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四十七章、罪不可赦!,同桌凶猛第147章、罪不可赦!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四十七章、罪不可赦!

第一百四十七章、罪不可赦!

    “为他们提供过品牌策划方案?”白起源一脸疑惑,出声说道:“这些国际奢侈品品牌都有自己的市场部,怎么会找你来做策划案呢?”
  
      孔溪也是眼神迷惘,她和这些国际奢侈品品牌合作过,知道这些人是多么的狂妄自大,只有你按照他们的流程和方案积极配合,他们几乎不会听取你的任何建议或者声音。
  
      虽然他们表面上彬彬有礼,但是这种来自骨子里的傲慢还是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他们连明星们的提议都不会听,怎么会接受一个东正企划部工作人员的策划方案?
  
      “发生过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孔溪也出声问道。
  
      陈述看向孔溪,笑着说道:“你还记得MIYA吗?”
  
      “MIYA?”孔溪想了想,问道:“F先生的秘书?”
  
      “是的。”陈述点头说道。“MIYA小姐邀请我吃饭,我们在商讨新的合作方案时,顺便说起过CE想在亚洲市场站稳脚根所需要的几个关键要素。其中之一就是和人们耳熟能详的LV、爱马仕、等老牌奢侈品品牌的差异性的定价和宣传策略。MIYA听了之后很受启发,便请求我为他们做一份市场前景分析报告。”
  
      “中国是整个亚洲的奢侈品消费主力军,最了解中国市场的,肯定是我们自己人。我觉得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件好事,先告诉他们真正的中国市场和亚洲市场是什么样的,然后再把我们东正自己的艺人给推荐过去。恰好我知道孔溪小姐这一年多来的行程通告,有很多地方都是可以和CE进行频繁互动的。报告发过去之后,F先生非常重视,看完之后就打来电话,说频繁互动还是有些麻烦,他们想直接邀请孔溪小姐担任CE的亚洲区代言人……”
  
      听完陈述的讲述,白起源的心绪却有些不平静起来。
  
      怎么说呢,这家伙是个人才。
  
      而且是个极其罕见的人才。
  
      他很懂得捉住机会,任何一次机会,都有可能成为他促成一笔重要交易的因素。
  
      仅仅是和F秘书MIYA吃一顿饭的功夫,就给他们聊起了那个差异性的策略。CE的定位问题是困扰CE整个高层的难题,或许说,这是那些新兴的时尚潮牌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MIYA听了陈述的分析之后,瞬间惊为天人,央求陈述为CE做企业「诊脉」,陈述断出了CE的病症,开出来的药方自然就是自己家的药材了……譬如孔溪。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出现了。
  
      或许从一开始,陈述和MIYA吃饭的时候聊起差异化定位就是刻意为之?为的就是最终将CE的亚洲区代言人给送给孔溪?
  
      白起源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地骂道:华美那群白痴,为了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却放走了这样一个千军万马能够斩敌将首级的将才。这是愚蠢到何种程度啊?
  
      自寻死路!
  
      “原来如此。”白起源拍拍陈述的肩膀,笑着说道:“能够替小溪拿下CE的亚洲区代言,这是大功一件。无论如何,东正都要给予奖励。回去我和栗董沟通一下,总不能让为集团的功勋人士伤心失望才是。”
  
      “谢谢白爷。”陈述笑着说道。
  
      孔溪却是笑眯眯的打量着陈述,说道:“陈总监和MIYA一起吃过饭?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你的腿还受伤着,行动不方便。”陈述笑着说道:“我是下午下班之后才去的。”
  
      “MIYA小姐挺漂亮的吧?”孔溪笑着问道。
  
      “是挺漂亮的。”陈述回答说道。
  
      “身材也很好吧?”
  
      “对,应该是经常健身,皮肤呈现健康的光泽。”陈述说道。
  
      “穿着制服的时候,是不是看着特别有诱惑力?”孔溪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剪动,出声问道。
  
      陈述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刚才一味的想要在白起源面前炫耀自己的功绩,却忘记了女人都有着强大的……嫉妒心。
  
      他说MIYA长的好看,身材又好,而且俩人还一起约饭,那把大腿置身于何地?
  
      罪人啊!
  
      简直是罪不可赦!
  
      “有没有诱惑我不知道。”陈述一脸认真的说道:“只顾着和她聊接下来的拍摄方案,都没注意到她穿过什么衣服。”
  
      “是吗?那刚才是谁说人漂亮的?是谁说人家身材好的?”
  
      “礼节。纯粹是礼节。”陈述腆着笑脸,说道:“你要是这么问白爷,他也肯定会这么回答的。总不好意思说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女人颜值和身材有问题。你说是不是,白爷?”
  
      白爷很伤心。
  
      白爷很难过。
  
      我一个大活人杵在这里,你这般的以兴师问罪之名行打情骂俏之实,你们可曾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我对MIYA的身材样貌没有兴趣,我对你们这般的兴风作浪很是不满。
  
      白起源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见过MIYA,对她的身材样貌难以做一个精准的评价。不过,既然能够让陈总监如此倾心,还相约着一起烛光晚餐,想来有着难与人说的魅力。”
  
      “……”陈述突然间发现,自己这次搬起石头砸伤了自己的脚。
  
      以他和白起源的数次接触,知道这是一个极好面子注重仪表偶像包袱极其严重的男人。是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斯文君子。
  
      他不会当众说人坏话,更不会说女士的坏话。这和他的人设不符。
  
      所以,陈述才会说出就是白起源也会礼节性赞美的话出来。
  
      没想到这家伙也有如此狡猾的一面,不仅仅把陈述丢过去的锅给甩开了,还悄无声息的往陈述的脑袋上扣了好几顶帽子。
  
      有「倾心帽」,「烛光晚餐帽」,还有「难与人说帽」
  
      陈述瞪着白起源,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出声回应。
  
      现在的白起源很不白起源啊,隐隐约约的倒是有着汤大海附体的样子。
  
      关键时刻,倒是孔溪再一次站了起来。
  
      她伸手拉拉陈述的衣袖,说道:“不过不用担心,我相信你啦。我知道你和MIYA只是工作上的接触,没有私人之间的情谊。当然,就算有也没有关系。”
  
      “没有私人情谊。”陈述连连摆手,说道:“一点也没有。”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