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九十九章、出尔反尔 !,同桌凶猛第99章、出尔反尔 !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九十九章、出尔反尔 !

第九十九章、出尔反尔 !

随着进度条的前进,陈述终于看到了孔溪摔倒的那一幕。
  
  不得不说,人长得好看就是占尽了优势,就连摔倒都摔得赏心悦目……
  
  陈述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又一遍。
  
  差点儿都忘记干正事。
  
  陈述把画面放缓速度,然后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和环境。
  
  在孔溪摔倒的那一刹那,出现在视频里面的有六个人,三个人守在摄像机机位前观看镜头画面,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子想要来搀扶孔溪出水,另外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孩子正举着白色浴袍要帮孔溪穿上。还有一个穿格子条纹长裙的女人手里捧着文件夹,看起来应该是场务一类的角色。
  
  陈述把孔溪摔倒时那一刻的画面定格,然后将画面截取过来,将每一个人的面部放大,认真的观察所有人的表情。
  
  白衣服女孩子距离孔溪最近,当孔溪摔倒的时候,她的表情惊诧,瞳孔胀大,一幅难以置信的模样。黑衣服的女孩子手里还举着浴袍,等着在孔溪走过来的时候把她包裹住。浴袍举在半空悬空,表情迷惑,还没有从这突发的状况中反应过来。抱着文件夹的女孩子正低头在纸面上写着什么,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更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陈述并不着急,继续用0.5倍速度观看视频,然后一桢桢的截图。对每一幅画面进行比对和研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陈述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看了一眼电脑上面的时间时,已经显示是凌晨两点钟了。
  
  陈述选择了几张截图发给王韶,让她帮忙确认这三个女孩子的身份,然后合上电脑上床睡觉。
  
  今天折腾了一整天,他也实在是太困了。
  
  陈述仍然保持着早起去大学城运动场跑步的习惯,伴着晨曦,踏着露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在这一点上,陈述遗传了他那军人父亲的优良传统。
  
  而且,陈述深知,身体才是人之根本,倘若身体垮掉了,纵是再有才华也有心无力。
  
  陈述跑到第六圈的时候手机响了,陈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王韶的名字,这才用耳麦按下了接听键。
  
  “韶姐,有什么事情吗?”
  
  “陈述,没打扰你睡觉吧?”王韶出声问道。
  
  “没有。”陈述说道。“我在跑步。”
  
  “这么早起床跑步?”王韶的声音明显有些诧异,她是今天早上才看到陈述发过去的信息,特意留意了一下发送时间是凌晨两点,现在不到七点钟,陈述就已经起床跑步了,那他整晚睡了多长时间?
  
  “习惯了。”陈述淡淡说道。
  
  “……”
  
  王韶沉默。心想,每个人的成功都非偶然。陈述聪明又自律,这样的年轻人简直是凤毛麟角,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这么一想,她又开始担心自己的位置了……总有种自己精心呵护的白菜被猪给拱了的危机感。
  
  “韶姐有什么事情吗?”陈述一边快步行走,一边出声问道。他不喜欢跑步被人打断的感觉,而且跑步一旦开始,就不要轻易的停下来。从激烈的运动状态迅速调整到静止状态对人的身体会有伤害。
  
  “我接到了CE那边的电话,他们希望在今天的上班时间就把延期拍摄的方案细节敲定下来。也要和我们商量一下针对孔溪受伤一事的赔偿问题。”王韶出声说道。
  
  “那就由韶姐全权负责吧。”陈述笑着说道。显然当时CE集团找上了陈述,但是,陈述仍然是企划部的副总监,从工作职能上看来,是没有资格替孔溪谈合约的。当然,自己当真要谈,孔溪显然是愿意的,王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话说。毕竟,当时在那种急迫的情况下,是陈述替他们赢得了这场战争的主导权。
  
  只是,陈述没必要去抢别人手头上的活计去干。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告诉了CE,商务谈判由王韶负责。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找王韶沟通就好。
  
  他们今天一大早就找来了,CE那边确实是有些着急了。
  
  不过,孔溪的那条微博还在疯狂发酵之中,他们也确实不敢等待太久……万一孔溪觉得你没有诚意,再发一条微博呢?
  
  “我想先和你确定一下条款细节。”王韶在那边斟酌着用词,说道:“你觉得怎么样才好?”
  
  陈述就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韶姐,你是行业老人了,为孔溪争取过无数的机会和利益。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间畏手畏脚了?”
  
