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六十八章、不讲究!,同桌凶猛第168章、不讲究!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六十八章、不讲究!

第一百六十八章、不讲究!

不能让孔溪上车。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孔溪上车。
  
  陈述看过狮子的资料,知道他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躲避警察的搜捕,竟然在乱葬岗里面安家,长年累月的和「死人」们住在一起……这样的人,不是变态是什么?
  
  而且,以前他便以混黑出身,心狠手辣,争强斗勇,被刘隆救了一命回来,便对刘隆忠心耿耿。上次围山,那么大的阵仗都被他逃了。在身陷险境的时候,仍然不知死活的找了过来,此番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狮子让他和孔溪上车,证明狮子还有同伙,而且那个同伙一直开着车跟随在他们的身后。不然的话,他和孔溪沿着江堤走了那么久,难道狮子还能一直开着车跟踪不成?
  
  更不可能把他们俩胁迫到主干道上,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说道「我劫持了两个人,把我送到某某地方」……这种事情,必须是自己足够信任的人来做才成。
  
  陈述怀疑开车的人便是通缉犯刘隆。
  
  陈述知道,要是自己和孔溪就这样被狮子给劫持到了车了。车上倘若再有一个或者两个人,大家合伙把他们俩一绑,然后拉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一关,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刘隆爷爷都没有用。
  
  那样的话,陈述就没办法保护孔溪的安全了。
  
  狮子和刘隆是为自己而来,孔溪是无辜的,她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危险。
  
  所以,在以言语促使狮子分神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的把孔溪给推了出去,与其说是「推」,不如说是丢……陈述担心自己力道不够,孔溪无法顺利落水或者碰到江堤的硬石受伤,硬生生的把她的整个身体给抱起来抛了出去。
  
  扑通!
  
  听到落水的声音,陈述瞬间有种放松的感觉。
  
  成功了。
  
  事发突然,狮子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
  
  等到他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孔溪已经跳进了江水里面去了。
  
  狮子大怒,眼里杀机乍现,把手里的匕首戳在陈述的脖颈上面,破风箱一样的声音嘶吼:“让她上来,不然杀了你。”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的人是我,是我毁了你们……我跟你们走。”陈述沉声说道。孔溪离开了,陈述就放心了。
  
  如果两个人一起被绑的话,到时候心有牵挂,两个人都跑不掉。
  
  现在走了一个,自己可以寻机逃跑。
  
  就算跑不掉,那不也已经赚了一个嘛……
  
  到时候逃出去的孔溪自然会替自己报仇雪恨替老陈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当然,这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
  
  毕竟,牵手不是结婚,拥抱不能怀孕。
  
  “你想死?”狮子手里的匕首向前一分,已经刺破了陈述的咽喉,又一次在陈述的身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水再一次顺着刀刃流敞。他们主要的复仇目标就是陈述,但是,孔溪也很重要啊。
  
  在他们的计划中,是要把两个人一起给绑走的。
  
  现在逃走一个,他都不知道如何向大哥交代。
  
  “我不想死。”陈述说道。“就是因为不想死,所以我才把她推开。我们俩要是一起被你绑了,还能活命?”
  
  咕咚沽咚……
  
  水面上荡起巨大的波浪,孔溪从深水里面探出脑袋。
  
  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操作,她更没想到,在这种危险的时刻,陈述竟然还有办法把自己给送出去。
  
  可是,因为事情发生太快,陈述根本就没有和她打过招呼甚至有过任何的暗示,所以,她本人是在以懵逼和惊慌的状态下被丢下江堤落进江水里面去的。
  
  水这种东西,自己跳的时候是水,被人推的就是铁了。
  
  孔溪被摔得晕头转向,落在江底好一阵子回不过神来。
  
  等到胸腔里面的氧气用完,江水四面八方的压迫着她的身体时,强大的危机感终于让她清醒过来,迅速的朝着江水上面游了起来。
  
  “陈述……”孔溪的身体泡在江水里面,大声喊道。
  
  陈述把自己推开,势必会激怒身后的那个疯子。刚才一言不和就出刀子,要是这个时候不管不顾的了结了陈述……
  
  越想越是心凉,越想越是紧张。
  
  孔溪朝着江堤游了过去。
  
  “快走。”陈述看到孔溪朝着自己这边游过来,脸色大变,破口大骂:“白痴女人,快走,快走……谁让你游回来的?”
  
  “爬上来,或者我杀了他。”狮子的声音依旧嘶哑,却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红光,那是被仇恨吞噬的模样。
  
  这样的嗜血之人,做出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这个时候,他只能以陈述为质,逼迫孔溪自己爬上岸来。
  
  意外事件的发生,狮子现在也是进退两难。
  
  倘若他跳下珠江追逐孔溪的话,万一他们真正要报复的陈述撒腿就跑怎么办?
  
  至于以陈述为质要求孔溪上岸……
  
  当然,他知道这样的意义不大。
  
  生死面前,谁又爱得起谁?
  
  更何况是孔溪这样万人瞩目的大明星,要钱有钱,光芒万丈,凭什么要无谓的牺牲在陈述这个小人物身上?
  
  「爬上去」或者「杀了他」。
  
  这是孔溪一生中面临的最大抉择。
  
  她知道爬上去意味着什么,她也同样清楚离开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陈述……”孔溪看到了架在陈述脖子上的刀子。她也看到了刀子上流敞着的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刀刃滴落,然后啪啪啪地砸在地上。
  
  每一滴,都重若万钧,重重地压在孔溪的胸口上。
  
  “滚,我让你滚。”陈述面目狰狞,双手握拳,额头青筋凸起:“我和你是什么关系?用得着你陪我同生共死?”
  
  “陈述……”孔溪痛哭流涕,泪水和江水混成一团,最后整个珠江的水都变得越来越咸了。
  
  “你以为你是谁?要不是你是大明星孔溪,要不是因为你帮我找了一份工作,你以为我会每天给你买沙拉每天变着法的讨好你?滚,立即从我面前消失,看到你就讨厌……”
  
  “不就是想保护我嘛……”孔溪声音哽咽,说道:“说这些狠心的话做什么?我走就是了。”
  
  “你要走了,我就一刀捅死他。”狮子慌了。
  
  虽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这些城里的女孩子也实在太不讲究了啊……说走就走,连几句深情的话都不讲?
  
  你多说几句,车上的人及时赶来,到时候两个人就都别走了。
  
  “他若死了,要你陪葬。”孔溪眼神凶狠的盯着狮子,想要把这个人的模样给记得更清楚一些。可是,直到此时,狮子仍然躲藏在陈述身后。
  
  也有可能是个矮被陈述给挡住了。
  
  除了那双眼睛,他的五官实在是太普通了。想要记住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找死!”
  
  狮子瞳孔里血色加重,一幅随时捅死陈述再跳进江水里面拿下孔溪的癫狂模样。
  
  此人的杀性极重!
  
  孔溪深深的看了陈述一眼,一头潜进了江水里面。
  
  江面之上荡起涟漪,却再也不见佳人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