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五十六章、不是我,我没说!,同桌凶猛第156章、不是我,我没说!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五十六章、不是我,我没说!

第一百五十六章、不是我,我没说!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人与人之间还是有着智商上的差距的。
  
      譬如现在,骆杰就感觉到自己和陈述和思维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心想,幸好自己见好就收,看到欺负不了陈述就立即不欺负了……不然的话,还不得被这个看起来眉清目秀心眼坏的家伙给玩死啊?
  
      眼见陈述又想端起茶杯喝茶,骆杰实在是等不及了,一把按住他的胳膊,说道:“你快讲啊。栗董为什么要敲打孔溪?这茶水有什么好喝的?你要是喜欢,一会儿再到我办公室拿两盒茶叶。”
  
      陈述大笑,心满意足的说道:“正好我的茶叶喝完了,就等着总监这句话呢。”
  
      “……”骆杰心想,自己这是又被耍了一记?
  
      不会的,他不可能这么聪明。
  
      陈述知道骆杰是个急性子,再不说出来怕是他就要抓狂了,捧着茶杯,看着骆杰说道:“今天一进门,栗董就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对我印象不好。你还记得那次见面的情况吧?”
  
      “当然记得了。”骆杰说道。“不就是上次孔溪和苏音争夺《机长先生》这个剧本的事情吗?这件事情后来传得众人皆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栗董刚才批评说我的立场有问题。”陈述笑着说道:“但是你知不知道,栗董的立场是什么?”
  
      “……”这一次,骆杰就不好接话了。
  
      他当然知道栗董的立场是什么,因为那个时候苏音不仅仅做通了栗董的工作,让他站出来支持自己,而且也给自己的父亲打了电话,他的父亲也是旗帜鲜明的支持苏音……
  
      “栗董的立场是支持苏音。”陈述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企划部副总监,所以我的立场有问题,影响不了大局。但是,正如你所说,栗董是整个东正集团的大BOSS,他的立场有问题,这个影响就太大了。他要站出来支持苏音,这对孔溪是何其的不公平?”
  
      骆杰欲言又止,终究只是一声叹息。
  
      “怎么?不好深聊了?”陈述笑着问道。
  
      “你为何没有当着栗董的面说出来?”骆杰问道。
  
      “我只是含蓄的点了点,你就不停的给我使眼色。我哪敢说的那么明白?”陈述笑着说道:“毕竟,栗董只是想敲打一下我和孔溪,并没有想着要和孔溪翻脸。如果我把话说的那么直白,那不是当场要和栗董撕破脸皮?”
  
      “看来你还是心里有数的。”骆杰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要是当场翻脸的话,我就拿不到那两件案子的分成了。”陈述说道:“这可是一大笔钱呢,比我前几年工作的所有薪水加起来还要多。”
  
      “……”
  
      “如果栗董一如既往的支持孔溪,如果栗董没有放任或者有意的挑起苏音的野心,会有东正两大当红艺人争夺剧本这样的事情发生吗?”陈述反问着说道。“这样的事情出现,并且上升到整个高层的讨论和决定,本身就是对孔溪的极大不公平。集团就是这么对待招牌人物的?”
  
      “栗董也有自己的考量,毕竟,孔溪有很多一段时间没有接戏,也很少暴露在公众视野……”
  
      “我明白。商人逐利,孔溪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接戏,也不愿意参加真人档节目或者接商演,所以对公司创造的价值是极其有限的。苏音不同,勤奋努力,日夜不休,这样确实能够给自己带来极大的人气和为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艺人对艺术保持苛刻之心,追求艺术上的提高,以及能够在整个影史留下名字。难道这不是值得称赞的一件事情?”
  
      “确实,这可能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赚取更多的利益,但是长期来看是对整个集团的品牌有利的。倘若东正给人一种「这家公司做的剧都是精品剧」,或者孔溪给人一种「孔溪小姐的作品一定要看」这样的感观认知,同样也是巨大的价值啊。”
  
      “怎么说呢?”骆杰自己打开了陈述的话闸子,但是这里面涉及到的利益、交易以及多方的博弈却又是他不好肆无忌惮讨论的。毕竟,有很多决定还是和他父亲有关,至少他父亲就和栗董在很多事情上面保持一致。
  
      可是,是他要求陈述和他讨论这个话题,倘若陈述刚刚开始,自己这边就急着结束,是不是太明显了些给人一种自己趋炎附势避重就轻的感觉?
  
