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二十二章、艺术和流氓!,同桌凶猛第122章、艺术和流氓!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二章、艺术和流氓!

第一百二十二章、艺术和流氓!

    汤大海抓起车钥匙准备出门的时候,母亲陈岩提着包包追了上来,说道:“大海,捎我一程。”
  
      “妈,你要去哪里?”汤大海出声问道。
  
      “我想出去逛逛街。”陈岩说道。“你们爷俩整天见不着人,我一个人在家也闷得慌。”
  
      “对,没事就得多出去走走。整天一个人在家呆着,好好的人都憋出病来。妈你想去哪家商场?我负责给您做司机。”汤大海讨好地说道。
  
      “先去花园路119号。”陈岩说道。
  
      “花园路119号?”汤大海想了又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哪个大牌设计师又在花城开了新店?”
  
      陈岩一巴掌抽在汤大海脑门上,生气的骂道:“我就说这两天和雨洁通话的时候,人家的态度怎么那么冷淡,听起来一点儿也不热切,感情又是你这混小子这边出了问题。”
  
      “妈,你打我干什么?这又和谢雨洁有什么关系?”
  
      “花园路119号是雨洁新开的工作室地址。我这个当妈的都知道,你都不知道,这不就证明你平时根本就不关心人家,雨洁的工作室开张的时候,你不仅仅从来没有过来帮忙,甚至都没有去看过一眼。你要知道,你们可是要订婚的人了。”
  
      “她又没告诉我工作室开张的事情,我哪里知道?”汤大海一脸委屈的说道。“妈,你自己开车去吧,我今天还有事呢。”
  
      汤大海说完就想逃跑,他才不想去找那个女人呢。
  
      “回来。”陈岩出声喝止:“以后谢雨洁就是你老婆。连老婆都不疼的男人,能对他妈好到哪里去?”
  
      “妈,这话说得有点儿严重了吧?”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陈岩一脸冷傲:“都不愿意连送他妈一程的儿子,还不如从来没有生出来。你说我当初费那么大劲儿干什么?母鸡下个蛋还知道给主人补充营养呢。”
  
      “……”
  
      按照导航指示的路线,汤大海把车开到了花园路119号的大门口。
  
      这是一幢闹中取静的三层小楼,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的墙角栽满了月季,墙壁上面爬满了白色的三角梅。花开正艳,承受百年风吹雨打的灰色墙壁被绿色的叶子和白色的花朵覆盖,就像是饱受沧桑的老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即诡异,又和谐。
  
      汤大海把车停好,抬头欣赏着墙上的三角梅,对陈岩说道:“这地方不错,有意境。”
  
      “人家雨洁可是很厉害的画家呢,品味自然是极好的。”陈岩出声训斥。
  
      “厉害?有多厉害?”汤大海一脸鄙夷,说道:“她的画不会全是以自己买回来的包包首饰为主题吧?今天画个LV,明天画个Hermès……你说费这劲儿干什么?直接拿个手机对着那包包首饰咔嚓咔嚓一拍,然后用个相框裱起来,比她画的真实好看多了。”
  
      “你这张嘴啊,说话注意一些。人家雨洁那么好一孩子,你怎么就总是和人对不上眼呢?”
  
      “不就是一行走的奢侈品展示柜吗?能好到哪里去?”
  
      “好了好了,一会儿见到雨洁不许说这些有的没的,说话好听一些。”李岩再次出声叮嘱。“女人是要哄着过的。”
  
      “妈,把你送到地方了,我就不进去了。免得我们俩一见面就吵架,你看着也心烦,是不是?”
  
      “站住。”李岩拦住想要逃跑的汤大海,出声喝道:“给我进来。”
  
      “妈。”
  
      “你要是敢走,我就立即晕倒在这工作室门口。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汤大海不顾妈妈的死活独自跑出去逍遥自在。到时候千夫所指,看你还怎么有脸出去。”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汤大海满脸郁闷地说道:“行行行,你是我妈,我听你的。你要去哪里我都陪着。”
  
      “进去说话注意点。”
  
      “我知道了。”汤大海跟在母亲李岩身后,朝着小院里面走了进去。
  
      看起来李岩不是第一次过来,前台小姐看到她来就赶紧迎了上来,笑着说道:“夫人,您来找我们老板吧?”
  
      “是的。雨洁呢?”
  
