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第一百七十五章、是喜欢!,同桌凶猛第175章、是喜欢!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七十五章、是喜欢!

第一百七十五章、是喜欢!

    “汤大海!”狮子瞳孔胀大,惊呼出声。顶点小说X23US.COM
  
      虽然他们将报复的主要目标设定为陈述,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和刘隆对陈述的这两个铁杆兄弟汤大海和李如意没有任何的了解。
  
      毕竟,当时是风尘三侠一起去乐海和刘隆徐永威谈判的。事情刚刚出来的时候,刘隆也不确定这是陈述的个人行为还是三人的合伙行为,所以还让人做了一番调查……
  
      其实他们也曾想过把汤大海给绑了,毕竟,这家伙是三个人当中最有钱的那个。
  
      可是,他和刘隆商量很久,最终还是放弃汤大海选择了跟梢陈述。
  
      之所以选择陈述,主要有这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陈述更可恨。可以说,兄弟俩落得今日这样的凄惨结局,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陈述。陈述不死,天理不容。所以,他们最想要报复的人就是陈述。
  
      第二,陈述的活动区域比较复杂,而汤大海则是两点一线,不是公司就是家里,偶尔应酬,出入的也都是一些极其**的高档场所。陈述是个小人物,绑了就绑了,也不会有什么人关心。但是汤大海则是超级富豪的儿子,怕是汤大海一出事整个花城都要惊动了,实在是风险太大。就怕他们拿到了钱,却没办法走出花城。
  
      第三,汤大海更胖一些,他们怕绑不动。
  
      狮子认识汤大海,对这张脸也同样的记忆深刻。
  
      可是,明明是老大刘隆出来发动车子,为何坐在副驾驶室的却是汤大海?
  
      “你认识我?”汤大海笑呵呵地说道:“认识就好。那你应该知道,我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我老大呢?”狮子问道。
  
      直到这个时候,狮子自己身陷囹圄仍然在关心刘隆的状况。
  
      不得不说,这些人虽然坏事做绝,却也有自己人性之中某一处闪光点。因为他的命是刘隆救回来的,所以他不惜把这条命交付到刘隆的手上。
  
      “你说那个胖子啊?”汤大海笑呵呵的说道:“被打晕了。”
  
      虽然不清楚孔溪到底动用了什么样的关系,但是,她确实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确定了花城以及周边区域的每一处养猪场、屠宰场甚至生鲜肉加工厂的位置。
  
      并且让人去每一处实地勘察,最终在凌晨六点多钟的时候将陈述被劫持的具体位置确定。
  
      也就是这一处已经废弃多年的屠宰场。
  
      于是,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以及周密布置之后,汤大海在一辆面包车里接到了狮子打来的电话。
  
      是的,狮子打来电话的时候,汤大海他们已经埋伏在了这个屠宰场的周围。
  
      他们很早就到达现场,只是担心伤害到屋子里面的人质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
  
      不管你们这边埋伏了多少人,他们那边只需要把刀子往陈述的脖子上面一抹,能够救回来的怕是只有一个死人。
  
      孔溪不允许拿着陈述的生命来冒险,虽然那些人再三保证他们会速战速决在他们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控制绑匪救下人质。
  
      所以,他们一直在等待,一直等到狮子打来第二通电话。
  
      原本他们以为等待的时间要更加漫长一些,至少要等到夜晚**点钟他们才会打出这个催款电话。毕竟,他们要确定自己这边是否已经筹到了那笔巨款,一千万美金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挂断电话不久,刘隆就握着车钥匙贼头贼脑的走了出来。
  
      所以人都知道,机会来了。在他们制定的b计划中,就是要把这两个绑匪给隔离开来,逐个击破。让他们没有机会伤害人质。
  
      虽然刘隆的块头很大,但是在那些人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一个手刀砍在后脖颈,刘隆就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然后,他那庞大的躯体被人悄无声息的抬到远处控制起来。
  
      很快的,狮子就押着双手双脚被绑牢的陈述走了出来。
  
      陈述被推上车,然后狮子的脑袋上面被顶上了一把枪。
  
      “举起手来。”身后的男人喝道。
  
      狮子面目狰狞,眼睛充血,心中犹豫不决。
  
      束手就擒,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审判和正义的子弹。
  
      出手反击,怕是立即就被人给一枪打死。
  
      哗啦!
  
