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一十四章、你配吗?,同桌凶猛第114章、你配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一十四章、你配吗?

第一百一十四章、你配吗?

    “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他算是个什么玩意儿?”
  
      王信把桌子上的咖啡杯砸到墙上摔得粉碎。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企划部总监……还是个副的……”办公桌上的盆景也遭殃了,泥土飞溅,嫩绿的花苗在地上哀嚎。
  
      “白起源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他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笔记本电脑也飞了出去,在墙角冒着黑烟。
  
      扑通!
  
      他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一脸厌恶地盯着凌晨,说道:“你怎么会看上那样一个家伙?他哪里像是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流氓,混蛋,是个……bitch!”
  
      这可把王信给难为坏了,他想狠狠地羞辱陈述一番,想要找世间最恶劣的词语来辱骂他。
  
      可是,他在国外长大,想到最狠毒的就是「流氓」「混蛋」这样的字眼。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男人言语调戏的女人,生气的喊道「你这个流氓」「你是个混蛋」……
  
      一点儿也不解气。
  
      相反,越骂越气。
  
      幸好英文里面还有一个「bitch」,直到把这个词语吼出来之后才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
  
      凌晨同样的生气,也同样的恨陈述。
  
      只是没想到的是,王信竟然把心中的火气朝着自己发泄。
  
      凌晨眼眶泛红,小脸委屈又坚毅,说道:“是啊,我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呢?是我自己瞎了眼……我是一个坏女人,我不值得任何人喜欢。”
  
      凌晨提起包包就准备跑开。
  
      就像是所有的狗血言情剧一样。
  
      凌晨没走,就像是那些狗血言情剧一般的被王信给一把抓住了。
  
      “快看看这些文件。”王信说道:“他把这些文件留下来了。”
  
      凌晨也收回来了那晶莹的泪水和悲愤的情绪,把手里的包包放下,抓起面前的文件就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子之后,又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王信。
  
      王信看了凌晨一眼,接过文件也默默地看了起来。
  
      等到王信也把资料看完,办公室里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有几分可靠程度?”王信问。
  
      “不知道。”凌晨回答着说道。
  
      “是不是故意诈我们?”
  
      “希望是。”凌晨说道:“可是这些资料太翔实了,而且,他找到了那个最关键的人物。”
  
      “我们要和他谈谈。”王信咬了咬牙,出声说道。
  
      “是的。要和他谈谈。”凌晨点头说道。
  
      会议室里陷入了更持久的沉默。
  
      不仅仅是沉默,还有难言的尴尬。
  
      刚才是王信跳起来把陈述给轰走的,好像陈述走慢一步都要挨上一脚的样子。
  
      现在却要把他给请回来,他们如何拉得下这张脸?
  
      他可是王信啊,是东正传媒的总经理,是拥有数十亿身家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凌晨看了王信一眼,起身说道:“我去找他。”
  
      说完,便踩着高跟鞋咯咯咯地追了出去。
  
      刚刚跑到电梯口,恰好遇到了送客返回的蔡雪。
  
      “蔡雪,陈总监呢?”
  
      “我刚刚送他下电梯。”蔡雪出声说道:“凌晨姐,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凌晨拼命的按动着电梯按钮。“蔡雪,你那边有陈总监的电话号码吗?”
  
      “应该有吧……他打过我们公司的座机。”
  
      “回拨过去,请他务必留下。”凌晨出声说道。电梯门口,凌晨已经冲了进去。
  
      “务必留下?”蔡雪一脸茫然,心想:“刚才不是才把人赶走吗?为何又要把人留下?到底是在搞什么把戏?难道……凌秘书想要脚踩两条船?”
  
      蔡雪不敢多想,赶紧跑到秘书室回拨陈述的电话号码。
  
      虽然她们秘书室的几个小姑娘不喜欢凌晨,但是,表面上却又极其的「尊重」和「畏惧」凌晨。
  
      毕竟,她们都看出王信对她的宠爱。在她们眼里,现在凌晨的地位也和东正的老板娘差不多了。
  
      陈述站在华美大楼门口,站在广场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间。左侧那家24小时便利店还在,今天值班的还是那个圆脸姑娘。很多时候加班晚了,陈述便带着雷霆组的几名组员到便利店吃一碗关东煮或者泡一碗牛肉面。每一次都是那个圆脸姑娘接待,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歆歆。右侧有一个流动的烤红薯车,三轮车上面放一个炉子,随时从里面掏出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烤红薯。
  
      那个时候,陈述和凌晨还是情侣关系,华美传媒不允许办公室恋情,所以他们的关系只能在公司内部保密。
  
      但是,他们又想要一起回家,所以每次陈述离开的早,就在门口买一个烤红薯等着凌晨,凌晨下班早了,就在大楼门口买一个烤红薯等着陈述。俩人见面之后,分吃一个烤红薯乘坐一趟公交车或者地铁回家。
  
      有一年的冬天,陈述原本已经和凌晨说好了三分钟后在楼下见面,却没想到临时被总监拉住开会,陈述给凌晨发信息让她先回家。
  
      等到十一点钟,陈述加完班走到大楼门口时,看到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凌晨以及被她捂在怀里还带着温暖的烤红薯……
  
      陈述心疼坏了,责怪她为何不先回家或者在旁边的便利店等着自己。
  
      凌晨一脸傻笑,说想学那些偶像剧里面的女孩子一样在冰雪中等待自己心爱的男人,可惜花城没有冰也没有雪……
  
      那个时候,陈述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能辜负眼前这个傻姑娘。
  
      她那么傻,若是没有自己会怎么办?
  
      只是,怎么突然间就变成现在这样呢?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陈述。”凌晨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站在陈述的身后喊道。
  
      陈述转身,看着凌晨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以前他和凌晨玩闹,发信息说一分钟后我要见到你……凌晨就是这般的奔跑而来。
  
      多像是旧时重演啊?
  
      “陈述,你到底有完没完?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不可能再有任何纠葛。你为什么一直要盯着我,盯着华美不放呢?你放过我们好不好?”凌晨满脸怒气地说道。
  
      凌晨以为,陈述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敌对华美,敌对王信,是为了报复。
  
      报复自己和他分手,报复王信从他手里把自己抢走。
  
      或许,这是很多人的想法。
  
      “你配吗?”陈述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轻声说道。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