      “老板有客人在,我进去为你通报一声。”前台说道。
  
      “好的。谢谢赵秘书了。”李岩客气的道谢。
  
      等到赵秘书离开,汤大海撇了撇嘴,说道:“还老板呢,摆好大的谱。”
  
      “注意一些。”李岩掐了儿子的胳膊一记,小声说道。
  
      很快的,谢雨洁就亲自出来迎接,笑着说道:“伯母,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常去的那家店给我打电话,说来了一批新款,我一个人去实在无聊,就想着雨洁的眼光好,想要请你过去帮我参谋参谋。”李岩倒是极会说话,把拉人逛街说成是「请求帮忙」,这样晚辈就不好拒绝了。
  
      “这样啊?”谢雨洁有些为难,说道:“我这里还有客人。”
  
      “哦?有客人啊?”李岩已经看到坐在会客厅里面的男人,说道:“不碍事,我今天下午没事,就在这里等着你。你什么时候忙完,咱们什么时候出发。顺便晚上让大海请咱们俩吃顿大餐,如何?”
  
      谢雨洁瞥了汤大海一眼,说道:“伯母稍等。”
  
      “去忙吧。我坐着喝杯茶。”李岩笑着说道。
  
      “好的。我让赵秘书招待你。”
  
      赵秘书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夫人,我给你泡杯您上次喝过的红茶?”
  
      “好的。就要那个红茶,我喜欢。”
  
      “这位是?”
  
      “汤大海,我儿子。”李岩介绍着说道。
  
      “原来是汤先生,请问汤先生要喝点什么?”
  
      “咖啡。”汤大海说道。
  
      “两位请稍等。”赵秘书出声说道。
  
      等到赵秘书离开,李岩对着不远处的会客厅使了个眼色,说道:“客人好像是位男士呢。”
  
      “我眼睛又不花。”汤大海说道。他早就看到谢雨洁的客人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帅气的男人。白色长裤,棉布衬衣,长发在后面扎成一个马尾,脸颊清瘦,身材挺拔,看起来倒是很有艺术家气质。
  
      “你的眼睛不花,但是心眼瞎。”李岩很是不满地说道:“雨洁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过去关心一下?”
  
      “人家聊得好好的,我过去做什么?”汤大海严辞拒绝。“我又不懂艺术,去了不是自暴其短吗?”
  
      “你说我和你爸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李岩真是操心坏了,说道:“你去不去?不去我就……”
  
      “我去。”汤大海打断母亲的话,就那么几句威胁的话他都背熟了,实在不忍心看到母亲这么大年纪还得想其它的理由。
  
      汤大海起身朝着谢雨洁他们所在的位置走近,却并不去和他们坐在一起,而是沿着墙壁四周去看悬挂在墙上的作品。
  
      说实话,汤大海真的被谢雨洁给惊艳到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谢雨洁的父亲介绍自己的女儿是一名画家,汤大海对此还嗤之以鼻。
  
      哪有满嘴名牌包包的画家啊?就算当真是一名画家,她的作品也定然是俗不可耐。
  
      因为初次见面的不美好,汤大海对谢雨洁完全没有深究的意思。甚至连她的作品都没有认真的打量过一眼。
  
      今天被逼无奈跟着母亲过来,发现自己当真对谢雨洁有着巨大的误解。
  
      她确实是一名画家。
  
      她并不画LV包包梵克雅宝的项链。
  
      甚至她的画自己都看不懂。
  
      「自己都看不懂耶……一看就是很厉害的样子。」
  
      汤大海的内心有点儿激动。
  
      你看看,这幅画上面几条白线并行,还有一条黑线从反方向驰来,作品名称却叫做《长河》。还有一幅画上面有个人的头是三角型的,脑袋里面是各种各样精密的仪器,作品名称叫做《不休》……
  
      汤大海越看越兴奋。
  
      “谢雨洁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画家。”汤大海在心里想道。
  
      “自己以后要对她客气一些,这是对很厉害的画家的尊重……”
  
      “打开,要彻底的打开。”耳朵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对,打开。要打开。”汤大海一边看画,一边在心里对这句话表示认可。任何事情打开了,才能够发现门后面的美好。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要打开。”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心灵可以打开,那叫做放飞自我。身体也打开的话……给谁看?
  
      汤大海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转身朝着谢雨洁面前的那位艺术家朋友看了过去,发现他满脸亢奋,手舞足蹈的在说些什么。
  
      “我最喜欢的画家是Salvador DaLI,他是我心止中的天才画家。他创造了一种「偏执狂临界状态的方法」,在自己的身上诱发幻觉境界。在他所描绘的梦境中,以一种稀奇古怪,不合情理的方式,将普通物像并列,扭曲或者变形。”
  
      “在这些谜语一般的意象中,最有名的大概是《记忆的永恒》,画中以平静得可怕的风景为衬托,停留着一只柔软易曲,正在融化的表。一静一动,永恒存在的和正在消失的。其实在说什么?在说的就是时间。什么东西都可以永恒,但是时间却一直在变化。在我和你说话的这一刹那间,时间就已经变幻了无数次。”
  
