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三十章、他们不让我去了!,同桌凶猛第130章、他们不让我去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三十章、他们不让我去了!

第一百三十章、他们不让我去了!

        大雨倾盆,更显此处山清水秀,绿草如茵。
  
      倘若不是因为下雨的话,现在正是入场尽情挥杆的好时光。可惜,一场大雨突然而至,将那些喜爱高球的人给逼到休息区。
  
      还有一些人即使是在下雨天也不放弃练习,站在高高的练习场上面对着远处的湖泊挥杆击球。
  
      看着不远处那个身穿白T白裤,双腿并立,上半身挺得笔直的老人,王信和凌晨都有些忐忑,迈动的步伐都悄无声息的小了许多。
  
      砰!
  
      老人手里的球杆猛地击出,顶针上面的白色小球便化作一道弧影穿过雨林,朝着不知名的远处飞了过去。
  
      王信看了眼那修长坚硬的球杆,这才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爸。”
  
      “嗯。有事?”老人没有转身,等到旁边的球童重新在顶针上面放上去一个白球之后,他再一次持杆挺立,准备击球。
  
      王信稍微犹豫,还是咬牙说道:“有件事情得向您汇报。”
  
      “什么事情?”老人问道。
  
      “我们和DSN公司的合作协议恐怕要解除了。”王信说道。
  
      砰!
  
      白球再次飞了出去。
  
      只是这一次没有打出弧线,飞了十几米就狼狈落地。
  
      老人猛然转身,沉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DSN集团想要和我们解除合约。”王信不敢正视父亲的眼神,小声解释道:“他们想要和东正合作。”
  
      “东正?又是东正?都已经签署了合约,他们凭什么说解除合约就解除合约?”老人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凌晨,问道:“又和那个男人有关系?”
  
      “是的。”王信硬着头皮承认。“但是这一次……”
  
      砰!
  
      老人一球杆抽在王信的脑袋上面,王信的额头立即出现鲜红的血迹。
  
      “董事长……”凌晨惊声呼叫,立即奔跑而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王信的身前,哀求说道:“董事长,这次和王总没有关系。王总他尽力了。”
  
      “滚开。”老人出声喝道:“我教训自己的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董事长,求你饶恕王总这次。王总知道错了,而且我们还有机会弥补……”
  
      老人再一次举起球杆,怒声喝道:“滚开。”
  
      “董事长,求你放过王总吧。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他为了这个项目比谁都要尽心尽力……出现这样的变故是谁都不想看到的……董事长,你放过王总吧。你要打就打我……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没学过打女人。”老人放下手里的球杆,眼神凶狠地盯着王信,说道:“你知道你今天的位置是怎么得来的吗?”
  
      “知道。”王信任由额头血水流敞,出声说道::“因为我是您的儿子。”
  
      “不仅仅因为你是我的儿子。还因为你拿到了DSN这个项目。我觉得你在商业一途还是有些天赋的,所以才愿意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你让我和董事们信任的基础被人拿走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你还凭什么占据华美总经理这样的高位上面?”
  
      “父亲,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可以给你无数的钱和女人,就是不能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手毁掉我辛苦打拼下来的华美。”
  
      “父亲,不会的。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向您保证,我一定能够通过您的考核。就算是DSN和我们解约,我也能够向您保证,华美的业务只增不减……年度报表绝对不会受此事受到一点影响。”
  
      “你保证?你凭什么保证?你知道DSN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失去这样的合作伙伴代表着什么吗?”
  
      “对不起。”
  
      老人看着儿子被鲜血染红的额头,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狠声说道:“一次又一次失手,难道你就从来不曾反思过自己?”
  
      “父亲,我反思过了。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会真正的沉下心来好好做事。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会做给你看。我会向你证明我的价值。”
  
      王誉指着凌晨,问道:“她对你有那么重要?”
  
      “是的。”王信一脸坚定的说道:“她对我非常重要。”
  
      “哼哼……”老人冷笑连连:“看起来娇弱可怜的小花,也有可能会吃人。小心把你吞得骨子渣子都不剩。”
  
      “父亲,不会的。凌晨不是那样的人。”
  
      --------
  
      砰砰砰……
  
      这是自己的心跳声音。
  
      陈述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心跳是如此的强健有力,节奏又是如此的急促。就跟自己刚刚偷了邻居家的一只鸡猫着腰小跑着抱回家似的。
  
      「自己又没有偷鸡……」陈述在心里委屈的想着。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呢?
  
