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二十章、我的腿是不是很长?,同桌凶猛第120章、我的腿是不是很长?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章、我的腿是不是很长?

第一百二十章、我的腿是不是很长?

    一壶红茶,两只红薯。
  
      陈述和孔溪相对而坐,二姨在厨房里面忙活今天的午餐。简简单单的生活,却让陈述心里滋生一种浓烈的幸福感。
  
      这是家的感觉。
  
      陈述有些想家了。
  
      想念母亲做的红烧肉炖鹅块香椿鸡蛋小炒肉煎刀鱼……
  
      孔溪看着陈述,问题:“看你坐在那里发呆了半天,在想什么呢?”
  
      “想家。”陈述笑着说道。
  
      孔溪的脸上顿时浮现缅怀之色,悠悠说道:“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回去了。真是想回家看看啊。”
  
      “你家不就在花城吗?想回去随时都能够回去,怎么需要好多年?工作再忙,逢年过节的还是要回去看看父母家人吧?”
  
      孔溪漂亮的眸子微微睑起,说道:“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
  
      陈述把一个红薯掰成两半,将其中一半剥皮之后递给孔溪。
  
      “你怎么不吃?”
  
      “我吃饱了”陈述老实的回答着。为了不让凌晨抢走自己的半个红薯,他一口气吃完了一整个,直到现在肚子还鼓胀胀的。
  
      “过份。”孔溪丢了个白眼给陈述。
  
      “……”
  
      孔溪接过红薯咬了一口,说道:“真甜,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吃烤红薯。那个时候我们自己去地里偷红薯,然后用干树叶和枝枝烧火,把红薯丢进火窝里。等到火熄了,红薯也熟了。小伙伴们抢着从那滚烫的草灰里面抢红薯吃,一个个烫的满手是泡还舍不得丢下刚刚抢到的红薯……”
  
      陈述大喜,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道:“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那个时候我们村子里人人都种红薯,但是小伙伴们都不扒自己家的,专门扒别人家地里的红薯。有时候红薯还没烤熟,红薯地的主人却循着痕迹找了过去,提着鞭子就是一顿猛抽,我们无路可跑,就一个个的跳进了沙河里,顺着河水游到对岸,再把河对面的梨给扯一兜子带回去……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那个时候的烤红薯最甜最香。”
  
      孔溪脸带喜色,问道:“你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陈述说道:“谁小时候没干过几件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情呢?你也有吧?你也有是不是?”
  
      “……”
  
      孔溪可以确定,这个家伙是个白痴。
  
      “差点儿都忘记和你说正事。今天我去华美集团找了王信和凌晨。”
  
      “凌晨?”孔溪一边吃红薯,一边用眼神打量着陈述,说道:“这个名字有点儿熟悉。好像听人说起过呢。”
  
      “我前女友。”陈述说道。
  
      “哦,难怪听某人醉酒后喊了一晚上这个名字呢。我还以为你天亮了有什么大事要办……”
  
      “……”
  
      “你怀疑这件事情和华美集团有关?”孔溪出声问道。
  
      “不是怀疑,是确定他们和这件事情有关系。”陈述一脸笃定的说道。
  
      他把自己从视频中找到的破绽,与小白小黑小格三人的见面,以及今天到了华美集团之后的前后遭遇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然后视线转移到了孔溪打了石膏的小腿之上,恨恨说道:“正常的商业竞争我们可以接受,但是,他们为了抢夺CE代言竟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不然的话,他们还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以后更是会变本加厉。谁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孔溪轻轻叹息,说道:“入行多年,知道这个行业表面光鲜,其实荆棘密布。那些光彩夺目的人,也能够做出让人脊背生寒的事情。所以,这些年我一直保持着我行我素的风格。不混饭局,不进圈子,也很少接触商业领域的事业,除了演戏,几乎很少和圈内人接触。最好的朋友也都是圈外人。”
  
      “我以为这样就能够保护自己,没想到事情并不是如此的简单。等到利益足够大的时候,那些人仍然能够想方设法的把你给拉下来,踩下去……让你身败名裂,永世都难以翻身。我热爱这个行业,也害怕这个行业。所以,我尽可能的去远离它。我签约东正,我把所有的事务都交给韶姐来打理。我可以出让利益,但是要给我打磨演技的时间和自由呼吸的空间。”
  
      “百般提防,没想到这一次还是被华美的那些小人给算计了。但是,他们做的太隐晦了。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是我不小心滑倒受伤,更何况是他人?……谁能够想到,你竟然能够从我脚下的那点儿泡沫就能够推算到他们的手段,仅仅凭借郑之敏的一句失言就推断到她和百乐之间的联系。任谁也不会想到,你又恰好知道百乐和华美之间的关系,百乐的老板和华美的王信是表兄弟……”
  
      孔溪双眼充满感激地看向陈述,说道:“陈述,要不是你的话,谁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结果呢?或许我小腿的伤白受了,我和CE的合约也解除了,不仅仅如此,我还要因为无法完成合同而赔偿CE一大笔违约金……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在这个圈子里,不用刀剑,一样可以砍得人遍体鳞伤。”
  
      “不会的。”陈述笑着说道:“以你的性格,又怎会任由CE这般欺负?你行动不便,我只是把你要做的事情做了而已。”
  
      孔溪摇头,说道:“当我知道CE的企图之后,我确实想过反击之法。但是,短时间内却发现事情千头万绪,一团乱麻……我没有你的心思那么细腻,也没有你的思维那么敏捷,更没有你如刀似箭的口才和让人痛入骨髓的反击手段。就算我自己做,也没有你做的那么好。或者说,在这些事情上面,我要比你差远了。”
  
      “你对我评价这么高,倒是让我有些紧张起来了。”陈述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夸得我越厉害,越像是在说我就不像是个好人。”
  
      “是吗?”孔溪把手里的红薯放在盘子里,端起茶杯润了润喉咙,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陈总监很受用的样子。”
  
      “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陈述更加不好意思了,说道:“我原本想着尽量表现的腼腆害羞一些的。”
  
      “应该腼腆害羞的是我吧?”孔溪眯着眼睛打量着陈述,说道:“陈总监能够从我落水时的水花上面发现化学泡沫,说明我落水时的视频看过很多遍吧?十遍?还是二十遍?我的身材是不是很好?我的腿是不是很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