      “他是疯狂的,也是卓越的。他把自己完全的打开,并且暴露在世人眼前。你看看你的画,保守,太保守了。线条中规中矩,想像还是不够的丰富大胆。就连色彩都是灰蒙蒙的,让人产生不了炽烈的视觉冲击力。这和你的性格有关系。
  
      “你要打开自己的心灵,在打开自己的心灵之前,就要先打开自己的身体。你有没有情人?没有吧?要有情人,要有很多人情人,体会每一个情人带给你的激情,带给你的细腻,带给你的疯狂或者颤栗……要让他们好好的欣赏你的身体,你也不要对他们有所保留。这是艺术,真正的艺术家,就应该把生活也过成艺术。就像是梵高,他割掉了自己的耳朵……”
  
      “这不是艺术,这是色情。”汤大海打断了男人的话,出声说道。
  
      男人蛊惑性的演讲嘎然而止,抬头扫了汤大海一眼,问道:“这是你的朋友?”
  
      “汤大海。汤先生。”谢雨洁出声介绍着说道。
  
      “这位是田野先生。是个画家。”谢雨洁又指着长发男人为汤大海作介绍。
  
      “汤先生从事什么职业?”田野出声问道。
  
      “电台主持人。”汤大海出声说道。
  
      “哦。”田野淡淡的「哦」了一声,满脸不屑的模样,转身看着谢雨洁说道:“什么叫做艺术?庸人看不懂的就是艺术。或者说,现在的人觉得你是疯子,一百年后的人称赞你是天才。这才是艺术。倘若所有人都能够看懂我们的画,那这就不是绘画了,这叫「摄影」。还要我们这些画家做什么?每个人拿个拍照手机都可以做到。”
  
      “我不太懂艺术。”汤大海出声说道。
  
      “我知道你不懂。”田野出声反呛,说道:“我留意过你刚才欣赏谢小姐画作时的模样,走马观花,没有停留,也没有思考,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那笑不是了解,不是顿悟,而是嘲讽。不管是《长河》还是《不休》,都是在劝诫世人要懂得珍惜。你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感触?没有因此而感觉到悲伤?”
  
      “我不太懂艺术,但是我懂做人。”汤大海看着田野,笑着说道:“艺术的呈现形式是多样化的,有疯狂,有隐忍,也有平静之下蕴含的风暴。达利的画作我看过一些,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有主题的。他带着思想,带着情绪,带着让人反思的意境。梵高的作品也是如此,他通过浓烈的色彩和扭曲的线条来表达自己想要呈现的画面以及狂野的内心。艺术家是用作品来征服人,而不是用自己来征服人。我知道,拼命想要打开内心和身体的人,不是疯子,就是露阴癖。”
  
      “你……你根本就不懂艺术。你也配和我谈达利和梵高?”
  
      “达利和梵高是艺术家,每个人都对艺术有着自己的理解。你们可以谈,我也可以谈。我说过,我是不懂艺术,我说的只是自己对他们作品的理解和感受。”汤大海索性坐到了田野的对面,笑着说道:“他们忠于艺术,勤于创作,却没有跑去告诉别的姑娘你要把身体打开,你要多找几个情人。”
  
      “你这个人太粗俗无礼了,我和谢小姐之间的艺术交流,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不是艺术交流,你这是耍流氓。”
  
      “庸俗!简直俗不可耐……谢小姐怎么会有这样无知的朋友?”
  
      “田野先生一定有很多情人吧?”
  
      “你……”
  
      “有还是没有?”汤大海出声问道:“若是没有,那就证明田野先生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打开。你劝别人把身体打开,自己却没有做到,这是什么缘故?”
  
      “我当然有了。我是有很多情人。”田野说道。他自然是不能让别人说他没有把自己「打开」的,这样就显得自己很不「艺术家」。
  
      “一个拥有无数情人的家伙,跑过来指责我庸俗无知……我倒是想问问,到底是谁庸俗?到底是谁无知?”
  
      “我们都是为了艺术。”
  
      “为了艺术就可以找很多情人?为了艺术是不是就可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你……你的思想怎么如何龌龊……”
  
      “龌龊?谢小姐是我的未婚妻。你跑过来蛊惑我的未婚妻多找几个情人,要把身体打开……”汤大海眼神凶恶,满脸怒气地盯着田野,说道:“你信不信我打人?”
  
