的左脚脚背上面,然后我喊一二一二,我们就一起迈动步伐。一是左腿,二是右腿。我使力,你不需要使力。两人三足的游戏玩过了吧?”
  
  “我知道。”孔溪点头说道。
  
  “我的脚驮着你的脚走,千万不要使力啊。”陈述再次叮嘱着说道。
  
  “我明白。”孔溪点头答应。
  
  等到孔溪小心翼翼的把那只伤腿放到陈述的脚背上面之后,陈述一只手搀扶着孔溪,一边喊着口号迈动双腿。
  
  “一二……一二……一二……”
  
  到了洗手间门口,陈述迅速把马桶擦拭干净,然后搀扶着孔溪坐了上去。
  
  陈述则是把洗手间的门一关,站在门口等待着。
  
  “陈述……”里面传来孔溪的声音。
  
  “啊?”陈述问道。
  
  “你能不能……到门口帮忙看着?”
  
  “哦。好。”陈述便走出病房,把病房门给关上了。
  
  过了几分钟,陈述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便推开门问道:“可以了吗?”
  
  “可以了。”里面传来孔溪的声音。
  
  于是,陈述便开门进去,站在洗手间门口,说道:“我要进去了。”
  
  “进来吧。”
  
  陈述拉开洗手间的门,孔溪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端坐在马桶盖上,低眉顺眼,俏脸如霞,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陈述知道她有些害羞,心里想着说些什么打破这种旖旎的氛围。随便说点儿什么也好。
  
  “你终于来了。”孔溪说道。
  
  “嗯?”陈述一头雾水。抬腕看了看表,总共才离开了五分钟,没有很长时间啊?
  
  “你说了三年之后就回来娶我,我相信你。没想到三年又三年,我足足等了你十六年。”
  
  “……”完蛋,这丫头又被戏精上身了。今天这场是什么戏码?完全加入不进去啊。
  
  “我的头发白了,我的皮肤长满皱纹,我的眼睛也快要瞎了。可是,我总算是等到你了。就是在这一刻死了,我也是带着笑容离开。”
  
  “对不起。”陈述沉声说道:“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找你,就是一直找不到你。”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过儿……”
  
  “姑姑……”
  
  “好了。”孔溪抹掉眼角的泪水,说道:“可以扶我起来了。”
  
  陈述赶紧上前扶起孔溪,说道:“按照刚才的办法,我们再走一次。”
  
  “嗯。”孔溪小声说道。她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尴尬过。怎么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呢?让一个男生搀扶自己去洗手间——这是以前她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事情。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双手还是紧紧的捉住陈述的胳膊。
  
  她怕自己站立不稳,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那样的话,怕是右腿骨折加重,身体其它部位也要打上几个石板了。
  
  “一二……一二……一……”
  
  嘎吱……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王韶出现在门口,笑着说道:“就是这里了……起源快进来……”
  
  声音嘎然而止。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病房中央的陈述和孔溪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拥抱在一起。
  
  陈述一只手扶着孔溪的胳膊,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肢,而孔溪的身体近乎依偎在陈述的怀里,一只脚还踩在陈述的鞋面上。
  
  「这是……玩得哪一出?」
  
  砰!
  
  王韶终于反应过来。
  
  家丑不可外扬,赶紧把门关了避免更多人看到眼前这震撼性的一幕。
  
  “小溪,你们这是?”王韶出声问道。
  
  白起源的眼神在陈述和孔溪的脸上扫来扫去的,像是在探寻什么。骆杰先是惊骇,继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表情也变得玩味起来。
  
  “韶姐……”孔溪也没想到王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更没想到原本要去参加活动的白起源和骆杰也跟着过来。有过片刻的慌乱和羞涩,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去了一下洗手间……”
  
  “洗手间?”王韶转身瞄了一眼病房里的洗手间。那里面可是可以发生很多故事。
  
  “我先扶你到床上?”陈述说道。
  
  “嗯。”
  
  “来,一二……一二……”
  
  陈述把孔溪搀扶到了床上坐好,这才主动和白起源和骆杰打招呼,说道:“白爷来了……骆总监不是说赶着去机场吗?怕是时间来不及了吧?”
  
  “原本确实要赶着去机场的。”骆杰笑呵呵的看着孔溪,解释着说道:“起源那边听说小溪的腿受伤了,不放心就这么走了,非要先过来看看再去机场……”
  
  “谢谢起源。”孔溪看向白起源,感激的说道:“你那么忙,不用特意赶过来。”
  
  “没事的。”白起源脸上浮现温暖的笑意,问道:“伤得严重不严重?”
  
  孔溪指了指打了石膏的腿,说道:“小腿骨折。怕是一段时间走不了路。”
  
  “好好休息休息。你不是接了一部新剧吗?休息完这段时间,怕是就要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了。”
  
  “只能这么想了。”孔溪无奈的说道。
  
  白起源的视线转移到了陈述脸上,问道:“陈总监是来看望小溪?”
  
  “是啊。”陈述指了指骆杰,说道:“受骆总监的委托,代表企划部来看望孔溪小姐。”
  
  “嗯。”白起源扫了骆杰一眼。
  
  骆杰微惊,心想陈述这个混蛋,真是每时每刻都不忘记给自己挖坑啊。
  
  你确实是被我委派过来的,但是我也没有让你和孔溪搂搂抱抱啊?我也没有让你扶着人家去厕所啊?
  
  骆杰知道,若是自己不解释一声的话,怕是要被白起源给记恨在心了。
  
  于是,骆杰看着白起源说道:“我和起源约好了一起去北京,想着时间可能会有冲突,就请陈总监代表我们企划部过来看望孔溪。只是没想到走到半路,起源担心小溪的伤情,非要过来看上一眼再走……于是就这么碰上了。”
  
  你们打你们的,我是无辜的。
  
  白起源不置可否,看着王韶问道:“工作人员呢?小溪的腿都伤成这样?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工作人员陪着照顾?王总,看来你的工作很不称职啊。”
  
  王韶可不愿意替陈述背锅,赶紧解释着说道:“白爷,我正在和品牌方那边沟通后续合作的事情,我离开的时候,静静和小雪是留在小溪身边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出门一趟,那两个小丫头就不见了。”
  
  “对于这种擅离职守的员工,东正是不会要的。”白起源声音冰冷的说道。
  
  王韶会意,说道:“是。我明白了,我明天就让她们俩人辞职。”
  
  “是我让她们出去的。”孔溪出声说道:“我让小雪去处理和媒体对接的事情,避免被他们乱带节奏。静静去为我买奶茶和蛋糕了……倘若她们有错,那也是我的错。我替她们承担。”
  
  “小溪,你不能总是护着这些小孩子。她们就是因为你太宠着了,所以才总是无法无天的,整天也没有一个正形……”王韶出声劝慰。
  
  白起源不仅仅是东正一哥,而且是公司董事,他有权开掉两个小助理。和白起源的怒火相比,两个小助理又算得了什么呢?白起源都发话了,你何必让他下不了台呢?
  
  “韶姐,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们是因为收到我的指令,所以才出去办事。她们做错了什么?既然她们是我的助理,自然要完成我指派的任务……难道说,她们无视我说的每一句话才是认真工作的表现?”孔溪毫不示弱,一心想要护住那两个可怜的小助理。“若是那样的话,不用起源张嘴,我早就把她们辞掉了。”
  
  “小溪……”
  
  “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孔溪面若冰霜,态度强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