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二十九章、太丢脸了!,同桌凶猛第129章、太丢脸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丢脸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丢脸了!

    痛!
  
      屁股好痛!
  
      骨头都快要摔裂成两半一般。
  
      更糟糕的是,那只打了石膏的腿还高高的抬起来,即使身体已经失去平衡的危机时刻,她仍然没有忘记保护她那条伤腿……
  
      「多么专业又极具挑战性的动作啊!」
  
      孔溪心想,任何人看到都得夸上这么一句。
  
      “好痛啊!”孔溪伸手摸了摸脑袋,并没有发现什么红色的液体,这才让她稍微安心一些。
  
      没有流血就好!
  
      要是流血了的话,以她现在的状况处理起来会非常的棘手。
  
      身体上的疼痛她都不敢轻易去触碰,因为那里实在是太痛苦了,好像伸手去摸一下,皮肉就要大块脱落,骨头就要碎成粉沫。
  
      孔溪躺倒在地上,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地流敞下来。
  
      疼哭了!
  
      “死陈述,臭陈述……”
  
      “送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送我水晶鞋,不知道女人最抵御不住鞋子和包包的诱惑嘛……”
  
      “陈述是猪陈述是白痴……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吃饭,为什么要把一个病人独自留在家里……”
  
      “我都发出邀请了,你为什么还要走?难道汤大海比本小姐还要重要吗?”
  
      -------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骂着骂着,孔溪都觉得身体和脑袋上的疼痛都在大幅度的减轻。
  
      「陈总监果然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啊。」
  
      乍一倒地时的剧痛消失,孔溪抹了一把眼泪,开始琢磨着怎么爬起来了。
  
      二姨出去买菜了,还没有回来。就算孔溪想要让她立即赶回来帮忙,那也得先去找到手机去给她打一通电话……手机被她放在沙发上或者茶几上面。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想要拿到手机,就必须要先从地上爬起来。
  
      自己要是能够爬起来,又用不着给二姨打这通电话了……实在是太丢脸了。
  
      这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里面。
  
      孔溪清楚,想要爬起来,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她的一只腿打了石膏,别说使力,就是触碰地面都是不行的。
  
      能够使力的就只有一只腿和两只胳膊。可是,因为刚刚摔倒的原因,那只好腿也砸在地上,现在很难使力。两只胳膊也并不好受,手肘处的辛辣疼感已经在提醒自己它们也是「伤员」了。
  
      “孔溪,你能行。”孔溪出声给自己鼓励,然后憋一口气,想用腹部的力量把自己挺起来。
  
      扑通!
  
      上半身刚刚抬起来,因为手臂没有支撑力量又倒了下去。
  
      “孔溪,你最美。”
  
      孔溪并没有就此放弃,再一次喊出口号后,双手后撑,想要把自己疼痛难忍的身体给顶起来。
  
      这一次总算是坐直了,可是想要站起来却难如登天。
  
      一无法落地的腿以及一条刚刚摔伤的腿,怎么可能支撑她的身体呢?
  
      更何况那该死的轮椅现在还跑得很远。
  
      孔溪看了看自己摔倒的位置和沙发的距离,决定一点点的爬过去。
  
      她总得让自己躺倒在沙发上,而不是摔倒在这光瘤溜的地板上面。
  
      被人看到会笑话的,就算是二姨也不行。
  
      孔溪小姐姐就是这么爱美!
  
      没有比孔溪小姐姐保持美貌更重要的事情了!
  
      孔溪看了看那条打了石膏的小腿,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石膏板,说道:“委屈你了。”
  
      然后,她强行翻身,让自己的双手和那只没有受伤的小腿撑地,变换成为一个「狗刨」的姿势。而那条打了石膏的腿却要高高的举起来,避免触地或者不小心再次摔倒而受伤。
  
      于是,她保持着这个诡异又别扭的姿势一步步……不,是一爪爪的向前爬。
  
      向着沙发所在的位置爬过去。
  
      一爪,两爪,三爪……她一次又一次的迈动双手手掌。
  
      “孔溪,你要坚持住。”
  
      “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宁愿流血又流汗,也不能被人看到太丢脸……”
  
      ------
  
      近了。
  
      距离沙发的位置越来越近。
  
      可是,还有一半的距离。
  
      孔溪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买那么大的房子,明明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家,小而温馨不是更合适吗?
  
      滴!
  
      电子锁被解开的声音传来。
  
      “二姨回来了?”
  