      “你怎地如此野蛮?现在是文明时代,你打人是违法的,自有警察会收拾你……”
  
      “野蛮?”汤大海「嚯」地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揪住男人的脖子,把他从沙发上拖了起来,吼道:“这才是野蛮。”
  
      “放手……快放手。。。。。。”田野拼命的挣扎,他被汤大海揪得喘不过气来。
  
      “放了他吧。”谢雨洁出声说道。
  
      “下次再敢到这里来,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汤大海猛地推开田野,使他的身体连连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你……”
  
      “你再敢用手指头指我,我就掰断你的手指头。”汤大海擦拳抹掌
  
      ,杀气腾腾的模样。
  
      田野害怕,赶紧把伸出去的手指头收了回去。
  
      谢雨洁从桌面上拿起一份邀请涵,脸色冰冷的递给田野,说道:“田野先生送来的邀请函,还是收回去吧。我就不去参加那个先锋画展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田野先生还是不要来我这里了。”
  
      田野收起邀请函,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不善的盯着谢雨洁,说道:“谢雨洁,你难道不想拿奖吗?你难道不想火吗?”
  
      “拿不拿奖,能不能火……靠作品说话。我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
  
      “作品?谁的作品好谁的作品不好?看来你还是太天真了。”田野冷笑连连。“错过这次机会,你就休想再在业界立足了。”
  
      啪!
  
      汤大海一巴掌抽在田野的脸上。
  
      “你他妈在威胁谁?老子女人的作品,我想让她火她就火,我想让她拿奖她就拿奖……你算个什么东西?”
  
      ------
  
      田野带着脸上的掌印走了。
  
      也带着恨意。
  
      汤大海仍然怒气难消,指着他远去的背影说道:“这种狗东西,没有好作品,却有一肚子的坏水。你刚刚回国,有很多情况不太了解,那个圈子乌烟瘴气的,你一个女孩子要小心警惕,别看他们一个个的自诩自己是艺术家,其实暗地里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知道了。”谢雨洁说道。
  
      汤大海看着谢雨洁平静的表情,内心突然间有些忐忑起来,说道:“他不算是你朋友吧?”
  
      这里是谢雨洁的工作室,来的也是谢雨洁的客人。虽然自己觉得他说的话很不得体,行事有些流氓。
  
      但是,万一别人就喜欢这一号的男人呢?
  
      跑到别人的地盘打了别人的朋友……这种事情也不太合适。
  
      “不算。”
  
      “我就说嘛,这种无良画家怎么可能有朋友。”汤大海这才放下心来,说道:“我说了一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实在是看不惯他那幅老子就是艺术家你们都是一群小瘪三的嘴脸。”
  
      “我知道。”
  
      “……”
  
      汤大海就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他觉得今天的谢雨洁有些奇怪。
  
      她没有唇枪舌箭的嘲讽自己,也没有针锋相对的打击自己,她显得有些平和而沉默-----就像是在憋大招。
  
      汤大海想起母亲刚才说的话,她给谢雨洁打电话,对方的态度很冷淡,让她感觉不到任何的亲近-----难道最近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在老爹面馆喝醉了,她把自己送回家那次?
  
      李岩也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没发生什么事情吧?那位客人怎么慌慌张张的跑走了?把门口的伞客都撞倒了。”
  
      “没事。”谢雨洁笑着说道:“伯母,我陪你去选衣服吧。”
  
      “走,我们去选衣服。”李岩高兴地说道。
  
      谢雨洁去楼上换衣服的时候,李岩拉着汤大海问道:“你们俩没事吧?”
  
      “我感觉她有点奇怪。”汤大海出声说道。
  
      “你才奇怪呢。”李岩不满得说道。
  
      “……”
  
      汤大海成了两个女人的专职司机,兼职拎包。
  
      等到她们心满意足的结束了逛街之行,又请她们吃了一顿牛排大餐,改行成为提款机。
  
      李岩说自己难得出门一趟,和朋友约了喝晚茶,让汤大海把谢雨洁安全的送回去。
  
      等到李岩离开后,汤大海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谢雨洁点了点头,说道:“好。”
  
      谢雨洁没有回家,仍然回到自己的工作室。
  
      到了花园路119号,谢雨洁却并没有立即下车。
  
      汤大海疑惑的看了过去,说道:“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我看到你忍了一路了。”
  
      “是的。”谢雨洁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要结婚的话,找谁都行。毕竟,我自己并没有喜爱的男人。”
  
      “嗯?”
  
      “所以,在两家父母努力的撮合下,我并没有反对的很激烈。不是你就是别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呢?”
  
      “但是,我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却忽略了你的感受。我没有喜欢的男人,你却有深爱的女人。我不应该拆散你们,而且拆散的理由仅仅是「不想太麻烦」……”
  
      谢雨洁看向汤大海,说道:“所以,我会请求我的父母改变态度。你也去做一做父母的工作。月底的那场订婚,就取消了吧。”
  
      砰!
  
      直到车门关上,汤大海才回过神来。原来坐在旁边的女人已经离开了。
  
      “我这是被甩了吗?”汤大海在心里想道。
  
      他觉得自己太开心了,他想哈哈大笑,却发现张了张嘴,怎么也笑不出来。
  
      汤大海拨通陈述的电话,说道:“我想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