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三章、蛛丝马迹!,同桌凶猛第173章、蛛丝马迹!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三章、蛛丝马迹!

第一百七十三章、蛛丝马迹!

狮子盯着陈述,警惕问道:“老爹是谁?”
  
  “我爸。”陈述立即答道,没有任何犹豫。一旦让他们起了疑心,陈述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叫你爸……老爹?”
  
  “对,有时候也叫「老头子」。”
  
  “想念他的肥肠面是什么意思?”
  
  “我爸做的肥肠面特别好吃,不仅仅我喜欢吃,汤大海他们也喜欢吃,只要有时间,我就带他们去我家吃面。现在我这边出了点事,我爸一定心急如焚,我怕老人家的身体扛不住,就想让他们给我爸带句话,让我爸不要太担心,我很快就会回去了。我还要回去吃他做的肥肠面。”
  
  刘隆和狮子对视一眼,俩人同时在心里想道,怕是你爸的愿望要落空了。
  
  他们不可能还允许陈述活着的。
  
  拿到钱了,陈述活不了。
  
  拿不到钱,陈述更活不了。
  
  陈述把他们的人生给毁了,把他们给搞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们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让他回去了?
  
  “拿到钱,你就可以回去见你爸了。”刘隆笑呵呵的说道。
  
  “放心吧,汤大海这个人我还是很了解的,既然他答应给钱,就一定会给钱。现在应该已经开始筹钱了吧。”
  
  “那就好。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要是不老实的话,可就别怪我们兄弟俩心狠手辣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老实,我一定老实。”陈述拼命摇头,说道:“拿钱买命,天经地义。再说,是我害你们变成这样,我的心里也很愧疚……”
  
  刘隆点了点头,对狮子说道:“把他身上的伤口抹点药,别让他死了。”
  
  “好。”狮子答应道。
  
  陈述脖颈上的伤口不深,只是割开一些薄薄的皮肉,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愈合。倒是后背那一刀有点儿凶狠,直到现在还在流血。刘隆说让狮子给陈述伤口上涂药,主要也是治疗后背那一块的刀伤。
  
  要是任由这么流血下去,怕是他们钱没拿到,陈述就已经要挂掉了。
  
  狮子显然是早有准备,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面取出一个医疗包,粗鲁的撕开陈述的衣服,从医疗包里面取出喷剂对着那伤口一阵狂喷,然后又用纱布往伤口处一贴就草草完事。
  
  只要陈述在他们拿到钱之前还活着就成,至于认真的为他治疗……不存在。
  
  看到狮子把陈述绑牢在椅子上,刘隆才坐到那张破桌子边开始用开水泡面。狮子走了过去,撕开一碗牛肉面,倒进调料包,一边从刘隆手里接过开水壶,一边不放心的问道:“没事吧?这小子太狡诈了,总感觉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当真没什么意思?”
  
  “你现在怎么成了惊弓之鸟了?张口闭口总说他狡诈,这不是变相的在夸他聪明吗?那小子的小命在咱们手里捏着,他要是当真敢耍我们,一看情况不对,钱不要了,直接抹了他的脖子跑路……”刘隆脸上还是那幅笑呵呵的模样,但是眼神里面却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没有人比他更恨陈述了。
  
  要不是为了那么点儿钱,好吧,不是一点儿。要不是为了拿一笔钱跑路之后日子过得滋润一些,他能容忍这小子活到现在?
  
  让自己身败身裂,让自己一贫如血,让自己走投无路……
  
  如此深仇大恨,就是吃他的肉喝他的血都不解气。
  
  “总觉得他没安好心。”狮子闷声说道。
  
  扫了陈述所在的方向一眼,心里仍然有种很不安定的感觉。
  
  这家伙太狡猾,而且反应速度太快,一不小心就要落到他的手上。
  
  “上一次输在轻敌。这一次,他就没那么好命了。”刘隆笑呵呵的说道。
  
  “要是拿到了钱,这小子怎么办?”狮子小声问道。
  
  刘隆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狮子点了点头,说道:“这小子该死。”
  
  心想,就算刘隆不让他这么做,他自己私下也要把陈述给做掉的。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汤大海看向身边的孔溪和李如意,说道:“挂了。他们要一千万美金。”
  
  “一千万美金。”李如意看了汤大海一眼,说道:“我手里有六百万,我现在就转给你。”
  
  李如意和乐海解除合同,乐海以每年一百万的价格赔偿李如意的青春损失费,所以李如意收到了四百万。另外两百万是李如意出演机长先生男二号的片酬。扣除掉公司应有的分成之后,这是李如意到手之后的收入。
  
  影视行业呈现金字塔姿态,最顶级的艺人收入极高,二三线艺人的价格不及他们的三分之一。至于像李如意这种没什么名气的新人,能够拿到这个价格纯粹是因为他所在的萤火虫文化是机长先生的投资方之一。
  
  一般情况,像他这种都是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卖出去的。如果能够拿到男二号这样的重要角色,怕是经纪公司自掏腰包都乐意。
  
  顿了顿,李如意看向汤大海,说道:“一千万美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我们一人一半。不够的部份你借给我,我以后还你。”
  
  汤大海认识李如意多年,李如意从来不开口找人借钱,他也不借任何东西。只有一次,那是他父亲要做手术生命垂危的时候,他找自己借了几万块钱,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还了回来。
  