      拎起板砖拍人脑壳没有紧张,寒冬跳江砸车救人没有紧张,面对华美的栽脏陷害没有紧张,面对这幅烈颜红唇自己却紧张了。
  
      这让陈述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紧张什么?」陈述在心里想道。「这又不是自己偷来的。」
  
      孔溪仍然撅着小嘴气鼓鼓的盯着自己,显然还在对陈述让她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而感到生气。是生气陈述送她水晶鞋,是生气自己最丢脸的样子被陈述撞见,还是生气陈述明知故问,或者在气自己实在太蠢了为何会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情……或许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原因。
  
      孔溪的眼睛盯着陈述,陈述也盯着孔溪的眼睛。
  
      看着看着,就发现那对瞳孔里面就全部只剩下自己。
  
      剪水秋瞳,如若深渊,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溺下去。
  
      陈述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却又有一种无形的束缚在阻挡他前行。
  
      哐哐哐……
  
      身材肥硕的二姨提着药箱从里间奔了出来,喊道:“小溪哪里受伤了?快给我瞧瞧。我的小姑奶奶啊,都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要是让你爸知道了,怕是又要念叨好一阵子。”
  
      陈述赶紧避开孔溪的眼睛,从二姨手里接过药箱,说道:“二姨,我来吧。”
  
      “你行?”
  
      二姨看了一眼孔溪绯红如桃花的俏脸,然后把药箱递了过去,说道:“行,那就交给你了。麻烦你一定要照顾好小溪啊。这个疯丫头总是不听话。”
  
      “二姨……”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二姨转身就走:“我去给你们做饭吃。”
  
      陈述打开药箱,从里面找到消毒药水和纱布,说道:“我来帮你包扎吧。”
  
      孔溪脸色绯红,声音如文字哼哼,说道:“嗯。”
  
      她还是觉得太丢脸了,还是觉得太尴尬了。
  
      恨不得施展一个时间魔法,把刚才陈述进门时的那一段记忆给抹除了……
  
      “该死的水晶鞋!”孔溪在心里恨恨地想道。为什么自己就没能抵御住诱惑啊?
  
      手肘上的伤口很容易就处理好了,陈述只需要在上面涂抹上红药水,然后在外面贴上一个创可贴就好了。
  
      “还有哪里不舒服?”陈述问道。
  
      “腿。”
  
      于是,陈述便蹲了下来,看着孔溪的膝盖,说道:“这里也有一点儿破皮,不过是擦伤,应该问题不对……”
  
      于是,他便搬了张椅子过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把孔溪的小腿放在自己的双腿上面,仔细的处理膝盖上的伤口。
  
      孔溪被陈述用棉球在小腿的伤口上擦拭,阵阵辛辣传了过来,没有疼痛,反而有种全身酥麻的感觉。
  
      看着陈述一脸专注的为自己处理伤口,孔溪的脸颊滚烫滚烫的,神游天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陈述说道。
  
      “啊?”孔溪从恍惚的状态中惊醒,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处理好了。”陈述说道。
  
      “哦哦。”孔溪想要把自己的小腿从陈述大腿上抽回来。太丢脸了,她怎么能对这个家伙犯花痴呢?
  
      陈述想要按住孔溪的小腿让她不要动弹,却因为她抽的太快,一下子握住了她的小脚。
  
      精莹纤瘦,嫩白如玉。
  
      金莲入手,让陈述有种惊喜交错的感觉。
  
      惊的是,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
  
      喜的是,这可是大明星孔溪的脚啊……
  
      “啊!”孔溪却是真真切切的发出呻吟声音。
  
      显然,脚是女人极其私密的部位,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握在手里,实在是让她感觉到极其的羞涩和不适。
  
      “放手。”孔溪低声喝道。生怕在厨房里面忙活的二姨听见什么。
  
      陈述想,我不能放啊,我要是放手了,就好像这一切都是我预谋的行为一样。
  
      于是,陈述理直气壮大义凛然的握着孔溪的小脚,说道:“刚刚擦过药,还不确定膝盖骨头有没有受伤,你先不要做剧烈的运动。”
  
      孔溪眉眼如丝,抬头看了陈述一眼,问道:“那要怎么确定?”
  
      陈述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怕是得送去医院做个检查。”
  
      “……”
  
      陈述还是放开了孔溪的脚,因为二姨切了一盘水果送了过来。
  
      陈述有点儿生气,都说要去给我们做饭,还吃什么水果,更年期女人的话果然不能相信。
  
      孔溪收拾了一番心情,看着陈述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回来拿钥匙。”陈述笑着说道:“要不是出门之后发现下雨,我都忘记我是开车过来的。”
  
      “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孔溪问道。
  
      陈述看着外面的雨色,说道:“我和大海他们约好了。不去不太好吧?”
  
      话音刚落,陈述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陈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苦笑说道:“电话打来了。”
  
      陈述接通电话,说道:“大海,有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事情?我和李如意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还没出现?”汤大海的大嗓门从话筒里面传了出来。
  
      陈述看了一眼孔溪,说道:“我还在加班。”
  
      “加班?”汤大海的语气明显有些迟疑,然后更加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你到底是在公司加班还是在表姐家里加班?你要是在表姐家里加班,就当我没有打过这个电话。”
  
      “好的,再见。”
  
      陈述便认真的挂断了电话,转身对孔溪说道:“他们不让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