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章、伸手不打笑脸人!,同桌凶猛第170章、伸手不打笑脸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章、伸手不打笑脸人!

第一百七十章、伸手不打笑脸人!

挂断电话,孔溪把话筒放回去,座机上面也湿答答的了。
  
  要是搁平时,有人敢这么破坏自家的东西,赵丽丽肯定要大发雷霆,但是看了一眼孔溪被长发遮盖的眼睛,便把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
  
  「脏东西」在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还说什么她的朋友被人劫持了……她的父亲是人还是鬼啊?
  
  赵丽丽不敢说话,孔溪却看向赵丽丽主动问道:“有没有手机?”
  
  “手机?有。”赵丽丽转身,从陈列架上面取了一台七成新的智能手机出来。这也是办宽带的时候送的,不太好用,还经常显示内存满需要删除空间。但是,基本的打电话发信息还是没有问题的。
  
  “卖给我。”孔溪说道:“我给你一千。”
  
  “……”赵丽丽心中暗喜。这个手机是免费得来的,一年的宽带费都不到一千,自己这次可要小赚一笔了。
  
  孔溪又朝着外面打量了一番,这一块有些偏僻,属于待开发区域,一时半会儿打不到车,就算是等到车了,司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怕是也不愿停。
  
  她不能耽搁时间,对于她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恰好商店门口停着一辆破面包车,便问道:“这是你的?”
  
  “是,用来拉货的。”赵丽丽点头。
  
  “新车多少钱?”
  
  “三万五,我们用了好几年了……你要是想要……”刘丽丽犹豫着这样一辆即将报废的二手车能卖出一个什么样的价格。
  
  “我给你三万五。”孔溪说道:“可以刷卡吧?”
  
  “可以可以。”赵丽丽激动起来,胆子也大了很多,不管对方是人是鬼,只要给自己赚钱,那就是好人或者好鬼。她指了指柜台上的二维码,说道:“还可以扫码支付。”
  
  “刷卡。”孔溪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张信用卡递了过去。
  
  如果是出席一些重要活动或者发布会,孔溪会带着助理出门。手机包包什么的自然都由助理来帮忙保管。
  
  但是,私下里和陈述的约会,她会带一部手机和一张信用卡。
  
  有时候和风尘三侠兄弟吃饭,她也会抢着埋单。礼尚往来,她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性而且又是个明星便一味的去吃别人的饭占别人的便宜。
  
  陈述是个例外。
  
  其实这年头出门一部手机就足够了,信用卡是为了不时之需。大多数时候是根本就用不上的。
  
  孔溪的手机丢了,信用卡却恰好卡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保存了下来。
  
  不然孔溪还真是有些为难了,她可没信心能够靠脸吃饭,对这个女人说「你好我是孔溪你借我一部手机借我一部车我明天还给你」对方就能点头答应了……
  
  刷完了卡,孔溪便得到了那部手机和那部面包车。
  
  孔溪接过手机和车钥匙,大步朝着面包车走了过去。
  
  衣服**的还在不停的向下滴着水,布料贴在身上让人觉得粘稠难受。秋季的花城已经有了几分凉意,一阵江风吹来,便让人身体情不自禁的跟着抖动起来。
  
  孔溪扯开身上的白色休闲衬衣丢在地上,上半身便只有一条黑色的紧身背心了。胸部翘挺,肌肤雪白。抬脚上车的时候,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臀部就显得更加饱满。
  
  刘丽丽捧着刷卡机站在门口,看着孔溪上车时的背影,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漂亮,一看就是好生养的模样……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也带回来给她看过,比眼前这个要差远了。
  
  孔溪一边干净利落的发动车子,一边拨通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说道:“爸,我在赶回去的路上,先给你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刘隆!
  
  果然是刘隆!
  
  看到那张笑起来有些憨厚的胖脸,陈述的心却一直往下沉,就像是丢进大海里面的石头似的,「砰」地一声,咕嘟咕嘟半天还到不了底。
  
  人现在有多惨,心现在就有多恨。
  
  为了帮李如意解除合同,陈述跑去和乐海做了一笔交易。只是担心刘隆和徐永威的事后报复……他们果然来报复了。这些人品低劣的渣渣,果然没有看错他们。
  
  所以陈述便让人去搜集了一些刘隆的资料,不收集还好,一收集起来才发现,这家伙简直是个百分之九九九的纯人渣。
  
  为了谋利,他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又让多少人死于非命……直到现在,还占据着公共矿山在疯狂敛财。
  
  发现了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陈述觉得自己不把他送进去简直是禽兽不如。
  
  陈述是一个善良的人。
  
  只是没想到的是,围山抓捕的时候狮子跑了,刘隆这边得到消息也第一时间消失不见踪迹。
  
  陈述不敢大意,一直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也在让人打探刘隆和狮子的行踪,汤大海那边也一直在询问警方那边的搜捕进度。
  
  还是被他们给盯梢上了。
  
  「我要是刘隆,我也恨自己。」陈述在心里想道。
  
  别人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可是,陈述和刘隆见面,却是笑到脸痛。
  
  刘隆一直在笑,肉乎乎的脸,笑起来跟弥勒佛似的。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太开心了。
  
  兜里有钱,家里有矿,而且又在花城做着受人瞩目的工作,结交的都是明星大碗,合作的都是一线大咖,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还有各种各样上头条的机会……
  
  人生得意,事业辉煌。刘隆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实在是太精彩刺激了。
  
  可是,就是因为那个李如意,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就被人把牌面砸了,把锅给端了,老家回不了,花城留不得,四处躲避,惶惶如丧家之犬——
  
  刘隆现在一无所有了,所以,看到陈述他就特别的开心。
  
  他也要让陈述一无所有。
  
  大仇即将得报,所以刘隆心情愉悦,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所以,刘隆一直在笑,憋都憋不住。
  
  陈述也在笑。
  
  他看到刘隆笑,自己也就跟着笑了。
  
  毕竟,老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他笑得开心一些,好看一些,对方就……
  
  啪!
  
  陈述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笑个屁。”猴子恶声呵斥。他在陈述的口袋里面一阵翻找,把他的钱包和手机给摸了出来。
  
  手机关机,然后朝着窗外一丢,倒是把钱包给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他们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