  这一次,他主动开口借钱,而且一借就借这么大一笔钱。
  
  陈述是他的兄弟,而且陈述是为了帮助他才被刘隆记恨在心。这个时候,容不得他有丝毫的犹豫。
  
  “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汤大海出声说道:“我回去一趟。”
  
  有人说时间就是金钱,对现在的几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是陈述的命。
  
  他们要一千万美金,汤大海他们就要想办法凑够一千万美金。
  
  但是,这是一笔极大的数字,就是汤大海这个「福星集团少东家」也拿不出来,卖公司股票更是需要时间。
  
  所以,他要回去找他父亲帮忙。
  
  这么大一笔钱,怕是电话里面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他要当面和父亲沟通,无论如何都要让父亲把这笔钱拿出来。
  
  “等等。”孔溪出声说道。
  
  汤大海转身看向孔溪,说道:“表姐,你不要担心,陈述一定会安全回来的。我这就回去凑钱,凑不够钱我提头来见你们。”
  
  “你们俩先冷静一些。”
  
  汤大海看了李如意一眼,说道:“我们非常冷静。你看我都没骂刘隆他娘对不对?我知道骂了没用,我就安心凑钱。”
  
  “你们想过没有,陈述为什么在电话里面让你们向老爹问好,还说非常想吃他们家的肥肠面?”孔溪出声问道。汤大海接电话的时候,手机开的是免提,所以陈述那边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能够听见。
  
  之后孔溪便一直陷入沉思的状态,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难解的问题。
  
  汤大海想了想,说道:“难道是因为他喜欢吃老爹的肥肠面,担心以后吃不到了?”
  
  “就算他很喜欢吃老爹的肥肠面,也没理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说出来,是不是?再说,他置身险境,为什么还要让你们向老爹问好呢?”孔溪继续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李如意眼睛发亮,说道:“这句话里面蕴含着什么秘密?陈述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信息?”
  
  “不错。”孔溪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事情是和老爹有关系?或者是和肥肠面有关系?”
  
  “老爹是花城人,他家在什么地方来着……是不是陈述被他们绑到老爹老家那边去了?”
  
  “老爹和肥肠面……这能有什么联系?”
  
  “是不是陈述曾经和老爹聊过什么特殊的地方?或者说是他们俩人才知道的地方?”
  
  你一言我一语的,三人开始猜测起来。
  
  “与其我们在这里猜测,不如直接给老爹打个电话吧。”孔溪说道:“你们有老爹的电话号码吗?”
  
  “我没有。”汤大海说道:“我们都是直接找到店里去吃面。”
  
  “我有。”李如意说道。“我有江虞的号码。”
  
  “”
  
  孔溪拨通了江虞的电话,问道:“老爹在吗?”
  
  “我爸在忙。溪姐,有什么事情吗?”江虞问道。江虞比孔溪还大几岁,但是因为大家都叫孔溪「表姐」,江虞也跟着叫「溪姐」了。
  
  “能让他到公司一趟吗?我们有点儿急事要麻烦他。”孔溪说道。
  
  “好的,我这就和我爸说。”
  
  很快的,江虞那边就说道:“地址发给我,我现在送我爸过去。”
  
  “谢谢。麻烦姐姐了。”孔溪感激的说道。
  
  陈述被绑架的事情不能大肆声张,而且,当面沟通才能够聊出更多的内容,所以,与其在电话里面询问,不如直接把老爹也给请到萤火虫文化这边来。
  
  老爹是和女儿江虞一起来的,看到孔溪和汤大海李如意站在门口迎接,出声问道:“陈述呢?那小子跑哪里去了?”
  
  三人对视一眼,并没有回答老爹的问题,孔溪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老爹,我们上楼说话。”
  
  老爹心脏猛地一沉,说道:“那小子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到了汤大海的办公室,孔溪把门带上,对老爹说道:“老爹,陈述被人绑架了。”
  
  “什么?绑架?”老爹满脸震惊。在他的世界里,和这种事情隔得太远,听到这个消息也实在太过振奋。
  
  “怎么会绑架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虞关心的问道。陈述经常去面馆吃饭,所以和江虞也很熟悉了。她把陈述当作自己的一个弟弟,现在听到陈述被人绑架,也非常的紧张。
  
  孔溪大概的解释了几句,说道:“刚才通话的时候,他在电话后面说要向老爹问好,还说很想念老爹的肥肠面。所以,我们想着或许他是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信息……这件事情或许和老爹有联系,陈述有没有给老爹说过什么特殊的地方?”
  
  “特殊的地方?”老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老爹是花城人?”
  
  “我老家是花城荆县人,距离花城市区一百多公里,难道他们把人给绑到哪里去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孔溪沉声说道:“他还特别提到了肥肠面…….为什么他只提到肥肠面,而不是其它的面呢?”
  
  “这我就想不着了。”老爹说道:“这也能有联系?”
  
  “肥肠面……肥肠面……”孔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喃喃自语,憋着劲儿想要找出两者之间的关系。
  
  突然,孔溪眼睛一亮,出声问道:“老爹,你平时都是在哪里买肥肠?”
  
  “就在大学城旁边的菜市场。”老爹说道。
  
  大学城附近人山人海,绑匪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把人给绑到这里来。很容易就被人给发现了。
  
  这一条很快就被孔溪排除掉了。
  
  “那么,菜市场的肥肠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孔溪问道。
  
  她激动起来,立即摸出手机拨打电话,说道:“立即查清楚花城有多少家屠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