      “据我所知,无论是东正还是栗董,都是对孔溪足够的重视和包容的。你想想,除了孔溪,其它艺人哪敢一年多不接戏不上通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拍什么就拍什么?孔溪是公司的老人,是陪伴着公司一起成长的艺人,公司再怎么样也不会亏待她的。”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这点儿我不否认。”
  
      “但是吧,有些事情双方还没有达成共识……”
  
      “因为合同。”陈述说道。
  
      骆杰松了一口气,心想,和聪明人聊天就是舒服,你刚动了念头他就明白你想要表达什么,说道:“对的,因为合同。孔溪还有一年合同到期,怕是拍完《逆鳞》,就要面临着是继续续约还是转会到其它公司的问题了……”
  
      “所以,集团及时的把苏音给扶持起来,造成一种两者旗鼓相当的架势。倘若孔溪愿意乖乖和公司续约,那么就仍然保持着现在这样的位置。倘若孔溪不愿意和公司续约,便制造一种苏音人气远超孔溪的架势,然后由苏音取而代之成为真正的东正一姐……是这样吧?”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骆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道:“我也不是栗董他们,自然还达不到他们那么高的层次,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仔细分析下来,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吧。”
  
      “是不是戏多了点?”陈述反问。“如此这般,是不是有失真诚?”
  
      骆杰默然。
  
      他也觉得戏多了点儿,但是,这是每个管理者的平衡之道,他也没办法去影响到栗董的决策或者处事风格。
  
      “倘若栗董能够和孔溪好好沟通,或者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上能够保持一致,孔溪也没有理由不和东正续约。孔溪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这一点你们比我更加了解吧?”
  
      “我们没有比你更加了解。”骆杰出声反对,说道:“还是你更加了解孔溪一些,她和我们可不会说那么多知心话。”
  
      “……”
  
      陈述心想,这家伙是个神经病吧?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第一次和栗董见面,我站出来力挺孔溪,那是因为我受人恩惠,拼着这份工作不要,我也要想办法把《机长先生》这个剧本交到她的手里。”
  
      骆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思。”
  
      “第二次和栗董见面,是孔溪正面临一个关键的选择时刻。”陈述说道:“倘若公司这样对待孔溪,或者栗董如此这般的「敲打」孔溪,我仍然要站出来据理力争。或许我的力量还微不足道,至少,我要让栗董知道,有很多人是支持孔溪的。”
  
      “所以说,不管怎么样,你反正就是支持孔溪就对了……”骆杰倒是很会总结归纳。
  
      陈述愣了愣,点头说道:“我们以理服人,遵循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
  
      骆杰压低声音,小声问道:“你和我透露一下,孔溪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合同到期之后她是选择续约还是另投它家?”
  
      “她怎么可能和我谈论这种事情?”陈述没好气的说道。
  
      骆杰眼神质疑的看向陈述,说道:“当真没说?”
  
      “当然没说了。”陈述说道。“时间还早着呢,怕是她自己都没有想过那么长远吧。”
  
      “唉,孔溪和其它艺人不同。别的女人就只是长得好看,有什么情绪想法还是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的。孔溪长得好看吧,心思也藏得太深,大家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家都没有安全感吧。包括栗董,他也没有安全感。”
  
      陈述想到苏音,心想,骆杰这个评价倒是很中肯……
  
      若是论起智商,孔溪要甩苏音半个太平洋。
  
      至少,陈述还没能在孔溪那边占到什么便宜……牵手那次不算。
  
      “如果栗董不能够转变思维和行事作风的话,怕是孔溪也没有安全感了。彼此不信任,是商务谈判最大的阻碍。”
  
      “就是觉得可惜。”骆杰轻轻叹息,说道:“原本我以为这次栗董请你过去,是要好好和你谈一谈未来的规划什么的,你只要表现得体,就能够进行集团内部的上升快车道。这次谈成这样,怕是栗董心里会有芥蒂。”
  
      陈述笑笑,并不在意,说道:“大家都在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和观点。”
  
      陈述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倘若孔溪没有和东正续约,而是选择其它经纪公司,那么,自己还会在东正发展下去吗?
  
      “对了,你刚才说栗董想要敲打孔溪,为何这一棍却敲到你头上去了呢?”
  
      “第一,栗董不敢当面敲打孔溪。以孔溪现在的身份地位,栗董若是当面和孔溪说这样的话,怕是孔溪当场就和她翻脸了。以后的合作不谈也罢。这样的损失,是栗董和东正都不能承受的。”
  
      “第二,栗董原本想要力挺苏音,至少要让两者保持一种并驾齐驱的姿态。结果没想到孔溪不仅仅没有被苏音压制,和CE的代言以及和DSN的合作反而将它推向一个巅峰……这也是栗董始料未及的。因为这两个合作是我帮忙谈的,所以栗董觉得有必要和我聊聊。我若是把DSN的水晶鞋代言给苏音,大概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
  
      “明白了。还有其它的原因吗?”
  
      “有。”陈述说道。
  
      “什么?”
  
      “自然是有人在栗董面前说了我和孔溪的一些坏话。你没听到栗董的那句话吗?「听说你和孔溪关系密切」,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是担心我和孔溪之间闹出什么绯闻?”
  
      “不是我。”骆杰大惊,赶紧否认,说道:“我没说。”
  
      http:///txt/86/8694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