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零四章、不是那么的狼狈!,同桌凶猛第104章、不是那么的狼狈!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零四章、不是那么的狼狈!

第一百零四章、不是那么的狼狈!

    “正如我知道是你陷害孔溪摔倒一样,我也同样知道在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陈述出声说道:“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主动说出来和被动查出来,罪名可大不一样了。”
  
      “你不是警察,你没有资格审讯我……”小格咬牙不肯松口。而且她也懂得一些法律常识,陈述只有调查权,没有审讯权。她不配合,他也没办法。难道还敢动手打人不成?
  
      “你们之所以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不是想要从孔溪手里拿走CE的代言吗?有资格从CE手里拿走代言的能有几个人?我闭着眼睛都能够猜出来。”
  
      “你没有证据,你没有资格审讯我。”
  
      “当真不说?”
  
      “我什么都没做。也没什么好说的。”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的话,后果自负。”
  
      “我什么都没做,你们是在冤枉我。”
  
      “那你走。”陈述说道。
  
      “什么?”小格瞪大眼睛看向陈述,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我说你可以走了。”陈述说道。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小格的心有点慌。这个家伙怎么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刚才逼问小白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轻松过关了。没想到突然间杀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一个问题让自己陷入险地。
  
      现在连番追问自己,几个回合下来,自己还没怎么着呢,他放弃让自己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
  
      是不是平静里面蕴含着更大的风暴?更大的风暴是什么?会在哪里降临?
  
      “我是想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诱导你说出真相。没想到你铁骨铮铮,竟然根本不钩。”陈述出声说道:“你果然是一个厉害的对手,赢得了我的尊重。你可以离开了。”
  
      “……”小格的心更慌了。
  
      我没有铁骨铮铮啊,我也不是是一个厉害的对手啊……我怎么配赢得你的尊重呢?这个男人是不是想要赶尽杀绝弄死我啊?我好害怕怎么办啊?
  
      “还不走?”陈述看着坐在那里越发忐忑不安的小格,出声问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啊。我是让你离开。”顿了顿,陈述面露惊喜之色,问道:“你又想坦白了?”
  
      小格拼命的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道要坦白什么。”
  
      陈述嘿嘿冷笑,说道:“既不肯说,又不肯走,难道还想让我管饭啊?”
  
      “我……”
  
      陈述率先起身,抱着件夹走出小会议室。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陈述出声说道。
  
      砰!
  
      小会议室的门重重关。
  
      小格脸色惨白,表情惊惧,额头大汗淋漓。陈述的离开,像是判决了她的终身监禁。
  
      陈述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听到病房里面传来男人女人的说笑声音。
  
      “小溪,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那家荷叶蒸饭,腊肠味的……你试试口感如何”
  
      “汤是「小公馆」的虫草汤……小公馆的汤是极有名气的,据说慈禧因为喜欢他们家的汤,还特意让御厨去抄了配方……”
  
      “蛋糕是你最喜欢吃的。因为你喜欢吃这家蛋糕,现在都成了红店,助手去排了半天队才买着呢……”
  
      “谢谢腾云姐,我真的吃不下这么多。”孔溪出声说道。
  
      “谢我什么啊?这些都是起源精心为你准备的。他对你的喜好可真是了解,你喜欢吃哪家的饭喝哪家的汤吃哪家的蛋糕都了如指掌。以前还有人说我们家起源是不懂风情的钢铁直男,现在看来一点儿也不准确嘛。”腾云笑嘻嘻地说道。
  
      “认识小溪那么多年了,还对她的喜好一无所知,哪有资格做她的朋友?”这是白起源的声音。
  
      “那我在你身边五年,也没见到你了解我的喜好?所以啊,还是要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用心。他倘若愿意对一个女人用心,那自然是把她的喜怒哀乐牢牢地记在心里的。”
  
      低头看看手里提着的那盒蔬菜沙拉,突然间发现它和自己这个人一样的单薄无力。
  
      “里面已经有荷叶饭虫草汤和蛋糕,她一定不想再吃蔬菜沙拉了?”
  
      陈述摇了摇头,准备转身离开。
  
      砰!
  