      并没有给狮子更多的思考时间,又有两个人冲过来把狮子给控制住了,两人各抓着狮子的一只胳膊把他的身体按在车身上面,然后一幅手铐拷在了他的双手,又有一幅手铐拷在他的双脚。
  
      这正是他们之前给予陈述的待遇。
  
      现在的狮子和车上的陈述的形态完全一样,不同的是,一方用的是尼龙绳,一方用的是手铐。
  
      后者更专业一些。
  
      汤大海转身,笑呵呵的看着陈述,说道:“兄弟,我来救你了。”
  
      “好的。”陈述点了点头,问道:“孔溪呢?她没事吧?”
  
      “……”
  
      汤大海很失落。
  
      他觉得自己在陈述心目中的地位不如孔溪,勉强只能排在第二位。
  
      “陈述。”孔溪从远处奔跑过来,一把拉开陈述那边的车门,用力的把陈述的身体给抱在怀里。
  
      汤大海撇了孔溪一眼,只能认命。
  
      毕竟,孔溪有胸,他没有。
  
      ------
  
      陈述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迷人的眼睛。
  
      “你醒了?”那双眼睛立即绽放出让百花失色的笑意,柔声问道。
  
      “嗯。”陈述说道:“这是哪里?我睡了多久?”
  
      “这里是医院,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孔溪说道。
  
      陈述皱眉,说道:“我睡了那么久?”
  
      “你太累了。”孔溪伸手握住陈述的手,说道:“你的后背伤势严重,医生给你清洗了伤口,并且缝了十一针。”
  
      “这么严重?”陈述大惊。
  
      他没办法看到后背的情况,只知道被狮子割了一刀,流了很多血。因为处境实在危险,稍有不慎就小命难保。陈述将整个心思都放在能否脱困和怎么逃跑这两件事情上面去,反而对后背上的伤口没有什么关注。
  
      刘隆让狮子帮自己处理一下伤口,担心钱还没有拿到自己就死了。狮子也只是往上面喷了一些冰凉刺骨的消毒药剂,然后用一块医用纱布一贴就完事。
  
      现在看来,他们不想让自己死,却也绝对没有想过让自己活。
  
      他们帮忙处理伤口只是担心自己死的太快,等到拿到钱后,怕是还是会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陈述明白刘隆对自己的恨意,虽然他见到自己的时候一直笑呵呵的,几乎不曾表露过自己的愤怒情绪。
  
      孔溪握紧陈述的手,轻声安慰着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我让医生给你打了一些有助睡眠的安神药,让你好好睡一觉。”
  
      “难怪我睡了那么久。”陈述笑着说道:“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陈述回握住孔溪柔软无骨的小手,看着她那双很容易让人沉溺其中的眼睛,一脸感激的说道:“是你救了我?”
  
      “不,是你救了我。”孔溪说道。
  
      “我听汤大海说过,是你从我向老爹问候的那句话中分析出我被绑架的位置和屠宰场有关系,也是你找人把我救了出来……”
  
      “至少在我做这些的时候,我是安全的。”孔溪的双眼灿若星辰,一眨不眨的盯着陈述那张略显苍白憔悴的脸,说道。“在被人用匕首顶住心脏的时候,冒着激怒匪徒的危险把我推出去,这才更需要勇气吧?”
  
      “我依靠的不是勇气。”陈述说道。
  
      孔溪一愣,问道:“那是什么?”
  
      “是喜欢。”