      孔溪大惊失色,瞪大眼睛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二姨推门进屋,说道:“幸好碰到了我,要不然你都进不来。陈总监快进来吧……”
  
      在二姨的身后,跟着帮忙推着买菜车的陈述。
  
      “谢谢二姨。”陈述笑着说道。“我拿了钥匙就走。”
  
      如果单身久了,你会忘记爱情的滋味。
  
      打车久了,陈述都忘记自己现在是有车一族了。
  
      刚才从孔溪这边离开的时候,陈述都没想起来自己是开车来的。下到一楼之后才想起来自已开来的车还在地下负一层的停车场,而车钥匙则放在孔溪家入门处的玄关了。
  
      正在为难的时候,二姨拖着买菜车走了过来。陈述赶紧说明情况,跟着二姨一起再次回来。
  
      “走什么,就在家里吃午饭。小溪,陈总监……”
  
      二姨正想要告诉孔溪陈述来了,然后声音嘎然而止,瞪大眼睛看向刚刚爬到客厅中央的孔溪。
  
      「这个姿势……是在做什么?」
  
      陈述觉得二姨的表情不对,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然后,他的表情也变得跟二姨一样: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他们看不到我。”
  
      “他们一定看不到我。”
  
      孔溪在心里默默祈祷。
  
      此时此刻,她连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假如现在有什么东西能够迅速了结她的性命的话,她一定不会犹豫的。
  
      她这辈子都没有比这一刻更加丢脸过。
  
      不,或者说,老天算计好了,让她这辈子每一次的丢脸时刻都要呈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吗?
  
      “贼老天,我不要面子的啊……我也是个女人好不好?”
  
      孔溪仍然保持着「狗刨」的姿势,屹立在客厅的正中央,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
  
      继续爬吧,好像这个姿势很不雅观,而且实在是太丢脸了。
  
      不爬的话,好像更加丢脸啊……
  
      “小溪!”二姨终于从这个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的画面中惊醒过来,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朝着孔溪奔跑过去,扯着嗓门喊道:“你的身体都没好,怎么又开始做运动啊?以前你白天练晚上练,我不管你。我都嘱咐过你多少次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千万千万不要动弹……”
  
      “……”孔溪眼眶泛红,眼泪珠子又要掉出来了。
  
      她觉得自己好委屈啊。
  
      「我并没有运动好不好?」
  
      「二姨你声音能不能小一些?感觉整栋楼都能够听见……」
  
      陈述也终于反应过来,把手里的买菜车一丢,快步朝着孔溪跑了过去,一个公主抱就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责怪地说道:“都说了不要做瑜伽……你的腿伤都没有好,怎么又开始做瑜伽了?”
  
      “陈述,我恨死你了。”孔溪把脸埋在陈述的胸口,根本就不敢和他的眼神对视。
  
      “陈总监说的对,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二姨还跟在旁边数落孔溪。“你要是不小心受伤了,我怎么向你爸交代吧?前两天才打电话来让我好好照顾你,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
  
      “二姨,你别说了。”
  
      “我偏说。”二姨实在是被孔溪的这种「冒险」行为给气坏了。“你说你做运动吧,找点儿轻松的运动不就好了?还做这么危险的运动。要是不小心摔倒了,摔伤了,这可怎么办?要是我不在家,陈总监又没回来,你可怎么办?”
  
      “二姨……”孔溪双眼哀求地看向二姨,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你这是要逼死我吗?
  
      陈述看向二姨,说道:“家里有药箱吗?”
  
      “啊?受伤了?哪里受伤了?”二姨更加慌张。
  
      “不碍事的,不要担心。”陈述安慰着说道。“麻烦二姨把药箱给我。”
  
      “好,我这就去给你拿。”二姨迅速朝着里屋跑去。
  
      陈述看向孔溪,柔声问道:“疼不疼?”
  
      “疼。”孔溪仍然低头,不愿意和陈述的眼神对视,打量着手肘位置,那里因为摔倒而磕破皮了。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陈述问道。
  
      “练瑜伽。”孔溪倔强的说道。她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试穿那双水晶鞋才摔倒的呢。
  
      “练瑜伽?”陈述指了指甩飞出去的水晶鞋,说道:“穿高跟鞋练呢?”
  
      “陈述。”孔溪猛地抬头,气鼓鼓的盯着陈述的眼睛。
  
      精致没有瑕疵的小脸近在咫尺,眉眼如画出来的一般那么好看,瞳孔漆黑如最纯粹的黑宝石,黑宝石里面映照着一个男人的影子。
  
      陈述盯着那个影子,那模糊的影子也逐渐清晰起来,变成了陈述本来的样子。
  
      她的小嘴嫣红,呼出来的气体也带有柠檬的清香味道。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
  
      被孔溪这样的眼神盯着,陈述突然间有些紧张起来。
  
      他觉得口干舌燥,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双手也不知道要放到哪里去了,好像他们是身体上面多余出来的一部份。
  
      “我……”陈述想要说点儿什么。
  
      但是,在这样眼神的注视下,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说什么都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