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四章、有资格发脾气!,同桌凶猛第174章、有资格发脾气!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四章、有资格发脾气!

第一百七十四章、有资格发脾气!

陈述饿了。
  
  想念老爹的肥肠面鸡丁面酸菜肉丝面,想念老爹做的沸腾鱼片小炒肉麻辣猪蹄上海青炕豆腐,还想念昨天晚上没有吃完的那半锅香辣蟹……
  
  陈述心里后悔啊,要是当时多吃几块蟹肉不就好了?
  
  要不是遇到那些同学,要没有喝那一肚子的啤酒,他也不至于会饿成这样。
  
  从江堤边遇到狮子开始,双方斗智斗勇,运动量极大,而且又流了那么多血,所以体力消耗的特别快。到了凌晨一点钟的时候,陈述就觉得肚子咕咕叫唤了。
  
  刘隆躺在那张破床上睡的正香,鼾声如雷。陈述有些同情狮子,有这样一个室友,怕是这段时间没有睡上一个好觉吧?
  
  但是想到这个猛人能够在乱葬岗里面安家,又觉得这点儿小事实在是不值一提。
  
  狮子坐在椅子上看小说,是金庸的《倚天屠龙记》。因为手机很容易暴露他们的位置,所以不用的时候他们就把手机给立即关机。长夜漫漫,无法睡眠,自然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了。纸质版的武侠小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狮子非常警惕,即便完全沉入小说剧情,还时不时的抬头朝着陈述这边瞄上一眼,好像陈述随时就有可能解开绳索跑掉一般。
  
  陈述一直在偷偷瞄着狮子,他知道,这个人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书页,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放在自己的身上,只要他这边稍有异动,他那边就能够立即做出反应。
  
  陈述知道狮子的身手,也清楚他能够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所以,即便双手被绑的生痛,胳膊后拐让人全身酸痛,他也仍然保持着绝对的安静。
  
  “你喜欢周芷若还是喜欢赵敏?”陈述出声问道。
  
  “赵敏。”狮子说道。
  
  “我也是。”陈述高兴的说道。“你为什么喜欢赵敏?”
  
  狮子无意识间回答了陈述的问题,等到反应过来时,陈述的下一个问题已经丢过来了,狮子把小说一合,压低嗓门嘶声说道:“关你屁事?你给我闭嘴。吵醒了老大,给你吃刀子。”
  
  “我也不想说话,主要是肚子实在太饿了。”陈述不好意思的说道,找一个成年人要吃的他还真是有点儿羞辱感。“看在咱们俩都喜欢赵敏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
  
  “不行。”狮子干脆的拒绝了。
  
  “我快饿死了。我要是饿死了,你们也拿不到赎金了,是不是?”
  
  “你死不了。”狮子一脸笃定的说道。他对这件事情很有经验,看陈述现在的精神状态,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死不了的。
  
  “给我一碗泡面,就你们刚才吃那种,行不行?反正明天你们拿到了钱,也不会再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了。到时候你们手里有那么多钱,想吃什么吃什么,剩余的泡面不都浪费了……”
  
  “浪费也不给你吃。”狮子说道。“再敢说话,我就把你给推倒在地上。你是想坐着还是想躺着,自己选。”
  
  狮子重新坐了回去,再一次捧起那本看了一半的《倚天屠龙记》看了起来。
  
  陈述想坐着,所以他选择不再说话。
  
  用那种诡异的姿势躺一晚上的话,他的腰都要断掉了。毕竟,这腰以后还有大用,不能轻易就报废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述疲倦极了,眼睛也难以睁开。可是,因为肚子的饥饿,却又一直难以睡着。
  
  「唧唧唧……」
  
  一只老鼠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在陈述的脚下跑来跑去的。
  
  陈述和它对视一眼,发现这只老鼠珠圆玉润很是肉感……
  
  听说有人把老鼠肉做成美味的佳肴,以前听的时候,陈述觉得挺恶心的。现在想来,他倒是也愿意去品尝一番,毕竟,老鼠肉也是肉啊。
  
  啪!
  
  陈述的脸上被浇了一盆冷水。
  
  陈述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他盯着那只老鼠看,看着看着老鼠跑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没有手机,陈述没办法确定具体的时间。不过,看现在的光线亮度,怕是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了。
  
  狮子手里端着个脸盆站在陈述的面前,看到陈述慌张的睁开眼睛,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刘隆正在埋头吃面,看到陈述醒了,笑呵呵地说道:“还有十二个小时就要找你的好兄弟拿钱了,钱没来,你的命可就没了。”
  
  “我相信他们。”陈述说道:“他们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希望如此。”刘隆用叉子挑起一大团面呼哧呼哧的往嘴巴里送,含糊不清的说道:“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他让我们失望,我们就只能让你失望了。”
  
  “你们也不会让我失望的。”陈述一脸谄媚的笑着,说道:“刘总,能不能给我也泡碗面?我快饿得不行了。”
  
  刘隆抬头看向陈述,轻轻叹息着说道:“你看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没捅我这一刀,我呢还是乐海的总经理,吃香的喝辣的,每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你呢,也可以好好的和你的大明星谈恋爱……至于找人讨一碗泡面吃吗?”
  
  “我也后悔啊。”陈述也跟着叹息,说道:“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可惜啊,我们都回不了头了。”刘隆说道。扫了一眼桌子脚下的泡面箱,说道:“成,我让狮子给你泡一碗。”
  
  “老大,不能给他吃面。吃饱了,他就开始起一些坏心思了。”狮子出声劝阻。
  
  “……”陈述心里那个恨啊,我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刨你们家祖坟了,让你对我如此防备?
  
