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四十章、纸人!,同桌凶猛第140章、纸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认识啊。”孔溪笑着说道。
  
  “你们怎么会认识呢?你和陈总监又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有些人啊,莫名其妙就认识了,走着又着又散了。说不定在某一个拐角,又一不小心撞了个正着。”
  
  “这是宿命论?”汤大海愣愣的问道。
  
  “是的,宿命。”孔溪看了陈述一眼,点头说道。
  
  “照你这种说法,那陈述和我认识的更早了。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陈述都救过我的命。那得修多少年?”
  
  “汤大少还真是好胜呢。”谢雨洁有些不满的说道。自己还想从这个死党嘴里挖出一些深料呢,毕竟,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个心高气傲极少和异性往来的爱情绝缘体闺蜜对待陈述的态度有些异于常人。可是两人之间相识日短,以前更是不曾有任何的交集。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又怎么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呢?“那么多次回眸,你就不怕把脖子给扭断了?”
  
  当然,现在人多眼杂,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寻找良机再好好「逼审」一回。
  
  “那当然了。”汤大海一脸骄傲的模样,说道:“好胜心是成功的基础。”
  
  “那就祝汤大少早日成功吧。”谢雨洁把手里的一幅装裱好用牛皮纸包裹起来的画作递了过去,说道:“开业礼物。”
  
  “就送这个啊?”汤大海有些嫌弃,说道:“是不是想着就要过来了,随手就在白纸上涂抹了几笔,然后就当作礼物送出来了?我说啊,你们这些作家画家都忒小气啊,送人礼物不是送书就是送画,反正都是自产自销,连个淘宝下单环节都省掉了。”
  
  “要不要?不要我收回去了。”谢雨洁被气坏了,就想要把画给收回去。
  
  “要。当然要了。”汤大海一把抓住画框,说道:“你们越是小气,我就越是要收下你们的礼物。就喜欢看你们心痛的样子。”
  
  “汤大海你还真是……”
  
  “你想骂我贱是不是?”汤大海指着陈述,说道:“我能贱得过他?”
  
  “贱不过。”陈述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
  
  孔溪和谢雨洁彼此对视一眼,都有种「我们为什么要和这种人为伍」的羞耻感。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别人不会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样的人吧?
  
  好惊慌!
  
  汤大海拆开外面的包装制,说道:“看看你画得是什么。”
  
  外层纸打开,里面是一幅阳光下绚烂绽放的向日葵。
  
  “向日葵?”汤大海的视线转移到谢雨洁的脸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向日葵?”
  
  孔溪也颇为惊讶的看了谢雨洁一眼,别人或许不知道,她心里是清楚的。这幅向日葵是她致敬梵高所画,也是自己整体风格的一次改变和突破。
  
  一般「试水作」是不会轻易赠人的,因为那代表自己的心境和笔法都不够成熟。或许画作中还有很多瑕疵,留待下次作画时进行修正。
  
  可是,谢雨洁却将自己耗费了数个月时间的《向日葵》送给了汤大海……
  
  这代表着什么?
  
  孔溪知道,或许面前这个整天嚷嚷着「不爱」「不婚」也「不生」的女人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谢雨洁没想到汤大海这个家伙当场就把自己赠送的礼物给打开了,这让她有种将心事暴露于最好闺蜜面前的羞涩感。
  
  避开孔溪的眼睛,谢雨洁很是鄙夷不屑的说道:“谁知道你喜欢向日葵了?就是恰好画完了……顺手就卷了送给你。”
  
  像是在向汤大海解释,更像是在向孔溪解释。
  
  汤大海招来助理,说道:“挂在我的办公室。”
  
  “好的。”助理答应一声,抱着画就准备离开。
  
  “等等。”汤大海又招手把她唤回。说道:“把画放在我办公桌上,一会儿我上去看看挂在那里合适。”
  
  等到助理远去,汤大海笑呵呵地看着陈述,说道:“他们哪里有咱们这样的格调?怕他们眼光不行,胡乱找个空白地就挂了。”
  
  “画是你的,人也是你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陈述耸耸肩膀,无所谓的模样。
  
  “陈述……”谢雨洁一脚飞起,就要踢向陈述。
  
  “哎,好好说话,你别动手打人啊……动脚也不行……”孔溪在中间劝说。
  
  来找孔溪寒暄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想要找孔溪要签名,孔溪顺手就签了。有人找孔溪要合影,孔溪也没有拒绝。当有人还想要孔溪的微信号的时候,小助理郭旭冉站了出来。
  
  郭旭冉把一个备用手机交到孔溪手里,孔溪彬彬有礼的和那几个想要加微信号码的「宾客」互加好友……当然,这个手机大部份时间都在助理手里,你的信息孔溪大概是看不到的。
  
  这是大人物的常规操作。
  
  典礼结束,宾客各自散去。
  
  孔溪还有行程要赶,便在陈述和小助理的陪伴下一起离开。
  
  谢雨洁也要回去,她的画室距离这里非常近,走几步就到了。
  
  “我送你。”汤大海追了上去,出声说道。
  
  “不用了。”谢雨洁拒绝,说道:“前面就是。”
  
  “就是近我才送送。”汤大海咧嘴傻笑,说道:“要是太远我就不送了。”
  
  “……”
  
  两人并肩行走,沉默无声,一下子也都失去了聊天的话题。
  
  一直走到谢雨洁的画室门口,谢雨洁停下脚步,说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好的,那你快进去吧。”汤大海笑着说道。
  
  “那件事情你和家人商量的怎么样了?”谢雨洁出声问道。
  
  “什么事情?”汤大海一脸茫然。
  
  “订婚的事情……上次不是说过了吗?让你回去告诉父母婚约取消……”谢雨洁有些生气。上次吃完晚饭,汤大海送她到画室门口,她对他说过这样的一番话。没想到这个家伙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实在是太可恨了。
  
  “哦。原来是那件事情啊……”汤大海恍然大悟。
  
  “你说了?”
  
