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六十六章、你找错人了!,同桌凶猛第166章、你找错人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六十六章、你找错人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你找错人了!


      陈述只是说说而已,他并不是真的要借孔溪大腿的拥抱。
  
      毕竟,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而且,大腿不借。
  
      长长的睫毛眨动,孔溪盯着陈述的眼睛,说道:“借一次,还一次,那不是要被你抱两次?我才不要做这种亏本买卖呢。”
  
      “话也不能这么说。”陈述纠正孔溪的话,说道:“中学的物理老师是怎么教导我们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伸手打一个人的脸,其实那个人的脸也在对你的手用力。你抱一个人,同时也被另外一个人抱着。所以,借一次,还一次,我们俩人都彼此抱了对方两次。谁也没吃亏,而且都占了大便宜。符合现代商业精神和法则。”
  
      “本姑娘怎么觉得还是我更吃亏一些?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我们抱在一起,当然是你们男人占便宜了。”
  
      “狭隘。”陈述摇头:“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孔溪小姐思想竟然会如此的狭隘。现代社会男女平等,女人也顶半边天。无论是政治、科研、商业、文化艺术,女人们都取得了耀眼的成就。现在早就已经不是男人主导的世界,而是男女一起在改变世界。甚至有很多女人比男人还要更加优秀一些。”
  
      “女人不仅仅获得了思想上的独立,还有身体上的自由。既然你们整天吆喝着男女平等,怎么现在就觉得男人和女人拥抱在一起是女人吃亏男人占了大便宜?这是对自身的不自信,是对整个女性族群的不负责任。我虽然生为男儿身,但是必须要站在广大女性朋友的立场上对你进行严厉批评和指证。”
  
      孔溪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冷哼一声,双臂抱胸,说道:“既然你这么会说,那你就去拥抱那广大的女性朋友吧。”
  
      “……”
  
      看到陈述被自己反击的哑口无言,孔溪的嘴角浮现一抹狡黠的笑意,主动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道:“上次你借了我的手,现在还给我吧。”
  
      “好的。”陈述大喜,赶紧伸手握住了孔溪嫩白滑腻的小手,他可不能让到手的手给飞了,说道:“作为一名精明的投资者,这个时候你应该收取一定程度的利息。毕竟,我借了那么久,总要给予一些补偿才能够心安。”
  
      “这样啊?”孔溪眼眸转动,说道:“亲你一下?”
  
      “过份。”陈述一脸气愤的模样,说道:“没想到孔溪小姐做起生意来如此的心狠手辣。借你一次手,竟然就要亲我一下?这不是高利贷吗?这次就让你得逞,下次务必会和你谈好利率才行。”
  
      说完,陈述闭上眼睛,撅起嘴巴,内心紧张小脸娇羞的等待着孔溪从他身上拿走足够多的利息。
  
      啊!
  
      陈述惊呼出声。
  
      他的鼻子被孔溪伸手捏住,狠狠地朝前拉去。
  
      “痛!”陈述低呼出声。“痛!”
  
      “亲一下就算了,我觉得还是捏一下好。”孔溪笑着说道:“还要不要我收利息了?”
  
      “都是自己人,还谈什么利息?快放手。快放手。”
  
      “不放。”
  
      “那我抓你痒了。”
  
      “你敢。”
  
      “你猜对了。我敢。”陈述说话的时候,就伸手去掏孔溪的胳肢窝。
  
      “啊……救命……”孔溪怕痒,想要躲避陈述的反击,就只能拼命的躲避。最后实在是招架不住,松开陈述的鼻子,大步朝着前方跑了过去。
  
      陈述张张舞爪大笑着朝前面追了过去,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猫——
  
      等到陈述再一次抓住孔溪的时候,孔溪的酒劲也上来了,身体无力,脑袋软软的靠在陈述的肩膀上面。
  
      “陈述。”
  
      “嗯?”陈述轻声应道。
  
      “我们又见面了。”孔溪喃喃说道:“真好。”
  
      陈述笑,说道:“如果你喜欢,以后就天天见好了。”
  
      “天天见啊?”孔溪的声音轻柔,如若梦游,说道:“那我出去拍戏的时候怎么办?难道你要不工作了,整天陪在我身边?”
  
      “我的工作是你帮我拿下的,你有需要,随时就可以拿回去。”陈述豪气干云的说道。孔溪是大腿,自己只是大腿上的一根毛。腿毛依附大腿而存在。
  
      倘若大腿没有自己不想,一天看不到自己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拍不了戏甚至都不敢面对镜头……为了大腿的身体健康和艺术追求着想,陈述愿意痛苦的牺牲掉自己的事业而每日陪伴在她身边。
  
      “我才不需要呢。”孔溪说道,不过心里还是甜滋滋的。有那么一个男人,说什么都不干的陪在你身边,多幸福啊?
  
      这种话要是让王韶知道了就百般不喜了,她也愿意什么都不干整天都陪在你身边啊……而且已经陪在孔溪身边那么多年了。
  
      陈述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凉嗖嗖的,顶在后背上有点儿难受,就说道:“你把什么东西放我后背了?”
  
      “什么?我没有啊?”孔溪眼睑微垂,一幅快要睡着的模样。
  
      “别闹了。”陈述笑着说道:“再闹我就搔你痒了。”
  
      “真的不是我。”孔溪声音慵懒的说道。
  
      她像是有所感应似的,抬起头来,就和陈述身后的一双眸子对了个正着。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鲜红、凶恶、绝望,充满死气。
  
      那双眼睛的主人低矮,干瘦,身体隐藏在陈述身影里面,行走无声,倘若不留心的话都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孔溪的身体瞬间绷紧,心跳加快,呼吸却变得更加悠长,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紧张!
  
      恐惧!
  
      拍戏的时候也经历了一些危险,但是,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生死。
  
      她没有大喊大叫,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她怕自己稍有异动,那双眼睛的主人就把手里的匕首往前送上一分。
  
      那里可是陈述的心脏。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陈述,不能就这么被人给带走。
  
      陈述感受到孔溪的异样,也知道了情况不对,沉声问道:“哪位?”
  
      “狮子。”身后的男人声音嘶哑,如一把饱经风吹雨淋的腐朽破风箱。
  
      “找谁?”陈述的眼睛微凛,他对这个名字一点儿也不陌生。他知道他们会找过来,却没想到是这个时候。
  
      “陈述。”男人说道。
  
      “你找错人了。”陈述生气的说道。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