  “我……”王韶有些语塞。她能不心虚吗?这次和CE的谈判,自己的表现是相当业余的,甚至都有些失职。最后是电话那头的家伙力挽狂澜,不仅仅重新拿回来了主导权,还打得CE丢盔弃甲难以招架。
  
  现在人家主动打来电话寻求解决问题之法,王韶不得不主动打来电话向陈述请教,或者说是一种示好。
  
  毕竟,CE是最先把电话打到陈述那边的。倘若陈述没有拒绝,直接接手了这场谈判……孔溪不会拒绝,自己就算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那个时候,自己这个经纪人的处境就极其尴尬了。
  
  所以,从内心深处,她是感激陈述的。
  
  感谢他的宽容和大度。
  
  陈述明白王韶的心思,出声说道:“邵姐,我们都是孔溪身边的人,我们都希望孔溪生活的更好,保护孔溪不被任何人欺负。所以,我们的阵营是一样的,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做的和你做的,都是希望孔溪的未来更加美好。你就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了。”
  
  “我明白了。”王韶松了口气,说道:“经验主义害死人。因为以前和这些国际奢侈品品牌打交道的行为惯性,总是见面就矮了半截……这次要不是你出手的话,我就把孔溪给害了。”
  
  “害了倒不至于,就是吃了些亏受了些委屈而已。”陈述笑着安慰。
  
  “嗯,我明白我们的优势和底线。我和他们谈判的时候,会把你和Frano所说的那些条款重复一遍。这一次,我们寸步不让。”
  
  “我相信韶姐的能力。”陈述笑着说道。
  
  “我收到了你的信息,你为何想要见那三个女孩子呢?”在挂断电话前,王韶出声问道:“觉得她们有嫌疑?”
  
  “现在说不好,有些事情需要和她们当面确认一下。”陈述出声说道。
  
  “好的。我这就安排,让她们上班时间去公司找你。”王韶对陈述的事情还是相当配合的。
  
  “麻烦韶姐了。”
  
  “陈述……”王韶声音稍微停顿,然后又急促地说道:“谢谢。”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陈述摇头轻笑。然后再一次点下了音乐播放键,沿着跑道奔跑起来——
  
  丁星气势汹汹的冲到总经理办公司,对着秘书问道:“王总呢?王总来了没有?”
  
  凌晨恭敬的站了起来,看着这位华美最大牌的艺人,笑着说道:“星姐找王总有什么事情吗?”
  
  丁星也听说过一些总经理王信和俏秘书的绯闻,认真打量过一番凌晨的五官眉眼,心想,倒也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用这样的手段上位,又能够受宠多久呢?男人啊,可都是会变心的啊。更何况你找的是娱乐公司的大老板,身边何曾会缺少美女呢?
  
  “凌秘书早。”丁星自然不会得罪老板身边的人,更不会得罪老板身边的女人。她们或许不能给你带来利益,但是破坏能力却极其惊人。“我有事情要和王总聊。”
  
  凌晨点了点头,说道:“王总刚来公司,星姐有事就直接进去吧。”
  
  丁星看了凌晨一眼,心想,这个女人不向王信通报一声就直接让自己进去,是为了展示她在王信面前的受宠,还是想要表示对于自己这个级别的艺人公司没有任何人胆敢拦截,想见老板随时随地……
  
  「嗯,万一两者皆有呢?」
  
  想到此处,丁星不由得有些恍神。看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
  
  丁星从包包里摸出一支口红塞到凌晨手里,称赞着说道:“你的唇形很好看,我觉得这款口红很适合你。我自己也在用。”
  
  “谢谢星姐。”凌晨满脸喜悦。她接下来的不仅仅是一支口红,而是丁星对自己的认可。这才是她最需要也最渴望的。
  
  她知道公司里面有很多自己的传闻,那些异样的眼神让她如芒在背。当她转身想要探求个究竟的时候,却又发现每一张看向自己的都是真诚友善的笑脸。
  
  倘若有丁星这样的大明星愿意与自己交好的话,甚至能够成为亲密的朋友,那么,外界会对自己的印象有一些改观吧?
  
  “你用着试试。用完了再找我拿。”丁星摆了摆手,推门进入了王信的办公室。
  
  王信正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脸色阴沉,看起来一大早心情就不怎么愉悦,就连旁边热气腾腾的咖啡都没心情抿上一口。
  
  丁星径直走到王信面前,满脸怒气的说道:“王总,做人要说话算数,你前几天还告诉我说CE的代言是我的了,昨天晚上一个电话打过去,说CE那边的代言黄了……你是不是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出尔反尔真的好吗?以后谁还再敢信你说的每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