  “没有。”
  
  “为什么不说?”
  
  “当初我想阻止订婚的时候,你没有说话。现在你想取消婚约,就想让我说话?没门。”汤大海义正辞严的说道。
  
  “……”
  
  机场。VIP休息室。
  
  苏音正喝着果汁看着美剧的时候,张琳接完电话走了进来,说道:“小音,有个事情得和你说一声。”
  
  苏音看到张琳脸色严峻,问道:“琳姐的表情这么严肃,难道是我又被人黑上了热搜?是我被富豪包养了还是又多了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一个私生子?”
  
  “……不是。”张琳赶紧出声否认,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的小脑袋瓜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啊?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媒体不整天报道这些吗?我还能想些什么?”苏音一脸淡然的模样,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孔溪去参加萤火虫的开业典礼了。”张琳说道。
  
  “去就去呗。”苏音无所谓的模样,说道:“她有那个时间,想去哪里去哪里,关我们什么事情?”
  
  “我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张琳出声说道。“上次汤大海去找咱们的时候,不是说他们去找过孔溪帮忙,结果被孔溪给拒绝了吗?”
  
  “是有这么回事儿。”苏音点了点头,说道:“那又怎么样?和孔溪去帮萤火虫站台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当时孔溪拒绝别人的求助,大家相处的并不愉快才是。为何她这个时候跑去给人站台呢?萤火虫又不是一家多大规模的公司,而且双方又没有什么合作基础……我们送个花篮过去就已经是很重视他们了,孔溪那样的身份地位,用得着自己亲自跑过去?”
  
  哗啦…
  
  苏音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手里捧着的橙汁也喝不下去了,她瞪大眼睛看向张琳,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我们被他们欺骗了。”张琳轻轻叹息,说道。眼前的这位姑奶奶自然是极其聪明的,但是,就怕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更何况那些人要是合起伙来,她一个人哪里会是对手?
  
  “你的意思是说,汤大海知道我和孔溪关系不和,所以故意在和我谈判的时候说了那么一句……为的就是激起我的逆反心理,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和孔溪掰一次手腕。结果我再一次被他们给套路了?”
  
  张琳小心翼翼的看了苏音一眼,担心她受到这连番打击心理承受不住,低声说道:“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也许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据说孔溪是由陈总监陪着一起去的。”
  
  “如果汤大海当真和孔溪有芥蒂,孔溪用得着去理会他们?”苏音面罩寒霜,冷笑连连,说道:“这个汤大海,面相看起来很老实,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心眼呢。”
  
  “也不一定是汤大海想出来的。汤大海应该没有这样的心思手段……他要是有什么心思手段,以他的身份背景,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就是一个播音主持了。”
  
  “难道是孔溪?”苏音银牙紧咬。
  
  哐……
  
  苏音把手里的果汁瓶拍在面前的小几上面,杀气腾腾的说道:“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陈总监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张琳在旁边提醒着说道。
  
  苏音摇了摇头,说道:“应该和陈总监没有关系,当时我要用李如意,他是大力反对的。”——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
  
  汤大海嘴里哼着这首《白玫瑰》,脚步欢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伸手摸了摸那尊瓷马,那是孔溪送来的礼物。
  
  骏马呈现奔腾之势,手工很好,颜色明丽,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又捧起那幅《向日葵》,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好看。
  
  “没想到行走的奢侈品展示柜当真是个画家呢……”
  
  “既然这样,为什么第一次见面要以那样的形象示人……难道她还没有见过我就讨厌我?和我一样?”
  
  “嗯,这幅《向日葵》画得真好,和梵高差不了什么……”——
  
  汤大海把画框放在左边墙上比划,然后摇了摇头,这里有个书架,向日葵挂过去显示不出它独一无二的耀眼。
  
  汤大海把画挂在右边墙壁上面,再一次摇了摇头,这里又空旷,显得这幅画孤零零的太过单调。
  
  背后是不能挂的,后面就是落地窗,挂在窗户上像什么话?
  
  汤大海想来想去,就把这幅画挂在了正前方的墙壁上面,自己工作累了的时候,一抬头就能够看到它的存在……
  
  当然,它也可以时时刻刻欣赏着认真工作的自己。
  
  是谁说得来着?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惊呼的声音。
  
  汤大海打开窗户,出声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板……”公司正在收拾现场的小姑娘们聚集在一起,满脸惊恐的看着小院的正门口。
  
  在那里,一个红红绿绿面目滑稽的纸扎小人正在熊熊燃烧。
  
  那是送丧时用的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