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四十九章、借你的手给我牵牵!,同桌凶猛第149章、借你的手给我牵牵!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四十九章、借你的手给我牵牵!

第一百四十九章、借你的手给我牵牵!

白起源走了。
  
  来的时候轰轰隆隆,走的时候无声无息。
  
  他甚至都没去和孔溪陈述打一声招呼,毕竟,在那种环境和氛围下,不打扰反而更好一些。
  
  白起源看得出来,孔溪是开心的。
  
  和陈述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笑容格外的多。那是一种不加掩饰的大笑,而不是和他们在一起时候的「微笑」,含蓄的笑,多多少少都有着敷衍的成份。
  
  都说情场如战场,可是,白起源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呢?
  
  “我输在哪里?”
  
  “晚了一步?还是没有及时向孔溪表白?在以前相处的那么多年里,早些表白自己的心迹,是不是结局就完全不同了?”
  
  感觉胸口有些撕扯,疼痛,这宽敞的车厢也让人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车窗打开。”白起源说道。
  
  司机尽职的打开后座的窗户,微咸的寒风呼啸而入,虽然脸上身上被吹得粘稠,但是胸腔却觉得舒服了许多,就像是压在上面的一块大石落了地。
  
  “放点音乐。”白起源出声说道。
  
  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什么。
  
  可是,缺的不是东西,而是那个人啊。
  
  司机仿佛也感受到了白起源的悲伤情绪,沉默无声的将电台打开。
  
  「我愿意留低
  
  舍身去垫底
  
  任满天花瓣散落这污畏
  
  我会为你躺下去
  
  全身贴地」
  
  这是许志安的一首经典老歌,名字叫做《烂泥》。
  
  司机知道白起源很少听粤语歌,正准备调频的时候,白起源出声说道:“就听这个。”
  
  「愿可做你
  
  脚下那堆烂泥
  
  来守护你」
  
  白起源闭上眼睛,手指头有节奏的敲击大腿,跟着那电台音乐轻轻的哼唱起来——
  
  “谢谢老爹,你做的面实在是太好吃了,让我吃出了家的味道。”
  
  “老爹你的面馆在哪里?我以后就是你的忠实粉丝了。”
  
  “老爹,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合个影好不好?”——
  
  要想征服一个人的心,先要征服一个人的胃。
  
  显然,老爹就是这句话的最大受益者。
  
  因为做的一手好面,今晚的老爹成了当之无愧的主角。有人跑来向他道谢,有人跑来找他合影,还有人跑来找他要微信号码……
  
  老爹简直享受到了白起源的待遇。
  
  这让陈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没有白起源帅,难道还没有老爹帅?凭什么你们找老爹合影都不找我?凭什么你们要老爹的微信号码都不要我的微信号码?
  
  我给不给是一回事儿,但是你们得主动上前来要啊。
  
  你们这样让我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很尴尬好不好?
  
  毕竟,孔溪大腿一直在旁边看着——万一他觉得我连老爹红都没有怎么办?我不要面子的啊?
  
  等到所有人都吃过饭后,陈述和孔溪也停止了忙活。
  
  陈述满头是汗,孔溪也是衣衫凌乱。但是,两人相视一眼,脸上满满的都是喜悦。
  
  “我来收拾,你们俩去休息一会。”老爹指了指大海,出声说道。偶像剧里面,男女主角不都喜欢在大海边表白吗?
  
  “我来收拾。”陈述说道,抢着要上前帮忙。
  
  老爹一把推开陈述,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收拾?你懂什么?碰坏了我的锅怎么办?砸坏了我的罐子怎么办?笨手笨脚的,刚才要不是没有人用,我才不让你打下手呢。”
  
  一边骂还一边对着陈述眨眼睛,我都牺牲这么多了,你小子懂点事行不行?
  
  孔溪看着老爹,问道:“老爹,你的眼睛怎么了?”
  
  “啊?”老爹没想到被孔溪给逮了个正着,揉了揉眼睛,说道:“沙子进去了。这海边什么都好,就是风沙太大。”
  
  “那你休息一会,让我和陈述来收拾吧。”孔溪说道。
  
  “不用不用。”老爹摆手,说道:“这些活我都干习惯了,别人做我还不放心呢。”
  
  孔溪笑笑,还是和陈述一起帮着把各种家什给抬到了三轮车上面去。
  
  孔溪让助理搬来了自己的躺椅,说道:“今天辛苦老爹了,坐下休息一会吧。”
  
  “不累。”老爹手脚麻利的跳上三轮车,说道:“家里还有事呢。”
  
  嘟嘟嘟——
  
  三轮车冒着浓烟朝着来时的路远去。
  
  陈述看着孔溪,说道:“晚上还要加班拍摄?”
  
  “嗯。刚刚吃饱,还要休息一会才行。”孔溪说道:“散散步吧。”
  
  “好的。”陈述点头。
  
  刚才他们俩就准备去散步的,结果白起源过来一掺和,就变成吃面了——毕竟,他们也没办法三个人一起去散步。
  
  夜晚的海和白天的海完全不一样,白天的海湛蓝、静谧、海天一线,仿若一块巨大的碧玉镶嵌在这天地之间。
  
  夜晚的大海漆黑、诡密,波涛翻滚,就像是一头张开大口择人而噬的怪兽。
  
  但是,夜晚的孔溪和白天的孔溪一样。
  
  一样的美。
  
  陈述和孔溪并肩走在海边,任由海风吹拂,浪花拍打脚面。孔溪早就脱下了她的高跟鞋,陈述也脱下了他脚上的休闲鞋。
  
  俩人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画面美好的就跟那些最美好的偶像剧一般。
  
  “陈述。”
  
  “嗯?”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陈述想了想,说道:“那你给我唱首歌吧。”
  
  “——”
  
  “我给你唱首歌也行。”
  
  “你会唱什么歌?”
  
  “《两只老虎》行不行?”
  
  “又是这一首?能不能换一首?”
  
  陈述愣了愣,说道:“你以前听我唱过这首歌?”
  
  孔溪眨了眨眼睛,说道:“这首歌谁不会唱啊。你换一首新鲜的。”
  
  陈述想了想,说道:“《数鸭子》行吗?”
  
  “能不能唱一首六岁以上的人听的?”
  
  陈述看了孔溪一眼,轻声哼唱道:“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我想,我等,我期待……”
  
  陈述的歌声远远不及孔溪,更谈不上什么技巧,但是胜在情感真挚,很容易就让人沉溺进去。
  
  一首结束,陈述笑着问道:“怎么样?”
  
  “很不错。”孔溪双手叠在身后,脚步欢快,认真的点头说道:“很好听呢。”
  
  “海边的风有点大啊。”陈述说道。
  
  “是啊。冬天快要到了。”孔溪附和着说道。
  
  “能不能向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孔溪问道。
  
  “我有点冷,借你的手给我牵牵。”陈述看着孔溪灿若星辰的眼睛,腼腆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