  我都已经被你们绑成木乃伊了,你就是给我吃两碗面三碗面,我还有有办法把这绳子给挣脱了?
  
  陈述原本以为狮子是舍不得面,感情是对自己的人品不信任……这比舍不得面严重多了。
  
  胖子刘隆想了想,也觉得狮子说的很有道理,说道:“确实,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饱暖思**,人一吃饱了,就开始想那些有的没的的事情。这样,你给他吃半碗。总不能真的把他给饿死了。我们兄弟俩后半生的幸福还系在他身上呢。”
  
  狮子想了想,便跑过去给陈述取了盒面,也不用开水冲泡,直接掰了一半面块往陈述的嘴巴里面塞……
  
  士可杀,不可辱。
  
  陈述心里有气,一口咬下一大块面在嘴巴里面咀嚼着,咔嚓咔嚓的作响。
  
  真香!
  
  陈述心想,就算你给我吃了面,我以后也会报复你们的。
  
  假如还有机会的话。
  
  到了下午两点钟,刘隆就有些等不及了,看着陈述问道:“你那个兄弟有没有把钱准备好?”
  
  “我也不清楚。要不打个电话问问?”陈述说道。
  
  刘隆看向狮子,说道:“打个电话。要是准备好了,就按照咱们商量好的计划安排接头地点。要是没准备好,也可以催一催他们,告诉他们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等到夜晚十二点钟我们还拿不到钱,就等着来给他们的好兄弟收尸吧。”
  
  狮子点了点头,说道:“明白。”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再一次拨通汤大海的手机号码,问道:“钱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给钱?”汤大海出声问道。
  
  这一次,反而是狮子不太确定了,警惕的问道:“一千万美金,这么快就准备好了?”
  
  “你这个穷鬼是不是没有见过钱啊?一千万美金对你们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对我汤大海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汤大海在电话那边破口大骂。
  
  狮子怒极,正想抽打陈述一顿来报复,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如此的理直气壮,不就证明那钱确实是准备好了吗?
  
  看在一千万的份上,狮子决定不和汤大海一般见识。他看向刘隆,刘隆给他打了一个OK的手势。
  
  “三点四十五分,野马滩见。”狮子说道。“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好,没问题。”汤大海爽快的答应了。
  
  “让孔溪带钱来。也只许孔溪一个人带钱过来。”狮子说道:“你们要是敢报警的话,那就别怪我们撕票。”
  
  “你当我是智障啊?”汤大海不乐意了。“我辛辛苦苦找我爸凑了一千万美金,然后让一个女人过去和你们交易……你们转头再把孔溪给绑了,再找我要两千万,我找谁说理去?”
  
  “……”
  
  狮子和刘隆对视一眼,心想,这个家伙身边的朋友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不过,汤大海说的话也确实有道理,他们只考虑了自己的安全问题,汤大海那边也有自己的安全问题要考虑。
  
  他们的计划是让孔溪来交钱提人,这样就算有什么事故,孔溪一个女人也不能把他们兄弟给怎么着。
  
  但是,倘若他们这边要是动什么手脚怎么办?
  
  计划还是有漏洞啊。
  
  “你来。”狮子说道:“你一个人来。”
  
  “我也打不过你们。”汤大海一秒认怂。
  
  “你想怎么样?”
  
  “我还有一个兄弟叫做李兄弟,我们俩个一起过去交钱。”汤大海说道。
  
  狮子看向刘隆,刘隆点了点头,说道:“答应他。”
  
  “好。没问题。”狮子说道。“三点四十五分,野马滩见。就你们俩人,多一个我们就撕票。”
  
  “你有完没完?人在你们手里,我们还没说什么呢,你们怎么那么多屁话?”
  
  “你想让陈述死?”
  
  “死就死呗,我省了一千万美金。”汤大海不耐烦的语气。
  
  陈述急了,赶紧向狮子和刘隆解释,说道:“你们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他被人敲诈了一千万美金……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心里也憋着一肚子火气呢。”
  
  狮子和刘隆一听,陈述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自己的朋友出了事,救吧,费钱。不救吧,费感情。
  
  就算决定掏出这么一大笔巨款,但是心里有气也是人之常情。
  
  将心比心,要是他们站在汤大海的位置上,心里怕是也不太好受。
  
  于是,看在钱的份上,他们再一次决定不和汤大海怄气。
  
  换个角度想,汤大海越是生气……不越是证明他确实筹了那么一大笔钱了吗?
  
  出了钱的人,有资格发脾气。
  
  “好自为之。”狮子威胁了一句,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这就出发?”刘隆问道。
  
  狮子计算了一下路程和时间,说道:“可以出发。”
  
  “我去开车。”刘隆说道:“你拖着这小子过来。”
  
  “好。”狮子答应着。
  
  刘隆拿着车钥匙出去之后,狮子眼神如刀,狠狠地剜了陈述一眼,说道:“老实一点。”
  
  “我知道。我知道。”陈述连连点头。“你们拿到钱不会撕票吧?”
  
  “你说呢?”狮子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
  
  陈述也跟着笑,说道:“我猜你们不会。”
  
  “你猜对了。”狮子把陈述的双腿从椅子腿上解开,又把他的双手从椅靠上面解放出来,拽着他的脖颈朝着外面的面包车走过去。
  
  马达轰隆,刘隆已经把车子启动起来。
  
  面包车的车门是打开着的,狮子先推着陈述上车,正当自己也准备跟着爬上去的时候,一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面。
  
  坐在驾驶室上面的男人转过身来,一脸笑意的看着狮子,说道:“不要动,一动就打爆你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