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一十五章、你怎么能和她比?,同桌凶猛第115章、你怎么能和她比?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怎么能和她比?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怎么能和她比?

    “你……你说什么?”凌晨表情呆滞。
  
      虽然陈述说话很轻,轻到如果不仔细倾听的话都听不见。
  
      周围人潮涌动,车水马龙,万千杂音萦绕于身……
  
      可是,凌晨还是听进了耳朵里,听进了心里。
  
      或许是这声音太轻,和这周围的嘈杂之音格格不入。
  
      或许是这句话太重,与他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判若两人。
  
      就在这华美集团大楼的门口,在这广场中心的位置,在便利店左侧一点,红薯车右边一点……就在这个落脚的地方,他对自己说过多少情话?给予过自己多少次拥抱?那热烈干净的眼神直到现在也仍然会在她的梦海里浮现。
  
      “你配吗?”陈述笑着说道。
  
      仍然是那轻飘飘的声音,仿佛在说着一桩轻飘飘的事情。仍然是那幅嘲讽的表情,这样的表情配上这样的声音,就给人一种绣刀子割肉的饨痛感。
  
      “陈述,你怎么能变成这样?”凌晨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变成什么样?”陈述笑着问道。
  
      “你……”凌晨迟疑半天,却没办法给现在的陈述做一个精准的定义。
  
      陈述确实变了。
  
      变得尖锐、变得凶狠、变得薄情、变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是,难道自己就没有变化吗?
  
      一个率先「变」了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一个变了的男人?
  
      “我知道你恨我。”凌晨说道:“也恨王信。恨华美。恨你经历过的一切。”
  
      “你配吗?”陈述还是这句话,还是这三个字。
  
      凌晨第一次知道,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竟然会给人带来这么大的杀伤力。
  
      陈述仍然是那幅嘲讽的表情,仍然是那幅轻飘飘的语气,说道:“王信配吗?华美配吗?”
  
      “……”
  
      “还有,别把你和王信和我所经历的一切放在一起……你是你,王信是王信,我经历的一切还是我的一切。就算把你们从那段生活中剔除,我还有大海,还有如意,还有很多亲戚朋友,很多同学同事,还有老爹的肥肠面,还有我看过的每一部电影以及走过的每一条街道。他们仍然在,也仍然美好。只是你变得丑陋了而已。”
  
      “陈述,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你是对不起我。”陈述笑着说道。“你这是要向我道歉?”
  
      “对不起。我应该好好向你告别。”
  
      “对不起我接受了。好好告别就免了。说得就像是好好向我告别就不是背叛似的……相比较而言,我反而喜欢你这种偷偷摸摸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个干干净净悄无声息就消失不见的分手,看起来干净利落,不带任何眷恋。你要是一边哭着对我说我舍不得你但是我有了其它喜欢的男人,那才真是让人恶心。”
  
      “再说,那样的话我还可以心生幻想,想着你并不是不喜欢我了,并不是要和我分手了,并不是劈腿喜欢上了别的男人……你只是……变成个智障找不到回家的路?”
  
      “陈述,你正经一点。”
  
      “那也要看对着什么人啊。”陈述说道。
  
      “你……”凌晨气得身体颤抖,指着陈述的手指头哆嗦个不停。连焦点目标都瞄不准了。
  
      “凌晨,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陈述轻轻叹息,说道:“我不恨你,不恨王信,也不恨华美……我和你们没有关系,只有立场。”
  
      “没有关系,你为何一次又一次的针对我,针对王信针对华美?上一次张蜀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为了打击报复,拿走那么多钱不说,还逼迫张蜀一年之内不许接通告。你知道这对华美的打击有多大?”
  
      “有多大?”陈述问道。
  
      “……”
  
      “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
  
      “不许义气。”陈述说道。
  
      “……”
  
      陈述觉得很无趣。
  
      这个女人怎么成个哑巴了?以前不是很能说话的吗?
  
      “你说我们之间只有立场,什么立场?”
  
      “你们是华美的立场,我是东正的立场。”
  
      “是东正让你攻击华美?”
  
      “不。”陈述笑着摇头:“是在东正的工作立场让我来替它讨还公道,为那些无辜者讨要一个说法。”
  
      “我们做过什么?你要跑到华美来讨还公道?”
  
      “你确定要在这里谈?”陈述一脸疑惑的问道。“不过你要是在这里谈也行。”
  
      陈述一边打开文件包,一边说道:“不过你要确定自己说话管用,你能够代表华美,还有……并不担心这件事情曝光出去影响到华美以及某些艺人的声誉。”
  
      “陈述。”
  
      陈述微微皱眉,说道:“你可以叫我陈总监,或者叫我陈述先生……只有喜欢我的人或者恨我的人才直呼其名。你属于哪一种?”
  
      “陈总监,你确定自己要赶尽杀绝吗?”
  
      “确定。”陈述说道。“你要不要再问我一遍?”
  
      “……”
  
      凌晨咬着嘴唇,单薄的嘴唇都被她咬出血来,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堪?让我很丢脸……我们就不能好聚好散?”
  
      陈述真是有些不耐烦了,他难以理解为何有些女人是如此的……自我感觉良好?
  
      “我再说一遍,免得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第一次我打击张蜀,是因为王信在我离职之后到处泼我脏水,说我是因为收受了合作方贿赂才不得不离开的。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
  
      “我……”
  
      “如果你说你不知道的话,那你不是坏就是蠢。”
  
      “……”
  
      “这一次,是因为你们为了抢CE的代言,导致孔溪小姐受伤,所以我才过来和你们谈谈……每次都是事出有因,凌秘书可以理解了吧?”
  
      “所以,你是因为孔溪才找上华美?”
  
      “是的。”陈述一脸坦诚。
  
      “她对你是很重要的人?”
  
      “非常非常重要。”
  
      “比曾经的我还要重要?”
  
      “你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陈述生气地说道。这个女人,还有完没完了?
  
      凌晨心中微甜,陈述并没有完全的忘记自己,陈述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无情无义。他的心中还是有自己的,他仍然没办法忘怀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没有人能和自己比,孔溪也不行。
  
      “你怎么能和她比呢?你比她差远了。”陈述声音坚定的说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