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一十七章、幕后真凶!,同桌凶猛第117章、幕后真凶!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一十七章、幕后真凶!

第一百一十七章、幕后真凶!

人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把自己想的太无辜,却又把别人想的太丑陋。
  
  凌晨并不知道陈述和孔溪之间发生过什么。
  
  就算知道,她怕是也很难理解,在陈述伤心绝望的时候,被那样一个可以用星光璀璨来形容的女人用言行来安慰陪伴,在自己被全世界质疑,躺倒在地上接到一个又一个拒绝电话时,是孔溪站出来用自己的身份来替他担保……是她告诉别人,陈述不是一个骗子,不是一个收受别人贿赂的人。
  
  他有能力,也有品格。
  
  没有品格的人,怎么能够获得大明星孔溪的支持和信任呢?
  
  所以,听到凌晨说孔溪不可相信,小心对方欺骗了你,陈述直接就出腔反击。
  
  你不是说孔溪可能会骗我吗?
  
  无论是骗钱还是骗色,我都趋之若鹜甘之如殆。
  
  这种感觉就像是村子里的长舌妇对你说你快回去看看吧,小心你媳妇不给你儿子饭吃一般……别人家的事情,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操心?
  
  凌晨翻了个白眼,说道:“看来陈总监有些急不可耐呢。”
  
  “这种好事,谁不愿意快些到来呢?那可是大明星孔溪啊。”
  
  “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追星的潜质啊?”
  
  “以前我还没发现你不是好人呢。”陈述一边啃着烤红薯,一边说道。
  
  正在这时,王信从东正大楼里面走出来,看到围着红薯车吃烤红薯的陈述和凌晨两人,眉头微皱,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说道:“陈总监,既然有事要谈,为何不直接到我办公室去坐坐?这里风大人多,说话都听不清楚。沟通环境是不是太恶劣了些?”
  
  “因为我想吃烤红薯。”陈述笑着说道。
  
  王信再次挑眉,看了一眼陈述手里捧着的那外皮黑乎乎看起来很脏的东西,问道:“陈总监要和我谈什么?”
  
  “王总不来一块?”陈述笑着说道:“很好吃的,我请客。”
  
  大叔看到又有生意上门,立即手脚麻利的用火钳子捞了一个起来,说道:“我给你挑一个刚刚烤好的,你尝尝味道。说不定以后你也喜欢吃我们家的烤红薯。”
  
  装袋上秤,然后把烤红薯递给王信。
  
  王信不接,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这玩意儿谁要吃啊?
  
  “既然王总不吃,那这个就给我打包吧。”陈述从大叔手里接了过去,说道:“正好一会儿要去看望病号。”
  
  “好的,那我先把它放进炉子里,等到你离开的时候我再把它掏出来给你。”大叔体贴地说道。
  
  “谢谢大叔。”陈述笑着说道。
  
  把最后一块红薯肉塞进嘴巴里,把红薯皮丢进大叔特意为客人准备的小垃圾桶里面,抽出纸巾擦了擦手,陈述这才看向王信,说道:“王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王信一脸诧异的看向凌晨,心想,你们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沟通过吗?你从楼下追下来就是陪人吃烤红薯啊?
  
  凌晨自然知道陈述是想故意为难王信,逼迫他主动说出希望「和谈」的话来,那样在谈判的过程中已方就完全处于劣势了,便主动接下话茬,说道:“刚才陈总监离开的时候,有一份资料不小心落在王总办公室了。”
  
  “哦。”陈述恍然大悟,说道:“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记了。那份资料现在在哪里?王总没帮我带下来?”
  
  “没有。”王信说道。
  
  “算了,没带就没带吧,我这里还有备份。”陈述笑着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陈总监,我想你今天主动来华美拜访,定然不是为了吃一块烤地瓜吧?”王信出声喊道。
  
  “原本还有其它的事情,但是吃了一块烤红薯之后,发现要办的那件事情就忘记了。”陈述看向红薯大叔道谢,说道:“你家的烤红薯还是那么好吃。”
  
  “喜欢吃就多来。多来。”大叔咧嘴大笑。
  
  “一定会来的。”陈述笑着说道:“既然王总不愿意吃烤红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我们就不谈了吧。”
  
  陈述看向大叔,说道:“大叔,你帮我把那块红薯装好。”
  
  想了想,又说道:“再多帮我打包两个吧。”
  
  “好的,没问题。”大叔高兴地说道。这小子简直是我的大客户啊,以后要给他办一个VIP卡。
  
  “陈总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王信恼了,出声喝道:“有事说事,别在这里故弄玄虚。”
  
  “王总怕了?”陈述眯着眼睛打量着王信,出声问道。
  
  “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
  
  “做贼心虚啊。”陈述笑呵呵地看着王信和凌晨,说道:“原本我还不够确定。但是,当我故意把那份资料留下来,你们看过之后,凌秘书立即就追上来拦截,还有秘书室那边也一直在打我电话……就连心高气傲从来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王总都亲自下楼来见我,我的猜想才真正的确定起来。不,应该是坚定吧。”
  
  “陈述……”
  
  “陈总监。”凌晨知道王信再一次被陈述的话给成功的激怒了,主动承担起在中间沟通协调的作用,说道:“既然你找上门来,想的就是如何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吧?何必多生事端?”
  
  “孔溪小姐在泳池边摔倒一事和你们华美有关系吧?”陈述笑着问道。
  
  “陈总监,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凌晨出声反驳。
  
  “刚才的资料你们已经仔细看过了吧?我们已经能够确定孔溪小姐之所以摔倒,是因为场务郑之敏故意把清洁剂倒在泳池边沿的缘故。我又恰好发现郑之敏之前是从百乐传媒出去的,而百乐传媒是华美传媒的全资子公司……我是从华美出去的,以前华美就和百乐那边有过不少业务上的合作。百乐那边的公关事务有一部份是我们这边帮忙处理的。我想王总不会否认吧?”
  
  “就算你们能够确定郑之敏是导致孔溪摔倒的真凶,就算你们能够确定郑之敏是从百乐离职的公司,那件事情也只是到了郑之敏和百乐公司那边,由郑之敏和百乐那边去承担责任,和华美有什么关系?”王信出声反问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