      陈述和一个坚硬的物体撞了个正着。
  
      “陈总监?”静静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陈述,问道:“陈总监这是准备离开?还是准备进去?”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陈述给问住了。
  
      静静看到陈述手里提着的蔬菜沙拉,说道:“陈总监还没进去?那我们一起去看望溪姐。”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述笑着说道。
  
      若是悄无声息的离开,那是有自知之明。
  
      被人撞破了再离开,那是矫情了。
  
      陈述自诩自己是一个聪明不矫情的男人,所以他决定跟着静静一起进去看望孔溪。
  
      静静推开病房房门,嚷讓着说道:“溪姐,陈总监来看你来了……”
  
      看到坐在那里的白起源和正在殷勤招呼孔溪吃东西的腾云,静静的肉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神也有些躲闪,主动向白起源和腾云打招呼,说道:“白爷和云姐也来了……我不知道你们也在。”
  
      “我们不能来?”白起源笑呵呵地问道。
  
      “不是不是。能来,当然能来。”静静拼命的摇头,然后又拼命的点头。
  
      “这小丫头还挺可爱的,难怪小溪那么喜欢你。”腾云笑着称赞静静,视线却转移到了陈述脸。白起源没有说话,她也不会主动和陈述打招呼。毕竟,她还没有搞清楚白起源对待陈述的态度,以及自己应该对待他的态度。
  
      “白爷回来了?”陈述笑着和白起源打招呼。
  
      白起源是东正当家大哥,又是集团股东,于情于理陈述都要主动先向人问好。这点儿职场素养他还是有的。
  
      “嗯。”白起源坐在床头的探视椅面,整个身体被窗外的阳光笼罩,人也变得金黄而立体,像是一具美伦美奂的雕塑。看到陈述手里提着的蔬菜沙拉,眉头微皱,出声说道:“企划部工作那么繁忙,还要劳烦陈总监亲自来给小溪送饭,实在是不应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东正压榨员工呢。以后送饭这种事情交给助理们去做好了,我想陈总监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是不是?”
  
      “是的。”陈述点头说道。“我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企划部事务繁多,而且又是集团的要害部门,骆总监经常要出差,还希望陈总监能够多多承担一些。”白起源出声叮嘱。在病房里,在孔溪的面前,和陈述谈论起这样的话题,好像是老师在嘱咐学生要好好学习级在吩咐下级要好好工作。
  
      “这是我应该做的。”陈述沉声说道。
  
      “陈总监,你总算来了。”孔溪有些不乐意的喊道,眼睛凶巴巴的瞪着陈述,说道:“你自己数数,我都给你发了多少条信息了?我的肚子都饿瘪了,你到现在才把我要的沙拉提过来。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吃饭啊?”
  
      “啊?小溪你饿了啊?”腾云大惊,赶紧再次把那用保温盒装回来还散发着荷叶香气的腊肠饭递了过来,说道:“先吃点儿腊肠饭?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腾云姐,真的不用了。我想吃点儿清淡的。”
  
      “清淡的?那得喝汤啊。虫草汤很清淡。起源还没回来,打电话交代我提前预订。这汤可是熬了六个小时呢,特意让他们按照你的口味煲的。你尝尝?”
  
      “我不吃虫草。我害怕……感觉看到它们跟看到蚯蚓一样。”
  
      “那吃块蛋糕……”
  
      “蛋糕也油腻。”
  
      “水果?对,我们还带来了水果……我去给你切水果吃。”
  
      “腾云姐,真的不用了。”孔溪对着陈述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自己身边来,把手里提着的蔬菜沙拉交给自己:“我吃点蔬菜沙拉行了。小腿受伤,不能运动。再躺在病房胡吃海喝,等到出院的时候可怎么办啊?哪里还有脸出去见人?”
  
      孔溪看了陈述一眼,把沙拉盒接了过去,打开盒盖,在蔬菜面倒沙拉酱。
  
      用叉子挑了一大块蔬菜塞进嘴巴里,咔嚓咔嚓地咀嚼,称赞着说道:“嗯,今天的蔬菜沙拉很不错,陈总监要继续保持哦。”
  
      “好的。我会继续保持。”陈述看着大口吃着蔬菜沙拉的女孩子,内心温暖,鼻翼酸涩,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陈述那么聪明敏感的男人,他怎么会不清楚她如此做的深意?
  
      她拒绝了虫草汤拒绝了腊肠饭拒绝了自己最喜欢吃的蛋糕,却偏偏选择自己带来的这一份蔬菜叶子……
  
      难道当真是因为蔬菜沙拉好吃吗?当然不是。
  
      这个女孩子,她在竭尽全力的维护自己的尊严,维系自己的面子。
  
      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狼狈。
  
      她希望自己和他们是平等的,他是一个男人,而不是另外一个男人的下属。
  
      他不是孤立的,因为有另外一个女人陪着他并肩战斗。
  
      本书来自://50/50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