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一十三章、不要后悔!,同桌凶猛第113章、不要后悔!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一十三章、不要后悔!

第一百一十三章、不要后悔!

“好的,王总。”蔡雪答应一声,微微鞠躬,对着陈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陈述对着她点头致谢,从她的身侧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就像是不愿意成为这一场大戏开幕的见证者一般,蔡雪脑袋低垂的转身关门离开。
  
  陈述对这间办公室并不陌生,燃烧着电子火焰的壁炉,柔软舒适的黑色真皮沙发,欧式带有转角的庞大办公桌以及雕工精细每一道纹理都极其考究的手工制桃花心木椅子。
  
  还有那些熟悉的人。
  
  「自己是什么时候从这间办公室走出去的来着?」陈述的心里浮现出这个问题。
  
  「三个月前?两个月前?乃或是上个月……」
  
  陈述摇头叹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陈总监为何摇头呢?”王信看着陈述摇头的动作,以为他是看不顺眼自己和凌晨表现出来的亲昵动作,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姿态。
  
  他越是看的不舒服,自己越是要表现的更加亲密一些……
  
  于是,王信伸手搂住了凌晨的腰肢。
  
  “熟悉的地方,只是物是人非,有些感慨。”陈述出声说道:“王总不邀请我坐下?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下属,而是你尊贵的客人。”
  
  王信哈哈大笑。
  
  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肚子都痛了。
  
  他指着陈述对凌晨说道:“看到没有?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刚刚打了一场胜仗,就想着要到老东家面前炫耀一番。你看看他那张得意的嘴脸……是不是很滑稽?是不是很有趣?”
  
  凌晨表情怪异,又有些难堪,轻声说道:“陈总监是客人,我们还是请他坐下说话吧。”
  
  这一句话把大家的关系给划分得清清楚楚。
  
  陈总监是「客人」,所以「我们」请他坐下吧。
  
  陈总监是客人,也是外人。
  
  我们是自己人,也是主人,所以要请客人坐下……
  
  往日的情份早就一刀两断,立场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王信颇为欣慰的看了凌晨一眼,伸手指了指面前的沙发,说道:“请坐吧,我们尊贵的客人。”
  
  “谢谢王总。”陈述在王信面前坐了下来,又对着凌晨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凌秘书。”
  
  正在这时,蔡雪端着龙井茶走了进来。
  
  陈述接过茶杯,再次向蔡雪道谢,说道:“谢谢。”
  
  “陈总监到了东正,成长很快啊?至少,礼节这一块都让人无可挑剔了。”王信笑呵呵地看着陈述的表演,出声「称赞」。
  
  是的,他虽然说过要把陈述当作真正的对手去看待。但是,当他真正的面对陈述时,又情不自禁的居高临下俯视别人……
  
  陈述就是陈述,一个无根无底的小人物,一个从华美离职的小职员,要是搁在以前,他连向自己汇报工作的资格都没有,酒局上向自己敬酒自己都不用提杯子……
  
  现在他却耀武扬威的跑到自己的办公室,人五人六的跑来和自己谈判。还要自己邀请他坐下,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王信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
  
  “王总所言甚是。”陈述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你说也是奇怪,我以前在华美工作的时候,无论我多么努力的去学习,想要提升自己,结果总是适得其反。个人没有什么收获,就连交往多年的女朋友也丢掉了。但是,到了东正就不同了。我不仅仅在礼节上面无可挑剔,职位也提升了一大截……最让人欣喜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看到王信和凌晨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陈述恶作剧的心理得到了满足,在他们期待的眼神当中揭开了答案:“在东正竟然没有人抢我的女朋友。”
  
  “……”
  
  王信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锅盔,眼神狠毒的盯着陈述,一番随时都有可能冲上来和陈述撕打搏斗的模样。
  
  比较了一番双方的体格优势,只好以「作为一名斯文绅士是不能随便和野蛮人搏斗」的理由按了下来…
  
  凌晨也是脸色紫红,就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却没留下手掌印一般。
  
  “陈述……”凌晨咬牙说道。
  
  “凌秘书有什么事情吗?”
  
  “你……”
  
  “你们怎么经不起开玩笑呢?”陈述耸耸肩膀,说道:“我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我这句话真正的梗还没有出现,你们的情绪就这么激烈……害得我都不知道那最后的梗要不要抛出来了。”
  
  “不用了。”王信和凌晨对视一眼,都不愿意他抛出那个什么最后的梗。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他们才不愿意听他说什么笑话呢。“陈总监来就是讲笑话的?有事说事,没事还是赶紧离开吧。我们没兴趣也没时间坐在这里听你说笑话。”
  
  “好吧。谈正事。谈正事。”陈述把随身携带的提包打开,从里面掏出来一叠文件出来。
  
  王信和凌晨满脸好奇的看过去,王信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我还是把那个梗丢出来吧?”陈述一脸哀求地说道:“不说出来我憋得难受。给我一分钟?你们不想听可以把耳朵捂起来。”
  
  “……”
  
  “那我说了?从头开始说了?”陈述看着王信和凌晨的表情,语带笑意地说道:“为什么在东正就没有人抢我的女朋友呢?我想了又想,终于明白了……原来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哈哈哈,你们说是不是很搞笑?”
  
  “……”
  
  并没有人觉得搞笑。
  
  相反,王信和凌晨的脸色难堪之极,心里戾气上升,表情狰狞,双眼血红,恨不得冲上去把陈述给撕裂成碎片。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有这么恶心人的吗?
  
  有这么……招人恨的人吗?
  
  “陈述。”王信坐不出了,他的绅士品格不要了,他的男人风度不要了,他的英伦范儿也不要了。他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气急败坏地嘶吼:“来人,来人……送客。把他给我赶出去。”
  
  蔡雪快速推门进来,满脸惊慌却心中暗喜地看了凌晨一眼,出声问道:“王总,有什么吩咐?”
  
  “把他给我赶出去。让他滚蛋。”王信指着陈述说道。
  
  蔡雪走了过来,为难地说道:“陈先生,还请你离开……不要让我们为难,好吗?”
  
  “那我真走了?”陈述笑着说道。
  
  “滚。给我滚。”王信恨不得冲上去亲自动手,提着陈述的脖子把他从三十一楼丢下去。
  
  “是你们赶我走的,和上次一样。”陈述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沉声说道:“你们可不要后悔啊。”
  
  说完,当真起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